江苏连云港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药物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综合报道)江苏连云港市“610”、公检法人员,十四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难以一言尽诉,手段十分邪恶,其中包括绑架、抄家、侵吞巨额私有财产、酷刑逼供、暴力洗脑、非法劳教、诬判冤狱、非法跟踪、窃听、监控,邪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在上述卑鄙伎俩中,最为残忍的是,“610”、警察操纵精神病院医务人员、或亲自动手,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和身心摧残。“610办公室”是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一些医务人员为保住“饭碗”,抛弃医德和做人的良知底线,可耻地充当“610”的爪牙,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已成为穿着白衣的魔鬼杀手。本篇仅举几个例子,以助广大读者认清邪党不法人员的撒旦本质。

◇成都理工大学校友陈占国被摧残致疯

成都理工大学校友陈占国,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向民众传播法轮功真相,被中共法西斯当局恶警数次绑架,先后被非法劳教和判重刑,备受折磨,最终被江苏省洪泽湖监狱摧残致精神失常,送回蒙古老家,至今情况不明。

陈占国,男,今年约四十一岁,身高一米七二,原籍内蒙古赤峰市,一九九七年于成都理工大学本科毕业,毕业后分配到内蒙古包头市萨拉旗一零六地质队工作。修炼法轮大法后,陈占国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人,身心变化显著,不但身体更加健康、无病一身轻,脾气也越来越好,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处处为他人着想、与人为善,是一位才华横溢、德才兼备的优秀青年科技工作者。

经过内蒙古五原县劳教所的残酷迫害,陈占国九死一生重回到原单位后不久,单位邪党不法人员扬言要绑架他进洗脑班进行迫害,陈占国被迫放弃工作,与大学同学、江苏法轮功学员孙玉锋先后回到成都理工大学。后来成都理工大学发生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事件后,俩人被迫离开母校,一起来到了孙玉锋的工作单位——江苏省连云港市黄海机械厂,二人一起在连云港传播大法福音时,又遭连云港市“610”伙同新浦分局恶警仰广武、孔杰等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法轮功学员车光明(也是陈占国大学同学),他们的钱财被恶警洗劫一空,三人遭酷刑逼供后又被投入连云港市看守所。

遭非法关押期间,陈占国曾绝食抗议五十多天,多次被看守所恶警野蛮迫害性灌食,二零零三年连云港新浦区法院分别诬判陈占国十年、孙玉峰九年、车光明四年,随后三人被劫持到江苏省宿迁洪泽湖监狱八监区遭受非人迫害。

二零零四年夏,陈占国在洪泽湖监狱因坚持炼功,被恶警强迫长期服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加之用尽各种流氓手段折磨,导致陈占国一度精神崩溃,而恶警却造谣说陈占国原先就是精神病,并将他先后挟持到南通精神病院和南京精神病院进行残酷迫害,连续残忍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陈占国被摧残得下肢瘫痪,精神失常,无法正常进食,只能喝少量奶粉,生命垂危。

二零一零年,洪泽湖监狱怕他死在监狱中追究责任,要把他提前释放,陈占国原单位所在地“610”和原单位之间怕给他们找麻烦,互相推诿,看到人神智不清、下肢瘫痪,怕摊责任没敢接。最后,洪泽湖监狱派监狱长王新根、八监区监区长滕江将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陈占国遣送回内蒙老家,此后一直杳无音讯。

◇连云港粮校教师被注射毒药和电击迫害

法轮功学员赵旭辉,男,五十六岁,连云港市粮食技工学校教师。他为人厚道,正直善良,乐于助人。

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江氏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赵旭辉老师及其家人屡遭连云港“610”仰广武、孔杰等恶人无理骚扰、监控和迫害。

除多次被三十六至四十八小时短期非法关押迫害外,二零零零年初,赵旭辉被非法囚禁一个多月;同年五月,因依法进京上访,赵旭辉再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因拒绝洗脑班迫害,被连云港“610”及粮校恶人劫持到海州区精神病院摧残。期间,赵旭辉被强行注射和灌食破坏神经中枢的毒药,并因拒绝毒药迫害遭恶人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二零零四年八月七日,赵旭辉又被连云港“610”绑架到五千年大酒店进行强制洗脑、酷刑逼供,据悉,同时遭难的还有:焦加乾,刘树业和仲崇宾;此外,在连云港“610”的操控下,赵旭辉老师被迫放弃了心爱的教师岗位,转至图书馆工作。

◇东海县好医生遭劳教判刑、药物摧残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四日一大早,东海县“610”恶警就闯入法轮功学员王亚敏的工作的医院,再次绑架了正在上班的王亚敏,并将其关进东海县看守所。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八日,王亚敏被东海县检察院非法批捕,东海县法院原定于十二月二十三对王亚敏非法开庭,因缺乏“证据”,闹剧暂停。随后,东海县“610”周洪斌、包增宏等八名恶警对王亚敏进行了八天八夜不让睡觉的迫害,王亚敏一睡有的恶警就往她鼻里挤药,还有的用棍捣,为了迫使王亚敏放弃信仰,他们丧心病狂地用高压电警棍长时间电击王亚敏,瞬间,数根电量充足的电棍便劈啪作响地同时往王亚敏的头上、脸上、身上到处乱捅,恶警还专门电她的手心、耳朵等敏感部位,边电边穷凶极恶地疯狂叫嚣:“认不认罪?还炼不炼?”

王亚敏被恶警电倒在地上,伴随着高压电棍放电的噼啪作响,一道道幽蓝的电弧闪光,一股股灼伤皮肤的焦糊气味,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一声声凄厉无比的惨叫,王亚敏被电得浑身痉挛、不停地抽搐,其惨状令人目不忍睹,其叫声让人耳不忍闻。但这个柔弱女子始终没有屈服于邪恶的淫威。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恶警们又用刺激性药水、致幻剂等破坏神经中枢的毒药,摧残王亚敏。被注射毒药后,王亚敏浑身疼痛难忍,像是被无数根钢针刺扎,又像被无数只蚂蚁、毒虫咬食,紧接着出现各种奇怪、可怕的幻觉,人开始变得想要发疯、失去理智,那种痛苦可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简直是生不如死,慢慢王亚敏的精神和身体又开始变得麻木,进而渐渐失去知觉、意识……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在王亚敏被非法囚禁在东海县看守所的半年里,看守所副指导员恶警王芳还每天强迫她长时间做苦役,并且在数九寒冬都不让其穿鞋袜,逼她光着双脚,期间王亚敏遭到恶警王芳的多次毒打,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

由于长期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尤其是恶警丧尽天良的对王亚敏施以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摧残,致使王亚敏生活无法自理,身体极度瘦弱,不能吃饭,反应迟钝,甚至失去理智,毫无意识和知觉,出现种种精神分裂症状,甚至叫她的名字、让她拿筷子吃饭等都没有任何反应。

就是这样,“610”还示意看守所里的恶警对王亚敏野蛮灌食。到后来,王亚敏被折磨得产生幻觉,感觉被子里、碗里、身上到处都是药味。

王亚敏遭东海县法院秘密强行诬判四年,被迫害致出现严重精神分裂症状的王亚敏被东海县看守所恶警劫持到南通女子监狱,后又被转到南京浦口监狱精神病院遭受迫害。

王亚敏的家人曾先后两次进京上访,控告东海县“610” 流氓恶警的罪恶行径,均未得到明确的回复,足见中共邪党暴力独裁统治之黑暗。事后东海县“610”恶警竟然猖狂叫嚣说:我们杨局长(杨建)说了,早晚还要治治王亚敏!谁让王亚敏的丈夫让我们难堪了。这就是东海县“610”,如果说他们和流氓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他们比流氓更流氓!

◇连云港法轮功学员陈季丽生死不明

陈季丽,女,连云港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关押在南京女子监狱遭残酷迫害,诬判刑期不详。因坚决拒绝向邪恶“转化”,陈季丽每天遭受酷刑折磨,被恶警长时间罚站,甚至被恶警指使包夹或者亲自动手毒打,还常被恶警用高压电棍电击。在生活上,陈季丽长期被恶警克扣食物,每天只能吃到很少的一点儿米饭和萝卜干咸菜,整个人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不成人形。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已被摧残的奄奄一息的陈季丽又被恶警绑入常州溧阳监狱的精神病院继续疯狂迫害。在那里,陈季丽被恶医残忍的强行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毒药,生命一度危在旦夕。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目前陈季丽生死不明,但暂无任何其它消息传出,请知情者尽快提供详情。

结束语

在此奉劝所有参与迫害者,希望你们不要一味盲目执行抓捕好人、迫害善良的恶令,而能够从这些年与法轮功修炼者的接触中得到启迪:用良知去思考,正视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和正义;用人性去衡量,体会修炼者家庭无端蒙受的苦难和冤屈;用勇气来反省,看清“610”这个流氓组织在中共邪党操控下犯下的滔天罪恶。

如果你们良知尚存,本性就应该赶快苏醒!不要以侥幸心理为自己开脱,以为这是执行上级的所谓命令,而非自己的本意,是共产党让自己干的。要知道啊,苍天有眼,神目如电,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

刚刚过去的二零一三年,是令恶人心惊胆颤的一年。从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后,十八名省部级以上高官落马,虽然罪名有异,但实质上,都是江泽民、周永康的追随者,是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 仅二零一三年十八大后的三个多月,各级政法委官员被“双规”、逮捕人数多达四百五十三人:其中公安三百九十二人,检察院十九人,法院二十七人,司法系统五人,非公检法司系统十人,还有十二名政法高官自杀。这是政法委向中共高层递交报告中的统计数字。

继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李春城、王永春,中共中央委员蒋洁敏落马后,周永康的又一心腹李东生被抓。李东生是靠着迫害法轮功,一时官运亨通,先后爬到了中宣部副部长、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最后接替遭恶报患绝症的刘京,成为“610”主任后,也很快走上了绝路。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些高官落马的缘由都是表面文章,他们追随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从抓人、拘留、劳教、判刑,到活摘器官移植牟取暴利,犯下这些惊天罪恶,遭到恶报,这才是实质。

丢官坐牢也只是恶报的开始,更大恶报还在后头。明慧网报导了上万起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案例,致残、自杀、暴病、雷击、车祸……还有不少恶报全家或子孙的。

如今中共清洗内部,想抛出大量替罪羊来自救,但中共早已不可救药。贵州平塘县惊现的藏字石,上面“中國共產党亡”的六个大字(国内报道都隐去了“亡”字),那是天意在警示,天谴来临之时,中共被天惩,党徒再无自救的机会。当今恶报频频,天灾不断,已经拉开天灭中共的序幕,自救的机缘,稍纵即逝。

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在王立军叛逃,曝光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之后,世界各个民主国家,都在谴责中共的罪恶,江泽民等迫害元凶已经在世界上几十个国家被起诉。揭露中共罪恶本质的《九评共产党》,在海内外引发了退党大潮,目前已有一点五亿人声明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其中有很多官员、高官,退出了中共罪恶组织,站在了正义的行列。

很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他们认清中共本质之后,知道只退党是不足以抹煞罪恶的,他们在广泛收集迫害证据伺机曝光,以免自己成为替罪羊的同时,也在保护法轮功学员,在抵制迫害。尽快向世界曝光中共的罪恶,尽早结束这场迫害,这是将功折罪、解脱天惩的唯一生路。

趁着人间的正义审判和神明的惩恶大限尚未最终到来之际,赶紧做点什么来补救吧,这不仅仅是在帮助受难的善良者,更是在给自己的未来避祸、积福。古语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法轮功学员真的是为了你们好,为了你们在大灾难降临、大审判到来的时候,能不被淘汰,前提条件是你得出善念,行善事,做出真诚的反思、悔过和弥补。

希望你们能早日醒悟,拒绝执行中共邪恶的指令,保护善良、自己也选择善良,尽早脱离中共这艘千疮百孔即将沉没的贼船,为自己和家人留下未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