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大字“救人去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在十多年的大法修炼中,经历了很多很多,也明白了许多法理,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所在,也知道了我们过去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的正法修炼做准备。

(一)童年的美好回忆

一九七三年,我出生在中国北方一个贫困的家庭中,从懂事起,奶奶、父亲就经常给我讲因果轮回,贫富造化的故事。对这些故事,我深信不疑。关于神仙和修炼的故事,更是让我心生向往。

记得五岁到八岁时,有时早上醒来看着黑糊糊的棚顶,棚顶就开始出现一些美景,比如楼台亭阁,有仙女在里面飞,轻盈无比。或者看见有美丽的花朵在绽放,闪着光芒,还不停的转动。有一次,一朵紫色的花,不停的转动,光芒四射,却总也不变化,就不想再看了。于是又睡了一觉。醒来后,它还在那儿转,心想,怎么不换朵花呀!

有时,我看着地上,地上就出现表演的队伍。各种各样的人出来表演,层出不穷。有的象小丑一样,有的拿着拨浪鼓,还有外国人的形像,花样翻新,看的我津津有味。记忆深刻的是,有一队穿粉色衣服的女子,漂亮纯净,她们手拉着手欢快的跳舞,不一会儿,又围成一圈儿,身体向后仰,象花儿盛开一样,非常好看。

上学以后,看到的就少了,有时在农田干活儿或者采猪食菜时,偶尔一抬头,能看见头上方有神仙,想仔细看时就看不见了。能感觉到有神仙在看着我,他们是谁,我也不知道。上小学时,学校离我家有三、四里地的路程,要路过一片坟地,我每次一个人从那儿经过时,都是撒腿快跑,知道后边有神仙驾着云在跟着,等我停下来时,神仙也停下来,我大口喘着气,心想:总算有个作伴的,谢谢你,不用跟着我了,我现在不害怕了。可是驾着云彩的神仙还是跟着我。

很多时候总能感觉到,有眼睛在看着我。现在我知道了,那个时候师父就已经开始保护我了。小时候总能看见这样那样的景象,以为别人也能看到。所以也从未觉的有什么奇怪。

(二)缘归正法

八十年代,气功流行,哥哥经常往家里买各种各样的气功书,我也跟着看,在上小学四、五年级时,我就看了许多气功书。在五年级时,我选择了一种功法开始练。很快各色光在眼前出现,听到宇宙中一种有频率的声音,不久,眼前就出现六、七个毛茸茸的动物,有黄鼠狼、松鼠等,非常清晰。我知道它们是想通过天目進入我身体里来,我非常害怕,心想,你们可别進来,我不喜欢你们。眼前情景消失了,我也被吓的不敢练了,停了下来。时间一长,又想练功,就再找一种气功,又开始练,不多久,又出现这个情况,又吓的不敢练了。就这样,反反复复,练过好几种功法,一直被这种现象困扰,也不明白是为什么。心想:大德之士,是师父找徒弟,我不指望,但哪个师父能慈悲指点我一下,我就感恩不尽了。也知道练功得有心法,可心法是什么呢?可能很绝密吧!

到了初三时,我接触到了佛家气功,也是一本书中几种功法掺在一起。我觉得佛家功不错,就郑重其事的选择了佛家气功。但初中、高中学习紧张,也没时间打坐和念佛号,只是在心中存有一种向往,渴望成为修行之人。心中总有一幅画面:自己在山中,穿着古代衣服,结庐独修,清静自然,远离人间烟火。

应该说,中国的教育是很糟糕的,它割裂人与神的联系,大讲无神论,让人的心失去依托,苦闷、彷徨。让人越来越关注现实,远离心灵的探索。所以初中和高中另外空间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到了大学,时间宽松,我偶尔打坐练功,或念念佛号。夏天早晨五点多钟,有时去花园,找个僻静的地方打坐,觉的十多分钟过去了,睁眼一看表,快八点了,于是撒腿就往教室跑,怕耽误了上课。心中留恋那份宁静,不喜欢尘世的喧嚣。

在人群中,我是一个善良、敏感的人,人与人之间的伤害经常使我的心有一种破碎的感觉。被别人伤害了,也没有报复心,被别人误会了,也不去解释,只会默默的关注自己的伤口,让它慢慢的愈合。

在九六年春天,正是大学二年级下半学期,我的视力突然急剧下降,去医院,医生说是散光,配了一副眼镜,刚戴两天就不好使了。又配一副眼镜,还是不好使。视力下降的太快,并开始头疼,太阳穴发胀,眼睛不敢见光。坐在教室最佳的位置,眯着眼睛看黑板,什么字也看不到。看中医,中医建议吃中药,十六块钱一付,要一天一付,四十天一个疗程,还不能保证治好。我家境贫寒,也不忍加重父母负担,就这样低着头听课,眯着眼走路。去药店买些看似对症的中药丸吃,也不见好转。有时想,如果瞎了,就得学盲文了,我这么喜欢看书,怎么会这样呢?不禁落下泪来。手中拿出佛家的气功书,心中却已经绝望,心想,我的路在哪里?我的命运真的要掉進深渊吗?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这时,寝室中小妹的男朋友对我说:“姐,你炼法轮功吧,我认识一个炼法轮功的,大四学生,他说法轮功可好了,他原来练过别的气功,现在他说法轮功最好。”我摇摇头,对他说:“我选择的佛家功已经是最好的了,都不管用。”他还是劝我,让我试一试,并说:“那个大四学生说了,别的功法都是低层功法。”这下我不服气了,起了争斗心,心想,我就不信,我去买书,看看法轮功高在哪里。于是到书店买回了《法轮功》(修订本)。晚上,我去自习厅看了起来,用了两个小时时间,一口气把这本书看完,被里面的法理折服了,还意外的发现眼睛、脑袋都不疼了。平时一天看十分钟的书都受不了,这下好了,心里这个高兴。心想,从来没看见哪个师父把法理说的这么明白、透彻,真是高德大法,我就炼法轮功了。

看着书本封面,师父坐在莲花座上,我心中涌起奇异美好的感觉,心里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师父,法理已经展现给我了,那就是‘真、善、忍’。”心中顿时涌现无限光明,有一种要飞翔的感觉。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我生命中重要的日子――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二日。那一天我获得了新生,多年来我苦苦求索,终于有了着落。那天,我一刻不停的看书,如饥似渴,不但明白了法理,思想在迅速升华,身体也时不时的被一阵阵热流荡涤、洗过,后来我才知道,那叫灌顶,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

得法之前,我经常有一种感觉,我在茫茫的荒野中,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我焦虑、孤独而又无助,举目四望,是无际的黑暗。我有时甚至从这样的梦境中惶恐的醒来。而这一天,我知道我不再是迷失的孩子,我已找到了回家的路。我的眼中含满了感激的泪水,心中无比的激动,我领略到了一种含笑去俯视大地苍生的愉悦和胸怀。那天回寝室的路上,我头一次感觉自己高大无比,走路发飘。

第二天早上,我去花园炼动功,晚上,有同修找到我,教我炼静功。

后来我去了炼功场,在炼功场上,我看到师父的法身为我调整身体,还给我下了一个罩儿。一天晚上炼静功时,我看见金刚、菩萨、佛一个个快速闪过,然后师父出现了,师父身披袈裟,慈悲的看着我。

很快,我就能隔墙看物、透视人体。对面过来一个人,和我打招呼,我看见他身体里的器官在运动着;在寝室的走廊里,我看见邻屋寝室里的摆设,看见钱、存折放在一些隐秘的地方。

还有了他心通功能。一次,有二十多人在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一瞬间,我知道了他们所有人的想法。有的人在想常人的事,产生了黑色的物质;静心听师父讲法的,头上一片光亮。炼功时,我看见周围地上都是莲花,我站在莲花池上炼功,水清澈可见。

一九九七年春天,在大学门口,我们成立了一个炼功点。天气很冷,我不戴手套炼功,手冻的很疼,心想,没事儿,不一会儿,就感动小法轮在手上转,很温暖。当时炼动功,抱轮放在最后,一次炼到两侧抱轮时,手拿不下来了,只好继续炼。不多时,过来一个人,打听炼功的时间,同修告诉了他,那个人走了,我的手自动就下来了。我乐了,原来是在等有缘人哪!

大法修炼,层次提高的很快,我能看见自己身体的颜色变化,两三天一变,我觉的很惊讶,提高的太快了。九七年,纪念师父来本地传法五周年,我们去了大炼功点,炼功时,我看见炼功点上空许多菩萨、佛、神围在师父身边,师父手一抬,金色的手臂变的很长,在我身前一闪而过,我感觉腹部轻松了很多,知道有不好的物质被师父拿掉了。我一直消化不好,还有痛经的毛病,打那以后,这些毛病都没了。我还看见一扇大门,门开的很大,我很纳闷儿:这门怎么开的这么大呀!

我们炼静功在学校二楼的阶梯教室,一楼是练别的气功的。炼静功时,我看见一楼的练功人下边是两条人腿,大半个身体被动物附着,很吓人的。说到附体功,八、九十年代的气功界,附体功还真不少。九六年,我认识一个书店老板,是一个和蔼的老人,他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在气功高潮中,他练了一种气功,当时很热门的一种气功,在大体育场,三、四百人在练。他突然发现眼前三、四百人都消失了,有三、四百只大老鼠在练功,他当时就被吓的站在那儿不敢练了,嘴也不好使了,就那么站着。练功结束,往家走,走到半路,身体不好使了,瘫痪了。被人送到家里,卧床不起。躺了半年多,后来经人介绍,他听了李老师讲法录音,看了书,可以起床了,能炼功了,很快身体好转,和原来一样了。这件事对他女儿震动很大,他女儿把李老师的法像供起来,经常烧香磕头,贡奉水果。他女儿亲口对我说:“我太忙了,没时间炼功,但我认准了李老师是活佛,真正的活佛。”修炼大法后,我也知道了,我以前炼的很多功法都是附体功。我很庆幸,经过多年的求索,最终能够得到正法,能够成为师尊的弟子。

(三)金色大字“救人去啦!”

有时,看《转法轮》时,看着看着,字变成了金色,很简单的笔画;看着看着,字后面出现能量流,透亮的能量流。读出声时,口中不断的出去花花绿绿的东西,象花一样的东西,当我想弄明白是什么时,我看见了,那是法轮。一次,读《转法轮》时,出来一个大法轮,里面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安排了修炼人这一天要去的心,有的心被去掉时,我们自己都没觉察到,安排一环扣一环,细密又详尽。

《洪吟》时,每看完一首诗,我都认真的看一下诗下面的插图,都是佛、道、神,那么多的佛、道、神,光焰无际,并认识了他们,知道了他们的名字:有琵琶圣母,手中琵琶放射光芒,发出悦耳的天音,涤尽尘埃,回复光明;有善听佛,耳朵极大,耳朵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倾听众生声音;有大无畏法王;有灵知圣母,手中有灵知花;还有拈花佛、威德王、神通法王等等,他们在正法中,听从师尊的安排,在正法中起着他们应有的作用。

在一次看《洪吟三》第一个插图时,佛像身上出现一朵莲花,又化作万朵金莲,很快出现楼台庙宇,壮丽辉煌,美景不可胜言。

和同修交流法理时,也能感觉到在進步,有一次看见自己世界里的众生在欢呼雀跃;天上的神在看着我们,有时,神被感动的流泪,泪由上而下,由清亮透澈变的发乌发沉。同修背法,我拿书帮着对照时,看到了空中有天女在散花。

有一次,我在家为下乡发真相资料的同修发正念时,看见另外空间邪恶正在布置任务,要干扰同修,一个兔子形状的妖怪匆匆忙忙去报信儿,它一边走,一边说,“可得注意点儿,那帮人(大法弟子)一过来,念头强大,瞬间我就死,有软弱的我就欺负欺负他。”发正念中,我灭掉这些邪恶,看见同修坐的车在路上飞速行驶,车开过的路面上,涌现一朵朵粉色的大莲花,两个信号弹飞上了天空,爆炸开,象盛开的美丽花朵,中间出现几个金色大字――“救人去啦,救人去啦!”

有一次去外地,看一个病业中的同修,回来时,客车在大道上行驶,突然一下停在了道边。当时我正在听MP3,睁眼一看,车里司机下去了,和另一个人扭打起来,那个人喝多了酒,迷迷糊糊的,光着上身,手拽着裤子,腰带也不知哪去了。一辆蓝色大卡车横在道中间,那人就是大卡车的司机。同修说发正念,让他们上车,咱们走。不一会儿,司机等人上车了。我想,刚才出现了什么情况,我看一下。用功能向前推了几分钟,看见我坐的车在大道上行驶,从岔道口开来一辆大卡车,司机被杀气腾腾的魔操控,疯狂地开着车,撞向我们的车,一瞬间,金黄色的法轮在中间挡了一下,两辆车都停了下来。我想,我们是赶时间坐的这趟车,如果坐下一趟车呢?我又看了一下,发现还是在这个路口,还会有一辆大卡车撞向我们坐的车。这就是魔干的事,是师父保护了弟子,保护了车里所有的人。

我看见师父面前齐刷刷的跪着许多的神,师父用凝重的目光望着世间,默默无语。

(四)万物有灵

修炼后的乐趣,对于我来说,是看到了一个奇妙的世界,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充满了喜怒哀乐。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当你的天目开到法眼通层次的时候,你发现石头、墙,什么东西都会跟你说话,打招呼。”在修炼中,我也实实在在的体验到了这一点。

有一次,我去同修家,同修正在打印资料。同修吃饭时,我坐在打印机旁边看着它工作。当时我肚子有些不舒服,打印机对我说:“你肚子疼。”我说:“是的,你怎么知道的?”它笑了一下,没吱声,很欢快的继续工作。我问它:“你肚子也会疼吗?”它说:“不会,但主人心性有问题,我就不愿干活。”我问它:“你的主人有什么执著?”它说:“他太求全,总想尽善尽美。”我不说话了,找自己的执著,发正念。很快肚子不疼了。同修進来,我和同修说起这件事,同修笑了,说:“它说的不对,做大法的真相资料必须要尽善尽美,它想偷懒,这个我用的是高级打印。”这时我看见打印机脸腾一下通红,我忍不住笑了。我知道打印机有时工作累了,肩膀酸胀,如果同修和它唠几句,鼓励它一下,它会更高兴,干起活儿来更有劲儿。给它增添正念嘛,毕竟它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

同修的电脑显示器不好使,想换一个新的,我俩发正念时,看见一个美丽的绿衣少女,被邪恶捆绑着,踩在脚下,向我求救。我灭掉邪恶,绿衣少女起来了,说:“这下可轻松了。”发完正念,同修再打开电脑,电脑好使了。有时我们的法器不灵了,是背后的邪恶因素捣的鬼,技术同修好从技术上找原因,其实不全是技术原因,有心性上的原因,或者有邪恶因素的干扰,该发正念清理它们了。

家里有一些玩具,它们不喜欢被装起来,就被我摆放在那儿,有时和我说话;有时认真的和女儿看动画片;有时我在收拾东西时,挡住了它们的视线,它们会急的不得了。它们还能看到法轮,都很不简单的,一个个的都很有来历呢!

家里买了微波炉,我正在研究怎么用,它对我说:“我会给你带来许多方便的。”

家里新买的全自动洗衣机,我还不大会用,只觉得它太费水,于是自作聪明的想出个省水的办法,先用脸盆手洗一些衣物,然后再放入洗衣机里,在洗衣机里用手搓了搓,还没让它启动,就赶紧把衣服拿了出来。我这样做,洗衣机里的各个部件都懵了,它们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其中一个大的生命问我:“这是啥程序?”我告诉它,这些衣物洗干净了,在你这里再涮一遍,可以晾了。它们听了,又想了一会,由衷的说:“你真节省。”我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有时出去发真相资料,路上停着的车向我要资料。车的两个大灯就是眼睛,嘴在车的前边。各家的门也向我要真相资料,它们长的有些不大一样,说:“给我一份吧!”一次,经过一辆车,车主人在院里大吵大嚷,喝多了酒,我不想给他,刚要走,车说:“给我一份吧,我主人挺好的。”发完资料后,有的门还想要,我只好抱歉地说:“对不起,下次吧!”

有时去农村送神韵光盘,天上的神驾着云一路跟随,看着我们。我们走在村子里的路上,鸭子从小河里出来,排成队,一摇一摆的,领头的鸭子说:“你们来啦!”我告诉它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它们说:“谢谢!”走着走着,又看见三头牛在吃草,我也告诉它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其中一头牛抬起头来,瓮声瓮气的说:“我们知道啦,谢谢你。”

有位同修,闲暇时开着车,拉着我们下屯讲真相、送神韵光盘,还贴真相粘贴。我往电线杆上贴真相时,另一位同修往另一个电线杆子上贴,电线杆子说话了:“来了个小个的,又来个大个的。”回到车里往外看,贴着真相的电线杆突然变的很美丽,神采飞扬的对身边的生命炫耀:“看,我有真相,在我身上,多漂亮,我最富有。”

在小区送神韵光盘时,有的楼层住三户人家,我先发两户,心想,下次再发一户。下次我路过这个门时,门说:“你还没给我呢?”我说:“这次我没带,下次吧。”我心里想,你会看吗?它说:“我不能看,可我能听啊!”当我再次去,把神韵光盘贴到它身上时,它由衷的说:“谢谢你,你真讲信用。”

我经常去一同修家,经过一面墙,它总和我打招呼:“你来啦!”我有一次想着墙会打招呼这件事,走到单元门口,单元门说:“谁不会打招呼,我也会,你没注意。”路过一楼的房门时,门也跟我打招呼。我问它:“你知道我去谁家吗?”它说:“知道,你不是去某某(名字省去了)家吗?”有一次,一位同修遭到迫害,我再匆匆从这面墙边走过时,走出了十多步远,墙抻着脖子喊(想要把我叫住似的):“你怎么不高兴啊!”冬天,墙九点多才醒来,起来时,它哈着气,转着身,有时跺着脚,搓着手说:“真冷啊!”

有一件事也提醒我要注意小节,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有一次,我手上粘上了脏东西,随身没带面巾纸,我刚要往一面墙上抹,墙突然好奇的问我:“你往我身上抹啥?”当时,我就闹了个大红脸,心想,以后可得注意了。

(五)看透因缘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在修炼的过程中,我也实实在在的看到了这一点,看透了一切事情皆有因缘。试举几例:

同修秀秀(化名)跟我说,她丈夫打她,把她举起来,朝墙角磕过去,她当时就晕过去了,头上起了鸡蛋大的一个包,躺了一天好了。她讲述时,我看见了她和她丈夫过去世的因缘关系。有一世,她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一脸横肉,而她丈夫那一世是个柔柔弱弱的女子。男人经常打骂女子,还在外面拈花惹草,回来就瞅妻子不顺眼,把妻子举起来,扔到床上去,骂骂咧咧的。有一次举起妻子,向半截缸碴儿撞去,使妻子头部严重受伤。稍微好了一点时,一动就头晕,还得忍气吞声的照顾丈夫。半年后才痊愈。这一世全倒过来了,如果她不修炼,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与承受,头上起鸡蛋大的包,能一天就好吗?

同修晓晓(化名)抱怨婆婆对小姑子好,丈夫对婆婆好,对自己不关心。自己一花钱,丈夫就沉着脸。我看见在秦朝时,秦始皇修长城,晓晓那一世是监工,烈日炎炎,监工手执长鞭挥舞,表情恶狠狠的。有一个年轻人,原来就有肺病,累的咳出血来,脸色苍白,却仍然背着石头,一个趔趄,倒下了,半天没有起来。监工就抽他、骂他,还踹他。年轻人的父亲看到了,扑上来,拦阻监工,也被监工打的皮开肉绽。没几天,年轻人累死了,老头儿伤心过度,也死了。年轻人和老头儿这一世是晓晓的小姑子和老婆婆。那一世和老头儿在一起干活的堂弟,这一世成了晓晓的丈夫。还有一世,晓晓在经商时,骗了别人的钱财,那一世被骗的人也是她这一世的丈夫。

我的一位同学(未修炼的常人),丈夫在车祸中死了,使她悲痛欲绝。过去有一世,我的这位同学是个很富有的人,却为富不仁,尖酸刻薄。她今生的丈夫,在那一世是一个秀才,被他用尖酸刻薄的话语伤害,最后憋屈而亡。这一世,他俩成为夫妻,丈夫对她非常关心。丈夫的突然离去让她悲痛欲绝,痛不欲生,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处于崩溃的边缘。她经常翻看丈夫留下的日记,回忆曾经的过去,在思念的痛苦中无法自拔。她却不知道,她的丈夫是在用这种方式向她讨要她曾经欠下的命债,让她过不好日子。

常人中的一切都是业力和因缘所致,在迷中的人们又有几人能看得透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