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认同“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了

解体党文化毒素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最近,我地区有同修被恶警绑架、抄家、大量家庭财产被掠夺,同修们积极营救,主动配合,在请律师的时候,协调人为了让同修们在“打官司”的问题上,法理清晰,将明慧网“参考资料:反迫害法律手册”(二零一一年三月第一版)打印成册让同修们看后切磋交流,以便大家在这件事上能够共同提高。

同修在明慧文章里讲:“大法弟子以什么心态看待‘党法院’的判决结果?有许多同修的心很注重结果,那个心很执着‘党法院’给的结论。最后等来的结果什么样?‘党法院’的结果一定是不让你回家。因此,心里很不平衡,认为打官司没用。

“所有认为打官司没用的都是在默默的接受和承认迫害,我们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的基点应该是修炼人的正念,要在法上看问题,要在大法弟子承担的使命上看问题。无论付出多大,吃多大的苦,我们都是为了完成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而不是为了一场人间官司的胜负。”

我开始的时候对这件事一直不以为然,认为以前也请过律师,也没什么结果,这次也不一定起作用。看了同修的文章,我非常震惊,原来正是自己的这种负面思维起到的阻碍作用,使得我们大法弟子在用法律讲真相、救度众生中不能有更快的進展,使在法律系统工作的众生得不到救度。我静下来找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思想观念,原来在我的潜意识中是邪党灌输的毒素在起作用,心里一直认为中国就是邪党的天下,根本没有法律可言,它说的话就是法律,它说不让做的事,如果你去做了,那就是“犯法”,说白了就是虽然法轮大法在其它国家和地区可以学、炼,但是在中国就是“犯法”的,所以在自己被邪恶绑架的时候,这个变异的观念起了作用,感觉自己炼法轮功真的是“犯法”了似的。正念全无,无可奈何的消极承受。

和同修切磋交流以后,随着法理的不断清晰,我再往深处找,之所以觉得自己“犯法了”,就是自己对师尊的正法认识不清,认为在另外空间是在正法,把表面人类的空间这种正法形式看作是人对人的迫害。自己学大法已经十几年了,走到今天看到自己还有这种邪党的毒素中形成的变异观念,可见自己被这只恶魔毒害操控的有多深。也更能体会到师尊正法的难度,我们大法弟子的变异的观念对师尊正法也起着一种阻碍作用啊。

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心底不断的涌起一丝丝难过,我就坐那静静的想,这个难过是从哪儿引起的呢?我找到了,是因为自己从降生到人世间的时候,就在这种毒素中浸泡着长大的,而且,非常的“自以为是”,对这个邪党还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自己的生命也似乎是和这个邪党绑在一起长大的。之所以难过,是因为觉得把这个恶魔邪灵毒素彻底清除了,就是把自己的整个人生全部都否定了,自己以前观念上所认为对的,在大法中衡量全部是错的,自己曾经引以为骄傲的人生中的得意、“辉煌”,也全都烟飞灰灭。正是对从前人生过程的这种留恋,才感到难过,也是邪党毒素不能彻底清除的真正原因。

师尊在《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这个时期的大法弟子要助师、要担当救人的责任哪,你不去做!甚至于在国内被邪恶灌输的那些东西,很长时间了还没去掉。你做好三件事才能够去除、才能把各种党文化中的思想、包括怕心改变过来。”

当我冷静下来,观念在大法中归正时,对师尊的这段讲法,现在我有了更清醒的体悟,我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助师正法中产生的!

就在这篇文章初稿要写完时,我听到另外空间恶魔邪灵的哀嚎,体现在这个空间就是警车的鸣叫,我知道,这是它们被解体前的挣扎。

我深深的体会到,自己在大法修炼中风风雨雨走过了十几年了,今天,在师尊慈悲呵护、点悟加持下,才真正彻底的解体了邪党文化灌输的一切变异观念,在邪党文化的桎梏中彻底解脱出来!现在,我觉得自己真的是脱胎换骨了一样,就象一层包在自己身上的硬壳燃烧、解体了!神清气爽!真是象师尊在《选择》中说的那样:“创世主为何选择那块土壤?因为用燃烧邪党锤炼金刚。”

现在我在任何生命面前都能理直气壮的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我炼法轮功是合法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