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中共迫害贵州省法轮功学员综述(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接上文

六、典型迫害案例

1、八月胎儿被强行引产 贵州习水伍生英遭诬判六年

伍生英女士,香港籍法轮功学员,祖籍湖南郴州,二零零六年承包贵州习水县玉淮民办中学。奥运前夕恶警疯狂绑架,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伍生英和丈夫、法轮功学员肖嗣先到习水二郎乡招生,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在习水看守所,伍生英被强制引产八个月的胎儿,再被以莫须有的罪名诬判六年,在贵州警察医院和贵州第一女子监狱,伍生英坚持绝食反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多次昏迷。

2、万家团聚时 女儿生死不明

贵州省习水县法轮大法弟子袁雪莉于二零一二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十年,于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三日被送到贵州羊艾女子监狱。从袁雪莉二零一二年四月在贵州省贵阳市被非法抓捕,到二零一三年有一年多过去了,没有任何家属被允许见过袁雪莉。

袁雪莉的母亲赵大珍已是七十四岁的老人了,一年多来,老人拖着瘦弱的身体从习水县到贵阳市,从贵阳到羊艾多次往返想见到女儿,第一次去监狱,接待的人说她没有证明,不让见,老人失望的回来了;第二次去,说证明上只有两个公章(当地居委会和公安局的章),还差一个当地“六一零”的公章,还是不让见人;母亲回来后只得给女儿往监狱汇了点钱,但钱后来被监狱财务科一个叫陈万莲的给退回来了,说袁雪莉不要。

一年多来女儿生死不明,母亲日夜牵挂,眼看中秋万家团圆,却不知女儿生死的母亲心急如焚。

法轮功学员袁雪莉原是贵州省习水县工商局工商所管理干部(微机管理员),因给单位领导写真相信劝善被非法判刑三年,工商局将袁雪莉开除工作,下了文件。三年刑期满后不让袁回家,又被非法关押在贵州省遵义板桥洗脑班迫害近半年;二零零八年六月袁雪莉又被非法批劳教二年;二零一二年九月被判十年。而袁唯一的女儿正在北京读大三,女儿回家问妈妈在哪里?赵大珍老人怕孩子承受不了,一直未敢告诉外孙女真相,骗孙女说她妈妈在外地打工。每次去监狱都是老人孤身一人。

3、母亲被迫害离世 贵阳市曲靖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深夜,贵阳市南明区分局西湖路派出所警察郭静、赵明军以及赵民鑫,孟翀等人非法闯入家住西湖路的法轮功学员曲靖家中,将曲靖绑架,并抢走了家里的法轮功真相资料、电脑、刻录机等物品。这已经是曲靖第三次遭绑架迫害,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南明区看守所,曲靖的老父亲已七十六岁高龄,日夜牵挂女儿却不得见。

曲靖的母亲曲玉香因坚修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三年,身体受到严重伤害,二零零三年九月保外就医后,身体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四日下午两点半,南明区法院和南明区检察院和来自北京的人权律师三方在南明区法院就曲靖一案举行了听证会,曲靖的父亲、丈夫和多位亲属到场,但未能進入听证会现场。出席听证会的有南明区法院负责曲靖案的法官罗世燕和另二位法官;南明区检察院只有李勇一人到场,听证会大约历时一个多小时,律师就一些问题与各方交换了意见。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下午,贵州法轮功学员曲靖被诬陷案在贵州贵阳市南明区法院开庭,家属委托来自北京的兰律师作了无罪辩护。

4、上海李小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流落街头

一位勤劳、诚实的妇女,因为修炼了教导人“真善忍”的法轮功,十二年前遭中共非法劳教,在狱中被恶警灌服不明药物而精神失常。出狱后,她经治疗有所好转,却在街道、社区中共人员一趟又一趟的持续骚扰、恐吓中,彻底精神崩溃,目前流落街头,情景悲惨。

李小英,老家在贵州六盘水,很多年前来上海开裁缝店。她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受益。然而,中共因恐惧学炼法轮功的人数过亿,于一九九九年发动了疯狂迫害法轮功的运动。李小英的不幸降临了。

二零零一年四月,平涼路派出所“六一零”恶警杨政等人,强行闯入李小英的家,绑架了也修法轮功的丈夫朱德贵。恶警问李小英炼不炼法轮功。李小英诚实的说“炼”。这样夫妻双双都被绑架。后来,朱德贵遭非法判刑,被劫持到上海提篮桥监狱。李小英遭非法劳教两年,被劫持到青浦劳教所。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在青浦劳教所,李小英遭到关小号的迫害,遭到连续吊打十五天的酷刑折磨,连大小便都不放下来,两腿肿的象木桶动弹不得。同牢号的犯人在恶警指使下,对她百般摧残,晚上睡觉卡她的喉咙,使她几乎窒息;她还被强迫做奴工,罚站至很晚,令她双腿又粗又肿;恶警还给她灌毒药,致使她精神失常……

李小英从劳教所出狱回家后,继续遭到迫害。当地居委会人员孙家妹、吴阿凤、赵引生,经常闯入她家中。李小英被吓得哆哆嗦嗦,胡言乱语,她曾在精神极度紧张的状态下,把垃圾倒在床上来阻挡恶人。

李小英曾先后于二零零六、二零零八、二零一一年三次被送进医院治疗。每当她从医院出来后,精神病症都稍有好转。但是居委会人员一来骚扰她家,她的精神状态就变坏。而居委会人员动不动就来骚扰。李小英的丈夫朱德贵曾当面谴责这些人严重影响了他们家庭生活的稳定。居委主任吴阿凤竟然无耻地说:谁要你讨这样的老婆?你养她,你是监护人,出了事你负责。

二零一二年邪党十八大期间,大桥街道人员又在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抢走了李小英家的电瓶车,使得她家庭的经济狀况雪上加霜,李小英再次受到很大的刺激。

二零一三年八月一天,杨浦区大桥街道人员何伟仙(女,58岁)、区“六一零”人员何惠芳不顾屡遭迫害的李小英精神承受能力已经达到极限,拼命敲门要找李小英“谈话”。李小英终于精神崩溃,于八月的一天从家中出走,流落街头,白天游逛,夜睡马路,饥寒交迫。日前,有人在上海杨浦区眉州路、河间路附近的马路上,发现她裸体拦车,情形悲惨令人不忍目睹。在邪党迫害政策逼迫之下,原本一个幸福家庭被迫害致妻离子散,原本依靠自己的手艺勤恳工作的女士,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流落街头。那些执行邪党迫害政策的不法人员,将一位善良妇女,迫害、相逼至此,他们到底还有没有人性?

5、贵阳市老太遭绑架 家中三病人失去照顾

贵州现年六十一岁的老太太曾祥莲,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受人委托,去贵阳市小河区长江路派出所递送申诉和控告材料后,被非法囚禁在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家中三个精神病人无人看护,做出了一系列危险的举动,家人求救!

曾祥莲女士,原籍湖南,三十多年前来到贵州,丈夫朱少谷是贵阳市建筑三公司工人。曾祥莲女士一九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真诚善良,身心健康。大儿子朱建华在贵阳市供电局工作,娶了媳妇后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朱慧昱),一家人健康快乐,其乐融融,好不幸福。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这个幸福之家陷入了磨难!

李霞女士因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四日在贵阳市被小河区长江路派出所警察等无理由抓捕, 李霞的哥哥李宁也因为修炼法轮功在李霞被抓捕后被非法判四年徒刑。李霞母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多种病痛生活不能独立,李霞还有一个儿子正上初中,李霞被绑架后家中无人照料老人和孩子,曾祥莲很同情李霞一家的遭遇。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由于李霞的丈夫许信山工作走不开,委托曾祥莲和他人去小河长江路派出所(参与抓捕李霞的单位)代送他的控告和申诉材料。她们大约在二十三日下午十五点多去到长江路派出所,出来一个大高个警察(后来听说是派出所所长),她们说明来意,他很生气,说不关他们的事,并野蛮粗暴的要把她们轰出去,并把她们用信封装的申诉材料砸到门外,后来她们捡起地上的材料就走出了派出所。

当她们走出派出所已到了公路对面,这时突然从派出所出来人要求她们回去,她们以为他们改变了看法,就回到派出所。随后派出所警察把曾祥莲等关在了派出所的一个小屋,并对她们搜身和搜包,后又来人给她们每人抽血。当得知曾祥莲户籍属油榨街派出所后就将曾转交给了油榨街派出所。

九月二十四日上午,油榨街派出所带了曾祥莲回到曾家中非法抄家,一无所获后,他们将曾送到贵阳烂泥沟洗脑班,当天洗脑班不接收,他们只得将曾拉回派出所。

九月二十五日油榨街派出所,社区办事处、居委会开会后落实了洗脑用的钱款,再次将曾祥莲送到烂泥沟洗脑班,对曾的女儿说要关押一个月,而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曾祥莲还在非法囚禁中。而这仅仅因为她去行使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帮人递交一份申诉材料带来的!

曾祥莲作为三个精神病人的监护人,是这几个特殊病人唯一的依靠,派出所、办事处和居委会都是知道曾的家庭情况的。三人生活都不能自理,其中朱建华二零零三年以来有数次持刀自残史,他们一直以来是由曾祥莲照顾日常生活。这样的实际情况雨高桥居委会、油榨街社区、派出所管辖民警都知晓并出具过书面证明(附证明)。仅仅五十个平方米的房子居住着三代人,其中有三人为精神病。常理推测这个寒酸的家庭应属特别困难户,有着这样实际困难情况却没有得到过政府民政部门给予的任何补贴。

曾的女儿和女婿都说:他们的妈妈能把这个家支撑下去,真的要有坚强的意志和大善大忍之心,如果不是曾祥莲修炼法轮功,这个家是支撑不下去的。

在曾祥莲老人被强制措施期间,家中三个精神病人生活不能自理,做出了荒唐的如下几件事: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四日星期一,听雨高桥居委会陈书记说朱慧昱直接找到她讲:我奶奶去哪里了,请你们要她回来,不然我要持刀去街上……

十月十七日,朱建华犯病把邻居的丰田小车挡风玻璃砸烂,目地是说车里面有东西吃,小车玻璃保险公司未得到赔偿,最后邻居找家人索赔,家人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去过听雨高桥居委会找陈书记、油榨街派出所王成功、油榨街社区服务中心勤工部夏部长反映情况请求他们给予协调处理,至今未协调。

十月十九日朱建华因为没有饭吃、没钱买烟抽,持刀上街游走,本单元楼下马明发现立即通知家人,家人立马叫了六七个亲戚强制把刀夺下,才未给社会和无辜者造成更大的人身伤害。十月二十一日,朱建华把家中的炉子、用餐炊具全部背出去,不知背到哪里去了。

此外,朱建华经常半夜来在租住的院子大吵大闹,挨家挨户敲门,当有人开门时他就跑。

曾的女儿朱珍和女婿王卫红面对不断出现的险情,不断的向所在社区办事处、派出所、居委会反映,请求放人,但都互相推诿,无助之下,他们向贵阳市政府有关部门发出了请求报告,要求立即释放曾祥莲老太太,让她回家照顾三个精神病人。

6、贵阳四位法轮功学员在递交法律文件时被绑架

贵阳市瑞和派出所警察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绑架了前来递送法律文件的四位法轮功学员。

其中,七十六岁的周姓老奶奶当晚被送回家;四十多岁的李姓法轮功学员现下落不明;曾女士被劫持到驻地派出所,当地派出所及居委会邪党人员欲将她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另一位六十多岁的周女士,被警察绑架到一个宾馆,后正念走脱。

贵州省贵定县李霞女士,因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四日在贵阳市租房内被贵定县国保大队、小河区长江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贵定县公检法机构联合构陷,于八月十三日遭贵定县法院非法庭审。来自北京的辩护律师为她作了无罪辩护,最后审判长宣布休庭,择期决定结果。

九月二十三日十点多钟,四位法轮功学员受李霞家属的委托,到贵阳市检察院帮忙递送申诉书、控告书和律师辩护书。检察院信访局的人看后说叫他们送到公安局信访办。他们就按这个程序去到公安局信访办,做了登记,和信访办的人讲明具体情况之后,对方也收下了相关法律文书。

四名法轮功学员又去当初绑架李霞的责任单位——贵阳市小河区长江路派出所,说明是按照法定程序给你们送李霞家属的申诉书、控告书和律师辩护词。当时不知道小河区长江路派出所已经划分到黔江了,原址派出所现在叫瑞和派出所。该派出所警察一边说不关他们的事,一边野蛮粗暴的要把四位法轮功学员轰出去,过程中,派出所恶警把曾女士抓進派出所。这时另外三个法轮功学员已经走出派出所大门,一个大个子恶警说声:把他们追回来。于是几个恶警冲出来把三位法轮功学员也绑架到派出所。

李霞的丈夫许信山听说此事后,就到瑞和派出所要人,说明因为自己工作很忙,所以委托这些亲戚朋友帮忙递送相关法律材料给相关部门反映情况。他从下午七点说到晚上十一点,恶警仍然拒绝放人。许信山坚持说把人给放了,恶警威胁说:你再说把你也关起来。然后派出所的所长又说,送这些材料是可以的,但你自己来送,不要叫亲戚朋友来送。说完就用车把许信山送回了家。

许信山回到家不久,来了一大帮警察,楼下还有好几个特警站着,其中还有公安局的,国保和派出所的恶警一窝蜂冲進家里,还想再次抄家。当时许信山就说你们有什么证据及法律手续来抄我的家?没有证据没有法律手续就不准动我的东西。恶警只好搪塞说先查明相关情况后再放人。

九月二十四日,曾女士的女儿得知母亲被绑架后,就带着小侄儿去派出所要人。她说:妈妈没有违法,没有做坏事,怎么就把人给关起来了,我家爸爸精神有病,哥哥是个废人,小侄儿及全家人都需要她妈妈照顾,警察把人关起来,全家人还怎么活?

但派出所警察说什么也不放人,还把曾女士拉到车上,准备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曾女士的女儿也被强行上了派出所的车,但中途被警察强行推下车。警察把曾女士劫持到洗脑班,因洗脑班不收,又只好把人拉到曾女士住所地的油榨街派出所。

曾女士的女儿知道后又去要人,派出所警察骗她说明天就放人。第二天早上,女儿去要人时发现,当地居委会、国保、派出所很多人在那里开会,说决定要把曾女士弄到洗脑班一个月。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呼吁外界关注他们的亲人被警察肆意绑架、迫害的情况。

七、行恶者遭报事例

1、贵州习水土城镇党委书记陈良辉遭恶报

习水土城镇党委书记陈良辉,在当地多年,对本乡本土的众乡亲法轮功学员知根知底,明知他们都是善良的好人,但他为了一己之私利,却昧着良心,甘当邪党的帮凶,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初期,经常带着手下一帮人挨门挨户地去法轮功学员家中搜查大法资料,连一些年岁很大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的家也不放过……破门而入,破口大骂,对搜查到的珍贵大法书籍、资料皆用火焚烧,不听法轮功学员善言劝阻……

就在他如此作恶造孽的下半年,陈良辉遇到一次车祸,他不仅当场丧命,而且身首异处,其惨状触目惊心……

2、原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小河公安分局恶警周劲松暴死家中

原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小河公安分局恶警周劲松,九九年七二零后,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谩骂、殴打法轮功学员。据一老年法轮功学员回忆,他打完人还扬言:“我打你了吗?谁看见了?”他的几个下属在旁不敢吱声。在花溪洗脑班上,周劲松说:“我宁愿下地狱,也要迫害法轮功学员!”

之后数年不见踪迹,经查证核实,此人已遭恶报,与其妻子双双无病暴死家中。

八、恶警恶行事例

1、贵州省毕节地区毕节市七星关区的恶警魏红

魏红,系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的恶警,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参与绑架毕节市职中的教师法轮功学员钟以美,使钟以美被冤判五年。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魏红又化装便衣,在七星关区老客车站参与绑架了正在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蒋祖琼、陈碧群二人。现蒋祖琼、陈碧群二人被非法关押在毕节市七星关区看守所。

2、贵州省赤水市恶警李中明恶行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每到邪党所谓的“敏感日”,贵州省赤水市恶警李中明都要带领一群兇恶爪牙到各处法轮功学员家中抢夺私人财物,所到之处翻箱倒柜,一片狼藉,不但抢夺了所有学习资料、师尊法像、供香及香炉,还抢夺了现金财物等等。

恶警并没有出任何抄家手续,也不用正当理由合法解释,这种侵犯人权,骚扰民众,知法犯法的恶行如同土匪下山抢劫,严重干扰本地区法轮功学员家庭安宁和正常生活。

3、贵州省黔南州都匀市监狱恶警钟水的部份犯罪事实

贵州都匀监狱恶警钟水,二零一三年五月为加强迫法轮功学员,特地从凯里监狱通过私人关系,调来他的邻居苗雨(刑警),这人来后在钟水的授意下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犯罪手段如下:

给法轮功学员发婴儿饭,不准吃饱,折磨法轮功学员。不许解大小便,打法轮功学员是在半夜二点后進行,用四人把法轮功学员抬起来又砸在床上,并说不“转化”就这样,被害的法轮功学员知道的有李林、文旺忠、王富贵,还打死一位七十五岁的老年弟子。

4、年近七十的老人无故被抓 派出所追要“生活费”

贵州省贵阳市花果园派出所副所长王波打电话到陶天珍家收生活费。陶天珍,贵州省贵阳市凤丹白露小区法轮功学员,今年六十九岁,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七日,在家被当地居委会秦丽、李黔容、花果园派出所副所长王波伙同国安、国保大队邪恶人员冲進家,抢私人财物无数,至今没有归还,这帮土匪抓人去关起来,不让家人看,也不知道关在什么地方,还追着家人要“生活费”。

5、贵州赤水市多名法轮功学员遭恶警李中明骚扰

最近,贵州省赤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李中明总是带领一群穷凶极恶的爪牙频繁入室抢劫,如骚扰赤水市法轮功学员文涛、陈贵禄、王超贵、李正兵、李文玉、周邦琴、李泽蓉、李显英、芩树芬等等的家,抢劫私人财物。

尤其是在七十几岁的法轮功学员陈贵禄家,恶警们不但抢劫了所有学习资料,还抢劫了现金。陈贵禄老人被这群穷凶极恶的爪牙按在地上拳打脚踢,一直被暴打得奄奄一息。陈贵禄的老伴已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目前正在关押迫害中。

参与入室行窃行恶的恶警为首李中明、钱毛子、段涛、陈升。这些公安不法人员以登门入室抢劫为职为乐,不断地迫害无辜善良的民众。

6、贵州省铜仁市法轮功学员家属被当地警察骚扰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二日,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公安局两恶警(男)将一位姓向的女法轮功学员的儿子劫持到湖南凤凰某旅馆房间里软禁,直到第二天才将让其回家。

当时向女士的儿子正在公司上班,被莫名其妙的不明原因的带走,来人还询问公司职工知不知道她儿子是否有海外关系,让其公司负责人及同事都很吃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后来了解到,原来最近铜仁市警察系统很多人接到了海外法轮功学员打来的劝三退、讲法轮功真相的电话,收到了很多有关法轮功真相资料的短信,急于想制止这种事情的发生,才出现上述事件。

7、曝光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六一零头子袁朝华

贵州省习水县看守还被非法关押着两名法轮功学员任家莲、古明英,而且被非法判刑,分别判五年、三年,两法轮功学员提出上诉,并请辩护律师。

而迫害凶手就是贵州习水县六一零头子袁朝华。贵州习水县多名法轮功学员遭残酷迫害都是他操控、指挥实施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赵兴梅、冷光伟两人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被绑架并非法抄家,非法拘留十五天,六一零头子袁朝华到其家中,对家属说,你们要人找我拿钱来,勒索钱财一万二千元。

法轮功学员袁雪莉是工商局职工,六一零头子袁朝华两次到其单位勒索钱,第一次勒索钱一万三千元,第二次又到其单位要钱,单位领导说;“人都不在单位上班,怎么给钱,没钱” 袁朝华就走了。法轮功学员袁雪莉四次遭残酷迫害,最后一次,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十年,现在贵阳烂泥沟监狱遭受残酷迫害,六一零头子袁朝华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袁雪莉主要参与者。

8、贵州省贵阳沙冲路下段警察肖顺兵骚扰法轮功学员

贵阳沙冲路派出所下段警察肖顺兵经常无故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

结语

自九九年江氏发动迫害以来,数百万法轮功修炼者失去生命,甚至被活体强摘器官虐杀,难以计数的幸福家庭被摧毁,无数人被酷刑折磨致伤、致残。上亿的无辜民众及其亲属都被推入空前绝后的浩劫之中。

然而天理昭昭,天惩的序幕已经拉开,中共及其对法轮功的迫害机器正在走向全面崩溃,迫害者恶报连连,王立军、谷开来、薄熙来、周永康等曾不可一世的迫害者相继落马,江泽民、罗干、曾庆红等元凶和罪无可赦的迫害者被彻底清算也为时不远。面对邪恶,沉默意味着默许和纵容,等同于犯罪。在这历史最后一页即将翻过的稍纵即逝之间,唾弃邪党才能走出劫难,不给生命留下永远的遗憾。

(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