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黑龙江鸡西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三年以来,黑龙江省鸡西市各级“610”(凌驾于法律之上、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仍然操控公检法,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关押、非法判刑及强行洗脑等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法轮功学员李海岩、张海涛、张作君等被绑架,张海涛、张作君都遭受了长达十几个小时的电棍电击私处的酷刑折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黑龙江鸡西市城子河区邪党法院诬判李海岩三年、张作君四年、王兰生四年、张海涛八年。李海岩、张海涛、张作君等请律师上诉,去鸡西市中级法院要求阅卷,受到了政法委610的干扰,中院谎称卷宗未到中院,使阅卷受阻。刘梅章老太太二零一三年六月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发现癌症,到医院做手术,洗脑班人员竟无人性地逼迫她:住院也得去洗脑班。刘梅章老人被迫害含冤离世。

根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一三年,鸡西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一人,被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有七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被非法关押;数人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洗脑班串通不法人员,将大庆冤狱期满的魏珺、牡丹江铁路电务段王淑文劫持到鸡西洗脑班,还将鸡西市冤狱期满的项彬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迫害。

一、典型案例

◇李海岩、张海涛、张作君及王兰生等被诬判 已上诉律师阅卷受阻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上午,黑龙江鸡西市城子河区邪党法院,对大法弟子李海岩、张海涛、张作君及不知何时被秘密绑架的王兰生非法开庭。李海岩被非法判刑三年、张作君四年、王兰生四年、张海涛八年。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晚九点多钟,鸡西市鸡冠区法轮功学员张海涛回到租住的位于城子河区白楼对面的一个单元的三楼时,被事先等在屋子里的警察绑架。张海涛进屋时,室内的电灯突然亮了,楼外的两个穿白短袖外衣的便衣看见三楼的灯亮了,就急匆匆地向楼上跑去,张海涛被劫持到楼下后,外面有一辆黑色轿车和一辆白色大吉普的车候在那里。

七月十一日下午,鸡西市鸡冠区法轮功学员张作君在城子河区水泥厂附近租住的一个平房里被破门而入的警察绑架,那些警察喊不开门就把房主家的障子推倒强行进屋抓人,房主知道推倒自家障子的人是公安分局的警察,很生气的到公安分局要他们把障子重新给夹上。

张海涛和张作君被非法关押在城子河公安分局,二人均以绝食的方式抗议非法拘禁,两天后被转到鸡西市看守所继续迫害。张海涛、张作君都遭受了长达十几个小时的电棍电击私处的酷刑折磨。

七月十一日早八点多,鸡西市鸡冠区法轮功学员李海岩(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曾被绑架非法关押数日并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和城子河区法轮功学员顾淑荣在李海岩家附近的十七线站点说话时,被鸡西市公安局国保警察劫持到附近的警车里,人被非法关押在西山派出所。

王兰生,不知何时被秘密绑架。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是历经七年冤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兰生出狱的日子。原讲当地“六一零”人员不去接,王兰生的父亲、兄弟媳妇等人去接,结果当天上午“六一零”人员还是出现了。鸡西市“六一零”人员在佳木斯监狱门前故伎重演,妄图绑架王兰生,在王兰生和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抵制下未能得逞。

李海岩、张海涛、张作君等已请律师上诉。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北京的两位律师,陪同李海岩的家属顺利的会见了被迫害人李海岩;下午去鸡西市中级法院要求阅卷,受到了政法委610的干扰,中院谎称卷宗未到中院,使阅卷受阻。律师到检察院走控告程序。

◇刘梅章老太太被洗脑迫害含冤离世

密山市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梅章老太太,二零一三年六月被“610办公室”人员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发现癌症,到医院做手术,洗脑班人员竟无人性地逼迫她:住院也得去洗脑班。刘梅章老人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早上四点多钟含冤离世。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刘梅章被密山610头子于晓峰带领几个人再次绑架到密山洗脑班,在洗脑班被迫害十多天时,有一天打水时一下滑倒,身体重重摔倒在地,当时左肩膀很疼,腰也疼。洗脑班不让她回家治病,她疼得实在没办法,就在肩上和腰上贴风湿止痛膏。

刘梅章在洗脑班一直被迫害三十六天才让回家。回家时,洗脑班的恶人王晓萍让刘梅章每个星期天都到洗脑班去一次。洗脑班的邪恶帮教付秀丽对刘梅章严密监视,每天晚间都到刘梅章家去看一看,不让她和法轮功学员接触。

刘梅章回家后腰和肚子越来越疼,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上午刘梅章到密山镇中心街道检查身体时(在密山镇中医院检查的)。医生让她马上到密山大医院去检查治疗。八月七日下午刘梅章到密山人民医院检查,确诊是;脾摔两瓣了,旁边还有个黑点,立即手术治疗。手术进行近三个小时,手术时大夫看到刘梅章患上了胰腺癌。

手术的第四天,是星期天,付秀丽给刘梅章打电话,问她星期天怎么没到洗脑班去?刘梅章说,我住院了不能去。付秀丽说,住院也得去。后来王晓萍给刘梅章打电话说:到医院去看她。可直到刘梅章手术都七、八天了,洗脑班的人也没来看她。

因为修炼法轮功,刘梅章老人已连续三年被绑架:第一次是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一日被绑架到密山洗脑班迫害十九天;第二次是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在密山客运站门口讲真相,被密山第一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五天,罚款五百元。第三次就是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被密山市“610”头子于晓峰绑架到密山洗脑班迫害三十六天,七月三十一日回家。

◇唐吉田律师和家属杨开成被鸡西市警察非法拘禁

2013年10月16日上午9点多钟,北京律师唐吉田陪同法轮功于金凤的家属杨开成到鸡西“洗脑班”找被非法关押的妻子于金凤,“洗脑班”的人员让找鸡西市“610”主任。唐律师和杨开成下午到鸡西市“610”办公室找到了王会学主任交涉,被“610”人员找来巡警把唐吉田律师和杨开成非法抓捕。10月18日早上8点,鸡冠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李姓警察告知杨开成的家属说唐律师和杨开成因“扰乱办公秩序”为名被拘留5天,关在鸡西市第二看守所。

二、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案例

◇鸡西市恒山区法轮功学员赵春艳被冤判五年

十月二十八日,鸡西市恒山区法轮功学员赵春艳被恒山法院非法冤判5年。

赵春艳女士是在一九九七年秋修炼法轮功的,炼功后风湿病、心脏病、神经衰弱都好了。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在家中被绑架的,当时家中部份物品遭警察抢劫,现在家中空无一人。为抵制这种无法无天的迫害,赵春艳在看守所被劫持关押期间,曾绝食反迫害半个月,在医院被灌食,赵春艳的身体非常虚弱,无法翻身,尽管这样,邪党法院还是强暴的判了她五年刑,赵春艳已经被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张培增被诬判送往牡丹江监狱迫害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早上五点多钟,鸡西市城子河区公安分局的恶警伙同东海矿派出所恶警,闯入东海矿法轮功学员张培增的家中,强行将他绑架。上午八点多,城子河公安分局又出动几辆车,七、八个人,再次闯入张培增的家中,拿走了电脑、打印机、手机、书籍等物品。张培增被诬判,现送往牡丹江监狱迫害。

◇鸡西市李辉跃被非法判刑

鸡西市李辉跃于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被中共非法判刑四年。李辉跃曾两次被中共非法劳教。

李辉跃

李辉跃

李辉跃,男,一九六零年三月二十九日出生,住鸡西市城子河区新城委。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鸡西市公安局城子河分局国保大队人员非法闯入李辉跃家中将其绑架,关在鸡西市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并非法抄家。同年十一月九日李辉跃被批捕。城子河区检察院于二零一三年一月五日无理指控李辉跃,向城子河区法院提起公诉。一月二十一日,城子河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诬判李辉跃有期徒刑四年。

三、绑架、抢劫案例

◇顾爱民被迫害生命垂危放回家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黑龙江鸡西市顾爱民被绑架到鸡东看守所,在那里,她被灌浓盐水,九天后,被迫害得没有脉搏,血压差大,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担责任,于第十天,将顾爱民放回家。之后,恶警又不断骚扰。

◇黑龙江鸡西市恒山区张连英、侯金华被绑架

恒山区两名大法弟子张连英、侯金华在十月二十七日上午十点多钟在二道河子讲真相,被二道河子派出所恶警绑架,两位同修于当天下午就闯回来了

◇鸡西市虎林市李荣琴被非法关押牡丹江兴隆看守所

原八五八农场中学教师李荣琴,九月二十六日与妹妹李秀琴及十岁外甥,去牡丹江监狱接遭九年冤狱迫害的妹夫宋岩。

一便衣走到李秀琴的面前、拿起手机就给李秀琴照像,李秀琴抬手挡脸部,手机被碰掉了。这个便衣恼羞成怒,和跟随他的另一个便衣一起抓李秀琴。李荣琴上前制止,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给我妹妹照相?你们有证件吗?这是话未说完,从车下来的警察和便衣上来抓李荣琴,经过一番撕扯,这些邪恶把李荣琴踹倒在地上,扯着头发、按着头几乎触地,把两个胳膊反拧到后背掌心向外,痛的李荣琴大叫,其妹大喊放开我姐姐,你们把她胳膊拧残废了。这些中共流氓在众目睽睽之下强行把这姐妹拽上警车,把十岁的孩子也强行抱上警车。

李荣琴于九月二十六日当晚被警察非法审讯后,被劫持到牡丹江看守所非法关押。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李秀琴、宋岩及孩子在9月27日晚都已回家。

◇密山北大营法轮功学员钟国全遭迫害

2013年4月22日晚9时许,钟国全在北大营原机械厂的道路上,被北大营派出所的几个人强行拽到车上,绑架到北大营派出所。当晚11时许,社区书记贾朝霞和周密二人带领北大营派出所的魏玉成等人到钟国全家入室抢劫,抢走大法书41本及真相资料、优盘一个、手机一部等物品。

23日白天,牡丹江农垦管理局公安局的刘利等警察来到北大营派出所参与迫害。23日晚,钟国全被放回家。 25日上午9时许,北大营派出所打电话到钟家,让钟国全的妻子领他到派出所去,他们用车把钟国全拉到牡丹江农垦管理局公安局检查身体,结果查出钟国全患有严重的糖尿病综合症,然后就让钟国全的妻子领他回家了。

◇法轮功学员季洪波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季洪波在兴亚广场附近,被国保大队警察玉海颖绑架到公安国保大队迫害。

四、遭受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一)鸡西市洗脑班成立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分为鸡西市610洗脑班和密山市610洗脑班。为了达到对法轮功学员从肉体到精神上的深度迫害,鸡西610指使各县区610对所有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摸底,有计划、有预谋的大肆非法跟踪、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采用伪善、欺骗、折磨、打骂、恐吓、勒索、离间等手段,强制被绑架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打着“法制学校”的幌子,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

鸡西市政法委、610在鸡西市鸡冠区、城子河区、原鸡西劳教所院内、密山市四个不同的地点打着“法制教育学校”的幌子,先后共设立了四个洗脑班。

鸡西洗脑班

鸡西市“610”操控的洗脑班,位置在原鸡西劳教所院内,在火车站前一元钱乘30线公交车约20-30分钟,在黄房站点或终点下车,上到铁路线路就可以看到洗脑班,面对劳教所右侧的即是洗脑班楼。

以下是鸡西市“610”洗脑班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于金凤被鸡西市、虎林市“610”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九日,法轮功修炼者于金凤到单位领工资,返回时,搭乘一辆私人微型面包车,行驶到距虎林东铁道口大约二百米处,被虎林“610”指使的虎林公安局国保大队和红旗边防派出所三名警察将车拦住,强行将于金凤从面包车拉出,押到公安车上,之后,由虎林“610”指派车辆将于金凤非法押送到鸡西市“610”操控的洗脑班迫害(具体位置在鸡西市原劳教所院内)。

绑架于金凤的当天,虎林市 “610”、国保大队、红旗边防派出所都未出具任何法律手续,也未告知家人。

于金凤被送到鸡西“610”操控的洗脑班后,遭受了多种形式的迫害:头一天,鸡西市“610”头子王会学和洗脑班校长李立军用手打她的脸,两人把住她的手逼着写“三书”,不写就罚站,晚上不让睡觉。第二天晚上,一名石雪峰“610”人员用书本打于金凤的脸,逼写“三书”,她不写,他就把于金凤的两手铐一起,铐在床头上,坐不下,站不起来,半蹲着。过了几天,王会学和石雪峰把于金凤的两手铐一起吊起来。在洗脑班遭迫害期间,每天强迫看诬蔑法轮功、诬蔑师父的谎言。

在亲友与正义律师的努力营救下,于金凤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回到家中。

◇牡丹江铁路电务段王淑文被劫持至鸡西洗脑班

牡铁路电务段书记王如平、副书记刘壮、段长刁宪国、办公室高剑云,伙同铁路公安,绑架电务段法轮功学员王淑文到铁路职工培训学校洗脑班,两天后又绑架到铁路公安处。

11月2日早晨,电务段副段长李世巍与铁路公安送王淑文去鸡西洗脑班迫害。

(二)密山市政法委洗脑班:密山政法委向上级承诺在二零一三年“转化”十名法轮功学员,而黑龙江省政法委许诺完成转化指标后拨给二十万元的酬劳,即每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就会得到两万元,密山政法委在“政绩”驱使和利益的诱惑下,于二零一三年六月再度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密山市政法委洗脑班

密山市政法委洗脑班

密山洗脑班位置:黑龙江省密山市三合桥北,路东,平房。在房前的路边立着一块“莲花新城”的旧牌子。路东的“精品湖鱼饭庄”内成立洗脑班(谎称“法制学校”)。

以下是密山市“610”洗脑班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强行绑架姚铁梅到密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十点三十分左右,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姚铁梅正在上班,密山洗脑班的邪恶头目王晓萍带领四、五名警察来到姚铁梅的单位,王晓萍对姚铁梅说:“你去年在洗脑班没签字,后来让你去,你没去。今年还得找你去签字。”说完就强行把姚铁梅绑架到密山洗脑班迫害。

◇绑架法轮功学员小周子未遂

二零一三年七月的一天,密山洗脑班的几个恶人找到法轮功学员小周子家,让小周子跟他们到洗脑班去,小周子不去,在争执中小周子突然昏迷倒地。这几个恶人看小周子昏过去了,没有及时把小周子送医院治疗,而是扔下小周子不管她死活,开车走了。好心的邻居把小周子的丈夫找回来救治,小周子才脱离危险。周围的邻居都气愤地说;这帮人太坏了。

◇胁迫乡镇长、书记绑架法轮功学员 王云英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密山政法委副书记王奎秀给富源乡乡长刘成柱、书记王朴祥打电话,对他俩施加压力,让刘成柱和王朴祥必须把王云英动员到洗脑班。乡长和书记接到电话后,给王云英在乡里工作的亲属施加压力,让他必须把王云英弄来,否则大家都有麻烦,要是密山出面去抓那性质就变了,对王云英更没有好处。六月二十五日王云英被送到密山洗脑班迫害。

◇侯宝华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在密山火车站前的汽车站点向路人讲真相的侯宝华,被密山铁路派出所季静波等恶警非法绑架到牡丹江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八天,本应该在八月八日当天回到家中,却被密山政法委等恶人非法劫持到密山洗脑班继续迫害了十五天,至八月二十三日下午才回家。

◇串通大庆不法人员劫持冤狱期满的女教师魏珺洗脑迫害

大庆市第六十五中学教师魏珺,因坚持按“真善忍”修炼做好人,被大庆红岗区法院非法判刑,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五年,坚持信仰,没“转化”,冤狱期满当天,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七日,却被 “六一零”不法人员劫持到将近八百公里外的密山市洗脑班迫害。

魏珺和女儿
魏珺和女儿

密山市洗脑班非法“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恶毒,不法人员威逼魏珺签写“三书”,被魏珺拒绝后,就采用恐吓手段,拿出两个盒子对魏珺说:“你再不签字,就把你大开膛,把你的器官卖了”。随后折磨魏珺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在这期间魏珺遭受了毒打,上一周大挂的酷刑迫害。魏珺几次绝食反迫害,经医院检查发现魏珺体内有瘤,生命堪忧,家人朋友非常担忧。

现在魏珺已被转至鸡西市洗脑班(原鸡西劳教所院内新设立的洗脑班)。

◇“610”头子于晓峰强行绑架马秀芹到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中午十一点左右,法轮功学员马秀芹从外面回家,刚走到家门口,就被守候在家门口的密山“610”头子于晓峰,还有洗脑班保安张忠仁、恶警陈金雷,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女人,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

在洗脑班里,洗脑班头子王晓萍强迫马秀芹看一个叫“王志刚”的诬蔑大法、诬蔑李洪志师父的录像片,逼迫她写“三书”、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马秀芹被迫害的血压升高到160,咳嗽,整夜睡不着觉,吃不下饭,身体非常虚弱。

在这种情况下,马秀芹向“610”头子于晓峰要求回家治疗,于晓峰答应马秀芹每天晚上可以回家。可王晓萍却说:“你现在这个样子,不能让你回去,等你好了,才能让你回家,不然法轮功会说是我们给你迫害的”。就这样一直迫害了二十二天才让她回家。

◇八一农垦大学校医陈敏两次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

陈敏,40岁左右,八一农垦大学校医,家住密山双河农场。修炼法轮功前,身患多种疾病,尤其痔疮、心脏病严重。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

发真相资料,被劫持到哈尔滨戒毒所迫害。因其不放弃信仰,一直遭受严重迫害,使得陈敏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身体每况愈下,多次心脏病发作,休克,被迫吸氧。被哈尔滨戒毒所迫害21个月,(劳教1年半,加期三个月)2012年5月24日回家。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早六点半多钟,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在密山留守处的朱淑杰和大庆市八一农垦大学公安局的张玉清到法轮功学员陈敏家,让陈敏跟他们到公安局去一趟,陈敏不去,朱淑杰出去把杨殿国找来,强行把陈敏从家中绑架走,送到佳木斯市青龙山洗脑班迫害三个半月,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回到家中。

在洗脑班期间:陈敏抵制邪恶,他们就把陈敏铐在铁床上半个多月,放下来后,他们强迫陈敏在三书上签字。陈敏还是抵制邪恶的要求,他们又给陈敏戴上铁铐子把双手抻开铐在两边的床上,这种酷刑是让受害人站不起来也蹲不下,有的警察还坐在受害人的身上。

洗脑班恶徒们连续给陈敏上抻刑三次,铁铐子都勒进肉里去了,钻心地疼,大滴的汗珠从脸上往下淌,陈敏在酷刑的逼迫下,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三书”。

陈敏,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在密山火车站讲真相,被密山火车站派出所绑架到牡丹江迫害三十天,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回到密山。当日被牡丹江农垦分局农大社区伙同密山火车站派出所非法把其劫持到黑龙江农垦总局青龙山洗脑班迫害,已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回家。

◇项彬冤狱期满被劫持到青龙山洗脑班

项彬,居住在鸡西市恒山区大恒山矿工农委九组。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被恒山区法院枉判四年刑。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在佳木斯监狱冤狱期满,由当地“610”直接从监狱,一直将项彬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的。二零一三年七月四日,项彬从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洗脑班回到家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