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城孩子们的苦难(一)

被中共株连迫害的大连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七日】在中国大陆,有人只因信仰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就遭受非法关押及各种迫害,留下年幼的孩子每日期盼父母的归来。这场残酷的迫害,使很多天真烂漫的孩子失去了父母的照顾,有的成了孤儿,有的被寄养他家,有的被迫失去了上学的权利……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规定儿童享有四项基本权利:生存权 、发展权、受保护权、参与权;和三项基本原则: 十八岁原则;无歧视原则;儿童最大利益原则。作为“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缔约国的中国,中共当局不但没有遵守和兑现它的承诺,反而毫不手软地迫害幼小的孩子们,只因他们的父母或亲人是法轮功学员。在这里,中共的《未成年保护法》更是一纸空文。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明慧网发表了《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报告汇总统计了三千六百五十三个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结果显示,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的死亡案例遍布全国二百七十三个城市,辽宁省大连市位居全国城市前十恶。

仅明慧网报道大连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名有姓的就高达一百二十人左右,因中共的打压迫害使一些迫害信息无法获取,无法确认,没有统计在报告中。

十五年的迫害,成百上千的大连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劳教、开除公职,迫害殃及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迫害至少使一百二十名孩子失去了父母和亲人。由于中国大陆严重的信息封锁,本文列举的只是在网上收集的部份大连孩子们的苦难遭遇,随着更多迫害真相的曝光,我们将会不断完善和补充。

一、父母及亲属被迫害死的孩子

1、爸爸死的真惨,上老虎凳、电棍电,活活打死了反诬“自杀”

刘永来生前照片
刘永来生前照片

刘永来被迫害死的时候,孩子才十二岁。刘永来,男,六五年出生,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刘永来曾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六次。二零零一年三月,刘永来因发大法真相资料,被大连市中革派出所绑架并非法劳教三年。在大连市教养院乔威等狱警把刘永来扒光,八根电棍同时电击嘴、耳、脚心等部位长达几个小时,两个嘴角被警绳勒撕裂达5CM,身上被电棍所伤没有一处好肉,上老虎凳酷刑。

二零零一年七月六日晚,他被吊铐六个小时,腿被恶警打断,后脑被打塌陷,被活活打死。为掩盖罪行,教养院谎称刘永来跳楼“自杀”。

刘永来死后,他的妻子(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往马三家教养院。他的父亲、岳父在悲愤中离世。剩下十二岁的儿子无人照管。

2、晓东的爸爸被灌食盐、开水,七天没让睡觉

曹晓东照片
曹晓东照片
曹玉强生前照片
曹玉强生前照片
张金荣生前照片
张金荣生前照片

曹晓东,男,二零零四年十岁,徐大屯中心小学三年级学生。

曹晓东是大连普兰店市徐大屯镇山前村法轮功学员曹玉强的遗孤,在徐大屯中心小学三年级一班上学,班主任是谢教忠。父亲曹玉强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八日被迫害致死。母亲于喜玲也多次被非法关押,在被迫害期间与父亲曹玉强离婚。曹晓东一直由爷爷(曹洪玉,六十六岁)奶奶(张金荣,六十五岁)抚养。奶奶张金荣因修炼法轮功,长期遭邪恶迫害,加之儿子曹玉强于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受到巨大创伤,不幸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去世,曹晓东只好和六十六岁的爷爷曹洪玉相依为命。

曹玉强,普兰店市人,曾四次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关山子教养院、葫芦岛教养院。二零零三年一月被劫持至普兰店市看守所,恶警指使囚犯强行给他灌食盐和开水,超过七天七夜没让睡觉。恶警曲乃宪强行将其背铐在墙上八十天左右。曹玉强绝食九十五天,被折磨致生命垂危,回到家中。当时,他的体重只有八十多斤(原来一百六十斤左右),不能行走,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经医院检查为肺结核。由于身体严重受损,回家不到一年,曹玉强含冤离世。

3、赵飞被迫害致残后含冤离世,妻儿被逼疯

赵飞生前照片
赵飞生前照片

赵元,男,小学生,大连市法轮功学员赵飞的遗孤。赵元上小学时,父母就双双被绑架、抄家,受到惊吓。在学校被师生歧视,被同学辱骂殴打,心灵受到很大伤害。原本一个聪明好学的孩子,变得疯疯癫癫的。

父亲赵飞曾三次被非法劳教、六次被拘留洗脑迫害,电棍电击、暴力殴打,使他下肢瘫痪、再生障碍性贫血(血癌)。出狱时,赵飞奄奄一息,骨瘦如柴,全身到处可见电击的灼伤,流着脓血,尾骨处白骨暴露,溃烂处能容下一个核桃。二零一零年九月法院要非法审判他。他被迫拖着残疾身子流离失所,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六时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四岁。

母亲何春燕因为中共多次绑架、抄家、劳教,精神失常近十年时间,常年卧床不起。一个曾经幸福美满的家,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就是这样,中共人员还不断骚扰他们。

4、笑笑的爸爸生前疑被中共活摘器官

王娟冯刚夫妇
王娟冯刚夫妇

冯笑笑,男,十多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冯刚、王娟的孩子。

妈妈王娟,四十多岁,大学财经系毕业,受过妇联的表彰。在九九年底进京证实法后,被非法关押。回家后,因邪恶骚扰迫害,被迫带着笑笑流离失所。为抵制迫害王娟跳楼,腰部、脚脖子等处摔伤,笑笑因受牵连被大连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王娟因营救高蓉蓉被再次绑架。

爸爸冯刚,五十岁,原大连水产学院美术教师,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冯刚与妻子王娟,被大连国保、西岗区公安绑架,在大连看守所,警察野蛮灌食,食道被插破、化脓。冯刚八月十四日死亡,遗体未经家属同意被沙河口区公安分局解剖。冯刚生前疑被中共活摘器官。

5、小义轩的爸爸生前遭老虎凳酷刑,被打成内伤

陈勇生前照片
陈勇生前照片

陈义轩,男,法轮功学员陈勇的儿子,当年大连开发区东山小学五年级学生。他的父亲陈勇,三十七岁,原大连开发区农业银行职员。他的母亲叫李秋菊,三十四岁,临时工。

陈勇,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大连教养院被打得不省人事造成严重内伤。二零零一年下半年转到关山教养院进行迫害,陈勇受到老虎凳等酷刑折磨,于二零零二年一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儿子陈义轩年仅七岁,母亲正重病住院。陈义轩寄养在奶奶家。一旦母亲出嫁,他准备让奶奶送他到加拿大温哥华去找他姑妈。奶奶李明是退休教师,是法轮功学员。

陈勇生前身体健康,性格开朗,因坚修大法身心受益,在单位是公认的优秀员工,他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就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年纪轻轻,就被江氏流氓集团迫害致死,令人心寒。

6、妈妈被迫害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王岩生前照片
王岩生前照片

王岩,女,三十七岁,家住大连市西岗区石道街,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进京上访被抓,回家后被监控骚扰,被迫离家出走,流落在外,多次进京证实大法。

二零零一年四月被绑架,七月被劫持到马三家女二所(老所)一大队,因拒看抹黑法轮功的录像,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迫害,恶警不让她睡觉,她经常被隔离关押和关“小号”,恶警任红赞等人对其强行灌食,灌不明药物,致使她胃部经常不适,晚上无法入睡、害怕、以致后来精神失常。

二零零二年一月搬进后建的马三家劳教所时,王岩在二大队,精神早已失常,经常要自杀。任红赞对王岩的药物迫害是清楚的,经常派人看着她。在马三家被迫害精神失常的有数十人。

二零零三年九月,饱受迫害的王岩(已精神失常)被家人从马三家背回,十月一日王岩(自杀)含冤离世。儿子在小学四年级读书,小小的年龄,从此失去母爱。

7、妈妈死的时候,女儿才四岁

王艳生前照片
王艳生前照片

王艳,女,大连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八月八日晚,王艳讲真相时被甘井子街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大连市姚家看守所非法批捕。

王艳在看守所期间被迫害的血色素含量只剩三点二克(正常人为十二克),生命危险时,才匆忙将她推给家属。待家属将王艳送至医院时,她的血色素含量只剩一点七克,同时发现腹部有一个八厘米大的肿瘤,生命垂危。

即使这样,甘井子区检察院张鑫钊却灭绝人性,亲自到王艳家中对她恐吓威胁,致使王艳精神彻底崩溃,病情急速恶化,于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王艳父母双亡,留下一个年仅四岁的女儿。

8、六根电棍电、灌大量药物及啤酒,王哲浩离世时孩子才两岁

王哲浩生前照片
王哲浩生前照片

王哲浩,男,二十七岁,大学毕业后在大连一家化工设计院做电脑绘图员,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修真、善、忍使他变成公认的好人。从九九年至零四年被迫害致死这几年当中,王哲浩一直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六进六出,被劫持到辽宁四个劳教所迫害(大连、关山、本溪、葫芦岛),受尽各种酷刑。关押期间家人还被勒索“押金”、“罚款”等达一万三千多元。在本溪教养院被打得浑身是血,昏死过去。在葫芦岛教养院恶警用六根电棍电他后背,两肋电的全是水泡。插胃管灌入大量药物及啤酒,不让他睡觉。

长期的迫害使他的腹腔严重受损,尿路感染并伴有心律不齐、心动过速等症状,生命垂危,才同意保外就医。出来后一直不能正常小便,没多久就含冤离世。

王哲浩死时,孩子才两岁。

9、妈妈死的不明不白

迟玉莲被迫害死时她的儿子年仅十岁。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大连警察将迟玉莲,法轮功修炼者,从家中绑架。警察不顾她丈夫的抗议,强行给她戴上手铐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看守所。在被关押一周后,她突然去世。留下了伤心的丈夫和年仅十岁的孩子。警方没有对她的死做出任何解释,也不归还遗体。

迟玉莲为人忠厚老实、乐于助人、勤劳而又节俭、心灵手巧,大人孩子的衣服都是自己做的,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型的女人。就是这样一个健康能干的好人,只因炼了法轮功就被江泽民的帮凶抓去八天活活打死了,天理何在?人性何在?

10、家破人亡,孩子年幼无人照管,已辍学在家

大连甘井子山中村女法轮功学员孙旭东,两次被大连海茂派出所抓捕劳教,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迫害使其脚踝粉碎性骨折。丈夫姜德雷因长期身体不好,承受不了其妻三番两次被抓的惊吓打击,身心受到巨大伤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含冤去世。留下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无人照管,辍学在家。家属无奈,去马三家要人,教养院不让见人,海茂街派出所将家人强行接回。

在海茂派出所副所长王善刚用电棍电击孙旭东两个小时,孙旭东身体多处被电伤。

11、一个幸福的三代之家的破碎

迫害前,于佳慧一家三代幸福合影
迫害前,于佳慧一家三代幸福合影

于佳慧,一九九九年四月出生,她的爸爸于作家、妈妈周美华、舅舅、姨妈、姥姥都是法轮功学员。佳慧的爸爸、妈妈、舅舅多次被劳教,姨妈为了躲避迫害远离家乡,东渡日本。在巨大的压力下,一次车祸,使姥爷成了植物人,姥姥在悲愤中离世。

二零零二年,爸爸、妈妈被非法劳教的时候,小佳慧才三岁,天天喊:“姥姥,我要妈妈,我要爸爸。”二零零七年三月妈妈被秀越街派出所警察抓捕,这是妈妈第四次被非法抓捕劳教。舅舅带着佳慧到马三家教养院看妈妈,遭到恶警拒绝。舅舅周长旭因坚持信仰,警察用皮带抽他,捣他的肋骨,往头上倒尿、倒屎,用烟头烧他的大腿。

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三代之家,就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因为要向世人揭露当局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而被中共及其追随者迫害得支离破碎。小佳慧仍旧生活在没有亲人的环境中。她搞不懂为什么妈妈那样善良却被抓进监狱、爸爸、舅舅做好人却被迫害。

二、爸爸、妈妈被逼疯了的孩子

1、妈妈被大连甘井子区坏人迫害疯了

小玄玄写的亲笔信
小玄玄写的亲笔信
小玄玄全家福照片
小玄玄全家福照片

张静玄,小玄玄,男,七岁(二零零六年),大连市知远小学学生。他的爸爸张国宇、妈妈沈莲是中国网通集团大连分公司员工,夫妻俩是法轮功学员,九七年,张国宇在公司合理化建议中获得一等奖。沈莲在大连市的演讲比赛中获得优秀奖,演讲稿在辽宁《邮电报》发表。

二零零六年七月,张国宇被大连教养院发往本溪劳教所迫害,他被恶警刘绍实,郑涛,郭铁鹰上抻床抻了九天,经受了种种酷刑迫害。

他的妈妈沈莲被迫害致疯。吓得小玄玄不敢上学,不敢回家,不敢见妈妈,被收留在亲戚家中,整日哭泣。制造这一悲剧的是甘井子区国保的恶警宋玉龙、董仕国等所谓的“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卫士”们。

2、爸爸被大连矫治所迫害疯了

闫寿林、杨春梅夫妇都是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早晨,闫寿林、杨春梅被大连金州国保、登沙河派出所便衣警察绑架,准备去上学的儿子也被绑架。

闫寿林十三岁的儿子被家中突如其来的迫害吓坏了,当时直喊肚子疼,虽然孩子在绑架的当天被释放,可当他知道爸爸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大连矫治所,妈妈被关押在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时,极度悲伤,痛苦不堪。

孩子在登沙河一百二十三中学上初一,学校离家很远。父母被绑架,有学不能上,有家不能回。孩子离爷爷奶奶家三十多里路,两位老人也无法接送孩子上学。孩子非常思念和急切期盼爸爸、妈妈早日归来,接送他回家上学。

非法关押期间爸爸被大连矫治所迫害致精神失常。亲人到矫治所要人,矫治所不放,说必须当地派出所同意。爷爷到登沙河派出所要人,副所长伊小宇指示警察持枪威胁爷爷。孩子一次次的承受着大人都无法承受的巨大苦难,经常胃痛、做噩梦。

三、被中共迫害的小弟子

1、被迫害疯的小弟子

大连法轮功学员林萍的儿子,大连理工大学的学生,修炼大法(二零零五年)。

林萍,女,五十八岁,二零零零年为证实大法遭恶警绑架送沈阳马三家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七月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

林萍丈夫是个老实厚道的科研人员,不久退休,整天守着一个二十多岁疯疯癫癫的儿子。林萍的儿子也学大法,林萍第一次被抓时,学校以勒令退学相威胁逼她儿子写“保证书”,林萍的父亲为配合学校也来到她家撕孩子的大法书、撕师父像,打孩子嘴巴子。在妈妈第二次被抓、在学校和亲属的双重压力下,孩子的精神一下子崩溃了,见到和他妈妈年龄相仿的,就跪下来喊妈妈,求求妈妈快回家吧。多次送精神病院医治还是精神不正常,经常往外跑。

学校的老教授和领导都同情林萍,一个有正义感的领导还亲笔写信和打电话给马三家劳教所要求减期。可谁曾想,不长人心的马三家劳教所警察就是不放人。

2、十五岁的小弟子被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后,有一名十五岁的学生跟家人去北京证实法,被抓回,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大连市台山戒毒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集中营”。当天晚上被恶警威逼利诱,并当着小孩的面折磨他的亲人(母亲和外公)。这小孩非常刚强,队长连连逼问,他就说大法好,我受益了。后来怕其他学员听到声音;被关在屋内逼问。

3、大连艺术学校梅子、丽子

二零零零年,十一期间 ,大连市台山戒毒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集中营”非法关押了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大多数是进京上访被绑架的,也有一部份是在家里直接绑架的。那里每天打骂声、电棍“叭叭”的放电声、高音喇叭里诬蔑大法的声音从早到晚不停,一天十三、四个小时的罚坐。当时里面关押了四个小弟子,大连艺校三个女学生。一个叫梅子的十六岁,丽子十七岁,还有一个小姑娘也是十六岁,她们的老师也被绑架关押了。

4、鑫鑫的遭遇

为了纪念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的世界人权日,澳大利亚悉尼部份法轮功学员参加了澳洲纽省曼丽(MANLY)地区举办的人权游行和集会活动。来自大连市的法轮功学员鑫鑫在集会上讲述了她一家人在中国因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迫害的遭遇。

一九九七年,鑫鑫七岁的时候,每天早晨五点钟她就起床跟随父母去公园炼功,晚上和炼功点的叔叔阿姨们一起读《转法轮》,这是她一生感觉到最充实和幸福的时光。

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她的全家和许多法轮功学员一起到大连市政府上访,然而他们却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晚上十点多才被释放。二零零零年十月,她的父母因向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警察非法抓走。不炼功的舅舅赶来陪她,也被警察抓走,释放她舅舅的条件是要向警察交纳人民币一万元。随后,警察又到她的学校告诉她的老师及校长说鑫鑫炼法轮功,叫学校开除她。老师回答说:“鑫鑫是一个好孩子, 如果炼法轮功能让孩子都象她这么乖,那希望全班的学生都炼。”警察灰溜溜地走了。鑫鑫的老师把她带回自己家照顾。她的爸爸被送到洗脑班迫害,她的妈妈被非法劳教三年。从此鑫鑫在她老师的家里居住了两年半。

二零零六年,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曝光后,给她们这个本来就没有安全感的家庭又增加了一份恐惧。鑫鑫的父母为了她的安全,几经周折辗转将她送到澳洲来读书。

鑫鑫在集会上呼吁,请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帮助制止这场残酷的迫害。在中国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的酷刑折磨,甚至面临被活体摘取器官的境遇。这不仅是迫害人权,而是在摧毁人类的道德和良知。

四、被中共非法关押的孩子

1、恶警凶残绑架父母,儿子被迫自卫抵制

叶飞是大连法轮功学员叶树辉、李淑芬的儿子。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恶警绑架叶飞的父母。恶警朝叶飞的妈妈脸上狠狠抽打,用头套套头,把她塞到面包车座位下,反铐着双手。围观的群众见此情景都含着泪说:太残忍了,大热天,(警察)不是想把人活活闷死吗!晚八点,哈尔滨路派出所和金州中长派出所警察到家绑架叶飞的父亲叶树辉。

面对亲人被无理绑架殴打,及入室抢劫的警察,儿子叶飞(未修炼法轮功)进行自卫抵制。叶飞右眼眶和太阳穴被警察打青肿,小腿被划破了一条口子,叶树辉的腿被警察打瘸。厮打过程中,哈尔滨路派出所所长的手指头被叶飞咬伤,日光灯管打碎的碎片落下来,掉在一个警察的手腕上,将其手腕上的筋割断。

一家三口被绑架,家中一万多元现金,两台打印机,两台电脑被抢走,被非法关押在金州三里拘留所。警察扬言叶飞是袭警罪,要十万元才能放人。

2、世人安祥宇网上讲真相被绑架、抄家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晚七点左右,大连湾法轮功学员安秀家的儿子安祥宇在开发区某网吧上网发布大法好的信息时被绑架。约二十一点,警察和大连湾边防八、九人非法抄家。安秀家被迫流离失所,妻子史萍到大连湾派出所要人,警察百般刁难,逼问安秀家的下落,导致史萍心脏病发作,送到医院才把人放了。

几天后,警察用消防车云梯从三楼窗跳进屋里,把史萍绑架,随后把安祥宇拉回家,也不知在屋里做了些什么,又架走了,才让史萍回家。懂事的孩子被架到楼下时,见到邻居说:“告诉我妈放心,我挺好的。”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邪党迫害得妻离子散。

安祥宇并不是法轮功学员,在父母的熏陶下,非常认同大法,因此在网吧讲大法的真相时被绑架。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法官娄玉珍通知安祥宇家属,一月十三日下午一点非法开庭。

3、儿子正当自卫,被诬“袭警罪”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清晨六点多钟,法轮功学员罗金薇的儿子到楼下掏出钥匙正要开车门,被一群便衣绑架,儿子以为是抢劫的就正当自卫,他们声称自己是警察,然后又以“袭警罪”把人绑架到大连黄海路派出所。随后又到罗金玉、罗金薇的家门口蹲坑,此时,罗金薇看儿子还没回来,就想出去看一下,一开门,蹲坑的警察一窝蜂似的将罗金薇摁倒后拖进屋里绑架了罗金薇、罗金玉姐妹。又用胶带将罗金薇的嘴封上,将手缠上,随后洗劫了罗金玉的私有财产。

八月二十三日早十点,警察江锋等六人将大连法轮功女学员罗金薇、罗金玉等四人从大连看守所直接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罗金薇、肖桂兰体检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郝秋晶、罗金玉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三大队。十月,罗金玉左眼被马三家女子劳教迫害致失明。

五、同父母亲人一起绑架的孩子

1、爸爸一次次的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恶警劫持儿子非法抄家

曲滨
曲滨

我是曲滨的儿子,今年十三岁了。爸爸曲滨是法轮功学员,四十岁。妈妈周玉苹坐月子期间,爸爸被警察抓走劳教,在大连教养院爸爸曾遭受吊铐,电击脚心、腿弯、腋窝、脸颊、嘴、生殖器等,全身伤痕累累,奄奄一息抬回家中。爸爸身体还没养好,警察又要抓他,为了躲避再一次的抓捕,他离开妈妈和幼小的我。在大连监狱四年,爸爸被扒光衣服殴打、体罚虐待。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爸爸被抓后在看守所被迫害休克,瞳孔扩散,警察才让家人接走。回家后爸爸通过修炼法轮功使身体逐渐恢复,妈妈让他离开家躲一躲,他说他再不躲了,他觉得这些年欠妈妈和我太多,他要补偿这些损失,他在家里帮妈妈做饭,辅导我学习,一个破碎的家恢复了久违了的温馨,但是这时间也太短了。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爸爸又被非法批捕,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刚刚回家,八月三十日一大早,中山区国保大队曹迅兵等人又将爸爸绑架,并把我劫持到车上,抢走身上的钥匙进行非法抄家,抢走工资卡、现金、书籍等私人物品。家里已经是千疮百孔了。但是爸爸还是一次一次地被抓捕,一次一次地酷刑折磨,一次一次地生命垂危,妈妈和我一次一次的怕失去爸爸,我和妈妈就是在这种环境中度过的,期间的艰辛谁能理解,又有谁能知道呢?

2、平平在派出所被恶警泼冷水,扇耳光

平平妈妈王春彦
平平妈妈王春彦

于萍(平平),女,二十五岁,性格既文静又开朗,大学毕业。妈妈王春彦是大连康来国际货运公司的经理,修炼法轮大法,没多久,类风湿关节炎,心脏病不治而愈。中共迫害法轮功,妈妈多次被绑架迫害。

在高考的日子里,平平每天都受到警察的监视。上大学期间爸爸突然离世,妈妈被恶警绑架、非法判刑。平平的奶奶在痛失长子、没有了经济支柱、儿媳被抓的接二连三的打击下,瘫痪在床,爷爷得重病也去世了。平平无法接受这些残酷的事实,一个原本幸福的二十口大家庭瞬间倾塌了。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平平和妈妈被强行劫持到了秀月派出所:一个恶警往平平身上泼冷水,扇耳光,还有一个警察说:“我们就是共产党的暴力机器。”

当天,二姨王春荣、三姨王春英也被非法抓捕。妈妈被判五年,二姨判三年,三姨劳教两年三个月。关押期间,妈妈被迫害得一天之内昏死三次,口吐白沫,心跳、呼吸都停止了,身体极度虚弱,心脏机能衰弱,数次血压高于240,走路要扶墙,胸疼气短。仅仅因为妈妈拒绝放弃信仰,家属多次要求保外就医均遭监狱拒绝。

3、蓬蓬和姥姥被抓,他大声喊着:“蓬蓬不去派出所!蓬蓬要回家!”

 

蓬蓬是孙景欢、易鹭的儿子,六岁(二零零七年)。爸爸孙景欢是大学生,在单位负责财务。在蓬蓬出生前一个月爸爸被非法抓走了。蓬蓬问妈妈,“蓬蓬有没有爸爸?”妈妈就拿出爸爸的照片说,“蓬蓬,你有爸爸,爸爸是很能干很好的人,爸爸现在在很遥远的地方,不过很快蓬蓬就能见到爸爸了。”

蓬蓬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候
蓬蓬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候

蓬蓬三岁时,爸爸回来了!蓬蓬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后来蓬蓬一次次看着妈妈、爸爸被警察打着踢着抓走,吓得直哭。一次蓬蓬和姥姥被抓,他大声喊着:“蓬蓬不去派出所!蓬蓬要回家!”半夜妈妈才把蓬蓬接回家。从那之后,每当看到警察、警车蓬蓬就害怕。有很多事情蓬蓬还不懂,爸爸妈妈不是坏人,姥姥的病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他们没有做坏事,警察应该抓坏人呀,为什么要抓蓬蓬的亲人呢?

蓬蓬对爸爸说:“警察是坏人。姥姥说实话,为什么要抓她。”爸爸说,“蓬蓬,警察是听信了谎言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很多明白真相的警察就不再迫害了,还偷偷地保护法轮功学员。”爸爸还告诉蓬蓬:“不要恨抓姥姥的警察,修炼人要慈悲,因为干了坏事的人是要遭恶报的,他们是最可怜的。”

爸爸的话蓬蓬听懂了,爸爸妈妈心里不只有蓬蓬,他们做得没有错,他们是了不起的爸爸妈妈!蓬蓬的最大心愿就是:蓬蓬、爸爸、妈妈三个人能永远在一起,警察不要抓走蓬蓬的爸爸妈妈!

4、一家六口被绑架

大连法轮功学员张义君、王红的孩子,二零零六年九岁。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大连甘井子国保大队大队长宋玉龙和副大队长董仕国等一群恶警闯入张义君家,绑架了他们一家六口(张义君、王红夫妇、王红的哥哥王涛、父母以及九岁的孩子),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私人财产电脑三台等物品。王涛随后被送到环保宾馆洗脑迫害,张义君、王红夫妇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

5、还未出生就随妈妈被绑架的孩子

李德会,男,四十岁,他和妻子靠卖大桶水为生,生活刚刚好起来,买了个二手面包车送水,和亲戚经营一个刷车厂还不到一年。国保恶警毕可锋伙同派出所在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早晨绑架了李德会和他的妻子,并扣押他的车;他妻子因已怀孕五个多月,才于下午被放回;他的刷车厂也被迫无法经营。

六、被迫辍学的孩子

1、母亲的食管被恶警割开,儿子被北京师范大学开除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王殿刚,男,二零零零年是北京师范大学学生。王殿刚的父亲王有宝,母亲戚旭明都是法轮功学员,母亲是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一百二十三中学教师。母亲自九六年得法以来,处处以“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在哪里人们都说她是一个好人,可是在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天,乡政法委书记李文祥等邪恶之徒却将这样的好人、学生们爱戴的好老师,无故从家中抓走送到马三家教养院,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在马三家教养院因坚修大法,坚信师尊,不写保证书,被马三家的邪恶之徒残酷迫害,她用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据理抗争,恶警们把她的食管割开强行灌食,使她受尽非人的折磨。

父亲王有宝为了证实大法,毅然走上了进京上访之路,在大连被恶警抓回,在大连市金州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他们的孩子王殿刚无故被北京师范大学开除学籍,在家中无依无靠。

2、父亲遭非法劳教 女儿失去读大学的机会

于长顺,男,四十八岁,某工程材料公司大连分公司经理。他多次被关押在大连教养院,被折磨得瘫痪在床。户口和身份证被原籍派出所注销,妻子在派出所逼迫下与他离婚。

二零零六年八月,于长顺在开发区湾里乡做生意时,被湾里乡派出所绑架,没收所有产品、车辆。在大连教养院劳教两年,被关“小号”遭受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二零一一年六月,金州区中长派出所伙同国保又一次将其绑架送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于长顺被绑架后,他十八岁的大女儿高考被北京的重点大学录取,因父亲的被绑架无法支付四万元学费,被迫辍学。

于长顺获得自由还不到一年,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再次遭非法劳教,公司被迫停止运行,造成的经济损失很大。女儿也再一次因无力支付学费而失去读大学的机会。

3、张成义被非法劳教 孩子遭株连学校不要

张成义,男,四十三岁,大连某钢厂职工,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因为修炼大法被开除工职。全家三口流离失所在外四年。于二零零四年回到大连家中,被派出所监视,他的孩子不能上学,哪个学校也不要。

张成义在大连商场做临时工时,他在给别人讲真相送光盘时,被商场的摄像头录下,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五日被抓,法院在十一月十五日秘密非法判他两年劳教。张成义后来被送到医院,精神受到刺激,神情恍惚。邪恶之徒还向他的妻子勒索看病钱,被拒绝。因为人被抓时,还好好的,现在出现问题一定是坏人迫害的。邪恶之徒不让家人探视。

4、父亲被非法劳教,女儿被学校退回

法轮功学员宋利新和七十岁的母亲孔庆春及他读中学的女儿分别被大连湾镇大房身派出所杨业海等四警察绑架。恶警抢劫了孔庆春和宋利新每家各一台电脑、录音机一台、电熨斗和钥匙等及近万元现金。

孔庆春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放回家。宋利新被非法劳教两年,被单位大连湾小学开除,工资停发,他的女儿本应到大连市第八十中学读书,但在恶党株连恶政下,被八十中学退回原学校。

5、“让学生都骂你孩子,叫你孩子没法上学”

二零一零年七月初,瓦房店老虎屯镇石屯村村治保曲长波闯到张红艳家,逼迫张红艳写保证书。两天后,曲长波与石屯村支部书记曲长济、老虎屯镇综治办成员吴安强等五人,又闯到张红艳家继续恐吓:你要不签字,我们到你丈夫单位找厂领导,停止你丈夫工作,你什么时候签字了,什么时候让你丈夫上班。他们还更下流地威胁张红艳:我们到你孩子的学校,让学生都骂你孩子,叫你孩子没法上学。这帮中共芝麻官员先后闯到张红艳家骚扰四、五次。

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早晨,老虎屯镇综合治理办主任于广奎协同中共瓦房店政法委、“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瓦房店公安局政经保大队、老虎屯派出所等十多人乘两辆警车,到张红艳家,几个暴徒扭着只穿着背心、裤衩的张红艳胳膊、推上警车。当时有许多村民目睹了中共邪党的流氓暴行。

张红艳被劫持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外称“抚顺市关爱学校”),张红艳被迫害得神志不清,回家后,恶人继续骚扰她。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