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的患肾癌的哥哥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八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大法修炼中,大法的超常、师父的慈悲在我和亲朋好友中得到了充份的印证,下面举几个实例说明:

曾经病魔缠身的母亲如今还健在

去年在火车站等车时见到了分别有二十来年的一位老护士长张姐,她很惊讶:“啊!你一点没变,还那么年轻!”“你是张姐?”我迟疑了一下,认出她是我母亲在二十多年前经常住医院时一个很热心负责的护士长。她急切的问:“你母亲老病号还健在不?” “还健在。”我高兴的回答。我看她流露出疑惑,但又很关心的样子,就给他讲了母亲这些年的身体变化情况,当然作为大法弟子不能放过讲真相救人的机会。

母亲年轻时就体弱多病,二十多年前经常在我单位医院住院,期间有一个“老病号房”有六个床位,病号经常是出院又進来。母亲是病最多最重的一个。但在十年前这些病号相继都去世了,唯独八十七岁的老母亲生活自理,基本不用就医。这其中还有一段曲折的经历与我修炼大法有直接关系:

由于大法在九九年被江泽民邪恶集团诬陷,很多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法。二零零零年十月我经过反复思考也去了北京。回来后被单位“610”关押、并伙同派出所抄家。从那以后我不管在班上还是在家里都有人看着不让我学法炼功。特别是母亲,虽然我的事家人一直瞒着她,但她从外人议论中也了解到一些情况,因而老病复发还添了一个连哭带闹的病。最严重的一回是在零二年冬天,我又跟家人要被他们藏起来的大法书。母亲知道了血压增高到二百多,家人很着急,请医生输液总算降下来了,可是又被另外空间邪的东西所控制。一天,她不穿衣服乱闹,还骑在我身上,说话变的象男人的声音“我压死你,你还炼我给你报派出所!”还说脏话骂我。我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但心里明白这绝不是我母亲所为。她说话声音一贯细微,而且从我长这么大没听过她骂过一句脏话,这怎么可能是她骂的呢?姐姐急的说:“你让妈多活几天吧,别炼了!这多吓人呢!”我挣扎起来,看着母亲,目光严肃但心情很平静对另外空间邪恶的生命用无声的思维说:“你不就想让我放弃大法修炼吗?我偏要炼,你们这一套对我没用,赶快收起来。”这时母亲累了,又象困了,躺那不出声了。

在我的精心照看下,妈妈稳定些了,我就语重心长的跟她说:“妈您看我忙着上班,可天天搭对您,睡觉很少却不感冒。这都是修大法带来的好处。江鬼因妒忌而迫害,610的人为了钱权昧着良心跟着诬蔑法轮功。我们家一贯都不是跟着权势跑、不分善恶的人家,这会儿您是咋了!”说到这我哭了,母亲也哭了,她有些激动的说:“其实李老师教的都是好事,只是你炼,我怕派出所抓你,工作没了,当街的人都议论咱们家,我嫌寒碜。”我说:“真修大法的人是有福份的,不会损失什么。妈,你不要被眼下恶党一时的疯狂所迷惑,历次运动不都是这样的吗?到后来怎样?炼法轮功的不但不寒碜还应该感到荣耀,因为我们在恶劣情况下敢说真话,坚持的是真理,最后一定受到全世界人们的承认和赞扬。您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保住您的良知善念,我们师父会保护您的。心态好点多活几十年等到大法在人间再现辉煌的那一天。你给我书,我照着好好修炼,连我死去的爷爷都会为有这样的孙女而骄傲。别人都会高看您,您就等着吧!”说到这儿母亲笑了,但带有几分悲伤的说:“唉!不管你了,炼你自己的,少跟别人掺连。”就这样我又获得了大法书,那个悲喜交加的心情无法言表,从此以后在大法中精進实修。也许我说的话在她心里扎了根,母亲十几前年那些病一直没犯,身体很好,一切都很顺当。

前年秋天,我在外地女儿家看外孙。弟弟打来电话说:“妈住院了,医生检查说是肺癌。”我放下电话简单收拾一下就到医院看望母亲。一進“老病号房”看到母亲眼睛微闭,抬头纹几乎全开,病的很严重的样子。又听守在床边的姐姐说:“妈三天没睡觉了,也吃不進东西,今天跟她说你要回来了,还真吃了几口小米稀粥。”我趴在母亲嘴边,听她微弱的声音说:“这回真够呛了,不好过呀!”我很平静的安慰母亲:“没事。”但心里也是没底的。母亲体重不过八十斤抵抗力很弱,以前有个传染病她都抵挡不过,她不修炼,生老病死是规律,只知道大法好,师父好,大法给她在世间十多年的福份也不低了,还能再有什么奢望呢!但是无论怎样在这有可能是母亲的最后时刻,作为大法徒我应该给她最好的祝福。我说:“您从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管你走到哪里都别忘了这两句话。您说‘我闺女是修炼大法的,我也知道大法好’,这样谁也不会难为您。”母亲点头说知道了。“嗯,那您就念着睡吧。”我看她嘴在念,没睡觉,就把mp3调到大法音乐“普度”上,把耳塞塞到她耳朵里给她听。不一会儿母亲睡着了,睡的很沉、很踏实,还打起呼噜来了,从下午一直睡到第二天医生查病房还没完全醒。

我跟医生说我妈睡着了。医生说:“是睡着了?不是昏迷呀?”因为之前医生已告诉我母亲不行了,得有思想准备。说话间母亲醒了,说:“自己好了。”我看母亲脸上有些红润,脑门一道道白印不见了。医生量了血压,拿着听诊器前胸后背的听了一阵,小声说了一句:“都好了?”然后迷惑的出去了。

我知道师父又救了母亲,深深被师父的洪大慈悲所感动。昨天和今天,母亲判若两人,很可能母亲已到寿,但我曾对她许愿,让她健康的活着,要等到大法正过来时看那时的盛况。当时我只是安慰母亲的一句话吧!师父却慈悲的帮我实现着。我也知道母亲对大法的态度越来越好,现在默默的支持我修炼大法,这一点也是很重要的。

这时全病房的人都很惊讶,问我给母亲听的是什么,给他们听听行不行?我说我是修炼大法的,我给我妈听的是大法的音乐“普度”。普度的内涵很深,我个人理解有普度众生的意思。也还有大法弟子的歌曲,听了都会对人有益的。因为大家都想听,我就把mp3拨到了外放,全病房的人都听着,不时的有人议论说:“法轮功还有这么好听的音乐,真不知道,天天听听多好,可以借来录……”我顺便给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第二天早晨医生说:老太太可以出院了!

讲到这,张姐说:“法轮功真是太好了!离着近时我也跟你炼。她说她现在是“三高”,并主动让我给她做了三退,还让我给他儿子、儿媳也退了。我说:得本人同意,你回去找当地的大法弟子吧。她执意的跑到带小孩玩的儿子、儿媳前,指了一下我,又说了点什么,他们冲我笑了笑。张姐又跑回说:都同意了。我给了她一个真相护身符,她双手接过连说谢谢!这时候喇叭广播检票了,张姐笑盈盈的走了。

大法救了患肾癌的哥哥

我嫂子前几年不知练的什么功,还花重金请来一堆“菩萨”。这些年长瘤做了好几次手术也就顾不上练了。去年同期,哥哥又得了肾癌,做了手术摘除了一个肾。一个月后化验医生说已扩散到骨头多处,伤口处也不少感染。用好药最多挺八个月。嫂子听了在医院就哭昏过去了。

我知道消息后去看望,哥哥躺在床上一会就挣扎着起来,说是输了防癌扩散的药。看着哥哥很痛苦的样子,心生怜悯之心,做常人多苦哇!感激师父的慈悲苦度。嫂子也瘦了许多,哭着跟我说:“你们家修大法,大法保护你们都没病,你帮我求求你们师父也救救你哥吧!”

哥嫂已退了党,但是多年党文化的影响,他们对大法的超常总不认可。我说:只要发自内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信师信法,对你们一定有好处。嫂子说:“我信。你教我们炼炼动作吧。”我就教给他们第一套功法,然后我告诉他们学法的重要性,给大哥带上了大法真相护身符。

下一个星期,我又去看大哥,嫂子高兴的说:你哥说不怎么疼了,好多了,我看哥哥坐在沙发上挺精神。我高兴的问哥哥:你念“法轮大法好”了吗?他说常念,我带去播放机给他们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哥哥听得很认真,还知道敬师敬法。一次在放师父的讲法时,嫂子问这问那的,我就回答她,他把播放机关上了,我说怎么不听了?哥说:“你们尽说话对师父不尊敬。”我们都挺不好意思的说:“不说了,不说了!”他又开开了。

过了一些日子,嫂子让大哥自己查体去,回来把化验单给嫂子看。嫂子一看目瞪口呆,半天只张嘴没有声,最后说:一切正常。我说这是师父救了大哥,大哥激动的喊:“法轮大法好!谢谢李老师!”嫂子疑惑的说:“是不是我没跟着你,大夫给你弄个假的?”大哥说:“不会的,他们知道我自己知道得的什么病。”为了印证,嫂子拿起电话给检查病的大夫打了电话,大夫说是他本人的化验单,他是好了,伤口处的小瘤子都没了。嫂子激动的连连说:“谢谢大法!谢谢李老师! 大法才是救命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