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配合协调中整体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我原居住在A市,几年前因接了B市的一份工作,从此每个月我都有机会来往于A和B两个城市之间。我悟到这是师父的安排,一定有我要在那里做好救人的责任。后来B市协调的同修对我说:我求过师父给我们派来一个同修吧,你就是师父派来的。

我一边工作,一边配合协调同修,共同在师尊的看护下,协调全市同修做好三件事,在救度众生中整体升华。在这里和同修分享我们正法修炼中的点滴体会。有不当之处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明晰法理 救人为本

我的居住地A市的同修,正法修炼起步早,在很多救人的项目中,同修都能主动配合,实修中走出自己修炼的路。我工作所在地B市的同修也想做好,协调同修经常和全市各片的协调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但是能谈出修炼体会的同修还是不多。虽然我们也和同修交流过正法修炼的法理,可一说到实际问题时,就又局限在个人修炼的认识上了。

一次,明慧网上发表一篇同修的文章《体悟正法修炼》,平时想交流但又说不太好的法理,同修在这篇文章中都说的非常好。我就把这篇文章推荐给同修,在全市范围内交流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在实修中的实质区别。为了对同修负责,我在交流之前打好草稿,一个认识、一个例子的和同修交流。大家也都来参与切磋交流。很多同修明白了正法修炼看问题的基点一定站在正法上,我们是肩负着救度众生的重大使命的,是要达到新宇宙生命的标准、是为他的境界为标准的生命、是助师正法来的,是在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考验中救度众生。个人修炼只是局限个人的圆满,是旧宇宙为私的标准。旧势力在个人修炼的不足中,制造所谓的考验大法弟子不断進行干扰迫害,正法修炼的法理认识不清,就会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有个同修在单位上班时,去拿临近单位的煤,因两个单位关系挺好,就没有打招呼,回来的路上被树枝抽到了眼球,疼痛难忍。当时同修向内找,不和人家打招呼拿人家东西是不对的,所以树枝才抽了眼睛。当他学《转法轮》<失与得>一节时,从中悟到:在正法修炼的过程,一切不正的因素是大法弟子在法中归正的,邪恶不配考验。同修立即发正念解体邪恶因素,眼睛立刻就不疼了。当时他第一念是在个人修炼中认识这件事,无形中接受了迫害。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那就是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迫害,发正念解体它,走师父安排的路才顺利。

同修们对正法修炼的认识提高了。我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断找到自己的执着,担心怕别人理解不了说自己,爱面子心,有急心,还有怕被同修误解的怕心。

一次,我回到A市,听同修们说要在更大范围内配合一件揭露迫害、征签救人的事。回到B市和同修交流,当时同修都没有什么想法。几天后我又回到A市,和同修们走上街头,向世人讲同修被邪党迫害致死的真相,请他们在道义上给予帮助。有的人听明白后都给签了字、按上红手印给予声援;有的还签上“向有关部门上告”的字样,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再按上手印。当B市的同修看到新唐人播出此消息后,觉的我们也应该参与征签。这时我就又配合协调同修在同修中专题交流了这件事,我把自己的体会和所见、所闻和同修交流,同修们也陆续参与。但是在征签过程中,有的找同修签字,有的在已经明白真相的人群中征签。面对同修的各种认识,我们又在一起交流了正法修炼的基点不是为了完成任务、不是为了追求数量,而是真正要把人救了。

为了更好的做三件事,我把A、B两地同修几次协调到一起互相交流切磋,在理性上升华,比学比修。每一次我们都有收获,我很珍惜师父给我的修炼环境,我和同修们法理也越来越清晰。

二、整体协调 整体升华

一次,邻近城市某小镇的一同修E来找我们,说当地一个同修被绑架,求助我们帮助营救。因为她所在的县城只找到两个能出来的同修,她们市里的同修能联系上的也说状态还不行,帮不了。同修E很恳切的希望我们去一趟和她们的几个同修交流一下。

我悟到是师父看到我们近期在整体配合上做的好一些了,再一次给我们安排了整体配合救人的机会。我和协调同修说了我的想法,他也悟到同修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救度众生是不分地域的。于是我和协调同修一行几人驱车两个多小时赶某小镇,在场的三个同修见到我们这些素不相识的同修时非常高兴,也许是为我们在兑现久远史前约定吧,激动的一直在流着眼泪。感谢师父给我们一起配合的机会,当天大家配合去找相关人等讲真相。

后来我们又帮助联系上了当地市里的同修,共同交流了怎样在这个小镇救人的想法。同修E得法刚刚三年的时间,以前和她一起的同修被绑架,现在她独自一人还有点不知所措,见到各地同修都能不分地域无私的互相帮助,很有感触,她最大的收获是在法理上升华了,知道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去救人了。

同修E几次找到被绑架同修的家属讲真相,启悟她们的正义良知去帮助难中的亲人,她还找到被绑架同修的单位领导讲真相,又到绑架同修的部门讲真相,还在一次次找出不来的同修,过程中同修遇到问题时就多学法,还几次来B市和我们交流她遇到的问题。

同修E还和我市同修一起配合到A市接冤狱到期的同修回家。同修们做的堂堂正正,那个场面使她热泪盈眶,同时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更加坚定要走好修炼救人的路。

不久,我们帮助小镇被绑架的同修聘请了北京正义律师,当地市、县、镇以及B市四地同修配合,引领律师走法律程序时,律师的正气很强。小小的镇里来了北京的律师为法轮功说理,这还是第一次,大大的震慑了邪恶。小镇的这个同修为了救度那一方众生,营救同修,在整体配合下承担起了自己的责任。

三、整体配合 唱好主角

B市的一个同修冤狱到期,同修在一起交流,不许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有关部门的众生参与犯罪继续迫害同修,我们要把同修接回来。协调同修协调了这件事,全市同修配合正念解体毒害众生的邪恶因素,三十多名同修提前一天到达A市,去监狱近距离发正念接同修回家。

到达A市那天,A、B两地同修分成三个小组交流了怎样更好的配合,形成整体,解体黑窝,清除操控众生对大法犯罪的邪恶因素,让更多众生得救。B市去的同修,有的不太愿意配合整体,当配合一件事的时候总有自己的想法。正好在这个交流组上,同修谈的体会多是怎样配合好的修炼实例,很感人,我想一定是师父的安排。

一个同修交流了几年前她丈夫同修出狱时,是学法小组的几个同修配合去到监狱发正念,讲真相,接同修回来。经过几年的实修过程,大家明白了邪恶黑窝不应该存在,它的存在是干扰大法弟子救人,迫害的是大法弟子,毁灭的是众生。每当有同修出狱时,不管是哪个地区的,都有来自不同地方的同修配合到黑窝监狱发正念、解体黑窝里的邪恶因素,同时接回同修。

有一个曾经被该监狱迫害过的同修,交流了他看到一个十年冤狱到期的同修,被当地的邪恶又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而违心“转化”了很痛心,从此他就主动关注被关押的同修,有出狱的同修就亲自来接。他没有怕那里的狱警认出他,正念配合整体,解体邪恶因素。狱里的同修也经常接到外边同修传進去的大法书和交流信,他们的正念也越来越强,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和指使。

经过交流,B市同修悟到:虽然B市离监狱远,但是解体黑窝也有我们的责任,我们是个整体,同修的事也是我们的事,以后有需要整体配合的事我们要参与配合做好。

第二天,很多地方的同修陆续来到监狱门前,出狱同修的妻子也来接丈夫,但是她看到来了这么多人有些害怕,她让同修都离开,说她自己能接,不需要同修参与,否则她马上就离开。同修只好退到一边。几百个同修,有的静静的发正念,有的和值班警察讲真相,时间过了很久,狱方还不放同修出来。

我见此情景知道是依赖常人被邪恶因素钻空子了,就找到协调同修進行了暂短的交流,大家意识到,怕出意外而依了同修妻子的要求,这种怕和依赖常人的心必须去掉,一丝不正的念头都不能有,这个主角必需大法弟子来唱。于是协调同修再次找到同修妻子,关心的问她:嫂子,还差啥?这时她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不象刚才谁来问她,她都对警察说:我不认识!这次她对同修点点头,没有了先前的怕,当警察问同修是谁的时候,她说是亲属。

我和另一同修到监狱西门监区去问究竟,就在这时,事态出现转变,迎面见到同修和狱警从西门向东门走来。我们的认识在法上归正后,同修出来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当我们长长的大法弟子的队伍走向东门,那几个狱警看到这象游行的壮观场面,都很感慨的说:这好象是国家领导人来了。我们正悟到:这是攥成拳头形成整体的力量!大法弟子唱好主角,师父给我们的是最好的。

四、主动配合 解体黑窝

参与了去监狱整体配合解体黑窝并接被迫害同修出狱的同修,回来后都深有感悟,过去交流时经常是谁都不吱声,好象没什么可说的。这次大家交流体会时都主动争着谈自己的感想和体悟。同修们悟到:另外空间邪恶因素解体的越多,操控众生的因素越少,救的人才会更多,黑窝必须解体。

不久,又有俩同修冤狱到期,B市的同修这次还要去配合接同修,同时近距离发正念解体黑窝。我和几个同修提前一天到了A市,有消息说,上次大法弟子的配合使邪恶十分害怕,这次要在早上五点放人。其中一个出狱同修居住地的“610”,还企图把他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我把这个消息通知B市同修,并建议他们时间太早,没有车就不用来了。结果当第二天早上五点前,B市的同修就提前赶到了,他们是下半夜开车来的。

天还没亮,各地的同修陆续赶来了,直到七点过后,俩个同修才相继出来。十二岁的小同修为出狱的同修献上了鲜花,还一个外地小同修放了鞭炮,当时听到鞭炮声,同修们从四周向监狱的西门聚集。以往监狱放人都是从西门出来再走到东门的,这次邪恶直接在西门放人,是想把同修劫持走。狱警听到鞭炮声很害怕,就把放鞭炮的小同修拽進里面的大厅,一个同修跟進去把小同修救了出来。警察说:人还没出来呢就放鞭炮,我看你们是不想让他出来了!几个同修见状上前和警察讲真相。

出狱同修居住地的恶人出动了几台车,停在门前企图劫持出狱同修,我们的车停在旁边,出狱的同修不配合当地恶人,向我们这边跑来,好象是知道这台车就是接他的,我和另一个同修马上下车倒出地方,等同修上车后,快速离开监狱。同时几十个同修把恶警坏人车团团围住,不让车动,同修们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直到出狱同修的车走出很远。那一刻,正与邪的较量在苍宇中成为定格!

在一次次整体配合解体邪恶、挽救世人的过程中,过去不出来的同修也陆续走了出来,开始都是协调的同修带着,还要准备好车。现在大家不依赖协调的同修,能自己主动参与了,每次的配合回来都交流体会,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我们的整体在不断的升华。

五、向内找 坚定实修

在一次省城的邪恶对一县城的多名同修非法庭审迫害时,同修们悟到那是全省同修都有的责任,就去配合近距离发正念。去的路上邪恶干扰很大,几个司机同修都发困,当时我坐的车为了赶上前面的同修,速度非常快。在司机同修发困眨眼的一瞬间,车急速的冲向高速公路的防护栏,防护栏正好是个端头,那个端头的尖头不偏不倚正好穿進车脸,车当时就报废了。路过的行人都自发来救援,他们见到车状,又看到一车同修没有生命危险,都为之赞叹称奇。

我的伤最重,但第二天就能正常上班了。我对着师父的法像流着泪说:师父,邪恶是来取命的,是您保护了全车弟子的命,我们绝不承认邪恶的安排,我会找到不足在法中归正,更要精進不停。

听到车祸的消息后,很多同修都主动交流,向内找,有的同修说自己什么事都愿意听协调同修的,依赖协调同修;有个同修找到崇拜协调同修的心,那天看到协调同修坐在这辆车里,她想我也上这台车;也有的同修说:出事了吧,向内找吧。

听到后者的反馈,我没有抱怨同修,因为师父讲过:“你们是同门弟子,大家都在为宇宙正法在尽心尽力,所以互相之间要配合好,不要过份的用常人心来看待问题,互相之间带着常人心产生一些不应该发生的矛盾与争论。这些事情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2]。而我在配合的过程中,一定有不足的地方。

我回忆过去和同修在一起的一幕幕,那时我刚刚来到B市,除了工作我每天到小组学法,讲真相救人做的很好。后来同修希望我能配合协调同修,令整体升华上来,我想整体升华是圆容师父所要的,那我就去做。从那以后我经常配合协调同修与各片同修在法理上交流,把自己见到同修做的好的讲给同修,还经常找到A市的同修和B市同修共同交流,给A市的同修也不知添了多少麻烦……

我向内找到,在协调过程中,不只要协调同修做事,更要重视协调同修集体学法,实修很主要,不能怕同修做不好,要放开手,让同修们走自己的路。在协调中不能只偏重整体配合做同一件事,还有面对面讲真相、发神韵光碟、发真相材料、写、发真相信、贴真相粘帖等等,哪一个项目都要协调好,因为同修的修炼路各有不同。

我还找到与一个同修在一起积压很久的执着,在几次交流中向内找,我都没想到这件事应该是我有漏,因为我一直认为那个同修停留在个人修炼状态,她在法理的认识上还没走進大法。而且她做事情不拘小节……一年来,我始终感到我在宽容她,否则早就辞掉她的工作了,当听到同修说我们之间有间隔的时候,我觉的那是邪恶利用她的执着想让我离开这个整体。

那天正巧和县里同修交流,面对二十余名同修,有同修严厉的对我说:在这个问题上你没修!我发自内心的向内找,找到了自己一直在盯着她法理不清,看到的是她的不足,她对法理不正悟的时候,我更是恨铁不成钢,有怨心;她听不懂交流的法理时,我就心急,没了善意的语气。

师父说:“可是你们在修炼过程中修的自己越来越善,善到想问题都在为别人着想,修成一个无私的生命。修也是你自己给你自己修,你修炼圆满了,同时你又修成了一个为别人着想、能为别人付出的这么一个伟大的生命。”[3]

为什么我能遇到这样的事情,那是我需要升华的机会,一次次我都没有把握自己,没修自己,没有为别人着想。我认为她是九九年前得法的,她必须做好,没有考虑她有八年脱离法的时间,应该象对常人讲真相那样,一点一点从真相讲起。我要善到想问题都在为别人着想,我们就一定能共同提高上来。

现在我回过头来再看自己,认识到:那是师父要把大法弟子度成能为别人付出的一个伟大的生命的过程,我却一次次让同修去修了,错过了师父安排的许多修炼机缘。我没及时认识到这是不符合法的。我虽然在法理上比她清,但我不向内找这种心态更不符合大法。实修不能体现在对方修的好我就向内找,对方不在法上我就不按修炼标准修,我终于认清了自己根本的执着是——自我,这是旧势力抓住迫害我的把柄,不以法为师,危险至极啊。

我还悟到:师父法中讲的韩信受辱于胯下的故事,韩信并没去看那个地痞无赖的对和错,而是不动心,当他受辱于胯下时还能坦然对待。我呢,一直都觉的她不在法上,我是为了帮她,其实已经很在乎对方的表现了,不仅心被带动了,而且也伤害了对方,形成了间隔。当我找到这个长期认识不到的执着时,师父把那个执着的物质给我拿掉了,心里象敞开了一扇大门一下子亮堂了。同修说:是那里的众生得救了。

这个同修离开大法的日子里,协调同修不辞辛苦一遍遍慈悲的找她,当她能从新修炼时,协调同修把她送到我的身边。我没悟到是师父给了她一次走回大法中的机会,也是给我扩大容量升华的机会。而我真是辜负了师父对我的期望!也对不起对我十分信任的协调同修啊。

过去的几年里,我在和同修交流的时候像是指导别人修炼,而自己在这个问题上却没修,不想找自己,还是怕别人说自己。法理虽清,可没修自己,同修说我们到处交流乱法,说的怎么不对?那种强势的物质在自己的空间场中存着,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哪有偶然的事呢?

这次干扰是旧势力安排的,是师父不承认的,大法弟子也不承认。师父讲法中让我们配合好才能多救人,邪恶害怕形成整体,总是抓住个人修炼的不足下手迫害,我们必须先修好自己,不断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邪恶才没有空子可钻,邪恶安排的捣乱被师父给变成了好事。我体会到:整体要配合做好救人的事,必须要放下自我,这个修炼过程是要付出辛苦的,是要宽容同修的,时时要用正念看问题,才能否定干扰,向内找修去不足才会配合的更好。

师父的正法進程突飞猛進,法对我们的要求更高了,时间也更加紧迫,每一次机会不会再有,我们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一定会配合的更好,多救人!

向同修们合十,感谢在困境中对我的帮助!
跪拜谢师恩!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