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属:与大法弟子一起解体邪恶的艰辛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的家属,这段时间我很荣幸的参与和见证了和大法弟子一起解体邪恶的艰辛。“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这是我给媳妇信中的一句话。真的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站出来,伸出正义的双手,让我们一起迎接美好的明天。

就从二零一三年的冬天说起吧!雪下的特别大,路很难走,为了解体洗脑班,我开车带着大法弟子与律师。晚上和律师一起吃饭的时候,大家介绍我是一个大法弟子的家属,律师看着我很礼貌的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后来大家说这一年多的时间,解体劳教所的过程中我付出了很多。我说真正让我感动的是大法弟子,为了营救被迫害的那些大法弟子,不顾自己的安危,这是最让我感动的!我的家人在被迫害的时候,大法弟子们无私的付出,让我感动,我才会站出来,想为大家做点什么。我和律师说,今天能为你们做点什么我真的很荣幸,也就是你们这些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让我们这些家属看到了希望。

这时一个律师亲切的喊了我一声“兄弟”,他说如果全国能有更多的象我一样的人,都能站出来,那人权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说这一切来得太不容易了。还记得当时我的家人被迫害,大法弟子陪着我去要人的时候,有个大法弟子对我说:“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将来你会感到荣耀,那也是你自己的威德。”我当时心里说,快拉倒吧,我都什么样了,你可别忽悠我了!现在看说对了,当讲起那段经历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很骄傲,很荣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国外的媒体给律师打来电话,采访律师对中国人权的看法,律师说你没接触过上访的那些人,就不知道所谓人权的渺小,你没接触过法轮功的案子,你就不知道(中国)人权的卑微和共产党的卑鄙。

没过几天,我开车带着几个大法弟子去别的城市。早上走的很早,因为我不是修炼人,所以把他们送到了以后我就去商场逛逛。吃完午饭非常的困,就躺在车里想睡一会,为了节省费用,根本舍不得把车打着火,给自己取暖用,外边的温度零下二十多度,冻得我根本没法睡着,后来就找了一个小饭馆坐了一会,坐那里困的我直点头还不敢睡,生怕漏掉了电话。回来的路上有个姐姐说:“太累了,我有点觉得不知道该怎么配合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好了。”我马上就说,你呀,你快长点心吧!你上哪里找象我这么好的搭档啊,我这一天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鬼还晚,你说早点走呢,我就早点,你说晚点回,我就晚点回,你说今天回不去,我还得自己安排吃住的地方,这一年来,我没有一句埋怨的话,我还尽量替你去分担些我力所能及的,我也不要你一分钱的工资,要是罚款我还得自己拿,你看看你周围的人,谁有这样的待遇,有哪个常人象我一样配合你,你还觉得难了。下车的时候,我又笑着说了一遍。

其实每次出去都特别的辛苦,最难熬的是困,多数的时候都是凌晨就开始出发,每次我都提前一个小时出来,看看车里有没有喝的水,有没有车辆的故障,出发前都要把车擦干净,晚上到家的时候多数都是半夜了。我不但要开车,我还要观察着有没有车辆的跟踪,还要注意路面的安全,还要想着路怎么走合适,还要注意车辆的安全,就连每次路过服务区都要问一下有没有去卫生间的,每次等我把大家都送回家了,我才能松一口气,回到家里累得连脸都顾不上洗,躺下就睡着了。

新年前一天的下午,天下起了小雪,我不停的向窗外望着,因为下雪高速公路就会封道,那样会耽误事的,我就临时决定连夜出发,一路上下着小雪,有的地方一刮风什么都看不见了。大货车在前边走的时候,带起的雪花,什么也看不见,到目的地已经是凌晨两点了,赶紧的躺下睡一会,早上起来又开始了新的一年,新的一天的忙碌。

第三天的早上又要去一个不是太远的地方,但是谁都没有去过,大家说好了一起走,我还特意的早点出发,一路上联系着大家,说好地点,说好路线,我在车队的最前边。这时我还要去接一个外地的车,说是就在附近,我转了好大一圈,接了一个电话说此车就在我的后边,可以出发了,我就开始往目的地走,半小时以后,我又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我还在那等你呢,你也没来啊,我说你不是跟上我了吗,他说没有啊。不管我急成什么样,拿起电话还要给那个落下的车辆指路,态度还是很温和。也有大法弟子说,怎么就是依赖着你呢,车里有导航仪就可以找到路啊,我说:什么也别说了,还是怨我,没再打电话确认一下,等我们一起到了地方以后,我下车跑过去,和对方说,真的对不起了,由于我的原因把你们落下了,那个时候觉得虽然彼此都不相识,但是大家在一起的那种力量是无法阻挡的。

下午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晚饭的时候好多我叫不出名字的大法弟子都能叫出我的名字,对我嘘寒问暖,都说我最辛苦还要往回返,路上一定精神点,那份朴实的问候真的很温暖,让我感到很充实,那一刻所有的疲惫,所有的困倦都烟消云散,心里暖暖的,那一刻觉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很值得……

就在开始往回返将要出发的时候,我得知一起来的一个车出了毛病,对方说你们先走吧,我说不行要走一起走,这样路上相互有个照应,我当即决定留下来一起处理,我的车里很暖和,这样还可以换班在我车里暖和一会,其实我非常想马上就走,回去好好的睡一觉,这几天的奔波真的很累很疲惫,今天我在车里已经待了十二个小时了,一会还有五个小时的路程,真的好想睡一会哪怕就十分钟呢,也好啊。

说到这台车,我感到大法弟子真的很伟大,也很不容易,这车很旧,是个七座的面包车,来的时候坐了九个人,中间和后排各坐了三个人,在后排靠背和后门的中间有个很小的夹空,在那里铺上大衣还躺了一个人,七、八个小时的路程就是这样一路走来。当听他们说完了以后,我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转,一种心酸,一种心疼,那感觉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帮他们才好,在车上我把暖风都对着那个开车的大法弟子,我知道过一会他会很冷,很冷。忽然间我觉得我所做的真的是微不足道,真的是太少了。

这时候一位老年的大法弟子用一种带口音的话,和我说:你是个俊小伙,你是好人,谢谢你。我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再也忍不住了,我赶紧低头装作修车,觉得自己和他们相比很惭愧。我的车上很暖和,他们的车很冷啊,冰天雪地的。在回来的路上,我又见证了神奇的一刻,当我已经走了四个小时的时候,我的油表显示居然还是满的,如果按常规推算,至少要减掉两个格啊,大家都说这是你今天整体配合做的好,师父在显示给你看呢。

记得那是二零一二年的冬季,寒风刺骨,在东北这个时候是最冷的。我开车带着一车的大法弟子去劳教所发正念,说真的正值十二月份,是最冷的时候,车在高速开了六个多小时我几乎是趴在方向盘上开的,暖风已经开到最大了,挡风玻璃就吹开了很小的一点,车上大家冷的直哆嗦。记得我边上也是大法弟子的哥哥说我:我脚都冻得麻了,可想而知你得什么样。我说我也冷啊,没办法啊,面包车四处透风,暖风的温度怎么也上不来。还记得当时到服务区下车的时候,当脚往地上一踩的时候,差一点没跪下,才知道脚已经冻得快没知觉了。就是这样一路上走一会就去服务区暖和一会,到了的时候赶紧的脱下鞋,用手暖暖脚。为了营救那个大法弟子,来回奔波快一年,说来好笑,最终就连这个大法弟子的面我都没见过。

就是这样的一路辛苦,就是这样的一路奔波。其实我说的这些只是很少的一点,这里边有欢笑,有美好的回忆,有大法弟子的赞许,也有邪恶的虎视眈眈,我只是想把我的经历说给更多的大法弟子家属和那些更多的正义人士,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站出来帮他们一把,那是我们的亲人啊,哪怕是一句温暖的话语也好啊,也是一种鼓励,一种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