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向内找去人心 柳暗花明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看大法弟子心得交流的文章都让我感动,大法弟子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在三件事中精進实修,一个个生动的故事流露的是对师父、对法的正信,对法理的正悟,对世人的慈悲。反观自己却总在魔难中爬不出来,我问自己:你是不是真修弟子?我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自己确实在修,可是每个人心都没有去干净;我又问自己:你想不想跟师父回家?回答是肯定的。那么怎么才能随师还呢?唯有实修,踏踏实实地去人心,用心的做好三件事。

在过去的一年中,真正实修,遇到问题向内找,发现人心就解体清除,认真学法、发正念,在三件事中精進,自己的状态从根本的改变过来了。其中倍感师父的慈悲呵护和佛恩浩荡。无数的感激、无尽的感恩,都无法言表。下面把这一年中自己从人心的泥潭中爬出来的经历写出来。

一、破除旧势力的夺命计

二零零九年三月起,我的月事每次都超过两周,而且每次都是大出血的状况。当时我并没有在意,因为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活和做事,认为这是修炼中净化身体的现象。这个现象持续了一年多,我就开始发正念清除一切不好的干扰因素,但仍是好一阵,坏一阵。自己又按照师父关于“善解”的法理進行善解,也只是缓解了一阵,还是没有彻底解决。

到二零一二年六月,我的身体明显感觉到有气无力,面色惨白,每天都不愿意动,腿上象绑了万斤沙一样,上坡都是气喘吁吁的,上楼更是几乎上一层歇一层。我认识到这件事情不是我最初想的那么简单,也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到底误在哪里了呢?

师父告诉我们“向内找”是法宝。我认真回首自己走过的修炼路,在孩子没出生前,和同修每日在一起很精進,那段日子也是我最快乐的时光,生活虽然非常简单,不过每天都在大法中熔炼,说的、做的、想的,都是大法的事。后来孩子出生后,我就自己带孩子,脱离了同修一起交流的环境,虽然有时同修会来我家,但是自己的状态始终都没有调整过来。每次自己想净心学法,拿起大法书来没看多久,孩子就开始找妈妈。我感觉自己就象深陷在泥潭中,想努力爬出来,可是每次刚爬出来一点,又被拉進泥潭中了。自己学法少,加之学法不入心,心就象浮萍一样,总有一种漂荡不踏实的感觉。心里非常困苦,也知道多学法,可是学法质量非常差,发正念的效果也甚微,不知道怎样才能突破。每次到师父法像面前,都不敢抬眼正面看师父,因为心虚。看到其他同修在修炼大道中做的那么好,自己非常自卑,觉的自己太差劲了。

有一天,我想学法,但静不下心来,就看师父讲法录像。在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很努力的、认真的看,还是记不住师父前一句话讲的是什么,感觉在我和师父讲法(视频)的中间有一道无形的厚厚的屏障,它挡着我得法。原来真的有邪恶生命在阻挡着我得法,它非常细致的安排了很多因素阻挡我精進,把我牢牢困在其中。师父点醒了我,从此每次发正念的时候,都先解体所有阻挡我同化大法、阻挡我精進的一切邪恶生命。同时自己也努力的多学法,心中升起一念:任何生命都不能阻挡我跟师父回家的脚步。几天后,我感觉自己头脑变的非常清晰。原来的“向内找”总是停留在表皮,找到人心,也无力去除;而现在完全不一样了,遇到事情能够很敏锐的及时发现自己的问题,并发正念解体这个人心,人心很快就能去掉。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旧势力的屏障消除了,自己学法也入心了,而且非常喜欢学法。这时,师父也点化我,大出血是邪恶旧势力干的,不能再这样拖下去。我自己也认识到师父不可能安排大法弟子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证实法的路上,需要我们奔波。看透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我马上发正念解体所有迫害我身体的一切邪恶因素,不承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我对旧势力说:你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毁了我,我只听我师父的,并不是我执着这个肉身,但是在这个关键的正法时期,师父让我在人间助师正法,这个肉身决不是来承受你的考验。解体所有旧势力对我的一切邪恶安排,从此,我大出血彻底好了,每次月事只有三、四天左右。

这次经历,让我深刻认识到修炼不能糊弄事,邪恶随时都在毁它能钻空子的大法弟子,如果没有真正的信师信法,识破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很难走过来啊。修炼只能踏踏实实的修,认真的学法,向内找,去除人心,做好三件事,才能破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学好法,真是太重要了,我们的正信、正念、智慧等等都源于此。

师父告诉我们:“为了叫大家能够处理好这些,我不断的叫大家真正的学法、实修,正念一强真的跟神一样力可劈山,一念就劈山,那你看它旧势力还敢不敢干什么。正念一上来什么都挡不住,所以被干扰最多的、被迫害的最厉害的多数是那些个不太精進的学员,或者是学法不经常的,学法思想在干别的事的,都会是这样。而真正那些个修的好的大法弟子真的是干扰不了,一点也干扰不了,而且正念很足,同时在帮助别人,真的是助师正法。”[1]虽然我们看不到另外空间的真实表现,但在人的表面也会感受到坚定的正念的威力,就是师父说的“力可劈山”。

二、委屈怨恨一朝散

孩子出生后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带孩子,丈夫长期在南方工作,所以家里的一切都是我一个人在操持着。有时候想找个人替把手,都没有,其中滋味确实不好受。婆婆是个只想着自己玩的痛快的人,不操心,也不会带孩子,也不愿意带孩子。每每看到婆婆潇洒的各个地方玩,人的委屈和怨恨就不断的在心里翻腾。孩子的事情,工作的事情,家里的事情,在一起让我喘不过气来,经常洗着洗着衣服,那股委屈的眼泪就在眼睛里打转转。对丈夫的怨恨也是与日俱增,埋怨他的自私、埋怨他的不负责任。

因为是修炼人,我心里非常明白“委屈”、“怨恨”都是人心,自己也非常想去掉这个心,但总是正念强一些,这些人心就弱一些。时不时,人心又翻腾滚滚,总感觉自己太委屈,无奈之时,我就用因果轮回来劝解自己,可能自己是前世欠他们,这世还吧。去年,矛盾激化到了顶点,我问自己:你是为他们而修吗?委屈、怨恨能解脱你吗?我认识到自己一直在这些人心中拉锯扯锯,表面上看自己一直在修,可是人心去的非常慢,拖了五、六年仍陷在常人的对错、是非当中。正巧我看到同修背法突破人心的交流文章后,我就把师父《转法轮》中的一段“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他用常人的标准去看待高层次上的事情,那哪能行?所以往往就出现这样的问题,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有许多人垮垮往下掉。”[2]

反反复复的背法,后来每当出现怨恨、委屈的时候,我就告诫自己,怨恨、委屈不是真正的自己,我要去掉它,就感觉自己和那个翻腾的心隔开了一个界,人的感受也顿时消失了,再发正念清除它,委屈、怨恨的心渐渐就弱了。有一天晚上和同修交流的时候,谈到大兴和尚忍辱负重养育婴儿的故事,我一下就明白了一个法理,大兴和尚根本就没有怨恨,何来原谅他人之说呢?我在回家的路上,心想着大兴和尚的故事,边走边琢磨,师父让我们转变观念看问题,不就是让我们把人的观念反过来看吗,怨恨心让我纠结在人的是与非当中,我是在用人的理衡量着,在这个问题上我根本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呀。意识到这些,突然我觉得自己心上有个东西“嗖”的跑了,心中那股沉甸甸的感觉消失了,委屈和怨恨没有了。轻飘飘的回到家,来到师父法像面前,我双手合十,对师父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知道这个魔了我六年的人心,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中解体了。

放下了人心,我再看婆婆和丈夫,从心底感叹做人真是太苦了,辛苦奔忙最后落得个业力满身,人何时才能清醒过来啊。也更加珍惜修炼大法的机缘,真是无价!

三、彻底清除色欲之心

由于丈夫常年在外,节假日回来一趟,虽然夫妻生活很少,但是离大法对修炼人的要求还是差的很远。如何才能根除这个色欲之心呢,这件事情苦恼了我很久,因为丈夫是常人,还不能要求他什么。每次发正念,我都清除色欲之心,并反复背师父《转法轮》中的“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一产生不好的念头,就发正念解体它。渐渐的,色欲之心越来越弱。

今年,和同修交流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色欲之心没有了。原来自己总是停留在排斥这些不好的东西的阶段,现在这些不好的念头根本就没有了,人间的乱象也干扰不到我。

我也感受到其实去人心真的不难,就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按照师父要求的做,能不能抓住自己的念头,追溯到人心,通过学法真正的解体它。去人心只有通过大法的力量才能很快的去掉,并根除。

四、讲真相救世人

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我做的很欠缺。我周围的同修,每天上街讲真相,和她们交流,听到很多感人的故事,让我羡慕不已。我对自己说,有什么难的,不就是怕心吗,解体它。每次发正念,我就解体自身空间场怕的因素。渐渐的,我也能对陌生人讲真相了。

面对面讲真相,走出第一步以后,就不觉的难了。一旦和别人聊起来,话题就能打开,真相就能通过不同的方式告诉给对方。现在的邪恶因素越来越少,人也越来越清醒了,只要提及现在社会的种种,以及种种社会败坏的根源——无神论,很多人都很认同。

每次遇到人,我都在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要讲真相。有时候,做的比较好,能顺利的把真相告诉对方。有时候,就比较差,事后自己后悔不已。看到路上的人,这些为真相等千年的人们,泪水就流了下来。我一定要珍惜每一次的机会,不能错过有缘人,讲好真相。

五、技术方面去人心

修大法以来,师父给我开了智慧,许多技术方面的事情,真是迎刃而解。我很感谢师父给予我的能力。也深知,大法弟子的所有一切都是源于法,源于师父。同修碰到技术方面的事情,总是找我,我总是尽快的去解决。事后同修总是感谢我,我告诉同修,这是我份内的事情,就应该做好,如果做不好才是有问题的,不需要谢我,师父给我的能力就是让我做这些的。

在技术方面,也暴露出了我的很多人心。我一直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所有的技术都是为大法弟子服务的,应该听从大法弟子的安排。我用起这些技术来,也非常得心应手。渐渐的,显示心、欢喜心和人的经验等人心就冒出来了。一次,我把做好的资料送给协调人,协调人也没有仔细检查,就给了其他人了,结果后来发现我把资料的内容搞差了。当时协调人对我说:我就是太相信你了,我也应该负责的。听到这些,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向内找,看到了自己的显示心和自以为是。因为自己的人心,给大家带来了很多麻烦。

有时候,帮同修修理机器,一旦自己有人心的时候,修理过程就非常的不顺利。往往这个时候,我知道一定是自己的人心拦在那里,静下心来想想自己是否有急躁的心、显示心、求名心、欢喜心、高高在上的心、不满心,发现有不正的地方,及时清除,很快机器就修好了。

在帮助同修处理技术问题的过程中,我也感受到大法弟子之间可贵的缘份。各个同修虽然表现的差异很大,因为大家都修一部法,让我们走到了一起,我非常珍惜和同修在一起的时光。如果我们能看到我们跟随师父一路下走,在各个空间留下的辉煌,以及在人世间千年轮回的种种艰辛,我们一定会珍惜所有周围的同修们,以至世人。不管同修出现什么样的状况,都会珍惜和包容。

六、学法小组整体提高

在大陆要想精進,跟上正法進程,需要有一个良好的学法环境,而且学法小组是师父给我们留下来的。有一阶段,我的状态不太好,自己正努力调整。有一个同修来我家,让我陪她一起去另外一个同修家。我当时想不去,怕自己不好的状态影响到别人,那位同修执意让我陪她。我们俩人就一起来到了另外的同修家,正巧赶上小组学法,我们也坐下来一起和大家学。学法一直持续了四个小时,学法过程中,我努力的把思想集中,并排斥干扰的因素。学完法从同修家走出来,我的整个状态全变了,干扰我的人心没有了,头脑里一片清凉。我对同修说:干扰我一周的人心,在学法小组学法四个小时就解决了,学法环境太重要了。

我参加的学法小组,每次学法过后,大家会有一点时间互相交流。大家提高的很快,对法的认识也越来越深。我也体会到整体提高是针对所有的人,一个同修出现问题,对其他同修而言都有要修炼的东西。有一次,小组的一位同修被旧势力干扰的非常严重,肉身折磨的够呛,她自己也非常困苦。大家与这位同修交流后,这位同修的状态还是没有很大改观。一天晚上,我在发正念时,突然师父点悟我“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3]我问自己,我真的把同修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了吗?仔细想想,我发现自己和同修在一起交流,也仅限于交流法理本身,交流完了就完了,认为剩余的事情就看同修自己了。其实,还是没有把同修的事真正当作自己的事情,如果魔难在自己身上,我会怎么做?那么我会多次对干扰的因素发正念,解体旧势力对自己的邪恶安排,同时去找自己不好的人心。当我悟到后,认真的为同修发正念,解体一切旧势力的邪恶安排。第二次,再看到同修时,同修欣喜的告诉我,她身体的症状消失了(这种状态持续了十多年)。

师父让我们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我悟到形成整体,我们必须要放下自我,走出旧宇宙为私为我的机制。每次遇到事情的时候,我会想我的基点是什么?如果是为私为我的,那就是人心在作祟。找人心也变的很容易了,在正念下去人心也很快。

这一年来,我才体会到如何去修,如何“向内找”。感谢我周围的同修,良好的修炼环境督促我奔跑!感谢明慧网为大陆同修提供了一个精進实修的平台,最最感谢慈悲的师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