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圆容师父所要的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我们学法小组于二零零一年六月成立,同修B提供了方便条件,我们在她家学法。同修们都非常珍惜、自觉维护这个来之不易的学法环境,排除各种干扰,互相促進;学法点也促進了同修们坚定精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救度更多众生。

我们这是一个将近二十人的大组,一般上午学法,中午发正念,下午出去讲真相、救人。我们一般采用面对面的形式讲真相、发神韵光盘,配合以真相粘帖等。小组同修的年龄从六十岁至八十二岁,虽然年龄偏大,但“三件事”却谁也落不下,在证实法、救人的过程中, 每个人都有体悟和故事。

同修A:在集体学法中去掉怕心

在学法点上,我就是个受益者。以前自己有怕心,在溶入这个整体中后,怕心去掉了。这几年风风雨雨的,特别几位年龄特别大的老年同修,不管什么情况,纹丝不动,心不动。一看这些老同修都这么稳当,我的心也就随之稳当了,也逐渐的没有了怕心。我体会到,只要心念正,师父就把怕的物质全拿掉了,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不会被带动。以前做真相不太积极,现在我做真相就是日常生活不可分割一部分。

有一次到外地办事,二十多天才回来,到一同修那去看看。知道了现在大家都在做营救同修的《关注函》的事。同修随手就拿出了一大摞子,大约有六十多份,而且还说的很详细,讲了重要程度,并要一家不落的送到。说那一摞是给一个同修留的,但那位同修这两天不一定能过来了。我就悟到:这不就是看我要不要吗?这是师父给的机会,证实法的事怎能不做,怕这么多发不出去,那就是有怕心、有顾虑心,不难怎么配大法弟子去做呢?就鼓足勇气向他要了过来。出去发了。发之前我先发正念,我心里对众生说:众生啊,这个东西很重要,你们必须要看看。谁也不许干扰我发放,谁也干扰不了我,都好好在屋里呆着,谁也不许進進出出。对众生说完了,我感到自己忽然高大起来。就边上楼边发正念,一点怕心也没有,一户不落把《关注函》发完,没受到一点干扰。我体会到,只要念正,一切事情师父都管着呢。弟子正念一足,其它事情师父就都给做了。

一次去楼里往墙上贴A4纸的大真相粘帖。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上楼来,正撕着真相粘帖呢。一般在楼内做真相最不喜欢的就是遇到这种情况。躲不过去了,来的肯定是有缘人,要不碰不到,也不能怕啥,那就给他讲真相。我就迎上去,给他讲清各种真相,并给他讲“三退”的事,他都接受了,并做了“三退”,一再表示感谢。这样,没错过一个众生得救的机会,又一个生命得救了。我继续去贴我的粘帖。

一天下雨,我外出讲真相,看到一老太太,正在看一堆芸豆长到学校的围栏上,还自言自语道:“怎么都不长呢?”我就凑过去说:“是气候不好,现在气候变异,天灾人祸频繁,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噢。”“这都是中共逆天叛道、反天反地的结果。一百年来,它坏事干绝,诽谤打击神佛,各种运动等杀害至少八千万同胞,败坏了人的道德……所以天要灭它,退出它的党团队组织,抹去曾对它发过的毒誓,才能在天灭中共的灾祸中存留下来,并有一个好的未来。”老太太不太相信:“你们怎么能和党和国家对着干呢?”我就给她讲“425”真相,讲江XX的小心眼。她说:“那么大人物怎么能小心眼呢?”我说:“中共官僚大部分都是表面光鲜,内里败絮,江XX能力不如一个小科长,心眼小的象针鼻儿。因为法轮功人很多,都听师父的话,他就嫉妒的不行,非得铲除而后快,就利用手中的权力和整部国家机器一手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因为一直下着雨,她就拉我到门洞里去。我继续给她说:“法轮大法是佛法呀,反对佛法的结果可想而知。常念‘法轮大法好’人就会得福报,真有历史上说的大劫来时,就能保平安,度过劫难。”我反复的给她讲着真相,劝着,最后她终于明白了。老太太还是个党员,是教师,七十多岁了,以前经常撕大法粘帖,她表示以后不会再去撕粘帖了,并做了“三退”。最后她拍着我的肩膀说:“注意安全!”

同修B:学法点设在谁家,都有要过的心性关

师父把同修引到我这,加上同修的帮助,使这个学法点稳定的运行。

去年十月份,我出去贴真相粘帖遭人恶告,被警察非法抄家,同修放这的和我的二十多本大法书都被抄走。有位同修对我说:“这么大岁数了,抓進去可怎么办?你赶快撤了吧!”我就告诉他:“那怎么能行呢?决不能撤!”我觉得我必须坚定下来,不被外界干扰,维护这个点的运作,这是师父要的。

有一段时间,附近老是有警车,楼外上边有俩警察,下边有俩警察,弄的人心惶惶。那位同修两次建议撤了。同修们都不同意撤,我也不愿意撤。大家一起切磋,最后人心稳定下来了: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怕,继续正常学法。

以前我身体有病,很严重,感觉自己活不过五十岁去,可我现在都七十六岁了,我的生命是师父延续来的,是给我修炼用的,我得按大法要求好好修炼。我丈夫瘫痪在床二十多年了,不能说话,我对他说:“学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又延续了生命,这样才能一直照看着你,你也是受益者,你应该感谢大法。”他点点头。他心里明白着呢。

以前我照顾瘫痪丈夫,有时学法少。但有学法小组后,我每天都能跟大家一起学一讲,有时老头睡觉了,我能再学一讲。这样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我坚持给各个点送资料,从来没有怕苦、怕累过。一晚看大法书,那一页的字“唰”一下全亮了。我心里好感动啊,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精進。

同修C:大法育重生

我今年七十五岁了。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得法的,这一天记的非常清楚。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被绑架到马三家,被迫害的严重心脏病,全身都是紫茄子色,人快不行了,才让保外就医。回家后,因为脱离了大法,各种疾病复发,心脏病发作时,救心丹都不管用,含甘油才能缓过来点,平时拎两斤菜得歇好几歇。后来自己明白了,自己是来得大法的,只有大法才是自己要的。就坚定的回到大法中来,坚持学法炼功。一天早晨,就感觉心脏部位冷不丁的被揪了一下,当时就悟到,是师父把病根抓出去了,拿掉了。从那以后,心脏病就好了。现在我身体倍儿棒,啥都能干,拎一大桶水悠悠的,哪象七十多岁的人呢。我女儿被恶党迫害的腿断残疾了,不能动,我每天照顾残疾的女儿,看外孙子,照顾家,做饭,做家务,还要学法炼功讲真相,确实很忙,但师父给了一个好身体,忙就忙点,岁数大也要做好。

有一次,我右腿突然疼的厉害,不能打弯儿,用手搬着都不能拿到床上去。我就在心里否定它,不承认这种病业假相的迫害,并求师父加持。强忍钻心疼痛,坚持学法炼功、出去讲真相,没有让它耽误正事。念正师父就管,结果三天就好了。

我每天与同修一起出去发神韵光碟,风雨不误,坚持两年了。一天发出十多张,都是直接送到世人手上。每天还能退几个人。

出去讲真相发光碟,经常遇到一些危险,但我加强正念,不承认它,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有好几次被举报到派出所,去我就讲真相。在派出所里我发出一念:不能让家里的大法书损失了,决不允许他们抢走!所以从来未被抄过家。他们扬言要把我送去劳教,我就不承认它,不怕,也不去,也就没被劳教成。

同修F:圆容整体,共同精進

我就感觉,在学法点,法能学的好。小组里大都年龄偏大,从六十岁到八十二岁。八十二岁的老太太,去年还不识字呢,今年读法读的老顺溜了。

我们经常采用面对面讲真相的形式,虽然点里年龄偏大,但真相资料做的量大,有多少都能做给众生,神韵光盘也做的最多,都是面对面去发。

邪恶先后迫害点内几个同修,但我们没有被干扰,还是天天背着大真相袋,走在讲真相救人的路上。这是个救人的学法点,谁也不配也不敢破坏掉。

到这个点学法很感动。虽然岁数大的多,但都有抹不去的闪光点。别看都这么大岁数了,资料都不够用,上午学法,下午就去讲真相、发资料,天天如此,多少资料都不够用,真是以一顶十、顶百。

在这个点上,大家天天学法、讲真相,“三件事”从不间断。即使有警车恐吓干扰那阵子,在这个正的集体环境下,我必须坚持来,去掉怕心,圆容整体,带动别人。

刚开始送神韵光盘的时候,因要求面对面送,有怕心。我悟到,作为大法弟子,我必须得做证实法的事,怕心必须得去掉,就出去了。第一天出去只送出去一个光碟,第二天就送出去二个,第三天又送出去二个,信心来了,有时一天能送出去七、八个,甚至还有人要,但手里的碟没了。

在社会中走,什么人、什么事都能碰到,并在其中去各种执着心,特别是怕心,有的人怎么说也不听,遇到这种情况,我就走了,也不怨恨,也不灰心丧气,不受他们影响,继续救别人去。

在送光碟的过程中我体会到,心态不好时,怎么送也送不出去;有急躁心时就不行;心态好时,好做,怎么做怎么顺,带多少发出去多少;大大方方、堂堂正正的送时他接;在心里念“神助我一臂力”时,人就接,神都在助力这件事;特别是求师父加持时,有缘人不断的到身边来,做的最顺了。

送资料贴真相也是经常性的事。有一件非常神奇的事,久久难忘。一次,我出去贴真相资料,还没等往上拿呢,真相纸“嗖”的一下,自己就上去了,位置正好,我感到大法的超常、神奇。也知道,这是师尊的鼓励,让我更多更好的做好证实法讲真相的事。

同修G:一人得法,全家受益

全家都感谢大法。老头(丈夫)摔坏了,原来胸以下没知觉,后来好一点腰以下没知觉,手伸不直,大小便没感觉,躺在床上不能动。“七二零”前,有炼功人让老头看大法书,他不看,我却看了起来,就这样我得法了,开始了修炼。结果“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转法轮法解 》〈在济南讲法答疑〉)。老头的病情在不断的好转,现在都能自己做饭了。我常跟老头讲这些事情,他也知道是我修炼而使自己受益了,所以很支持我修炼。我出去证实法去,他就在家给我做饭,还经常告诉孩子们要支持妈妈炼功,同修一到家,他就非常高兴,非常热情。一家人都感恩师父。

去年就继续腌酸菜,踩缸的时候,我不小心滑了下来,也没在意,就继续腌,晚上不行了,胳膊、手红肿的厉害,疼的都抬不起来了。邻居几个老太太给找来了云南白药,我是炼功人,没要。我想起与同修都约好了,明天下午一起去发大法真相台历呢,这可怎么办?我就对师父说:“还得救人去呢,请师父加持,让胳膊能抬起来,好去发台历。”次日到达目地地,心里只想着救人了,疼也忘了,不知不觉,回来就好了。回家给丈夫看,丈夫也啧啧称奇,说:“是有股子神劲儿!”给那些老太太们看,老太太们也服了。

学法小组要发《关注函》,要求一户不落的发。上楼时,我先请师父加持:“先别让他们進出门。”又加强自己的正念:“邪恶看不见我的,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一定要做好。”我边发正念边发《关注函》,一户不落的都发完了,没有打扰我。走出去挺远了,忽然想起忘给同修做避免重复的记号了,就又走回去做记号。这时门洞里出来个人,问我:“你给门缝塞啥呢?”我说:“《关注函》。”“里面说的准吗?”“大法弟子不讲假话,都是真的。”“你的兜子里还都是呢!”说完就走了,没找我麻烦。因为师父看着呢,没事儿。

同修H:认清对学法的干扰,提高心性

师父是把我们洗净再捞出才有我们的今天。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之前是个病包子,成天吃药,一身病,什么骨质增生、胆结石、胃溃疡等,最严重的是我感觉得了直肠癌。修炼后这些病都好了,直肠癌近两年症状也都消失了。这期间一粒药也没再吃过,就是病业关不断,象胆结石常发烧,但一次比一次弱,师父在不断的给净化。一般都是晚上净化过病业关,不耽误事,第二天该干什么干什么,学法、讲真相啥的啥也不耽误。一般两三天就过去了,也有二十多天、一个月的时候。第一次过大的病业关是在一九九九年,从看守所回来,同修妻子和孩子已是第二次進京上访被非法抓走了,家里就剩自己一个人在家。突然胆疼的厉害,感觉胆胀的蹬蹬的,下不来炕了。但挺住了。同修去看我,帮我生起了炉子,心里一阵温暖。

但真是疼的要命,直冒汗,被子都湿了,一周没下炕。我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出现这种消业状态挺住,七天就消下去了。我体会到,炼功人要时时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明白师父的法理,从法理上认识病业等问题,法理明白,心性一提高上来,病业关就好过。疼还是要疼的,但没有生命危险,挺住、坚定就行。

我送神韵光碟,有的人一看做的很精美,担心是推销要钱的,不敢要,我说明白是赠品,免费的,家里有机器就送给你。这样有的人就拿了。我在舞厅附近发光碟,有人说:“这是共产党的地方,你也敢发。”我不理他,也不怕,继续做咱们的事。

无论学法还是讲真相,一切都是师父在保护,没有师父的保护,什么都做不了。谢谢师父!

同修I:

我今年八十二岁,性格内向,耳朵差反应有点慢,所以不太爱发言。一九九八年六月得的法。那时已经六十多岁了,单位不开支,打地摊,一天挺累,回来一看书就困,学法少,不知道精進,现在知道那是魔的干扰,就不让你好好修。到这个点上学法,学法多了,在大家的带动下也做好“三件事”。刚开始同修拿来真相不敢放,有怕心阻拦,悟性差一点,讲真相胆突的。《九评》出来后,走出来了,跟大家一起出去发。经常做的是楼里贴送真相粘帖、资料,今年开始跟大家面对面送神韵光盘,得跟上大家的步伐。

以前屋子就自己一个人住,宽敞,就找四、五个同修一起学法,经常犯困。那时觉得看电视解乏,爱看,到点就看连续剧,电视就经常坏,谁帮着对都对好。一次学法,一同修说给电视发发正念吧,发完就出人了,很神奇。也悟到电视不出人是自己执着看电视造成的,就不看电视了。

同修J:

我是二零零四年九月份得法的。之前身体多病,有糖尿病、高血压、迷糊、睡不好觉。一个同修告诉我:“学大法就能好。”我就相信了,听录音带,又看了书,没考虑什么迫害的问题,就觉的大法挺好的。看书一遍还没看完,就鼻子出血,走走道就出血,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消业。出过三次后,脑袋就清醒了,以前老迷糊的毛病就好了。得法后,其它的病也都好了,没吃过一片药。原来一米六五的个头才一百斤左右,现在一百三十多斤。跟大家一起学法可高兴了。感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