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大量传播真相币的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日】

一、大量传播真相币救度众生

师尊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有人说人民币上写上“法轮大法好”、“退党”,(众笑)我说这办法真好。(鼓掌)这钱扔又扔不了、销毁又销毁不了。”

几年前,我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经常碰到一些明真相的世人说:你讲的这些事情我知道,我都懂,因为钱上面都写的有,接着就很顺利的同意“三退”了。 这使我很受启发和鼓舞,这说明真相币在救度众生中的作用确实很大,以后我在日常生活中就注重使用救人的真相币。

开始时也有怕心,只是在乘坐公交车时、买菜时、吃早点时、购物时、与人结账时,掺杂着用,在用时注重发正念,所以很顺利。用一段时间后,正念越来越强,真相币也越用越多,后来就堂堂正正的,大把大把地全部使用真相币了。还把真相币给家人用、让他们帮助传播。

后来由于真相币的来源不足,时有时无,我就自己做,少数用章子盖,多数就用打印机打。我用大额钞票到各个银行兑换成二十元、十元、五元、一元的各种纸币回来打印上真相内容。除自用外,还在每次集体学法时拿去一大包真相币换给同修使用,并向同修介绍使用真相币的经验,鼓励同修大胆使用真相币。我说:“真相币是师父肯定的救人的好办法,大法弟子不要使用‘白钱’,一张真相币起着一次救人的作用,失去了这一次一次的救人机会是最划不来。”后来大部份同修都使用真相币了,而且越换越多,现在每个学法小组每次学法时都要换几千元的真相币,平时同修什么时候来换钱,我都尽量保证有真相币兑换。

二零一一年我在菜场看到有人换零钱给那些做各种生意的老板,每一百元收2到5元的手续费,我就想,我要是把真相币兑换给他们流通出去,不就使真相币传播得更快、更广吗?

第二天我就做了几千元真相币去跟他们兑换。我说:我这个钱一是很新、很干净;(因用消毒水消毒后,烫得平整的)二是足数兑换,不要一分钱的手续费,无偿的为你们服务;三是真相币,用这个钱有福报,生意好,身体好,万事如意。

有些明白真相的老板,当时就兑换了一些真相币。有些人有顾虑,怕别人不要用不出去,我就说:现在到处都有这个钱,大多数还是要的,少数人如果不要你换一张给他不就行了呗!你先少换点试试,真用不出去再还给我也可以。就这样他们也都接受了。也有的开始不要。但是看到别的老板用得很顺利后,也主动要求换真相币了。

我一般两、三天去一次,换的次数多了,我与他们都很熟悉了,也就习以为常了。有的还很依赖我跟他们换零钱,有的叫我留个电话给他好联系。我不会给电话,但我说我会经常来的。

他们还帮助介绍别人,或告诉我某某地方需要,叫我去那里换。时间长了,我附近的几个菜场里卖肉的、卖鱼的、卖鸡的、卖菜的等等都换真相币使用。

二零一二年我又到街道上去找小超市、药店、小商品店、水果店、餐馆、废品收购站、理发店、麻将馆等需要零钱的经营单位去兑换。接触的时间长了,他们对我很热情,也很信任,现在大多数换钱时只是整百元一扎的点一下有多少扎就行。我有时候叫他们具体数一数他们都说:“不用数,对于你们,我们信得过。学法轮功的就是这个事好,真实可靠。”我走时他们都要说一声“谢谢你。”我也回答说;我也谢谢你们啊!

有时我去换钱他们很客气地说:“不知你今天会来,刚才你们的人来(指同修)我已经换了,对不起啊!”我说:“没关系,都是一样的。”对于他们的理解支持和信任,我也很感动,心想他们也为自己奠定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们这里是大都市的郊区,方圆不到两公里的地方。只有几个小区,每个星期光从我手中换出的真相币就有四、五万多元,每月达十几万元(另外还有两个同修也换一部份),这样真相币在我们这儿是随处可见、家家都有,使很多的世人通过真相币了解了真相,为众生得救开创了一个好的环境。

二、在推广真相币的过程中修好自己

我在大量推广真相币的过程中,始终不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提醒自己不要有干事心,只有在修好自己去掉各种执著心的基础上,才能救度好众生。

我首先做好三件事。第一是要学好法,无论怎么忙,都坚持天天静心学法。我体会到只要努力学好法,就会在做事的过程中理智清晰,心态平稳,信心十足,做事也会顺顺利利。

第二就是认真发好正念,我一天多发几次,有时延长时间发。不断地清理自己空间场和周围的邪恶因素。坚信自己是在做最正的事,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排除一切外来干扰,不叫邪恶钻空子。

第三把讲真相,救度众生当作自己的使命和责任来做。我一般出门时不但背一大包真相币,还要另背一大包真相资料(我除了做真相币以外也同时做真相资料),有传单,小册子,神韵光盘,《九评》书籍、光盘等。边走边讲,边讲边发,走到哪儿就把真相讲到哪里,把真相资料发到哪里(一般是面对面给),还劝那些老板及家人以及遇到的有缘人“三退”,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做的过程中,也有人问我:“好好的钱,你们为什么要印那么多字在上面呢?”我说:共产党做了那么多坏事,执政六十年,害死了八千多万无辜的中国人,现在还在残酷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和异见人士的器官,高价卖给外国人牟取暴利。这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罪恶,现在天要灭它,所有相信它的人,跟它一起反对法轮大法的人,将来都逃不脱老天爷的惩罚。我们把这些内容印在钱上传播、目地是告诉世人赶快脱离它,相信法轮大法好就能得救。是在救度众生,是做最大的善事。你们帮助传播,也就是做了大好事,积了大德了,将来会有好报的。这样他们都能接受了,大部份全家都同意“三退”,还把资料传给其他的人看。就这样我既换了真相币,又发了真相资料,还讲了真相,帮一些有缘人做了“三退”。

有的同修说:你每天背那么多钱,还带那么多真相资料发,还讲真相劝“三退”不怕吗?我说:只要路走得正,信师信法,师父就会保护我,不会有危险的。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怕心也是执著心,不是要修去的吗?

不但要修去怕心,还要修去怕麻烦的心,怕吃苦的心,怕脏的心,利益心,急躁心等很多的执著心。说实话,一般人一个星期换几百块钱,花一阵子觉得很轻松。其实,大量做真相币,大量地兑换真相币是一件既具体,又细致,既脏又麻烦的事情。因为面向社会上各行各业换钱,有的要几十元,有的要几百元,有的要几千元。有的要大面值的,有的则要小面额的。有的要新钱(好用),有的要旧币(好数)。为了满足各种需求,我们每天都要做大量的工作。

首先要到银行或社会上去换回一元到五十元的各种纸币回来,经过筛选,清洗,熨烫,分类,再打印出来送出去。点数交换也是既花时间又费精力的活儿。不去掉怕苦、怕脏、怕麻烦、怕少钱的心是很难坚持下去的。

我们还严格要求自己做出的真相币,要整齐干净,数量要准确无误,字迹要大小适中。颜色要搭配协调,内容要丰富多样,有“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的内容,有“三退”保平安,退党、团、队保命的,有揭露中共酷刑、及活摘人体器官的,尽量使世人既能接受真相币,又能了解真相,从而达到救人的目地。为了保持与圆容和换钱老板之间的关系,我尽量的为他人着想,满足他们的要求。例如:有个麻将馆的老板说他自己不太会数钱,每次换几千元真相币后,就要我帮他将各种面值按一百元一扎的搭配捆好,我都每次帮他做完了再走。有的老板在换一些真相币的同时还向我要五角。一角的硬币。这本来不是我要做的,但我还是从别的零钱多的店里用真相币换回这样的钱给他们带去。对此他们都很感激,说我真是个好人,是个真正的大好人。我说:“是我师父叫我们做个好人的,要感谢就感谢李洪志大师吧!”他们就说:“那就先感谢李洪志大师,还要感谢你。”

三、在做真相币的过程中整体配合

在大量做真相币这个项目中,我体会最深的就是同修们的整体配合。没有同修们的无私付出,我一个人是做不好的。首先做真相币的需要大量的纸币钱、我们当地大部份同修主动的用大面值人民币购物,好换回零钱纸币积攒起来,在学法时再换给我;有个做生意的同修,在做业务过程中,每天使用出去的是真相币,收回来的白钱都交给我打印成真相币;也有同修主动帮忙到银行去换钱,还有个同修利用做生意业务往来的便利条件,每个星期到银行取出三到四万元新钱帮我送来。一个搞技术的同修,长期帮助我维护电脑和打印机的正常运转,一有大批钱做不出来时,同修就成千上万的带回家,帮忙整理和打印好再送来。另有个做真相资料的同修,每星期还帮忙整理和打印真相币两万多元,并做到随叫随到,随要随做,默默的配合,持之以恒。还有一个同修取出自己的两万元存款给我用于做真相币的周转资金。大家的共同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把真相币这个项目做大,做好,使更多的世人得到大法的福音,了解真相,从而获救。

我将以上点滴体会,借第十届大陆网上法会之机向师父做个汇报,同时万分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为弟子,为众生的巨大付出与承受!师父辛苦了!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