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不信真相 生死两重天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这里要说的是吉林省东部边境小城图们市发生的几则真实的故事。

五年前,下岗多年、年近花甲的老李头肝炎已转成肝癌了,他心里十分恐慌,到处寻医求药,花了许多钱;妻子劝他找炼法轮功的人想想办法,于是夫妇俩找到了大元,大元劝老李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了,并叫他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大元还告诫他别吃生鱼;不久老李肝区不难受了,医生给他的诊断“肝癌只能活三个月”,对老李头来讲,已成了历史的过去,多年来,老李活的很滋润。

也是五年前,比老李头小七岁的一名叫严田的公务员,也被医院诊断为严重肝炎,大元劝严田退出中共党团组织,说:“咱是老朋友了,只要你点头答应退了就行,神马上将你身上的恶党兽印给摘掉了!”严田听后,在机关院内大发脾气:“你炼法轮功还反党?!党给咱工作、工资,生活多好啊!……”大元笑道:“中共是邪教组织,它不生产没钱,它的钱全是抢咱百姓劳动所得的血汗钱;你瞧咱市厂矿企业几乎都被恶党贪官给腐败光了,百姓没工作都下岗失业了,人们生活没着落,许多人到韩国打工,许多人蹬三轮车或靠捡垃圾维持生活,你吃皇粮哪知百姓的苦呀。”严田听了早不耐烦了,吼着说:“不听!不听!”也就在二零一二年秋天,这位不听真相者被诊断为肝癌,他病痛得脸都扭曲了,严田连病带吓,不几天就死了。大元见了感到十分惋惜。

从邪党市常委位子上退休的一位老人,二零一零年遇到多年不见的大元说:“中共太腐败了!”大元接话题向老人讲了真相,然后对他讲:“中共迟早会自掘坟墓而灭亡的,你赶快退党,不要当恶党的陪葬品了。你交党费只当被土匪抢劫了。”老人听后乐呵呵的退出了邪党,从此后,他与家人安享晩年生活,其乐融融。

与这市常委交情很深的老黄头却对大元讲:“中共监督的很紧,市“六一零办公室”到处安排线人,我很害怕,怕影响家人,咱家房大工资丰厚,我不想过担惊受怕的生活!也不三退了。”老黄头此话还没待凉了,没想到其刚到中年的儿子突然病死,因子亡而极度伤心的老伴也去世了,没多久,郁郁寡欢的老黄头也离世了。

二零一一年初春,漂亮的朝鲜族朴女士对大元诉苦道:“我命真苦,病也多,做买卖就亏,你帮想想办法吧。”大元笑说:“让你退了中共少先队,你又入了邪党,你不是自找苦吃吗?!”朴说:“是上级硬要入党充数的呀!”大元很理解的点点头说:“是呀,过去入党还要考察两年才能转正,现在象传销一样拉人头充数,今天申请入党,过些天就批入党了;看到了吧,恶党为充数来壮其贼胆;好吧,我再为你退出邪党组织,福报又马上到来。”朴女士很高兴的走了,二零一二至一三年,朴女士工作与生活都很顺利!憔悴灰土的脸儿变红润了,人更漂亮了,事事都顺了,她总挂着呵呵笑脸。

二零零六年,住朴女士家不远的在海关工作外号叫“小心眼”的人退休了,他的月退休金近四千元钱,是当地低保人员工资的十多倍,他很得意的对大元讲:“我这日子很潇洒吧!”大元心直口快的讲:“潇洒啥呀,你病卡已记载你病入膏肓,你那些钱救不了你的病与命了,你不如早点三退,再炼炼法轮功,人治病哪如让神拿掉你身上兽印后来的安全!”“小心眼”把大眼一瞪讲:“你咒我病死呀!”大元讲:“我都是为你好呀,咱救人都来不及了,哪有时间来咒你呀。”“小心眼”大吼道:“你再说,我报公安局抓你!”

这年六月下旬的一天,“小心眼”在一机关前见大元对司机小唐讲真相,就冲上来就对小唐讲:“他反党,你别听他的,共产党给我们工作、给工资,他不但不感恩,还要反党!”没想到人高马大的小唐大手一拽“小心眼”的衣领到僻静的地方教训道:“这中共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抽,十毒俱全,你老哥还要为这魔党唱赞歌呀!你他X的昏头啦!”“小心眼”被训傻眼了,呆了一阵,他一边嘟嘟囔囔一边开溜了。半年后,其家人说“小心眼”果然中风了,不久就死了。

小城图们市有许多祸福的故事,人们都因信与不信真相而演绎着许多悲欢的人生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