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都艾朝玉女士澄清中共谎言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一日】按:四川省成都市艾朝玉女士修炼法轮功之后,疾病痊愈,生活幸福。一九九九年七月后,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她于二零零二年被迫离婚,于二零零四年再婚,之后她和家人仍遭到中共人员的迫害。近日她发现中共在网上以她的名义诽谤法轮功。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艾朝玉,是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法轮功学员,现年四十四岁。

修炼法轮功,疾病痊愈,生活幸福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我女儿在上网时,一时心血来潮在百度搜索将我的名字键入,让她感到惊奇的是竟然有一篇盗用了我的个人资料写的颠倒黑白,歪曲事实的报导。此报导以我的口吻进行捏造,炮制出我因为修炼法轮功家庭破裂的虚假故事对我进行诽谤,很明显,这种卑劣行径的目的是想借此抹黑法轮功,我知道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四年以来一贯的流氓手段,为了揭穿中共的无耻谎言,说明真相,我将我这十四年的经历大概地说明一下。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结婚生了小孩后更是疾病缠身,风湿病、鼻炎、严重贫血、乳腺增生、腰疼,是个出了名的药罐子,家里的农活全是丈夫一人做,家里的积蓄都给我用来买药吃了。生活的艰辛,病痛的折磨让我苦不堪言。我时常带着几岁的儿子回娘家诉苦。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在我回到娘家的时候,我的母亲给了我一本法轮功师父所著的《在悉尼讲法》,回到家我一口气把整本书全看完了,觉得这书真好,讲的都是理,第二天就去了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一年的时间里,我所有的病都好了,也不做恶梦了,家里的活也能干了,我想到以前生病期间丈夫的辛苦,家里的活儿都抢着干,对丈夫非常体贴,对公公婆婆更孝顺,就这样,我家因为我修炼大法而变得生机盎然,几年下来,家里不但有了积蓄,还将旧平房翻新成楼房,全家人都由衷赞叹法轮大法带来的美好。

二零零二年被迫离婚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在其党首江泽民的指挥发动下,开始了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运动。因为我们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中共的电视台开足马力对法轮功进行抹黑宣传。我们失去了正常炼功学法的环境,我的丈夫、公公、婆婆也在这种铺天盖地的迫害面前感到了恐惧和压力,公公婆婆都经历过共产党的各种对国人的迫害运动,他们无奈地对我说:“媳妇啊,胳膊扭不过大腿,还是别炼了,知道好就行了。”我说:“我是大法的受益者,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我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是没有错的。”公公是个退休干部,谁是谁非他当然非常明白。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公公撒手人寰,就在他去世的第三天晚上,当地派出所的几个恶警在凌晨二点闯进我家抢劫,他们抢走我所有的大法书籍和磁带,我的丈夫被突如其来的阵势吓得气都不敢出,眼巴巴的看着这群歹徒将自己的妻子绑走。零二年一月十七日我被放回家,丈夫因为公公的去世加上我的被迫害关押,双重的打击使得他的精神几乎崩溃,不喝酒的他喝了很多酒,丈夫对我说:“我知道你很好,是个贤惠的妻子,孝顺的媳妇,谁也代替不了你在我心中的位置。”可是丈夫因为对中共邪党的惧怕转而向我提出离婚。我面对着这一切,内心感到无比悲凉,由于中共党徒不断对我们家骚扰、监视和跟踪,丈夫不堪忍受,与我于二零零二年二月离了婚,就这样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被中共邪党无情地摧残而破碎了。

多次被绑架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我在街上发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半月,被放回后,九月底又被绑架在龙泉的一个洗脑班迫害,十二月底才被放回。

二零零三年五月,我又被中共人员骗到镇政府,后将我和另一位大法弟子关押在镇政府楼旁边的农家乐里一个星期。

二零零三年七月我又被中共党徒绑架,他们将我关押在龙泉的山上的一个山庄里,这里实际是中共为遮人耳目的洗脑班,当天晚上我光着脚从洗脑班走了出来,黑夜里,我脚踩在了竹林里的玻璃上扎得鲜血淋漓,跑了一晚,到第二天早上却发现还在洗脑班的周围打转转,他们发动民兵在各条路上巡逻,脚底的伤口也使我疼痛难忍,我将衣服撕下一块将还在出血的脚包扎住。白天我不敢动,只能天黑了我就摸索着在山里走,经过两天两夜的艰难跋涉才走出了那片山区。

再婚后仍遭迫害

我从此被迫流离失所,直到二零零四年我与一位带着四岁女儿和生病母亲的同修组合了一个家庭,生活上才稳定下来。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带着女儿回娘家,给世人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当地综治办(六一零)人员在众目睽睽下欲绑架我,我儿子和女儿跑过来死死的拉着我的手抱着我的腿不让他们绑走我,在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在乡邻们的谴责声中,恶人强行把我抬到车里,将我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在我绝食抗议期间,被四个人强行按在椅子上灌食摧残。在灌食过程中被灌食了不明药物,当天晚上我后背疼痛,无法入睡,四个月后恶人将我放回家,可是我明显感觉记忆减退,反应迟钝。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二零一一年七月我丈夫在家里被绑架,被关押在眉山看守所两个月,在这期间我又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地打工,家里就只剩下年迈的老母和上小学的女儿。

二零一二年八月丈夫再次在家里被绑架到郫县看守所,中共党徒还在家里抢走了两万元现金,恶人为了绑架我竟去到我女儿的学校逼我女儿说出我的下落,没有得逞。我丈夫被非法关押,后来又被双水碾街道办综治办偷偷转送到新津洗脑班,同年十月丈夫才被放回,我们全家在二零一三年新年才团聚。

结语

前面我将发生在我身上的经过大概做了一下陈述,修炼法轮大法让我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却正因为中共的侵害给我带来了苦难,迫使我尝尽了生活的辛酸!中共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而我的信念依然金刚不动!经过了一年又一年,走到今天,现在我的孩子也已经长大,当他们看到中共的歪曲报导的时候,嗤之以鼻的同时更认清了邪党卑鄙无耻的流氓本性。十四年来,不仅是我的孩子明白了真相,明白法轮功真相的民众也越来越多,人们都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认清了中共邪党的邪恶,于是纷纷起来以各种方式制止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我现在对未来充满着希望,带着感恩的心,时刻珍惜着这来之不易的光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