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法光里成长的小女孩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一日】我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份出生,是一个幸运的小女孩。听姥姥说,我三个月时,白天晚上都在姥姥家,由姥姥看着。

姥姥是大法弟子,把我放在宝宝车里,读法给我听,有时放师父的讲法录像给我看。几个月大的时候,我就用小手比划着,指指电视,意思是让姥姥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再大些,姥姥就教我背《洪吟》,四岁时,就能把师父的《洪吟》熟练的背下来,也能跟姥姥一起读《转法轮》,到上学前《转法轮》里的字都能读下来。

我还与姥姥一起证实大法,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就这样,我得法了,很荣幸的成为师父的大法小弟子,每天沐浴在师父的法光里。修炼中,我体会最深的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为我消业,并且还为我还过命。

下面说出我修炼中的真实故事,由姥姥代笔整理。

一、师父救了我和姥姥的命

姥姥说,二零零五年冬,一个大暴雪即将降临的傍晚,姥姥抱着我从超市出来,突然一阵狂风骤起,把超市正门白天临时搭起卖电器用的大木头架子刮下,姥姥被砸倒在地,我也从姥姥的怀里被甩出二、三米远,狠狠的摔在地上,脸朝下。在场的人见状,赶忙跑过去,将我抱起。

当时,我清楚的看到我落地时,一只很大的手把我接住,我正好掉在手心里,手就象棉花那么软,随后,看到那只大手是金色的,还放出一道金色的光,那时我很小,只有二岁吧,用语言还表达不出来,只是用手比划着,嘴里唔噜着说不清楚,姥姥也听不明白。

现在我明白了,那是师父的大手托着我,是师父救了我的命。现在想起当时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如果没有师父,那天我和姥姥都没命了。姥姥说,那天在场的人把救护车都找来了,让我们上去,可姥姥连一点皮都没破,有位在场的五十多岁的男子,嘴里嘟囔着说:“我亲眼看到她被砸了,怎么会好好的呢?”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

四岁那年,我消了一次大病业,一只眼上长了一个大眼疮,姥姥扒一扒眼皮,看到眼皮里面是一团烂肉,姥姥带我炼功,就这样,眼疮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消失,一点疤痕都没有。姥姥对妈妈说:“如果到医院去手术,弄不好眼就变成疤眼了,就破相了,会毁了孩子。”妈妈也服了。

还有一次晚上,我全身滚烫的,身体抽搐,姥姥问我:“难受不难受,喝点水吧。”我虽然迷迷糊糊的,但心里明白,坚定的说:“我没有病,我是消业。”第二天起来,我要求与姥姥去发资料,姥姥担心我,不让去发,但我就是要去,姥姥答应了。可我出门走到二楼时,脚没走稳,从二楼滚到楼底,这时姥姥又想不去了,但我就是要去,姥姥只好带我到附近居民区去发。神奇的是我刚走出楼层单元,姥姥要领我到海边去,这时我又跑又跳,什么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了,全好了。因为我没承认它是病,它只能灭了。当然,这一切都是师父帮我消掉的。

二零一二年冬,一次放学回家后,我的身上起了一些小红包,第二天起来,几乎长遍了全身,也很痒,到了下午放学后,全身连成了一片,又红又硬,一片片的小红包凸现起来,老想用手挠,身上的肌肉都很硬了,脸上也是一片一片的。姥姥让我炼功,这时妈妈回来了,见我这样,就逼我去医院,我不去,躲到姥姥的屋里不出来了。妈妈气的又哭又闹,非要带我去医院。姥姥说:“学学法,炼炼功,保证没事。”同时我也在心里求师父帮我,我不去医院。妈妈又问我:“痒不痒?”虽然很痒,但我象没事似的说:“不痒。”在师父的帮助下,妈妈在的半个多小时里,我一下也没挠,真的不痒。等妈妈走后,我赶快挠了几下。

到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后,发现小红包都消了,让人害怕的红肿凸现的东西基本消下去了。摸摸皮肤也有肉的软度了,真是来势凶猛,可只有前后三天就好了,又是师父帮我消了一次大业。

二、我也能证实大法

很小的时候,我就能用DVD机子帮姥姥检测刻录光盘的质量,姥姥每星期都要做很多的真相光盘供同修用,做的多还得保证质量,姥姥做大法的事很认真,每期首次刻录都要進行检测质量如何,无误后再大批制作。那时我看姥姥太忙,就帮姥姥检测光盘,我也愿看光盘里的内容,特别是每年的神韵晚会节目,我看的遍数就更多了,每个歌唱家的名字都能脱口而出,每首歌词都耳熟能详。看的过程也是我修炼的过程,里面的内容对我都有很大启发。

姥姥还做PVC的护身卡。做这种卡片有一道工序,得揭一层很薄的膜,但不好揭,姥姥揭时很费时,我就帮姥姥揭,我的小手很灵巧,一揭 “嗖”的就揭下来了。特别是今年做神韵光盘,要配上精美包装盒,要拽开盒子里的隔层,把光盘封底、封面图片放進去,我和姥姥配合,姥姥揭盒内隔层,我就往里放封面封底图片,然后卡上,我们一老一小做的非常快,满足了同修们的需求。

我也经常与姥姥一起到居民区去发放真相资料和张贴不干胶。有二次上楼,刚发到中间楼层时,碰到有人从屋里出来,我象没事一样,也不紧张,智慧的向楼上走,等那人走下楼去,我就再走下来发放。姥姥在楼底下听到关门声,知道我在楼上碰到人了,怕我紧张,就叫我下来。当时我就想: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不害怕,下楼后我告诉姥姥,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你不要叫我,我知道怎么做,我有师父。

我想我现在虽然只有十岁,但我是大法小弟子,与常人的孩子不一样,我觉的我该帮姥姥给同修送资料了,远的来回坐车需要近二小时,近的来回要一小时。我第一次去远的同修家往回返时,天已经黑了,到站我没看清楚,就多坐了一站才下车,我就往回走回来了,也没觉的累。姥姥见我回来这么晚,就担心了,我说:“没有事,你别给我加不好的念,我有师父。”

虽然我是小孩,但我知道修口,只要牵扯大法的事,不该说的从来不说,对任何人都不说。

三、拒绝加入中共少先队

刚入学不久,学校就要求学生每人拿二元钱买“红领巾”,加入中共的邪恶少先队。我的铅笔盒放在课桌上,铅笔盒里有钱,老师就从我铅笔盒里拿走二元钱买“红领巾”。老师不明真相,认为是好事。放学回家,我把这事告诉姥姥,姥姥马上给老师写了一封信,加上一个翻墙软件小光盘,让我带给老师,并让我向老师要回那二元钱,老师看了信后就把钱还给了我,以后就再也没让我入邪队。

现在学校经常在写假期“保证书”和填写一些“表”时,有一项反对“邪教”,虽然没明确提到法轮功,在中共的谎言宣传误导下,人嘴上不说,心里都知道指法轮功,让学生对大法犯罪。一次,学校刚把表发下来,我就让姥姥写了一封真相信,带给了老师,内容是讲“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姥姥还用白纸将那项内容给贴上。以后再发“表”时,就没有这一项了,但过了一段以后又出来了,我们又马上采取行动写劝善信带给老师,以后就没有了。这位老师在年终给我写评语的时候,还写上一句谢谢姥姥的话。

四、结语

师父给予我很多。我很小的时候,师父就把我的天目给打开了,能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就象师父在法中讲的,“你发现石头、墙,什么东西都会跟你说话,打招呼。”[1],这是真的。我小的时候,墙经常跟我打招呼说:“喂,你好!”等。

前几天,我在看《未来人的神话故事》光盘,当我看到台湾一位同修说:“自己不够精進,但师父却经常给我机会证实法。”我就在想:“我经常不炼功,不精進,师父要不要我呢?”此时我也泪流满面,觉的对不起师父,更加体悟到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的洪大慈悲。

以上说的都是我在大法中的亲身经历,是真实的故事,还有些姥姥不想写,怕别人看了不相信,因为我说话做事太象大人了,不象个小孩子。虽然我修炼的不够精進,人心上来时,魔性也很大,也干扰了姥姥的心性,但我心里非常明白姥姥带我修炼很不容易,操了很多心,为此我谢谢姥姥。今后我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学好法,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