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太的呼吁:还我儿子、媳妇……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我叫王庆荣,老家山东,1934年生。八十岁的人了,图个啥,就想着天天能和孩子们在一起,看到孩子们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这心里就舒坦!踏实!可就这点小小的念想儿,现如今却成了奢望。

王庆荣
八旬老太王庆荣

我和老伴已经快四个月没见到儿子和媳妇了!我就咋也想不通,好好的孩子,说抓走就给抓走了,俺们惹着谁了?伤着谁了?押到一个说是叫什么(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的洗脑班。

哪个朝代都得有王法呀,可现在想要找个说理的地儿都找不着。我呀,想儿子,想媳妇,想得睡不着觉,也吃不下饭。寻思着找个能管这个事的官儿说说这事儿,可找谁都不管!我就琢磨着还是找咱老百姓啊,老百姓最能说公道话了!要是你家有亲戚、朋友啥的能帮上忙的,就替我老太太说句话,我先代老伴儿和全家谢谢大家了!

回头想想俺和老伴儿这一生啊,把自个儿愣是耗到这荒草甸子上了,1958年俺们来到这儿时,就只有2栋草房儿,看不见人家儿。这几十年过去了,现如今这热闹,看得俺们心里亮堂,因为那里有俺们的血汗啊!我和老伴也有了4代人,儿孙满堂。

可这过日子,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家也不例外。大儿子叫石孟昌,儿媳叫韩淑娟,两个都是62年生,这小俩口结了婚经常吵架、打架,摔东西。我这心里急呀,管也没用,有那么几年突然这俩口不吵了,我还纳闷儿,问问才知道听说是炼法轮功,做好人,对谁都好,就为他人着想,俩口儿不打架了,我这乐呀,感情儿还有这能断家务事的功法,我少操多少心哪?孩子们对我也更孝顺了。

这好事儿成双,不打架啊,俺就乐得够呛。俺儿子一直有个爱掉下巴的毛病,到哪儿找大夫看都说没法儿治,可这一炼功,下巴也不掉了!俺那时也有胃下垂的毛病,吃饭的时候要解开裤腰带吃饭,要不吃的东西就下去的不顺畅。看儿子好了,我也跟着炼,没多长时间,胃下垂好了。心里这个高兴啊,全家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但是,就从1999年7月以后,俺这一家人的安宁就没了,说是不让炼法轮功了。俺们就解不开这个事儿,这么好的功怎么就不让炼了呢?又让人体格儿好,又让人心眼儿好,上哪儿找去呀?说是江泽民等一些人有权不让炼。俺们就想,这些人肯定是不知道啊,得去告诉他们一声儿。儿子和儿媳就去找这些官儿去反映事儿了,想告诉他们一声儿。可就这一告诉就灾祸来了,儿子媳妇多次被没来由的关押、劳教、判刑,加在一起长达8年多,每次被那些不知理的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俺就苦苦的去找当官的,8年来,差不多天天以泪洗面,这眼泪也不知流了多少……

2013年9月23日9点多钟,又一次祸来了,10多名警察把我儿子家的前门和后门都围住,派出所的李旭东、郭庭竣、刘言等砸开房门,5、6个警察把媳妇韩淑娟拖拽到门外,然后把韩的头按在地上,揪起头发、扯起她的胳膊和腿倒空着将其抛到警车里,紧接着又用同样手段把俺儿子石孟昌抬出门抛掷在车内,扬长而去,儿媳的一只鞋丢在大门外。整个过程没出示任何证件,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连个因由也没有告诉亲属,当天送到青龙山洗脑班非法关押,时至今日,青龙山洗脑班没有提供任何法律文件给我们,只是声称在对他们进行强制转化。我的儿子已五十多岁了,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儿子嘴歪、说话口齿不清、半身麻木,身子骨瘦,去看他时,精神状态不好,身体已瘦得不到90斤,老太太我很担心他俩的身体。

最近我聘请了律师,我和亲属和律师11月14日去青龙山洗脑班,要求接见儿子。结果这最基本的要求都达不到,律师也没有看到我的儿子。我们就站在门口隔着大院向儿子喊话,律师喊话告诉我儿:你没有犯罪,是房跃春在犯罪。喊话持续了2个小时。第二天和律师到建三江检察院递交了“刑事控告状”。依法要求检察院调查参与绑架到关押一系列违法犯罪的犯罪嫌疑人14人。马检察官做了相关笔录,并说要往上报告。

12月5日,律师再次来到青龙山洗脑班,发现洗脑班挂的大牌子已没有了。可还是没让律师和家属见到我的儿子。到检察院后,发现检察院没有调查立即制止犯罪行为,律师再次要求检察院立即去制止犯罪。

2014年1月2日,共十四位当事人及家属和梁小军、赵永林、黎雄兵、王全璋四名正义律师去黑龙江省检察院农垦分院控告青龙山洗脑班“非法拘禁”和“建三江检察院不作为”。主管控诉的检察长钱之珉接待了律师来访,律师提醒钱检察长有三名被害人目前仍处于被非法关押状态,犯罪正在持续中……,下午1点,检察院胡检察官依次接待了14名控告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并递交了控诉青龙山洗脑班的材料。

如今临近过年,俺更想儿子和媳妇,俺希望能和儿子媳妇过个团圆年,不再分开。俺听说那个洗脑班,谁进去了都得扒层皮。你说俺能不惦记吗?自从得知他俩口被非法关押后,俺吃不好睡不好,我真的不知道他俩在里面会受啥样的苦与折磨。洗脑班要把一个修心向善的好人转化到哪儿去呢?信仰“真善忍”也有罪吗?

如今,听说劳教制度被废除了,好啊,我知道那个地方祸害人,儿子在那里没少遭罪。而且说中共“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兼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被“双规”, 周永康已经被控制起来。政法委出台的一个文件,叫作《公检法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其中提到“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对于刑讯逼供、暴力取证、隐匿伪造证据等行为,要依法严肃查处”。这不是很明显地冲着曾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这些人来的吗?

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佛法,已经弘传至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同祖同宗的香港和台湾修炼法轮佛法都是合法的。我琢磨着中国有一天也会那样,法制会不断地健全,当官的都能维护社会公正、老百姓们的利益,类似我儿子这样的人间悲剧不会再发生。

俺想啊,这下可好了,这国家可干点正事,但我却没想到儿子、儿媳又被非法关进了洗脑班。我希望咱老百姓和那些父母官们能听听我这个八旬老人的心里话,了解我儿子、儿媳的冤情,维护正义与良知,造福于一方百姓。

石孟昌的老母亲
2014年1月16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八旬老太的呼吁-还我儿子、媳妇……-286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