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1月22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

  • 辽宁凤城市警察勒索“保证金”数万 受害人要求归还

  • 新疆法轮功学员陈秀兰和家人遭受的迫害

  • 修大法无病一身轻 讲真相遭中共迫害

  • 辽宁凤城市警察勒索“保证金”数万 受害人要求归还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凤城市通远堡派出所所长陈利新1999年-2001年在宝山镇任职期间非法关押、敲诈勒索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家属所谓“保证金”等近七万元,大部份至今未还。法轮功学员与家属们多次要求退还被勒索的钱,可是处处碰壁。

    近期,宝山镇法轮功学员张艳芹、王书珍到当地镇政府找镇长要回在1999年7.20后当地派出所原所长陈立新利用职权威胁、勒索的钱,每人3-5千。因14年了,多次换新的领导,新的领导让找派出所,新所长又让找市政委,政法委接待的人说:找当地派出所。学员说:是派出所让找政法委,政法委的人气愤地说:是哪个所长说的?最后表示,他们不管具体案情,让去找公安局。

    学员又去找政法委书记,当时一名也是政法委的人,问明来意,他说这事你们去找李洪权。找到李洪权,李洪权说:不写三书、不和法轮功决裂、不转化不给,是法律规定的。学员问:是哪条宪法规定的,拿出来我们看看。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往哪里转。我们不偷、不抢、不嫖,触犯宪法哪一条了?薄熙来迫害法轮功被判刑。李洪权说:薄熙来被判刑是贪腐,没有迫害法轮功的事。学员说:薄熙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到国外牟取暴利,夫妻俩合伙一起干。后来,李洪权打电话找来在99年7.20后当时610头目蔡远利。蔡远利说:当时在草和办转化班,那笔钱我们谁也没得着,在当地派出所。学员说:什么转化班,不就是逼人骂人吗?除了欺骗就是谎言。李洪权说:你们到楼下找公安局信访办。公安局信访办的人说:这事我们管不着,让找当事人。

    当事人陈立新现调到凤城市通远堡派出所任所长,2014年1月13号,学员用手机找到了陈立新,陈立新回答说:那笔在镇政府里,让学员到镇政府去找,如果查不着,你的钱我包。

    陈立新,男,五十岁左右,1999年-2001年任凤城宝山镇派出所所长,在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造成宝山镇二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拘留,三人进京上访被非法绑架、拘留、非法劳教一年,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遭迫害。据不完全统计:陈立新在宝山派出所任职期间勒索、罚款法轮功学员钱财,大部份至今未还。

    1999年7月20日邪恶迫害后,宝山法轮功学员开始进京上访证实法。7月20日宝山大约有60多法轮功学员乘车去沈阳――省政府上访。回来后宝山派出所所长陈立新等人把法轮功学员关庆尧、赵素云骗到派出所,借口以他们二人领头闹事为由,把他俩送进凤城拘留所关了15天,还有些法轮功学员被罚了款,包括宋凤玲200元,何文强、张艳霞200元(夫妻),孙素敏200元,王凤芹200元(罚款都是非法的,没有条据)。(共800元)

    1999年8月份宝山镇派出所陈立新等人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红色恐怖,对宝山镇炼功点关庆尧家大搜查,大抄家,把大法挂图、师父法像、录像讲法带、录音讲法带及所有大法书籍及资料、单放机、录音机、电视机等全部抢劫一空,紧接着开始抓人。宝山的第一次大批抓捕就这样开始了。被绑架的有法轮功学员关庆尧(第二次)、张艳芹、隋桂芹、张子扬、刘志强、宋桂英、王书珍、代艳等,八人被送凤城拘留所非法关押35天,放人时,对每人勒索保证金,除关庆尧5000元外,其他七人各3000元(共26000元),只有关庆尧一人有张白条收据,其余人什么手续也没给。

    2000年初,法轮功学员黄鸽赶集,顺便到关庆尧家,正在唠嗑,被恶警马秀利碰见,说他们(盯梢黄鸽的人)正在到处找黄鸽。接着他告诉了所长陈立新,把他俩都弄到了派出所,诬蔑他俩“串联”,把宝山给“搞乱”了,妄图用这莫须有的罪名将他们送去教养,结果没有什么证据,就把他俩送进凤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个月(黄鸽两次关押长达100多天,第一次是因进京上访)。法轮功学员一看也太不公平了,恶警无中生有就抓人,就这样宝山镇法轮功学员开始坚定了进京上访证实大法的决心。

    2000年2月恶警又绑架了一些法轮功学员,抓人的条件和上次一样,炼就抓,被绑架的包括法轮功学员宋凤玲、杨景美、王凤芹、黄玉书(进京上访)、张子扬。3月份,法轮功学员陈尚(进京上访被押回凤城看守所,宝山的所长陈立新打她耳光至嘴角淌血)和赵明武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至少40多天至70多天。放人时,每人被勒索保证金3000元(没有任何依据)(共21000元)。

    2000年法轮功学员张艳芹、隋桂芹、王书珍进京上访证实法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在马三家)。岔路村法轮功学员姜凤利、白树仁进京上访讲真相,被非法关押凤城看守所一个月后放人,每人被勒索保证金3000元。赵家村法轮功学员何文强、张艳霞(夫妻)进京证实法被抓,关押凤城看守所一个月,勒索保证金5000元。周家村的法轮功学员黄玉书进京证实法被抓,关押在凤城看守所数十天,被勒索保证金3000元,第二次进京后被非法教养,在马三家教养院遭迫害。大营子村王素珍(二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宝山医院的法轮功学员宋凤玲,因给亲弟弟送大法资料,被别人举报,被西大营子派出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左右,又送到凤城拘留所关押,放人时被勒索2000元(二次被关押)。

    宝山镇派出所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共计7万多元。2000年为这笔钱的事,宝山法轮功学员给省司法厅写了揭发信。后来这封信被打回到市政法委,当时邢东宪等人大怒,到处查笔迹,后来把宝山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查出来了,结果把王凤芹非法送马三家教养两年。王凤芹在马三家被强迫洗脑、灌输邪恶谎言,回来后不敢炼法轮功,走向邪悟,于2013年去世。

    十几年来法轮功学员怀着大善大忍的胸怀,慈悲的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真、善、忍无罪!法轮功学员没有错。是中共邪党的谎言毒害了人,希望世人赶快清醒,远离邪恶,选择未来!

    在此,再一次正告陈立新等人,天理昭彰,善恶有报的日子到了,历史不会永远被掩盖!任何对大法、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一切罪恶都已被记载,并将得到上天公正审判!众所周知,中央610头目李东生落马,你们唯一的出路就是立即停止做恶,即刻释放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弥补所有损失,将功赎罪,为你和你的家人赎回未来。

    通远堡派出所:8511012
    陈立新,手机:13941524995 宅电:8143398

    辽宁凤城市红旗镇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十几年来,在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无理打压和残酷迫害法轮功中,辽宁凤城市红旗镇法轮功学员及亲属也遭到了很大的痛苦与伤害。由于中共的造假宣传与谎言毒害,使一些人对法轮功不理解,有的甚至仇视法轮大法,在无知中犯罪。红旗镇派出所门广军、洪江、鞠春波等相关责任人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

    原凤城市红旗镇土门水库幼儿教师刘银凤,在修炼法轮功前,常年有病,头晕、胃病、乳腺增生等,学法轮大法以后,这些疾病全好了,十几年一片药没吃。刘银凤把自己学法、炼功身心受益的亲身体会告诉身边每一个人,见人就讲法轮功真相。二零零二年夏天,刘银凤在讲真相中被恶人诬告,被非法劳教三年。刘银凤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受尽折磨,直到生命垂危,家人被勒索了一万五千元钱,才给办了保外就医。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五日,刘银凤和两名法轮功学员冷冬梅、王春珍在红旗镇黄旗村三组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诬告,被凤城红旗派出所所长鞠春波、警察洪江绑架到红旗派出所,并于当晚被送至凤城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三天后,被劫持往丹东看守所。二零零九年三月份,凤城法院秘密开庭,由审判长徐洪仁、审判员万开富、卢景义,检察员唐金凤、赵恩芳,书记员王珺构陷,对刘银凤非法判刑三年,冷冬梅被非法判刑四年,王春珍被凤城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

    冷冬梅:女,40多岁,原红旗镇政府妇联主席。2000年11月,冷冬梅进京上访遭绑架,被非法劳教2年。2002年秋季,冷冬梅被恶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所长门广军等绑架,10月份,冷冬梅被非法判刑4年。2008年11月14日,冷冬梅和刘银凤、王春珍在红旗镇黄旗村讲真相时,被红旗镇派出所所长鞠春波等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4年。

    王春珍:女,60岁左右。2008年11月15日,王春珍在红旗镇黄旗村三组讲真相时,被凤城红旗派出所所长鞠春波、警察洪江、张德忱、王国东绑架到红旗派出所,并于当晚被送至凤城拘留所,非法拘留13天后,被劫持凤城看守所。丹东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将王春珍非法劳教一年,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被强制洗脑迫害。

    董钧发:男,60多岁,2005年5月1日,被红旗镇党委书记范英义、凤城红旗派出所门广军、王森非法绑架,在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被丹东市劳动教养委员会非法判劳教2年,董钧发在本溪威宁营教养院遭受强制洗脑等严重迫害。

    姜秀英:女 ,2001年4月,被强迫参加草河洗脑班15天。丈夫(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心里承受压力太大,离世。

    孙状:男,2001年,被强迫参加洗脑班10多天。

    姜军:男,2005年4月,被凤城红旗派出所门广军、王森、邓波非法绑架、抄家,被判刑3年,送沈阳大北监狱迫害。参与迫害的有凤城国保大队关威,政法委李洪权、孙孝斌。

    李桂春:女,2002年,被丹东网警支队警察非法绑架,几天后放回。

    石成奇:男,2001年,原红旗镇派出所门广军、洪江非法绑架石成齐的母亲(刘银凤),石成奇抵制迫害,被门广军、洪江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一天。

    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没有错!这已经被历史所证实的了。善恶必报终有时,只争来早或来迟!在这历史的巨变即将到来之时,认清善恶,明辨是非,抓住时机,为你自己生命的未来做出正确的选择!


    新疆法轮功学员陈秀兰和家人遭受的迫害

    我叫陈秀兰,现年77岁。于1996年5月与老伴盛克智(77岁)一起开始修炼大法。修炼后无论从我们的身体和心性上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和提升。修炼前老伴是个病秧子而且脾气还不好,谁要说话不如他的意那可不行。学法后,他去掉了急躁和脾气不好的毛病,全身的病也不翼而飞了。

    但在1999年7.20法轮大法被迫害以后,为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和老伴与其他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两次,被当地警察劫持回来后拘留半个月。2000年8月1日老伴又被非法批劳教两年,逼迫放弃信仰,老伴不从。老伴期满回来后,中共人员还不放过我们老俩口,声称还要判我们。迫使我们流离失所,后来居住在女儿家。

    2008年6月23日我们五位同修在女儿家学法,一伙警察冲到我女儿家进行了抢劫。把家里的大法书、师父法像、法轮章、护身符及真相资料和做真相资料的工具等洗劫一空,就连家里仅有的500多元钱(那是我和老伴的生活费,因为从2002年我们老俩口的工资就被停发了,该给的福利全部停发。在此同时新疆农六师公安局把我们的户口都给销掉)拿走了。当时老伴被吓得心脏病复发没抓,其余四人被绑架,后我被非法判刑五年。即使这样警察对他的干扰也一直没停,使他不能正常的生活与修炼,最终出现了病状。

    2011年11月下旬我的大女儿盛永宏(51岁),由于给当地领导写真相劝善信被警察绑架并批一年多劳教。但在劳教所解体前夕邪党领导又以量刑过轻为名于2012年5月5日对她重判五年劳改。在我还未从监狱出来的情况下,大女儿又被冤判五年。在重压之下老伴盛克智于2012年2月7日含冤离世。


    修大法无病一身轻 讲真相遭中共迫害

    ——于同智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我叫于同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年轻时经常头疼、失眠多梦,经县中、西医治疗效果都不太好。随着岁月的增长,又出现了腰、背、肩、项部发硬发板,肩周炎、骨质增生等症状。三次去过青岛山大医院、中医院和市立医院治疗效果也不明显。为了减少痛苦,又学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气功。九五年结婚后,我又到莱阳中医学院求治。由于挣的钱都送进了医院,经常受妻子埋怨。

    一九九八年九月九日我修炼大法后,我从此彻底抛弃所有其它气功,炼大法两个月,全身疾病不翼而飞,身体一身轻,大法的神奇经常在我修炼中体现,我真正认识到这是伟大的佛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起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运动,令我不解。我想法轮功是正法修炼,不但能使修炼者祛病健身、道德提高,而且是一部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超常的科学,对社会、对人民百利而无一害。作为身心受益的我,一定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二零零一年,我踏上去北京的列车到信访办上访。在路过天安门广场东侧时,被警察劫持到天安门派出所,后又被带到青岛公安驻京办事处,当天又被带到莱西公安驻京办事处。第二天我从办事处跑出去,在广场被李国红截住。在办事处,沈涛、柳广宏、司机(家住河头店)对我进行殴打,他们用鞋跟、鞋底击打我脚、头、脸、眼、耳部直至发紫变色才罢休,我的耳膜破裂,眼球被打伤(当时,绕岭乡派出所副所长和我村于锡金在场)。回来后,他们又非法拘留我十五天,生活费自付七百元。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我在村东上班的路上,被姜山派出所赵姓警察(家住姜山镇东屯村)和梁峰(临时工)劫持到姜山镇派出所,在场有沈涛、610人员和姜山派出所人员对我非法审讯。我不配合他们,赵姓警察对我拳打脚踹,并非法抄家及单位宿舍,抢走大法书和资料。第二天送进看守所。

    在看守所六个月的被非法关押中,我被强制剥花生皮、拣花生米,天天到深夜,并无端遭到刑事犯人殴打(武备法轮功学员史洪杰就是在8号室被迫害死的)。检察院制造假证据非法提审,我不配合,遭一人员脚踹,后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在潍坊潍北监狱,我被送进严管队,强制奴工劳动一个月后分在二监区,几天后又被送进总监狱(内设山东省法轮功人员“转化班”)。在“转化班”里逼我们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及书籍。二十天我不“转化”,也正逢非典高峰期,又送回二监区。几个月后又被拉到“转化班”。“帮教”让我写思想汇报,我就写真相,常常遭到“帮教”殴打。约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他们强制、威胁、欺骗让我写“三书”,我不写,科长徐海明、主任张济生 、书记王某某及教导员每人持两只电警棍对我进行电击,电用完后又从其它大队找来几只电棍继续电击,我的头部、脸、脖子、五官肿大变形,全身电击伤,几天后多处流黄水。事后我知道总监狱政委在迫害我的那天晚上在窗外观看。为了掩盖迫害罪行,直到我恢复正常才又送回到二监区,和犯人一样劳动至深夜。

    二零零四年八月份,因我写的思想汇报一直不符合他们的要求,队长杨某某找我谈话,说我思想不老实,在禁闭室又一次对我进行电击迫害,参与者有郭春清、教管股曲从还有一个不知姓名及几个犯人。第三天,省监狱、司法、省人大对二监区视察,他们为掩盖迫害真相,把我送往一监区禁闭室,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被转移到别的监区。

    一监区是潍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黑窝,股长王喜运是出了名的凶手。他们利用给犯人积分减刑的手段,驱使犯人迫害大法学员。犯人不执行就利用犯人迫害犯人。王喜运每天给犯人安排迫害手段,犯人每天24小时轮流在眼前监视,不让睡觉、不让闭眼,闭眼就打,不让上厕所,不允许活动。犯人每天汇报迫害情况。有一次王喜运来禁闭室,犯人逼我蹲,我不从,第二天就找犯人对我殴打。犯人说,管教股说对你迫害天天升级。二十天后我绝食抗议迫害,他们利用犯人张昆明、刘某某打我的嘴,驱使犯人野蛮灌食,有2次犯人把我按在桌子上往鼻子里来回抽插管子。在这里我还被迫害坐老虎凳、睡铁人床、上大挂。九月底的一天,王喜运唆使犯人张亮(黑社会青州人)还有一个不知姓名,从我头往下浇凉水。有一次逼我写三书,我不写,第二天王喜运和管教股三人把我铐在桌子腿上进行电击。在一监区迫害二个月后又把我拉到洗脑班,他们利用黑社会头子刘某某(青州人)用钳子夹我手指,他说如果不听他们的就拔掉我所有指盖。有一次用手指弹我的眼睛,用方便塑料袋套在头上不让喘气。二十天后,我身体基本康复,又被送回二监区迫害,直到二零零五年九月我走出监狱大门。

    善恶有报是天理。目前,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头目李东生、薄熙来等纷纷被抓,丢官坐牢也只是恶报的开始,更大的恶报还在后头。希望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人,赶快惊醒,悬崖勒马,并立功赎罪。不然,不仅自己会成为邪党的殉葬品,还会连累家人遭恶报。也希望那些还在听信谎言、拒绝真相的人们,从我的亲身经历中,看看到底谁正谁邪,真正分清善恶,远离邪党,善待大法,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1月22日发表)-285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