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东营暨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2013年被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据不完全统计,仅明慧网报道的山东东营和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被迫害的共有55人。其中:被迫害致死1人,非法判刑5人,44人被绑架、抄家、勒索钱财、劫持洗脑班迫害或被迫流离失所,其中4人至今下落不明。此外,以前被非法判刑或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杜建新、游云升等至少5人仍然在中共监狱、劳教所这些黑窝里遭受迫害。

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法轮功学员依然坚定着神圣的信仰“真善忍”,以各种平和的方式向身边的民众讲述着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冒着危险和压力揭露着中共邪党的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

一、东辛采油厂优秀职工王明云遭七年冤狱迫害致死

王明云女士,一九六一年出生,原是胜利油田东辛采油厂监测大队优秀职工。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她原来患有的头痛、腰痛、背沉等久医不愈的疾病全都好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焕然一新。学炼法轮功后,王女士工作勤勤恳恳,与同事和睦相处,乐于帮助别人,多次被评为单位、采油厂、管理局先进个人;在家庭中悉心照顾老人、教育子女,是单位同事、亲朋好友公认的好人。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王女士和丈夫张爱泉被桓台、滨海公安局不法警察偷偷摸摸翻墙闯入家中绑架。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八日,王女士被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其丈夫同时被冤判八年。十一月十日,王明云被劫持到山东女子监狱迫害。在那里,王女士被强迫做高强度奴工,罚站、连续四十多天熬夜不让睡觉、人格侮辱、打骂、不让购买日常用品、恐吓欺骗、不让家人探视等虐待,致使原本身体健康的王明云女士牙齿松动、血压经常高达200以上、原本一头乌黑的头发变的花白、身体大面积起疙瘩非常痛苦。医院下病危通知,监狱却一直拒绝保外就医。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王女士冤狱期满回家,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含冤离世。

二、范志勇、孙玉霞等五人被非法判刑

(1)范志勇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孙玉霞和张贝贝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东营市河口区孙玉霞(女,30多岁)和张贝贝(女,20多岁)在滨州市沾化县讲真相,被当地公安人员绑架。七月二十四日,沾化公安人员与胜利油田河滨分局(河口区)又绑架了张贝贝的丈夫范志勇,非法抄家拿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并非法关押范志勇。范志勇家住河口区河通小区41号楼,工作单位是东营市胜利河口第二小学。孙玉霞的丈夫巩丙国也被绑架,并于七月二十五日劫持到胜利油田集输洗脑班非法关押。不久,巩丙国从洗脑班回到家中。

范志勇、孙玉霞、张贝贝三人被非法关押半年多。十二月六日上午九点,滨州市沾化县法院对他们三人非法开庭一审。二零一四年元旦前后,沾化县法院偷偷摸摸非法宣判,非法判范志勇四年半;张贝贝、孙玉霞三年,监外执行,两人已于十二月十八日回家。

(2)广饶县庞光文在上海做生意被非法判刑五年

籍贯东营市广饶县的庞光文,一九七七年十月出生,原是山东大学的优秀学生。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他几经迫害,流离辗转到上海,在南汇区三灶镇做物流生意,是上海某物流公司经理。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庞光文遭上海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和三灶镇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及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长宁区看守所。一同被绑架的还有公司人员赵斌。公司的生意难以正常经营,庞光文的妻子和四岁的女儿几乎流离失所。在看守所,警长和管教唆使死刑犯殴打庞光文,庞光文被打得大声喊叫,而不远处时刻守着监视器屏幕的警察却不作声、置若罔闻。因为庞光文坚持炼功,不按手印,拒穿识别服,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四日被警察戴上手脚相连的镣铐迫害,以致整个人直不起腰,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解下来,大小便也是自行处理。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庞光文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二十四日被长宁区看守所固定在铁椅子上强迫灌食一次,由于管子是强行插拔,庞光文呕吐剧烈,鼻腔出血。五月二十七日,庞光文被转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迫害,手脚一直被绑在病床上,不能自由活动。期间,庞光文遭到强行灌食迫害及长期绑在床上,导致肌肉萎缩,膝关节没有了条件反射,体重下降近三十斤。后来,在国内外正义力量的帮助和庞光文自己的努力下,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庞光文被保外就医,但长宁国保却勒索家人两万元说是取保候审押金。

可是二零一三年七月八日庞光文被再次劫持到长宁区看守所。他一直绝食抗议迫害,七月十一日的非法庭审是被人架出来的,冤判五年,赵斌被冤判四年。七月十九日庞光文被转至上海市监狱总医院,遭强行鼻饲灌食,每天被绑在床上,手脚被固定无法动弹。不知何时庞光文进食了,进食后九月三号被送进了提篮桥监狱八监区。庞光文由于身体原因再次被送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具体表现是吃啥吐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而家住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的赵斌,入狱不到两个月即被提篮桥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八岁。

(3)原孤东采油厂集输科科长路兴华被诬判五年

原孤东采油厂集输科科长、法轮功学员路兴华二零一三年初被诬判五年。

原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原书记高月敏多年来正事不会做,企图靠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捞“政绩”,做了很多伤天害理之事,随之遭到了天理报应:合伙贪污的一点二亿公款被查处,受到管理局的党纪处分。为了发泄私愤,报复,高月敏不惜用重金买通东营市河口区公、检、法官员,采取诬陷的手段迫害原集输科科长路兴华。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高月敏与东营市河口区检察院相勾结,诬告路兴华(已退居二线两年之久)贪污受贿。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闯进路兴华的家中,抢走了所有积蓄三十多万元存款,非法抓走路兴华,关进河口看守所,并向他的家属榨取了一千多元钱的所谓生活费。二零一三年初,路兴华以经济受贿被诬判五年徒刑。

三、四十四人被绑架、抄家、勒索钱财、劫持洗脑班或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三年,除了被迫害致死和被非法判刑的学员外,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山东东营地区和胜利油田还有43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敲诈勒索、劫持洗脑班或被迫流离失所。他们是朱某、王亮远、王桂荣、胡晓东以及先后绑架的两人、李芳、程海玲、宗善芳、郝建国、赵瑞贞、卢延庆、老鲁、李老太太、夏老太太、任老太太、小尹、小宋、苏惠珍、老顾、石宁、胡立群和她上学放假在家的女儿、巩丙国、张姨、杨姨、孟姨、张红梅、孔繁莲、陈朝红(陈玲)、丁匡嵩、刘纯荣、赵爱莲、李春生、王秀英、李学荣、李淑香、刘晓毓、李会芹、崔秀莲、郑春祥及妻子(未修炼法轮功)。

(1)胜利油田科技一村十余人集体学法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晚十点半左右,位于胜利油田科技一村卢延庆家涌进大约30名警察,对在此学法的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全部非法抓捕。他们有:老鲁、李老太太、夏老太太、任老太太、小尹、小宋、苏惠珍、老顾、石宁、胡立群和她上学放假在家的女儿。截至7月26日,被绑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陆续由本人所在单位党办和保卫科派人到滨海公安局国保大队接回。苏会珍、胡立群(音)、卢延庆仍然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不久,三人也陆续回到家中。

据悉,此次绑架是因为有恶人打电话诬告,油田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的国保大队、治安大队、科通派出所和物华物业公司治保队等单位参与了绑架,滨海公安局(东营区)治安警察大队队长赵鹏领队实施绑架。打电话诬告的人叫杜勇,三十多岁,是物华物业公司治保队的指导员,家住科怡小区(科技二村)17号楼1单元101室。

法轮功学员在自己家里或到任何地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没有犯任何法律条款。他们学法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有错吗?

(2)十七人被绑架洗脑班迫害

胜利油田胜利采油厂六十多岁的王亮远、王桂荣夫妇俩被绑架。王亮远是原胜利采油厂准备大队退休职工,王桂荣是家属。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上午,他们位于胜利采油厂胜荣小区的家也被非法抄家。他们被非法关押在胜利采油厂职工培训学校洗脑班,洗脑班不准其子女探视。

自二月十四日以来,胜利油田孤岛采油厂先后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抄家。随后两人已回家,学员胡晓东仍被非法关押在胜利油田集输培校洗脑班。在此期间,家属去要人,孤岛采油厂和胡晓东所在单位孤二油藏管理区与滨海公安局610恶警马玉强谎称只拘留十天便可没事了,可就在第十天,突然通知家属要把胡晓东强行送集输洗脑班。

四月十七日,胜利油田现河车队职工、刚退休两个月的李芳,在东营史口镇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胜利油田集输洗脑班。

胜利油田孤岛采油厂程海玲去四川旅游,在向世人讲真相时,遭恶警绑架。在五月十三日下午六点,被胜利油田孤岛海滨分局一帮恶警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及微机等许多私人物品。五月二十七日被家人接回,但没到家,又被孤岛采油厂劫持,转送到胜利油田、臭名昭著的胜采洗脑班持续迫害。

胜利油田三十中(胜采三矿)退休教师宗善芳,家住胜荣小区。今年五月初她回山东馆陶县老家,发资料,讲真相,被当地恶人绑架。恶人企图对她非法判刑,因查体有病未能得逞。宗善芳才得以自己回到家中。五月二十八日,宗善芳去银行取款,在门口被胜采国保大队董宁等人绑架,并抢走她从银行取出的所有现金,把宗善芳非法关押在集输洗脑班遭受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晚十点半左右,位于胜利油田科技一村卢延庆家涌进大约30名警察,对在此学法的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全部非法抓捕。其中苏会珍、胡立群(音)、卢延庆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

孙玉霞的丈夫巩丙国被绑架,于七月二十五日劫持到胜利油田集输洗脑班非法关押。不久,巩丙国从洗脑班回到家中。巩丙国家住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河兴小区32楼,在胜利油田供水公司滨河销售营业部工作。

胜利油田汽修厂桐凤小区张红梅、孔繁莲,于九月三日晚外出讲真相时,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胜采洗脑班。

胜利油田原通讯公司法轮功学员丁匡嵩被恶警董宁迫害流离失所五年,这次因送女儿上大学,于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在山东省潍坊被胜利油田滨北公安分局恶警董宁绑架,非法关在集输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六日,胜利油田大法弟子赵爱莲、李春生在去史口镇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当地刑警大队绑架,并伙同滨海公安局强行将赵爱莲送入集输洗脑班,李春生被送入胜采洗脑班。并非法抄了赵爱莲的家,拿走了一部份大法书。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胜利油田孤岛法轮功学员王秀英在粘贴真相帖时,被孤岛社区治保中心恶警绑架到东营海滨公安分局孤岛朝阳派出所。孤岛朝阳派出所警察立即非法抄了王秀英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九评共产党》、 切纸刀、订书机、A4纸等。后孤岛朝阳派出所警察在孤岛采油厂“610”操控下,将王秀英劫持到胜利油田集输采油厂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下午,油田胜北社区法轮功学员李学荣(女、约60岁)被恶警董宁从家里绑架到胜采洗脑班迫害。这些年来,李学荣前后被绑架4、5次之多,董宁等恶人几次向李学荣家人勒索钱财,并被非法劳教两次。年近七十岁的李学荣老人,在胜采洗脑班绝食抗议迫害。洗脑班恶徒近一个月不让家人探视。

(3)九人被绑架到看守所或当地派出所

二零一三年七月八日,东营市垦利县法轮功学员郝建国在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胜坨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关押在垦利看守所。

据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报道,山东省博兴县陈户镇纯梁采油厂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张姨、杨姨、孟姨在博兴县陈户镇官门村讲真相时,被人恶告,被陈户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滨州看守所。

二零一三年九月一日,法轮功学员陈朝红(陈玲)在济南商河县老家讲真相遭绑架,被非法关押于商河县拘留所。后来,陈朝红被非法拘留十天,勒索(非法罚款)一千元。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上午十点左右,东营市广饶县城区的李淑香、刘晓毓、李会芹、崔秀莲四名大法学员,在稻庄镇段河村向村民发送真相材料及讲真相时,遭到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由稻庄镇派出所指使恶警将她们绑架到了稻庄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并进行了钱财勒索。他们被绑架到稻庄镇派出所后,先后被单独关押、恐吓,被强制所谓交代问题,被强制在反法轮功的表格上签字、按手印。同时,四人被勒索钱财共计9000元整。其中:刘晓毓被勒索现金5000元;李会芹被勒索现金2000元;崔秀莲被勒索现金2000元。李淑香在当日最后一个被放回家中。她们的电动车当日被扣押在段河村里,直到四日才要回。

(4)还有四人绑架后至今下落不明

四月二十五日,胜利油田现河一矿法轮功学员郑春祥及妻子(未修炼法轮功)在家被十几个恶警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四、至少五人仍然在监狱、劳教所受迫害

胜利油田龙口市胜利船舶有限公司基地职工杜建新被非法判刑十年,胜利油田实业总公司高级工程师游云升被非法判刑六年,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受邪恶迫害。杜建新也是目前已知的东营地区和胜利油田被非法判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刑期最重的一位学员。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山东省东营市利津县法轮功学员李春勇、李金钟,在利津县盐窝镇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并被盐窝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利津县看守所。去年又在明慧网上看到,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八大队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张京勇、赵永刚、孙继伟、王宗元、李金钟、李春永、袁和训,都将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份回家。

张丽(又名张丽华),女,三十多岁,胜利油田临盘油田职工家属。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下午,在山东陵县郑家寨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到陵县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非法劳教一年零五个月,八月十七日被劫持到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二零一三年,她还在劳教所遭受迫害。

五、作恶者罪责难逃

俗话说:“善恶有报,如影随形”。让我们看看二零一三年发生在胜利油田的两个恶报实例吧。

(一)孤东采油厂原书记高月敏常年迫害法轮功贪污被查,官职被贬,痛失权力。

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原书记高月敏多年来正事不会做,企图靠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捞“政绩”。现已初步遭到了天理报应:合伙贪污的一点二亿元公款被查处,受到管理局的党纪处分。二零一三年二月,高月敏又被撵出了油田,到刚刚成立的管理局下属小单位——天然气销售公司担任书记,失去了一切权力和金钱的贪贿渠道。

高月敏多年来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如下:

2011年4月16日,孤东采油二矿采油二十六队原队长赵建华遭绑架。高月敏一伙与孤岛海滨公安分局人员,到赵建华家中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恶警向赵建华的家人勒索七万多元现金。此后,高月敏多次对赵建华及家人、亲属进行骚扰、威胁和恐吓,迫使家人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他指使采油二矿书记赵长戈,免去赵建华的队长职务,停止了他的工作,停发工资、奖金,每天关在采油二矿强迫他写检查,逼迫他写不炼功保证,晚上时常不让他回家。以送胜利油田“洗脑班”为要挟,逼他写辞职报告。

2011年6月14日,孤东采油厂运输大队职工庞蓬波,因摘诬蔑法轮功的横幅,被蹲坑的便衣刑警、采油厂治安办便衣团团围住,一阵暴打将其打翻在地。非法拘留十五天。又强制洗脑近两个多月。期间扣发了庞蓬波所有的工资、奖金,切断了一家人的一切经济来源(妻子没有工作),还勒索大量钱财。2012年7月5日,高月敏伙同运输大队邪党教导员司惠银,再一次将庞蓬波绑架,送去胜采洗脑班进行迫害。非法关押了一百四十多天,直到2012年11月底才把他释放回家,仍然不让他上班。

2012年4月11日,高月敏与东营市河口区检察院相勾结,诬告原采油厂集输科科长法轮功学员路兴华(已退居二线两年之久)贪污受贿。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闯进路兴华的家中,抢走了所有积蓄三十多万元存款,非法抓走路兴华,关进河口看守所,并向他的家属榨取了一千多元钱的所谓生活费。最后,路兴华被冤判五年徒刑,非法关押在滕州监狱。

多年来,高月敏与孤东一帮恶人对作业二大队职工卜庆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多次非法关押,拘留、劳教、送洗脑班迫害,连续七个年头扣发、停发卜庆金的工资、奖金及各种个人所得。卜庆金还多次遭到了单位恶徒严酷拷打,把他迫害得家破人亡,卜庆金甚至被迫害得几近致残,至今仍双脚麻木。

此外,高月敏任采油厂邪党委书记时,多次利用权力指使下属单位制作污蔑法轮功的大型展板、录像片、传单,强迫职工观看,毒害群众,强迫职工签“家庭承诺卡”。影响极坏。

(二)胜利油田油建七分公司王永新遭恶报肝癌死亡。

王永新,胜利油田七分公司治安官员,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积极追随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克扣大法弟子工资、退休金及大法弟子家属的工资等。经常骚扰大法弟子,囚禁大法弟子、送洗脑班迫害等,非常卖力。后来,王永新遭恶报得肝癌,医治无效,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死于济南,年四十八、九岁。

恶报是我们法轮功学员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希望那些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做了坏事的人,赶快停止你的恶言恶行,将功补过,为了自己也为了你的家人,做出明智的选择吧!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