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伴我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几年前,由于怕心重、顾虑面子,还有许多人心的障碍,我对面对面讲真相一直没有做到堂堂正正和完全突破。但是师尊让我们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事不能不做啊!我很着急!当师尊点化我可以用手机做真相时,我的内心充满了激动和喜悦,那种奇妙的感觉无以言表!是啊,能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那是多么幸福、多么幸运、多么自豪的事情啊!

刚开始,我买了一个小灵通。由于当时不知道用修炼人的正念对待修炼中的事,完全是凭着人的所谓坚定和热情,所以干扰很大,当拨通号码时,我很紧张,讲出的话也是语无伦次。相由心生,我修炼的状态直接影响着世人的被救度。因此讲真相的效果很不理想。在我很苦恼很沮丧的时候,师尊看到我还有一颗救人的心,就再次帮助我、点化我可以用发短信的方式救人。后来我就大量的发送真相短信。但是由于邪党拼命控制电信部门,对敏感字進行过滤封锁,我有时花费很长时间编辑的短信,却发不出去。怎么办?往往在这种情况下,我发正念的时候,一个完整的信息就打入我的头脑,然后一试肯定能发送成功!我一次次真切体会到师尊就在我身边,看护我、保护我!当时我收集的号码大多是明慧网上曝光的邪党各部门迫害我们同修的那些人群的号码。

有一次,我在明慧网上看见一名同修被绑架迫害,并附有电话号码,我就编辑一则短信发了出去。内容是:“请您善待××这样的好人!善待他就是善待您自己的生命!”马上就有反馈,由于怕心,我没敢接电话,对方又打过来,当时我心一横,接吧!听声音,对方是一位比较和善岁数较大的男子。他问我是哪里人,我回答“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善待好人,您自己会得福报!”他又问我是否认识他,我说不认识。他很奇怪我是怎么知道的号码的。我告诉他我是从明慧网上得到的。他又问××是谁,我回答××是法轮大法弟子,因为做好人而遭绑架并被非法关押,他说他不知道这件事,我跟他讲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只有中共迫害,如今天要灭它,赶紧退出一切党团队组织保平安。他说他不是党员,只入过团队。我真诚地说:“大哥,为了您的幸福和平安,退出来吧,我给您起个化名××!”他非常爽快地答应:“好!退出来!谢谢你!”那个晚上,我体会到了救人之后的那种欣慰和踏实的美妙的感觉!我的怕心和紧张早已荡然无存!我深深地体会到这是师尊的加持与鼓励!也差一点因为自己的人心和执着耽误这个生命得救。事情过去几年了,现在想起来有些遗憾,没有告诉他让他的家人也三退,也没有告诉他“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二零零八年七月,我从明慧网上得知,本省大法弟子×××被绑架,并从很高的楼梯上被恶人推下来,造成严重摔伤。我感觉邪恶太猖狂了,我马上编辑一则短信:“苍天有眼,善恶有报!请你们善待×××,善待她就是善待你们自己的生命!”刚发出去,我的手机就响了,由于是邪恶部门,所以我不敢接,等他第三次打过来的时候,我接听了。对方好像是一个邪恶部门的头子,说话非常嚣张,非常邪恶。我善意地劝导他,他听不進去,不停地数落我们的同修如何不好,不给我说话的余地,而且扬言第二天就重判我们的同修。我一下子人心就起来了,警告他“善恶有报是天理,你看着办!”然后我挂断电话。后来传来消息,我们的同修被非法重判七年。现在我想起这件事非常难过,当时我没有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恶,也没有发正念加持我们的同修。看着明慧网上同修的照片和同修所遭受的严重迫害,我深感惭愧!当时我还觉的自己很勇敢,做的不错呢。

有一次在明慧网我看见某县迫害我们大法弟子很严重,就编辑一则短信发出去。紧接着反馈过来一条信息,很不友好,很抵触。我回答他:“生气能解决问题吗?我完全是为了你好,希望你了解真相,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逐渐缓和下来,发过来的信息一次比一次友好,最后他说:“谢谢你,你真的很善良!我以前确实接触过你们的人(大法弟子),那时我是拘留所的副所长,但是我从没为难他们,现在我已退休,请您转告你的同仁,不要再打扰我了,好吗?”我知道这是由于师尊的加持,我的慈悲和善念打动了他,解体了他背后不好的东西。

还有一个例子,我刚给本地的邪恶部门发了一条信息就反馈过来一个电话,他以低沉而威胁地口气问道:“你是谁?”我平静地回答:“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完全为了你好,让你了解事实真相!”他马上缓和下来。我们修炼大法,是世界上乃至全宇宙最幸福最快乐的生命,相反,世人很可怜,他们迷失在这个大染缸中,前途无望。

有一次我给一个地区的公检法部门号段发短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个时候,只要插一个小图片,什么样的都可以发出去,没有过滤和封锁。有一个人给我反馈:“我每天都很无聊,很空虚,不知道活着干啥,感觉前途渺茫,请您帮帮我吧!”我告诉他:“我以前和你一样,而且身体有病,内心充满悲哀和痛苦,感觉活着很苦很累,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我感到很幸福、很快乐!而且身体健康,请你多了解法轮大法真相!”最后他希望我能经常和他联系。我感觉世人都很苦,都等待我们去救度!

从二零零九年七月,我开始使用天语手机,操作起来比小灵通更容易、更快捷、也更安全。它可以更改串号,安装一个软件,它就可以大量群发真相短信;安装背景音,它就可以把真相语音直接传送到千家万户,对于那些能直接听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世人来说,那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啊!他们生生世世所等待的也许就是这句话!

现在我已和许多同修一样使用智能手机了,又一个更强有力的救度众生的法器,在同修们的努力下,在师尊的加持下,我们用手机讲真相的这项技术也在不断的逐步升级,能自动跳过空号,可以不用耳机,还有录音功能,传播真相更快捷、更方便、更安全、而且更容易操作,可以群发短信和彩信,而且发送彩信时,可以目录一和目录二同时進行,大批量发送,互不干扰。语音自动拨打的妙处就更不用说了。但是智能手机对于我们中老年同修来说,真是一窍不通,不知何物。什么是触屏、内存卡插在哪里、怎么查话费、如何删除短信、怎么打电话、甚至如何开机都不知道呢,但是我们有无所不能的师尊!我们有造就宇宙的大法!什么都不会难倒我们,除非我们不想做。

我们当地有一位老年女同修,她也要了一部智能手机想用来讲真相,虽然她不会用,但是没有关系,这并不影响她用这种形式救度众生。每到当地的集日,她就到集市上找我们一位赶集的同修给她设置好,然后她就拿着手机绕着集市打真相电话去了。到了中午,她就取下电池回家了。听了这个故事,我很感动,感动师尊的无量慈悲!感动老同修那种救人的精神,感动那位每个集日为她设置而且给她提供电话卡的同修的默默的支持与付出。有时看着同修们一张张纯真而祥和的脸,看着他们在一起互相探讨如何打真相电话、如何发彩信时,那一双双好学的眼神,我觉的他们好可爱啊,他们都有一颗金子般救人的心。

既然师尊为我们提供了这种威力更强大的法器,那么我们就应该充分的把它利用好,发挥它最大的救人的作用。每当我打开明慧网,看到各地同修被绑架被迫害的消息,我都很痛心。三年前,当我被绑架时,当他们发现我的真相手机里有当地某同修被迫害的语音文件和他们的电话号码时,他们很恐慌,追问我那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我告诉他们来自明慧网。他们反复威胁我千万不要上明慧网曝光他们迫害我的犯罪事实。师尊在《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中告诫我们“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1]

从明慧网近期陆续发表或更新的这些新的语音文件,我感到,师尊的正法進程在不断的快速往前推進,我们应该紧跟师尊的正法進程,不断下载新的语音文件,把这些天象的巨变告知广大的中国民众,让每一位中国民众都有选择的机会。

明慧网发表的彩信图文并茂,信息量很大,非常精美,有的还配有声音,我们都可以下载下来,放在彩信群发的目录里然后把手机号码放在接收者目录文件夹里,注意,我们发送短信和彩信必须是手机号码。

智能手机确实比普通手机有灵性,有时他们也和我们淘气、开玩笑,但是我们千万不要上当、着急上火,以为他坏了、不能用了,他们是不会轻易犯毛病的,那是考验我们呢。也许我们重开机就一切恢复正常,当然我们不要忘了向内找。

用手机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提高、心性不断升华的过程,随着师尊正法不断往前推進,用手机面对面讲真相、直接劝三退这种形式已经摆在我们面前。通过这么多年国内外这么多大法弟子传播真相,世人已经到了最后做出正确选择的时候了,我们应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机会,我拨打过几次,效果不错,有的人一接听电话,一下子就和我们产生共鸣,非常激动,我感觉世人都在等着我们去告诉他们真相,但是由于人心的执着和各种所谓的理由,我没有坚持下来,这是我今后需要突破的。

我从使用手动拨打、发短信的小灵通、天语到自动拨打、群发彩信和短信的智能手机,又到现在的直接劝三退的整个过程,不知溶入了师尊多少苦心;从刚开始遇到骂人的,我热血沸腾,不能忍;碰到侮辱时,我的争斗心、怨恨心会马上起来;遇到威胁的,我怕的够呛。逐渐到现在的不怨、不恨、不怕,这个过程不知溶入了师尊多少慈悲的加持与呵护,也不知师尊为我清除了多少人心与执着。在这十几年风风雨雨的修炼过程中,有过心性升华的美妙,也有过关过不去的痛苦与烦恼,感谢师尊不离不弃。感谢师尊一路呵护!感谢同修无私的配合与帮助!

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对学员文章评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