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黄兆金老人被强制洗脑77天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武汉市73岁老人黄兆金,2013年9月27日在菜场附近遭中共绑架,被关到江汉区所谓的“法制教育班”强制洗脑77天,期间中共以不让睡觉、饥饿、辱骂、体罚等手段逼迫老人写所谓的“决裂书”。

黄兆金老人向相关单位投诉说:“江汉区政法屈申指示警察(江汉区满春派出所)非法把我关押在玉笋山天下折磨、体罚我这个老人,我出现了腿肿头晕的现象,他们也不收手,并把我往死里整,差点没命了。”“ 法律明文规定,不准刑讯逼供,不准体罚,定了的法律没有按法律办事就是犯法,更何况我是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

下面黄兆金老人诉述遭绑架迫害的情况:

我叫黄兆金,家住在江汉区民族路大夹社区四栋1-2号,今年73岁。2013年9月27日上午,我在硚口区武胜路汉水一桥菜场附近发放讲述法轮功受中共迫害的真相资料,被社区保安人员劫持、诬告(打110),汉中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劫持到审讯室里戴上脚镣手铐,非法抄我的身和包,还把我的左手大拇指扭伤了,抢走了我500元现金。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我被关在审讯室戴着手铐脚镣长达几小时,到晚上大约八~九点钟,610所长站在审讯室门口对我叫,“你听着这审讯室有录像录音,我现在宣布仲裁你十天,因你年岁大了,现在放你回去。”并要我签名,我说我不认可(因我没犯法,发真相资料是为了救人,揭露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活摘法轮功弟子器官的罪行),让每一个善良的中国人了解真相、选择美好的未来,目的是劝善救人。汉中派出所善恶不分,不但不感谢我救他们,反而裁决我,而且还抢走我的500多元,扭伤我的左手大拇指,非法动用刑具,把我从上午一直关押到晚上8~9点钟,实属冤枉,我怎么能认可他们的违法违纪行为。

在江汉区政法委、“法教班”头子屈申的指使下,满春派出所的户籍和大夹社区在满春街综治办主任赵新国带领下又把我绑架到黑监狱江汉区洗脑班(原江汉区园林局,蔡甸玉笋山正门)非法关押了77天,强行逼迫我写三书,不写不放我回家。

9月28日上午,我宁可死也不愿配合他们写所谓“决裂书”,所以用头撞铁门,社区工作人员扯住我,我还是把门撞了一个坑,并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放我回家,停止非法关押”。

10月4日,袁姓女工作人员要我写“决裂书”,我不配合,他们就不给我开水喝,我只好喝冷水,当晚不给我热水洗,我只好洗冷水澡,结果导致我咳嗽。610的孙军要我吃药,我不吃药,孙军就叫保安和610的几个人把我按到在椅子上,用铁匙撬我的口,结果把我的上腭撬破了(灌不明药物)。

有一次孙军(自称是满春派出所的)把饭放在桌子上,当着610的几个同伙的面逼我回答他的问话:这饭是共产党给你的还是你师父给的?要是你师父给的就不给你吃,把饭倒掉也不给你吃,是共产党给的你就吃,当时我把饭碗一推说:你不给我吃就直说,别来这一套。他就骂开了,一骂就是二个小时(一边喝酒一边骂)。我一直没有做声。等他骂够了以后,他又问我,你还反不反对共产党?我说我没有反对共产党。他说你为什么要劝人三退?我说那是为了救人。他说你救了谁?我说你和在场的所有人在内,谁能听我的谁就能得救,听不听是你的选择,我只是劝善。

10月23日至11月22日,610的孙、张、邓三个人为首,伙同其他人整整饿了我一个月,他们叫人每天早餐给我半两,中餐给我一两,晚餐半两,甚至有时干脆饿我一餐,如10月28日,孙军叫邓把我碗里的饭倒了,不给我吃;11月3日,张又叫邓把我的饭倒了;11月5日,张又叫邓把我的饭倒了。孙张邓等人公开说,你以为叫你住宾馆,不写决裂书就饿死你。还不给开水喝,比如我口渴了,向社区帮教要求他们给点开水喝,被邓看见了,邓从一楼跑上来把我碗里的开水倒掉,口里还骂我,孙张邓有意把我房间里的热水管总闸关掉。有天晚上10点多钟,孙喝得醉醺醺的带着邓闯进房间里来,把我叫起来骂道:“这块地方是老子的地盘,你不听老子的老子随时叫你在玉笋山挖个坑,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死掉……”,骂了两个小时才走。

在10月23号至11月22号期间,我饿得头晕眼花,全身发软无力站都站不起来;610的人还体罚我八天,要我坐在椅子上听录音,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不准动,上厕所还要打报告,张邓还说我在装;610的王姓检察院的科长叫保安把我从床上抬到椅子上坐体罚我。另外每天强行给我量血压,我不量,滑坡路小学的副校长(听人说杨副校长叫杨兴,是个男的,和小陆是个女的)就用力扭我的手,说是要对我进行无产阶级专政。

他们还24个小时不让我睡觉。屈伸指使保安干这种恶毒的事。保安队长对我说:老黄从现在起你的事情交给我们解决,上面把我们保安的工资和你们挂钩,你要不“转化”(写决裂书),我们四个的工资都没地方给,所以,从现在起我要对你进行24小时不让你睡觉。11月21日晚,郭队长和他的队员就把我叫起来逼我写决裂书,我不写就不让我睡;22号郭队长和周姓队员再加上两个队员共四人强逼我写,我不写,郭就叫三个队员一个把我按在椅子上,一个人抓着我左手臂,一个人抓住我的右手并把笔和我的大拇指食指抓得死死的(他们用笔尖把我的指头都戳破了),在纸上写骂师父的话。这时我已经被他们搞得头晕脑胀眼发花了。周姓保安还狂叫:“你再不写就派人用钢丝钳把你的手指扭断。”郭队长还叫周姓保安抓住我的手用力的打我的脸,先打左脸后打右脸,来回打。

自古以来尊老爱幼,这些执法人员这样迫害我,将来是要受到法律的审判与天谴,希望这些人能够快快分清形势,弃恶从善。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分局满春派出所
电话: (027)85394664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