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被害死 吉林女教师又被迫害致皮包骨(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舒兰市宋彦群与妹妹宋冰均是优秀的专业人才,坚持修炼法轮功,均被非法判刑十多年,妹妹遭残忍迫害,于二零零九年含冤离世;宋彦群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到非人的迫害,二零一二年三月因炼功被扒光衣服殴打,被迫绝食抗议迫害,九个月后释放时骨瘦如柴,稍有恢复后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被劫回监狱继续迫害,又被迫害致皮包骨,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保外就医”。

再次遭受四个多月非法关押,宋彦群的体重仅剩五十七斤,身体极度虚弱,器官衰竭,进食困难。监狱先后索要两千元、五千元。回家后,舒兰司法局王崇园、李传佳欲监视居住,强迫家人买手机、电话卡,被拒绝。家人被迫交一百元,无收据。

遭迫害前的宋彦群
遭迫害前的宋彦群
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的宋彦群
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的宋彦群

在吉林省女子监狱,狱警指使、怂恿犯人监控、迫害宋彦群。为了阻止她炼功,早晨犯人有时把棉鞋、棉衣拿走,在地上洒水、打开窗户冻人。潘萍、张帆、孙丽还在厕所多次殴打她,犯人顾英君和王秋爽、杨帅冰,拽着腿在走廊、楼梯地上拖她去灌食,鞋都拖掉了。狱警不在时还不时殴打她。灌食打针时,几个人坐在宋彦群的身上按着头让她动弹不得,注射时出现鼓针也不拔,身上鼓起一个一个大包,青一块紫一块的。有一次犯人阎小杰野蛮灌食,宋彦群的喉咙里当时就出血了。后来通过讲真相和向狱警揭露迫害,情况有所改变。犯人们还拿走纸和笔,剥夺了她写申诉材料的合法权利。

吉林女子监狱里封闭的强制管制,强制洗脑、强制转化,阻止炼功、强制灌食、强制就医,各种虐待如辱骂、侮辱人格、体罚、殴打、甚至酷刑等使众多法轮功学员体弱多病,每一天都是对她们人身和精神的双重迫害。和宋彦群相似遭遇的还有郭英帅、杨淑梅,还有个刑期十年的也在八监区,不知道她的名字,刘霞、王庆文也长期以来身体不好。

宋彦群女士,一九七一年出生,毕业于长春商业高等专科学校国际贸易系,哈尔滨大德日语学校英语教师,经她资助的学生有数十位。妹妹宋冰,一九七三年出生,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程控交换专业,先投身IT产业,后在舒兰市电信局工作。宋彦群为人正直,处处为别人考虑,即使自己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也不与别人计较。记得她刚毕业后,参加了舒兰市的公务员考试,当年笔试就考了全市第一名。但她没找关系,不走后门,结果没能当上公务员。第二年,她又参加考试,她报的那个岗位,她又考了第一,结果又是同样落选的结果。而对于这样的事情,她没有对别人的抱怨,平静的一笑了之。她说修炼的人,对别人无怨无恨,随其自然。

宋彦群女士与妹妹宋冰,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以郭威为首的舒兰市公安局恶警破门而入绑架。当时恶警们抓住妹妹宋冰的头发把她的胳膊反扭着背到后背,头和脖子卡在沙发撑上,既喘不过气又说不出话;然后把姐妹俩的嘴用塑料胶布封上,把头都用衣服和裤子蒙死,戴上手铐,将她们架起,劫持上警车。

在舒兰南山看守所,舒兰市公安局长辛河、恶警李卓、李耀臣、李甲哲、王庭柏等对姐妹俩刑讯逼供,绑老虎凳,用细长尖物扎耳孔、眼睛、灌芥末油等。他们将芥末油咕嘟咕嘟的灌进姐姐宋彦群的嘴里,呛得她大口大口的呕吐、咳嗽,宋彦群自此以后,胸腔里被芥末油烧得象翻开了一样疼痛了一个多月,呼吸困难,脸上被烧掉了一层皮,嘴角上的肉向外翻翻着,手和脚、嘴角事隔一年还留有深深的黑疤。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同时在隔壁,他们把妹妹宋冰的胳膊和手向后反拧,另一只胳膊绕到头上向后拧,一个胳膊在上,一个在下的紧紧铐在后背上。恶徒们在后背手铐上系了一条手巾,一边向后压上面的胳膊,一边向后向上吊着抻手巾,逼她说话,她不说话,那两个打手又配合着一个在后面抻,另一个拿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专挫她脸部的敏感部位,往她耳朵和鼻子里来回反复插。他们觉得这样不够劲,打手(瘦子)把挫宋冰的东西扔了,拿来了一瓶子芥末油。后面的那个打手薅着宋冰的头发,使劲向下拽,脑袋向后仰的几乎要翻过去,胳膊被手铐勒的紧紧的硌在后背上。他们用手巾把她的嘴堵住,然后看她鼻子呼吸,她鼻子一吸气,打手们就往她的鼻子里灌芥末油。施暴者们把芥末油瓶子按在宋冰的鼻子上灌,把她的鼻子里灌得满满的芥末油,使她喘不了气,几乎要爆炸了一样。芥末油从宋冰的肺里、气管、鼻子一起向外反喷,喷得到处都是,宋冰剧烈的咳嗽、呕吐。打手们又堵住宋冰的鼻子往她嘴里灌芥末油,她不张嘴,打手们就捏宋冰的两腮,逼她张嘴,芥末油被灌进她的胃里,使她根本就没法呼吸。她的嘴里被灌满了芥末油,呛灌的反弹使芥末油从嘴里往外反喷,喷得到处都是。打手们把芥末油倒了她满脸,使得她睁不开眼睛……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后来,舒兰市公安局编造所谓的证据材料,内容是天方夜谭式的虚假捏造。在秘密非法开庭时,舒兰市公安局长辛河向公诉人杨广友摆手,示意绕开法律。在法庭上,宋冰揭露李甲哲刑讯逼供的事实,李甲哲在后面谩骂。最后宋彦群被非法枉判十二年,宋冰被非法枉判14年。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宋彦群姐妹被劫持往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因迫害严重监狱体检时发现宋冰患有肺结核,当场拒绝接收妹妹宋冰。后来宋冰被迫流离失所,身体无法恢复正常,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在吉林省长春女子监狱,宋彦群坚修“法轮大法”、不写所谓“五书”,长期被上大挂,蹲小号,造成其肺部咳血。管教就安排四个“包夹”全天监控迫害她,不让睡觉经常谩骂、毒打她。宋彦群曾经被关在五楼小黑屋绑在床上,四肢腾空,离床约二十厘米,大小便便在床上,恶人刘春阳还把一个棉被放在宋彦群肚子上。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在吉林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邪恶手段就是上“抻床”,先是把被迫害的学员全身扒光,四肢固定绑在床上,用细绳勒。恶人抻的时候,使学员身体悬空,重量承载在抻着的四肢上,疼痛难忍,时间长了,就会残疾。二零零五年五月份,长春女监开始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施行新一轮强制“转化”。宋彦群被从医院弄到教育队,遭受围攻式的暴力“转化”。因宋彦群拒不配合,恶警将她绑在“死人床”上象“五马分尸”一样,用绳子绑紧,四肢被用力向外抻,大小便无人问津。

“抻刑”造成她腿部毫无知觉,终日冰凉,不过血脉;整个右臂,骨头疼痛难忍,手抖动的特别厉害,不能写字;大脑反应迟钝,不好使;同时两肋、肺部疼痛难忍,肺结核在迅速恶化。到现在脚踝附近还能看到疤痕。参与迫害的恶警曹红和胡姓管教(已调走),恶人刘春阳等。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二日接见时,宋彦群告诉她母亲,昨晚四个包夹在管教的唆使下,把她的衣服扒光一顿毒打,还往身上、腿上、脚上猛踩,打的她遍体鳞伤。还有一个包夹天天打她的嘴巴。

宋彦群的父母已年过七旬,近十年来为两个女儿的自由、生命奔波于公检法部门,历尽苦难和艰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