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参加李洪志师父郑州传授班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九日】我是四川边远县大法弟子。于1994年6月11日在河南郑州参加师父的传授班。

修炼前,我浑身是病,脑壳痛,主要是全身的神经性的扯着痛,什么西药、中药、针灸、偏方、用草药熬水洗等等都反复用过,但无济于事,这样的日子持续三年。那些日子真使我苦不堪言、痛不欲生,年纪轻轻的我犹如老太婆似的,还得撑着身子上班挣钱。我常常想:老天为何对我不公?我的命运就该这样痛下去吗?

“喂,你知道吗?这几天到处都在说有一种祛病健身的功法正在外地传啦!”这一信息传到我耳边。我追着问:“真的吗?在哪儿?什么时间?”后来经同事二妹及其亲人说:是李洪志老师的法轮功,于94年6月11日在河南郑州传。太好啦,我有救了,这好消息真使我惊喜万分。于是我们地区四个妇女决定6月8日上路直奔郑州。

来到郑州后,虽然天气炎热、食宿条件差,我们还是安下心来了。第一天一早,我们就赶到会场外,正要進场时,我们目睹了一件事:几个人正簇拥着一个危重病人气喘吁吁的朝会场来,一个背、一个在后面两手抽着他的背、左右各一人撑着他,此人脸色蜡黄、愁眉苦脸。“你不能進去,你不能進去!”这时,只见工作人员连忙挡住了他们。

我们没往下看,赶快進入会场。这是一个风雨球场,能容纳三、四千人,会场气氛祥和,人们静静的期待着。大约九时,只见一个年轻英俊、身材魁梧的人出现在台上,顿时会场上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原来这就是我们想见的李洪志老师啊!

首先,师父给我们简单的作了自我介绍及法轮大法的特点,然后开始了第一节的带功报告。老师用普通话讲,语言浅显易懂,深入浅出。我听的仔细、明白,句句入心,听着听着我感觉身子从来没有过的舒服,我好激动,连忙把这感觉告诉了同行的人。

第二天我们仍然早早進了会场,一進去发现周围的人正站着看前一天那个危重病人,那个病人竟然已坐在会场上,我们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后来我们问是怎么回事?

他说:“为了请李大师治我的病,我们一早就在场外等着,一见李大师我犹如见了救星似的,我家人搀扶着我连忙跪在地上,求大师给我治病。大师说:你自己站起来吧。我胆怯怯的试着站,大师鼓励说:没事儿,你行的!我鼓足勇气慢慢站,周围的人也拍着掌鼓励我,没想到我终于站起来了。后来大师又鼓励我说:这下你自己走進去吧。我看看家人,又看看大师,心想行吗?最后我还是走進来了。我们全家好激动啊,个个流泪……”

师父八天传授班(十节课),每讲一课后学功,两天教一套,由其他的学员示范,师父指点,最后一天解答问题。

这期间我明白了人的业力导致了自己的痛苦,是过去做了不好的事欠下的,“遭罪就是在还业债”[1]。我还明白了:要放下人的各种观念、执著;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从做好人做起,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就来的快,就容易。

八天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我身子的疼痛也不知不觉消失了。太神了!真让人不可思议。难怪这么多的人从全国各地、四面八方涌向这儿,李大师真是大慈大悲度人来的呀!此时此刻我暗暗下决心:今后我就按师父说的去做、去修。

回家后,我首先把所有的中药、西药、洗的药及针灸的用品全部清理出去了,有时虽然感到身子还有点痛,但次数越来越少、痛的程度越来越轻。我想:正如师父所说:“我们讲整体调整学员的身体,使你能够炼功。你带着一个有病的身体,你根本就不会出功的”[1]。

随着不断的炼功,我就感到身体所有的病状全消失了,人精神起来了,一身轻了。同事都说:你真是前后判若两个人啦!

有缘参加师父的传授班,真是三生有幸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