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监狱歌舞表演是一种洗脑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最近,看到有同修在明慧网曝光上海女子监狱的邪恶洗脑,其中谈到了监狱用邪党歌舞表演营造一种歌舞升平的假相。其实,中共监狱的歌舞表演是另一种洗脑手段。

上海女子监狱就有一个专门的文艺小分队,设立在二大队。小分队的成员一般从在押人员里挑年纪较轻、刑期较长的,这些人可以获得较轻的奴工劳动和减刑条件。

但是,这个小分队的训练是残酷和没有人性的,成员被要求做高难度的动作,限制饮食,如果达不到要求就被强制达到,就会遭到侮辱谩骂和扣分(与减刑直接相关)。一个成员因为忍受不了这种魔鬼训练和谩骂,拒绝训练,曾被狱警长时间罚站。

这个小分队的节目主要是歌颂邪党的歌舞、流行歌曲、邪党监狱的所谓“春风化雨”的小品,节目杂乱低俗,人员浓妆艳抹、声音嘈杂、灯光刺眼,让被关押的人感觉在严酷的环境中暂时有了一点喘息的空间,其实这些都带着潜移默化的洗脑因素,企图使看的人在不知不觉中认同“共产党好,共产党的监狱好,监狱的严酷管理,体罚,超强度劳动,都是为了教育犯人”等等。

监狱小品中描写的场面在真实的监狱生活中是看不到的。这些小品的通常套路是:某人曾经仇视社会,遭到家人唾弃,经狱警的“春风化雨”变成了好人,家人给她来信,她泪水盈眶,激动拥抱狱警。而事实是:监狱里的日子十分残酷,狱方以盘剥在押人员的劳动力为主要目的。为节省劳动的时间,冬天每周洗澡一次,每次十分钟左右;夏天每天洗冷水澡一次,每次八分钟,包括洗衣服的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人和衣服都洗不干净,再加上长时间的奴工劳动,接触的都是高污染、高灰尘等有毒有害的生产劳动材料,经常是一身灰尘和汗臭味,监狱警察根本不願用手碰触在押人员,怎么可能接受她们的拥抱。而且平时在押人员和狱警说话,都必须说自我侮辱的报告词,狱警还要在押人员保持一定距离,如果靠得稍近,就会立即遭到警察的斥责谩骂,严重时马上扣分罚站。电视、报纸上及小品的拥抱场景,都是在刻意安排下出现的。

二零一一年,邪党庆祝其建立九十年,上海女子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五大队,就强迫法轮功学员和其他犯人唱歌颂邪党的歌曲,不积极参与的都会遭到各种程度的迫害。五大队恶警史蕾,组织了一个几十人的合唱,唱邪党篡改历史的所谓《长征组歌》。这些歌曲现在在社会上根本没有人再相信了,但是监狱将此作为强制洗脑的手段,强迫在押人员必须参加。而且往往是在傍晚,人们在一整天的强度劳动后,身体已经很疲劳,精神也比较恍惚了,突然就被集中到五大队中间的大厅里排练“红歌”。史蕾还不断要求所有人打起精神来大声唱,还会偷偷的站人身后听她们是真发出声音来,还是仅仅动嘴附和。这种活动是在盘剥劳动力之余,对人进行精神侵害。这个唱红歌的活动结束后,所有参与的人被分到一些微薄的生活用品作为奖励,诸如一塊肥皂或毛巾之类的。

所有被强制参与的人中,几乎没有人相信所唱的这些内容,包括那些听到歌曲的狱警,她们经常会暗暗的嘲笑这样过时的“革命歌曲”。但是这些狱警的本身也是被迫害的人。因为,她们也被要求参加唱红歌,并表现得一本正经的样子。这实在是邪党社会中对全民洗脑迫害的一种邪恶手段。

人在做,天在看,善恶到头终有报。现在迫害法轮功的首恶周永康、李东生都已被抓捕调查,政法委官员大批被处理,预示着上天对迫害者的惩罚已经开始。劝告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立即停止迫害,搜集、曝光犯罪证据,并以真名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才有可能为自己赎回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