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农安县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近年来,全国各地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频频遭报。在中共极力封锁消息的情况下,仅明慧网收录的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案例就有上万起之多。其中有抱病而死的、雷击劈死的、车祸毙命的、突发暴毙的、判刑入狱的、自杀身亡的、他杀命绝的,殃及家人的……恶报形式各种各样。

吉林省农安县有这样一些人,曾经紧跟中共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造成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抄家、罚款、关押、劳教、判刑,有的被迫害得致伤、致残、致死。然而,在恢恢天网面前,迫害者却把自己的命运置于极度危险之中。看一看下面的实例:

于浩洋,53岁,曾是农安县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办公室头目,二零一一年八月死于癌症。

刘尚宽,原农安县公安局政保科长(现称国保大队队长),积极追随中共流氓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刘尚宽任政保科长时疯狂勒索、抄家、绑架、毒打法轮功学员。 他曾教唆自己的司机用自行车条磨成的锥子狠毒地往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十个手指头上扎,鲜血滴了一地。在绑架一名女法轮功学员时,亲自毒打,并告诉他的手下们说:“往死里打,打死也没事,祸害死她……”还狂妄地恶言道:“我不怕你们法正过来。法正过来我找黑社会,也一样收拾你们。” 刘尚宽还采取各种手段,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的钱财,据不完全统计,约有人民币七十万元左右。 因一直有人控告其敛财被调离政保科,其后不久患有肺癌,曾在北京医治很长时间,花费了大量钱财,也没有挽救生命,于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在痛苦中死去。

于洪全,男,54岁,原农安县国保大队长,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于二零一二年初得肝癌,后做肝脏移植手术,在病痛的折磨中。

赵希超,男,49岁,原农安县杨树林乡派出所所长,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后升任农安县公安局主管国保大队副政委,又是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国保大队在其授意下上下勾结,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十几人,而后非法判刑,刑期长的竟达十八年之久。后又被恶党破格提拔为农安县交通局局长。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下午,赵希超在家睡觉时,突然死亡。

王兴友,农安县烧锅镇派出所所长,自任职烧锅镇派出所所长以来,紧跟江泽民集团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听劝诫,一意孤行。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吕晓薇三次。八月二十一日,王兴友遭恶报,殃及女儿,他年仅十二岁的女儿脑血管崩裂,送往医院不治身亡,王兴友惨遭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刘峰,农安县巴吉垒乡派出所所长,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巴吉垒乡麻花店村法轮功学员杨凤贤绑架两次送进洗脑班迫害。不久,刘峰和长春一汽在本乡占地中,去强赶乡民搬家,发生冲突,开枪打断乡民一条腿,被乡民告上法庭。刘峰被关押在农安县看守所。

张青山,40岁,原农安县前岗派出所警察,二零零零年之前,曾把法轮功学员打的头破血流,给法轮功学员造成很大伤害。二零零零年清明节,张青山被当地村民砍了三十七刀致死。

王世权,男,原农安县哈拉海镇派出所所长,在哈拉海任职期间,紧跟中共邪党迫害、骚扰法轮功学员。九九年末开始对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抄家、罚款、抢家具、强行拉玉米等,把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在派出所几天,调戏、用手摸女法轮功学员的脸和胸部等。二零零一年末,王世权领两个恶警,翻墙跳院,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把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残,使其家破人散、流离失所。法轮功学员多次给王世权讲真相、写信好言相劝,可他一直做恶不改,出现患尿毒症等病,二零零九年六月在病痛中死亡。

张世校,52岁。农安县合隆镇陈家店村书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张世校紧跟邪党,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四月份,死于车祸,死时脑浆崩裂,惨不忍睹。同样参与迫害的陈家店村长刘忠超,47岁,在张世校死后七天脑出血死亡

谭继生,54岁,农安县华家镇政府工作人员,早在一九九九年就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劳教,给法轮功学员造成了巨大伤害和经济损失。二零零九年三月份,谭坐车从华家返回农安的路上,被大车撞飞后,又被车当场压死。

肖树军,47岁,农安县柴岗镇红旗小学教师。二零零六年七月间在住户外墙上写许多诬蔑法轮大法的标语。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晚十一时,肖树军在松原至长春的高速公路隔离带上等拉鸡粪的车,有一从北向南开过来的一辆拉木料的大车刚好行至肖树军的身边,左前车轮骑上隔离带的马路牙子。车身一晃,捆木料的绳子突然断开,木料滚下来,砸到肖树军的身上。当时,肖树军脑浆流了一地,全身多处骨折,当场死亡。

李长福,男,六十岁左右,农安县华家乡双河川村村长。其任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参与当地恶警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去劳教,并经常打“小报告”,陷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十月中旬,恶人李长福骑摩托车外出,在平坦的土道上,摔在地上,口鼻出血,当场死亡。

韩隆山,原农安县合隆镇镇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追随恶党敌视大法,绑架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现在此人已得脑血栓,二零零七年八月,其女婿因打架被人杀死,外孙女得白血病。

林继良,原在合隆镇综合治理办公室工作,从九九年到零三年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上半年得癌症,受病痛折磨。

合隆镇东门外的老白和王凤有,二人受恶党蒙骗,涂抹电线杆和墙上的大法真相标语。有法轮功学员劝他们不要受骗、做害人害己的事,他们不听,说干一天给两天的工钱,只要挣钱就行。零六年老白因癌病死去;二零零七年九月末,五十八岁的王凤有煤气中毒而亡。

钱存祥,农安县青山乡派出所警察,此人紧跟邪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零七年四月十八日,钱存祥开捷达车从农安县回青山乡,行至高万方屯前,车突然窜下公路撞在路边树上,钱撞坏肝脏,在送德惠县抢救途中毙命。

王明章,原农安县杨树林乡治安组长、民警,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一日晚,无凭无据抓走一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给他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不但不听,还扬言说:“你看打法轮功的谁遭报了。”此话说完不久的十一月十三日,王明章去大庆市接逃犯途中出车祸,当时死亡。

任万玺,农安县杨树林乡内勤户籍员,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期间也充当打手,多次毒打法轮功学员,并扬言说:“你们不会打,看我的。”该恶警勒索百姓,无恶不作,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更是凶狠毒辣。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去大庆市接逃犯途中出车祸,死相极惨。

曹东子,农安县杨树林乡派出所司机,不干好本职工作,而是充当打人凶手,多次毒打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去大庆市接逃犯途中出车祸,双腿被撞断,小腹内伤。

马宝林,原农安县杨树林乡党委书记,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累累。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公安非法拘捕期后释放,可是当地乡政府却没让法轮功学员回家,直接把九名法轮功学员接到党校洗脑班,在马宝林的带领下,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四天,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折磨,行为极其邪恶。放人时,每人必须得交一千元钱,否则不放人。马宝林因经济问题被查,查出该人贪污公款达一百多万元。

以上恶报案例只是农安县恶报中极小的一部份。但这些恶报案例,应该足以使人,特别是农安县“六一零”、政法委、公、检、法、司以及各级政府、机关等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惊醒。尤其是那些对法轮功欠下血债的不法官员,应该赶快醒悟,吸取教训,悬崖勒马,停止迫害,自救赎罪,帮助那些还在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神佛是慈悲的,人只要生出善念就会有机会。

贵州省平塘县藏字石上的“中国共产党亡”,是天意,是上天在提醒人;不可逆转的一亿五千万退党大潮,是在为人们指明方向;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频频遭恶报的事例,是在让人们在这历史的紧要关头看清时势,明智选择。

识时务者为俊杰。奉劝农安县那些还在行凶做恶的人,抓住最后这稍纵即逝的机会,抓紧时间,了解真相;千万不要做中共的殉葬品。只有改邪归正,弃恶从善,生命才会免于因遭清算而淘汰,才会有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