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师父说的就尽最大努力去做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修炼九年了,沐浴在大法中,我体悟到作为一个修炼人的艰辛和快乐,深感大法弟子修好自己救度众生的责任重大。我只抱定一个信念,让大法扎根在心中,只要师父说的就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做,不辜负师恩,放弃世间一切,跟师父回家。

一、女儿学法一周的奇迹

早在一九九五年,远在A市的母亲和俩个姐姐、姐夫相继得法,体会到大法超常与美好的他们经常给我写信,希望我能走入大法修炼,同时也给我寄来了大法书籍。那时的我刚刚失业,为维持生活四处奔波,根本没把此事放在心上,错过了珍贵的缘份。其实现在我知道,那时不能得法的原因是中共邪党文化的毒素在起阻碍作用,自认为是重现实的人,看不见就不相信,活的很苦很累。

转眼到了二零零零年,我们老俩口也随着孩子大学毕业工作来到了A市。生活刚刚有了盼头,没想到零三年女儿得了癌症,医生诊断只能活两到三年,化疗并没有遏制住疯狂的癌细胞,手术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女儿的癌症又复发了。正赶上零四年过年,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劳教三年的姐姐、姐夫回家了,我们全家去看望他们。

姐姐知道了女儿的情况后,送了我一本《转法轮》,女儿回家就认真的看了起来,这时距离女儿第二次手术还有一周时间。手术進行的非常顺利,女儿的恶性肿瘤转成了良性。检验科的主任不敢相信自己的检验结果,觉的是第一次医院误诊了,让我们借来第一次手术的切片,全科室的人都看了一遍,最后大家一致说,真是奇迹啊!

短短一周的学法,人的生命就发生了重大的转折,这对于当时还深受共产邪党无神论毒害的我来说,震动非常大。我开始认真的拜读《转法轮》,很快,我戒掉了十几年的烟瘾,风湿性关节炎、胃病、颈椎病、腰疼在不知不觉中都好了。师父讲的无求而自得的法理在我身上充份的体现出来了。

二、入道得法往上修

我知道自己得法晚,一定要抓紧时间,所以把学法当作生活中的头等大事,每天只是抄法、背法。利用做家务的空隙听《九评》、《解体党文化》、神传文化、《密勒日巴修炼故事》,让正的能量充满大脑,不给不好的物质市场,正念越来越强,遇到矛盾时立刻就能想起师父讲过的话。

我零四年得法,已经没有了集体学法炼功、洪扬大法的环境,可是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心情总是按捺不住,总想把大法的美好与别人分享。亲戚、朋友、邻居只要聊起来,修炼大法治好了女儿的病就是主题。只要听说谁病了,我就主动上门给人家介绍大法,教人家炼功,希望能通过学法炼功让他病好。

我的一位邻居得法前糖尿病、风湿性关节炎很重,长年累月吃药,由于手关节疼痛,打扫卫生都是用腋窝夹住扫帚,然后再用小臂推动扫帚扫地。脚也不敢吃劲,走路一颠一颠的小步挪。听我讲了女儿的故事后,她开始修炼大法,很快扔掉了常年不离的中药,不长时间,病痛一扫而光,脸上皮肤光滑透亮,几年不见的同事见到她都说她变年轻了。

在修炼过程中,修炼者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必须严格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使大法真正在心底扎根,尤其是遇到各种魔难,都把它当作提高心性的好事来对待。头几年的消业形式出奇的相同,都是莫名其妙的摔跤,平地上摔,从高处往下摔,有时看似不重,可只要摔下去就喘不上气,浑身一动不能动,我不动心,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消去过去欠下的业债。

身体上的消业形式在盘腿方面表现的比较突出,刚炼功时只能单盘,双盘炼功根本就不可能,眼看修炼两年了,也只能双盘几分钟,很着急。有一天,我劝丈夫戒烟,他说:“我戒不了烟是因为你不能双盘。”这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怎么能扯到一起呢?我悟到也许是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反正师父讲过修炼最终都要双盘的,我就听师父的。从那天开始,我每天坚持音乐不停绝不把腿拿下来,真是“身体不舒服,心也不舒服”[1],腿剧烈的痛加上心闹的压也压不住,一个小时下来,腿已经不能自己搬下来了,必须有人把我抱起来,让腿悬空。还得立刻抱上一个热水瓶,才能阻止冷得颤抖的身体和咯咯打架的牙齿。有时打完坐,腿一宿都缓不过来。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也能比较轻松的盘腿一个小时了。虽然在腿上吃的苦多一些,但受益更多。我三、四十岁的时候上两层楼就得歇,走路腿象灌了铅,现如今我都六十多岁的人了,出去发资料,接连爬三、四十层楼一点不累,两条腿轻飘飘的。

我和丈夫不知道是哪辈子结的怨缘,自打结婚后,只要是我说的事情,无论对错他一律不听,日子过的不舒心,有两次差点离了婚。修炼大法后明白这都是前世欠下的债得还,从心里不再怨他,努力改变自己。但是想一下子达到修炼人的标准也是很难的。一次我在烙油饼,我先放油后放盐,他说要先放盐后放油,我随口说了一句:“不都一样嘛!”他接着就翻脸了,守着来串门的邻居就说了不好听的话,我的脸“腾”一下就火热一般,心火就往上攻,要搁从前早就跟他干起来了,可是一想到师父说炼功人要做到忍,那就听师父的话,忍住了今天的功才不白炼。

丈夫从年轻时就抽烟,烟瘾很大,人也因此瘦的厉害。亲朋们都劝我管管他抽烟的事,我多次好言相劝无济于事,就开始执着起他的执着了,眼睛整天盯在他抽烟上。他在那屋火机一响,我在这屋听的非常真切;无论门关的多严,一股烟味直呛到我气管里来。我不悟,师父就点化我,让我每次集体学法第七讲关于抽烟那两段都轮到我读。我还没悟到,反而变本加厉的把钱控制了起来。这下丈夫开始什么家务也不做了,早上不起,晚上不睡,表示对我的抗议。我心想,修炼真难啊!本来是为他好,他不但不领情,反而还和我冷战,心里翻江倒海,那个委屈啊。可是长期僵持下去毕竟不是办法,必须扭转这个局面。

师父讲:“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冷静下来向深处一挖,这事还真是我的问题。执着丈夫抽烟说到底是自己对丈夫的情没放下,人各有命,走哪条路自己选择,该我做的事只有一件,就是彻底放下自我,多替他着想,做事考虑他的感受。从此我眼睛不再盯着他了,家务全包,无怨无悔。丈夫也悄悄的起了变化,抽烟的数量有所节制,也注意场合了,也能主动帮我做家务了,还对女儿说:“你妈真像个修炼人了,做事不象从前顶着来了。”

三、讲真相救人

亲身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使我对大法坚信不移,即将破碎的家庭充满了幸福与祥和。回想自己的得法过程,每一步都浸透着师父的良苦用心,我知道对师父的感恩之心只能用好好修炼来回报。自此,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就是我修炼的动力,坚定不移。

拜读了师尊各地讲法之后,我想单纯的学法、炼功离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差的太远,我也要做救度众生的事。记的第一次发资料,是一个冬季的夜晚,我只拿了八本小册子,到离我住处不远的一个村子里去发,四周漆黑,耳边只能听到自己走路的“嚓嚓”声,门内传来的狗叫声在寂静的夜晚特别刺耳,使我本来就紧张的心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慌慌张张发完回家后好久,心还在怦怦跳个不停。救度众生是最伟大神圣的事,应该堂堂正正,抱着一颗害怕的心是做不好的。自那以后,我一改过去的做法,中午发完正念,我就出发了。街摊上、车筐里、汽车雨刷上、家属院,大大方方、坦坦然然的出入,抱着救人的心去做,越做越得心应手,近期,明慧网发表了“关于真相资料制作的调整”,我也开始发放精美的二合一资料了。

明慧网建议资料点遍地开花后,有同修建议我家也开朵“小花”,我有些顾虑。因我家住的是平房,房前、房后、房头都是路,每天人来人往,觉的不安全。可我心里明白,一个为法来的生命,只有无条件的为法付出才是师父所要的,“怕”是修炼人的执着心,必须去掉它。决心下了之后,女儿同修给买来打印机,自己打印自己发放,想发多少印多少,方便、快捷。到现在,我家用过的打印机也有六、七台了,从最早单纯的打印单张和小册子,到现在打印《明慧周刊》、光盘贴、光盘袋、真相粘帖、真相币、神韵光盘等等,还供给周边几个同修所需的真相资料,救度众生的面也随之拓宽了,只要出门,包里都装上光盘、不干胶、真相资料,能讲真相讲真相,能发光盘发光盘,看到平滑的墙面、电线杆就不失时机的贴上不干胶。遇到年龄大的老人,讲完真相后,就送一张写有“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的精美卡片给他们,方便以后随时念诵这九字真言。讲真相基本做到随机而行,没有出现什么麻烦。

当然,其间也出现过一些小插曲,只要正念对待,都是有惊无险。有一次,我在一面墙上贴不干胶,手还没拿下来就有两个小伙子出现在我面前,我没慌,顺势指着那张不干胶,说:“你们看看这上面写的啥吧。”其中一个小伙子一字一顿的念出来:“中——国——共——产——党——亡。啊,你反对共产党,这得报警!”说着,掏出手机来就拨电话,我不为所动,大脑里只出现三个字“定住他”,然后我就不慌不忙的离开,继续干我的事去了。到家后都下午了,忽然想起这个事,那小伙子是不是真被定住了,那就给他解了吧!

还有一次,我背一包神韵光盘出去,发到最后一张时,对面来了一个光着上身骑自行车的小伙子,我马上说:“小伙子出门啊!”他问:“有事吗?”我随手从包里拿出精美的神韵光盘向他介绍说:“这是美国神韵艺术团在全世界的巡回演出,堪称世界第一秀。她弘扬五千年中华文化,回归人类道德,歌词告诉你在大难面前如何选择,如何自救,能看到她是你的福份。”他接过光盘说了声“谢谢”,我们各自离去。没走几步,我看天阴的厉害,回头嘱咐小伙子回去穿件衣服时,看到一辆警车就在我身后缓缓的开着,我发光盘的过程,车里的人应该看的清清楚楚。我没多想,因路比较窄,我很自然的向路边一让,做了一个示意让它先行的手势,车超过我,在我前面几步远的地方停下来。我脑中闪出车里跳出两个警察向我扑来的镜头,我立刻意识到这个念头不对,心中请师父加持定住它,这是假相,我不承认它。心稳下来了,我若无其事的超过警车继续朝前走,平安的回到了家。

师父曾经讲过:“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3]我悟到,只要心里装着法,危难时能想到师父,心里没有怕的物质,关键时,师父就能保护我们。

四、黑窝里堂堂正正证实法

零八年八月邪党举办奥运前期,姐夫被当地610绑架了,我因与姐姐同修去邪党公安厅、局、610等处索要恶警抄家抢走的财物被非法拘留一次。零九年三月检察院对姐夫同修非法开庭并拒绝律师進庭辩护,我又因在检察院门口讲真相被非法拘留一次并劳教一年九个月。

我在派出所内零口供,在拘留所不穿号服,给众生讲真相、教唱大法弟子的歌、教炼功,和同修配合劝退一百二十多人。一个拘留所的警察患有严重的颈、腰椎病,她看到我教炼功,也来询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原理。我告诉她法轮功主要是修心性,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事,再加上动作才能好病。她说:“法轮功真好,我退休后一定要炼法轮功。”我劝她退党,她说:“我们好几个同事出差时,一次在路上聊天,都一致表示退休后全部退党。”我借势说:“赶早不赶晚,知道它不好为什么还把自己和它绑在一块呢?我帮你退了吧!希望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她默许了。另外一个女警说看我顺眼,爱跟我聊天,我自然就给她讲了真相,并给她起了一个“似锦”的化名退了党,她说你还挺有才呢,并对我表示谢意。

到了劳教所,我直接被关進小号,包夹二十四小时不离左右,强迫打报告、坐军姿、穿号服,我坚决不配合。包夹把号服往我身上套,可她只要一松手,我就把号服脱下来。有一次,包夹踩着我的一只手,强行往我身上套号服,把我手上的皮踩掉一大块,她一松脚,我照样还是把号服脱下来。包夹气急败坏的叫嚣:“你别欺负我,警察来了你敢脱我就服你。”第二天警察真来了,她让包夹给我套上号服,说:“这回你脱一个我看看。”我从容不迫的脱下号服,放在旁边一个凳子上。那警察倒乐了:“某某,你还真行啊!”说完就走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强迫我这样、那样,那个包夹也说害怕我,主动要求去车间干活了。

硬的不行,邪恶就来软的,派来一个邪悟的人包夹我,她对我很热情,抽空就和我谈她的邪悟,目地是让我“转化”。我识破了她的伎俩,就不再搭理她,面对着墙背《论语》、《洪吟》、《转法轮》,每天周而复始,她无计可施,就这样持续了两个多月。我没悟到黑窝不应该是大法弟子该呆的地方,应该赶快出去救度众生,时间一长就默认了这种状态,承认了旧势力,招来了邪恶更加残酷的迫害,扒光我的衣服强迫穿号服,威胁灌食、加期、送严管,而我这时还没有悟到,却又把这当作了人对人的迫害,用人的力量去抵抗,正念不足,不带有法的力量,承受不住,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但是让一个视大法重于生命的人去诋毁大法,这是比肉体上的折磨还要痛苦千万倍的事,良心上的自责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想起了师父讲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4],索性横下这条心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把严正声明交到了警察手中,立刻又被关進了小号。随之而来的是一顿毒打,揪头发、打耳光,一边打还一边低吼:“我叫你声明!我叫你声明!”不知过了多久才停手。半夜时分,不知从哪找来一个犹大给我讲邪悟,我正告她:“你跟我讲这些都没有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这是犯罪。”犹大悻悻的走了。第二天一大早,警察又来了,支开包夹,用特意穿来的警鞋冲着我就是几脚,当时没感觉多疼,一个星期后扒开衣服才看到,被踢到的胳膊整个都是黑紫的,当时一定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

从那时起一直到离开劳教所,除了后来因奴工不足,有一段时间让我去车间干活之外,我就一直在小号中度过,除包夹和警察外见不到任何人,二十个月不允许家属会见,不准购买食品,整整有半年的时间每天只能睡两个多小时,侮辱、谩骂更是家常便饭。虽然苦,但是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心里是快乐的。我给包夹讲真、善、忍的美好,讲大法的神奇,讲邪党犯下的种种罪行,前后两个包夹都明白了真相,并说回家还要帮助家人三退。明真相的包夹反过来在警察面前保护我,在生活上给我提供种种照顾,还帮助大法弟子传递经文和信息,为自己选择了光明的未来。

回家的日子渐渐临近,没人找我填表和谈话,包夹说不“转化”的人都延期,听值班的人说给你延了三个月。我没动心,我师父说了算,什么也动不了我。一天,大队长把我叫到值班室问我的态度,我说:“还那样!”她瞪着眼睛说:“你这样是回不了家的,610肯定来人接你,接到哪儿去可就不知道了。”我心想:到哪儿都是解体邪恶,爱咋咋地。一天清晨,突然通知我回家,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我顺利的回到了家,算算时间,不但没加期,反而减期,真是放下了人心,师父给安排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五、众生盼得救

在面对面讲真相中,我遇到了很多人,他们不仅明白了真相,同时也珍惜大法,尊敬师父,有的简直就象是来抢真相的,他们的急切不仅让我感动,也使我更加清楚了身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众生真的是在盼得救。所以,家里来了修电器的、送货的、收废品的、查电表的,除讲清真相做三退之外,我都要送些真相资料给他们,有个明真相后的送货人说:“我这趟来的值,送货不是主要的。”他指着手中的神韵光盘,“这才是主要的。” 在拘留所时,一个小伙子让我帮忙晾衣服,找上门来听真相的那当然要讲,帮他退了团队后,他举起握拳的右手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个卖菜的小伙子,人厚道,菜价也比别家略低些,一次误把别人的菜给了我,我回家后发现菜多了,立即给他送回去,他要送菜给我表示感谢,我婉言拒绝,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师父叫我们做好人,不能贪占别人的便宜,做事要为他人考虑,讲真相就顺理成章了。我经常在他的菜摊边讲真相,他从不反对,而且还告诉我,谁要说法轮功不好,我就和他辩论。给他真相币他也喜欢要,还帮我建议真相币上的内容什么样的好。现在他每个月都帮我们流通几百元的一元真相币,谁要是不接受找回的真相币,他就告诉人家说:花这样的钱有福。小伙子生意很兴旺。

讲真相中发生的奇事儿也不少。从黑窝回家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搬到了一个高档小区居住,丈夫因为担心我,总是嘱咐我要“保护”好新环境,不能在家里讲真相,不要在家周围贴真相粘帖。我嘴上没反驳,可是心想,不做师父安排的事,那还是个修炼人吗?家里新买的沙发到货了,我一边发正念排除干扰,一边从邪党作恶多端、搞运动坑害百姓讲到现在贪污腐败成风,再讲到藏字石是天意,天要灭这邪党,得抹去兽印,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送货的中年人很赞同,坚决表示退出邪党的团队,一个生命得救了。送货人走后,丈夫不但没指责我,反而笑呵呵的说:“你今天讲的真好。”我知道是师父在借他的嘴鼓励我呢!

还经常会有不认识的人和我打招呼,象见了老相识一样,我就搭上话讲真相。还有的人,给他讲完真相后,如梦初醒似的,说:“我说咋看着面熟呢,原来是你呀!”其实根本不认识。我发现凡是主动打招呼、说话的,百分之百一劝就退,因为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专门来听真相的,众生亿万年等待的就是这个啊!

女儿同修一再鼓励我把自己修炼的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层次有限,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