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伪案后另一造假事件剖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法轮功。后经世界各大媒体和分析人士分析,证明是中共为煽动仇恨而自导自演的一件伪案。

后来在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六日,在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南口金家村路旁又发生了一件被称为自焚的事件,当事人被烧焦的尸体照片被用在几乎所有诽谤法轮功的宣传展板图片集中。但是稍加分析,发现和天安门自焚一样,万寿路自焚也存在太多的疑点。

根据中共官方的说法,当天中午,来自湖南常德城北建民巷一一七号的二十五岁男性法轮功练习者谭一辉来到万寿路金家村路口,把带来的汽油倒在自己身上,自己点燃后被烧死。

公布的证据当中有一张谭一辉从长沙到北京西的火车票,T88次,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五日十三点四十三分开,无座,票价二百二十七元。被烧焦成那个样子的尸体身上怎么会有保存如此完好的火车票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同时据官方当时宣传的说法,天安门自焚发生后,北京地区更加强了戒备,防止自焚事件的发生。当时在北京,除了汽车加油以外,私人是买不到汽油的。官方的推断是此事的参与者不止谭一辉一人,而是事先在北京有另外的法轮功人员准备好了所需的一切,等谭到后去实施的。意思是法轮功内幕重重,水很深。但后来并没有进一步调查,而是不了了之。说白了就是杜撰,瞎掰,罗织罪名以便镇压。那么又出现了一个无法解释的问题:汽油从哪里来。凭谭的贫困状况和他在北京的人地两生,是不可能下火车后马上搞到汽油去自焚的。

此外,事件发生后,中共媒体也是第一时间公布,没有经过层层审批的新闻检查程序,并且没有任何第三方独立媒体和目击者佐证,与天安门自焚如出一辙。而且烧焦成那样的尸体要判明其身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当时被逼出走和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在全国每个地方都有很多,还有不炼功的人就更多。怎么样在第一时间就能确定那是办案人员(甚至来不及立案)事先闻所未闻的湖南常德谭一辉?而且经过原委都说的明明白白。这在世界侦探史上绝对是空前绝后的奇迹。

综上所述,这件事情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天安门自焚留下了一个最大的空白,没有制造出一具烧焦的尸体,煽动性不够,谎言不完备,更容易戳穿。刘春玲被打死时头发和衣服都完好,完全不像烧死的,所以尸体照片都没有公布。那就有必要另外制造一起自焚以获得烧焦的惨相,地点选在街道口,可以避开敏感地带外国记者揭穿真相。而谭一辉正符合了中共心中当事人的标准,所以谭一辉到北京后先被抓,搜出了火车票和身份证,搞清了家庭情况,而后被上级选中,被绑架到目的地,被浇上汽油烧死,再栽赃法轮功。

从尸体的状况来看,被烧的整个过程没有得到过任何救助,而是任其烧焦。这与天安门自焚表演的闪电速度救援截然相反。但是新华社的报道速度和天安门一样快。而且被浇的汽油量很大。当时立春刚十一天,人们穿衣服还很厚重。也必须把那样的衣裤浇湿透汽油才能烧成那样的效果。(天安门自焚中化妆师伪造的烧伤效果是黑一块白一块。而这里是全部焦黑没空白,而且腿部因为烧出的油脂而发亮。)事发当时中共残忍歹毒制造的恐怖场景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