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告河南省鹤壁市恶警张满仓停止犯罪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河南省鹤壁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张满仓在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可谓是坏事做尽。

早在迫害初期,张满仓就紧跟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在市“六一零”(中共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直接指挥下,绑架了法轮功女学员张蝉,把她迫害成了植物人。

张蝉炼功前身患多种疾病,炼功后心性提高很快,同时身体也得到净化,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她在郑州曾经被一辆小汽车迎面撞倒,小汽车的挡风玻璃都被撞得粉碎。当时,吓坏了车上的司机等人,要送她去医院检查。张蝉从地上爬起来说:“我没事,你们走吧!”司机和车上的人愣了一会儿说:“你真没事儿?”张蝉说:“我真没事儿。”司机说:“你没事儿,我们还有事儿呢!我们的挡风玻璃碎了,你得赔!”张蝉问要赔多少钱?司机说得赔二百元。张蝉就把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给了小车司机,然后又去借了一百元给了他们。

象张蝉这样的善良人本应该得到社会的褒扬,可是,张满仓却抄了她的家,搜走了大法的书,并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不修炼的老伴说了几句争辩的话,不由分说也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了半个月。张满仓还不罢休,持续的对张蝉不修炼的女儿威胁、恫吓。张蝉在家人的严密看管下,由于长期不能炼功,已成了植物人,只能躺在病床上让人伺候。面对这样的悲剧,张满仓还对别人炫耀说:“我终于把她转化了。”

二零一零年春夏之交的一天,张满仓可能得到了坏人的所谓举报,带领一伙警察直扑法轮功学员刘桂春家,要绑架正在集体学法(阅读法轮功著作)的六名法轮功学员。当时,在场的法轮功学员为了制止恶警们的犯罪行为,不给恶警开门,张满仓就把开锁公司的人叫来,强行把门别开,把家里翻了个乱七八糟,抢走了大法师父所著的三十七本经书和一些真相资料以及《明慧周刊》,有一个叫王树忠的恶警,他的双手和脸上都长满了白癜风,口吐脏话,伸手扯下了挂在墙上的六幅莲花屏。随后,他们把这六名法轮功学员全部劫持到派出所,其中两人被非法劳教一年,两人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了三十六天。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午后,法轮功学员王斌被非法劳教刚刚期满回家不久,张满仓又带领鹤壁“六一零”国保大队的恶警们伙同安阳的恶警对王斌的家非法抄家四个多小时,抢劫走了几台笔记本电脑、DVD机、MP4和MP5以及大法资料等,大约下午四点多钟,王斌被铐着手铐从四楼窗户摔下,大脑、肺、肾、肋骨、腿骨都被摔成重伤,并于次日早八点不治身亡。年仅三十一岁的王斌被迫害致死后,张满仓伙同安阳的恶警们动用大量便衣在市人民医院设岗佈哨,对前来吊唁的亲友严加盘查、登记、延伸迫害。

王斌
王斌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张满仓一伙恶警又实施了对法轮功女学员马志莉的非法绑架,当时,马志莉正在商店上班。马志莉遭绑架后被关押到看守所。她的父亲去找张满仓要人,对张满仓说:“修炼真善忍有什么错?”张满仓却恶狠狠的说:“就凭你传播真善忍三个字,我就可以抓你!”马志莉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张满仓又指使街道办等“六一零”人员不断的骚扰马志莉的父亲马建军,他们不是打电话威胁,就是上门窥探、盯梢监视,有时派几个人来家纠缠,说要把马建军带去洗脑班,让他当典型。无奈,马建军只得离家出走,四处漂泊。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张满仓带领曹文英(女恶警)和湘江派出所十余名警察又在崔庄绑架了从焦作博爱县流落到鹤壁的法轮功学员李桂荣和当地学员王保花,并把她们租住的民房内的电脑、打印机、各种真相资料、打印纸等许多设备和物品装上卡车悉数抢走,还把王保花的私人存折和八千余元现金一并抢劫。同时,还逼迫房东把预收的半年房租交给恶警没收,并将房东拘留了一天。李桂荣和王保花则分别被非法处以五年劳教。

张满仓迫害法轮功学员已经达到了利令智昏的地步,贪得无厌聚敛钱财有着狼一般的贪欲,直接上门敲诈勒索。张满仓得知大法学员程季军开着个体公司,就把程季军劫持到鹤壁第二煤矿保卫科非法关押,刑讯逼供,用大灯泡照着两天两夜不让睡觉。同时,非法抄了程季军的家,抢走了大法的经书、两台电脑、手机和其它许多物品。还把程季军的妻子连同两岁多的孩子关进拘留所迫害。最后程季军一家在朋友的帮助下,被张满仓一伙折磨了五、六天以后,又敲诈了三万元所谓的罚金才被放回。有一天,大法学员老马回了家乡不在本地,张满仓一伙就窜到马家,对马的儿子说,如果交出三万块钱可以不抓人,否则就要把他老父抓走劳教。老马的儿子为了老父亲免遭迫害,只得把三万元钱给了他们。张满仓还采取同样的办法窜到大法学员老翟家,向翟的女儿勒索了五万元钱。

由于中共恶党和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采取了长期的高压迫害政策并使用了最邪恶残忍的镇压手段,更助长了张满仓一伙恶人恶警无法无天的嚣张气焰。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张满仓一伙指使鹤壁九矿保卫科长李庆州将法轮功学员王矿生骗到保卫科,随后又非法绑架到鹤山公安分局,接着就是抄家,抢走了大法经书、电脑、手机和真相资料等物品,然后关押到看守所迫害,并将王矿生起诉到鹤山区法院妄图判以重刑。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六日,鹤山区法院安排开庭,当一切准备就绪时,庭长李桂红接到了海外法轮功学员打来的真相电话,又迫于从北京请来的正义律师已经到庭将给王矿生作无罪辩护,也可能由此触动了庭长的良知,李桂红随即宣布暂时取消开庭。此后,张满仓一伙恶警不断的对王矿生的家属进行骚扰和恐吓,企图阻止家属请律师作无罪辩护,扬言如果继续让正义律师参与本案就加重迫害,还无耻的说律师辩护不准对法轮功的性质进行辩论。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张满仓又伙同恶警冯云平、尚龙英等威胁王矿生的妻子,扬言要强行绑架,还放出狠话说:“你身体不好,抬也要把你抬到公安局!”现在,鹤山区法院和检察院都已将王矿生的案子退回鹤山公安分局,但张满仓等恶警依然拒不放人。

以上所述只是张满仓的部份犯罪事实。另外,他在常人中虽然也干了许多坏事、丑事,但是那些不属于我们曝光的范畴。所以在此不作赘述。

常言道: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莫道眼前无所报,多行不义必自毙!在此正告张满仓悬崖勒马,看看薄熙来、李东生等迫害法轮功的那些元凶们的下场,看看全国各地那些“六.一零”头子和恶警、恶人们一个个遭到不同形式的恶报,你难道就不感到触目惊心吗?不要再去做那种靠迫害法轮功升官发财的黄粱美梦了,也不要再幻想着靠中共邪党撑腰,认为迫害法轮功是“政府行为”就可以为所欲为,妄图在“政府行为”的掩盖下逃脱自己的罪责也是徒劳的。你唯一的出路就是立功赎罪,通过改恶从善的实际行动为你和你的家人留下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