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梦醒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人不论来源于哪里,一入红尘这个迷的空间里,就很难记得自己是谁,来自哪里。多少生命梦醒时已是万劫不复,有多少生命能够遇到超脱生命轮回的真道大法。轮回千载对人来说这只是个梦,可我却能成为这个万幸之中一个最幸运的生命。一九九六年六月二日,这个我真正生命复活的日子,有幸得到了宇宙真善忍大法,从此生命走上了回归的路。

刚得法时,心情激动的天天就是乐,因为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渴望出家修炼,常喜欢一个人点上香,静静的坐着,盼望哪个深山老林里修道的高人能带我去修行。结婚后,感觉出家无望了,就在家里供了几尊佛像,并对着佛像发愿,愿来世一出生就出家,再不入红尘半步,现在不用出家就能修炼了,真是开心啊!

得法没多久,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里回到老家的房子里,屋外不远处是条河。原本不太宽的河,梦里却一下变的很宽阔,水很深,岸边停满了木头做的大船。一艘挨着一艘。崭新的大船上空无一人。我在房子里看到船很奇怪,怎么突然一下出来这么多船,好新好漂亮的大船,没有一点油漆,就是木头的本色,木纹都看的到。此刻我回头看时,发现自己一直深爱着的人娶了别人为妻,自己心里痛的直掉泪。这时屋里地面已经出现了水,与外面的大河水连成了一片,可我却没意识到危险,没有离开。还默默的看着他们哭。梦醒了,明白了度人的法船已开到家门口了,自己还执着人世间的情,痛苦不已。当时以为只是梦中过情关自己没过好而已。谁知这是点化我在未来修炼的路上,情竟然是我修炼中的一个大劫。后来,我真的差点为情毁在这万丈红尘之中。

零六年,我才又回到大法中从新修炼,这时的我对情已是心如止水,真正看清情是最迷惑众生不能清醒、不能找回真我的最大魔障。

回到修炼中之后,知道自己浪费的时间太多了,就奋起直追,如饥似渴的学法,可是干扰也很大。学法时,我感觉与法有一层屏障,读完法,却不知道自己学的是什么,连表面的字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后来,我就反复读,一小段反复读好几遍,直到知道自己读的是什么,再往下学。不管工作多忙,多累,回家也坚持学。有时晚上十点多到家,学一会儿法,就困了,我就抄法。早上,再困,也要坚持炼功。这样,感觉提高的很快。

学了近期讲法后,知道了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于是我就坚持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因工作原因,很少有时间出去讲真相。那时我是在外地,联系不上当地的同修,也没有真相资料,所以只能靠表面讲。我工作的地方是一个大型的书城,三层工作区,近百名员工。我就利用一切机会在这个环境下讲真相救人。

因工作不能离岗,我就趁着领导晚上下班后顾客又少的晚班,去其它的楼层讲真相,有时提前一小时来上班,不换工作服,到其它工作区去讲真相。自从我开始从新修炼后,我们部门的人员就开始不断的换人,有的只来三天,听完真相三退后,就不来了,连各个厂家的供货商也一个不落的都三退了。我们部门除了一位大姐以外,也都三退了。

那时,我为了讲真相,曾约一个班七、八个同事到家里来吃饭。头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个地下室,里面有几个大铁笼子,每个笼子里都关着人,穿着的衣服都是古代人的装束。衣衫褴褛、发髻散乱,而且都是男的,而我请的同事都是女的,因为都是女员工,我想这就是师父讲的阴阳反背吧。梦里那些人坐在笼子里,目光呆滞,还有蛇在笼子里钻来钻去,可是他们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想救他们出来,于是我拿着一个大铁钩子,勾着头发把他们一个一个的从笼子里拽出来,前面三个都很顺利的出来了,出来后高高兴兴的都走了,只有第四个人很不情愿的被我拽出来了,出来后还坐在墙角生气。结果,第二天只来了五个人,其中一人已经三退了,那三个都很痛快的三退了,第四个勉强退了,这使我一下想到了前晚做的梦,师父已经把结果告诉我了,鼓励我多救人。最先退的那个还把我的mp4带回家去给她的丈夫看,第二天还mp4时,也带回了她丈夫三退名字。

还有几个三退后得福报的事,我们班上隔壁有个结婚多年了却没有孩子,原因是习惯性流产,流了三次了,这些年一直都没治好。有一天下班后坐车回家,碰巧遇上了她,我就给她讲了真相。她很认可,高兴的三退了。没想到时隔不到两个月,她就怀孕了,而且一直很好,也没在家休息养胎,提前一个月才休息,随后顺利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女孩儿。另一个同事是她在没结婚之前就给她讲过真相,可是她不退。后来结婚后一年多没怀上孩子,她很着急。有一次回家我俩坐一辆车,她跟我说她要是生不了孩子,婚姻恐怕保不住,因为以前有人给她算卦,说她会离婚。我就顺势又给她三退,这次她很痛快的答应了。没想到不久她就怀孕了,后来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

还有一个收款的,她是信佛的,我给她讲了邪党的残暴、和无神论是怎样害了中国人,讲了大法的美好,她很接受,不但自己三退了,还把自己的儿子和老公也三退了,我告诉她得本人同意才算数,她说回去和家人说,结果没出三个月,她由一个收款的调到了分店当了负责人,她说我给她带来了好运,要帮我把我的女儿安排到她那收款。我谢绝了她的好意。

各部门所有的员工三退达到了百分之八十。后来我回到了家乡,救度众生的路更宽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些特殊情况,我几乎风雨无阻的出去讲真相救人。现在又开始用真相手机,救人的面更广更快了。

从新认识家庭以及修炼环境

我一直以来很羡慕甲同修的修炼环境,因为她丈夫也是同修,而且甲同修在家里说了算,她做什么事的时候,都是说走就走,不用担心家里。而我自己的丈夫对我却是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有时感到委屈想辩解几句,就气得他大叫:“还敢犟嘴!”我心里更不平衡了,原来他说话得看我的脸色,因为我们的婚姻一直是我心里的痛。我曾跳过一次河,去抗拒这个婚姻。丈夫比我矮半头,性格又不合,修炼后全反过来了,我也知道这是帮我提高,所以现在也不再看不上他了,但我出去干什么,只要一到点儿,就得赶回家做饭,耳边常常听到丈夫的指责声,我也不太在意了,可我还是觉得这是一个负担,不情愿,羡慕别人的环境。

可有一天,在甲同修家,因为她丈夫说的话她不爱听,她就大声的训她丈夫,我当时都觉得她丈夫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她怎么能这样呢?平时这个同修修的挺好的。我一下明白了,什么样的环境对一个修炼人更有帮助。想当初,自己把丈夫逼的下跪,打不着他,自己用头往墙上撞,那么大的魔性硬是在这些年中被大大小小的关难中磨的已经所剩无几了。丈夫做的这一切不都是为我提高嘛!

记得前段时间还想逃离这个环境。那天,丈夫因为一点小事就骂我,还让我滚出去,我心想这回我就走给你看看,别以为我非得在你这。这时,屋里女儿的声音说:你别老想走,你欠人家的还没还完,你往哪走?我一听这不是师父借女儿的嘴在点化我嘛!因为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心里想走。我更加明白我没有用法理来看待这个事情,用人的观念来衡量修炼环境。如果自己没有这么大的魔性,丈夫就不会这样对待自己了。一切都是自身的原因,我以后要更快的去掉和认清没去掉的魔性,珍惜身边为自己付出的所有人。

通过女儿的婚姻 看到自己的执着

在修炼初期,我觉得自己对世间的荣华富贵看的已经很淡了,因为自小对名利情还不太懂时就向往修炼,所以一修炼了,觉得自己对这些放的很容易。可是自从女儿要谈婚论嫁时,真实的心性反映出来了。

一开始还能在理上看问题,因为师父讲过人各有命,所以不太执着,当女儿告诉我说男朋友父母离婚了,家里条件不好,买房还要贷款自己还,男孩还没有正式工作。我心里不太满意,但一想,不行的话自家有房,让女儿住自己的房也行,只要男孩好就行。结果,后来女儿男朋友的父亲又得了癌症,连买房的首付都拿不起了,没人管他。我这心里更不满意了。因为女儿很漂亮,自家条件也还行。别人家的女儿没自家的女儿漂亮,条件也没有我们家好,却能找到有车有房家庭条件都不错的男孩。女儿也不是嫁不出去,为什么非要找这么个人家,就对女儿说,你们这样将来怎么生活呀,现在工资都不够你俩花,贷款买房再还月供,结婚后,再要孩子,你们打算好怎么活了吗?你在家花钱花惯了,将来生活困难,就你这样一点苦都吃不了的能受得了吗,到那时要离婚,你的身价马上就打折了。

其实,我这时候的思想完全站在常人的角度看问题了,而且是被情左右,完全是为私的。女儿说我势利,我认为我是为她好。后来一想,女儿愿意,自己也别太深管了,以免以后落下埋怨。过年,女儿把男孩带回家,看男孩脸肉皮底下都发青,精瘦精瘦的,一看身体就不好,吃饭很慢,直打嗝。有时候,吃几口,得打下嗝,然后再继续吃,一顿饭歇好几口气,我们都吃完了,他还要等好久才吃完。我心里这个堵啊,女儿到底图啥啊找这么个人。几次后,我看他吃饭,我都难受,就不让女儿带回家了。心里一点都接纳不了这个孩子,心里这将来以后亲朋好友来吃顿饭,看他这样让人家怎么想,家世不行也就算了,人还这样,我坚决不同意,女儿因为这事儿,跟我大吵了好几次。

后来我看到一个同修在儿子的婚姻问题上表现的比常人都势利,我仿佛一下看到了我自己。我这时冷静下来找自己,为什么我会这么在意?因为是自己的女儿,这是情!为什么条件差心里就不愿意,这是利益心!怕男孩在人前拿不出手,这是名心!看到别人家孩子找的对象比自己女儿的强,心里不平衡,这是妒嫉心攀比心!这么多人心,这是怎么修的啊!

另外自己在这个问题上其实一直是站在人的基点上看问题,怕女儿吃苦,一直希望女儿能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人所谓的幸福)。其实站在高层次上看什么才是真正为孩子好?在人中越享受越不吃苦,将来的福份就会越少。因为在人中哪有不造业的?!现在人的道德大滑坡,时时都有可能造业,但很少会积德,又不吃苦业力又消不下去,假如她把德都用完了,那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啊?我这不是为孩子好,是在害她。更何况,师父说过:“我说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我这是想左右和改变别人的命运,这是背离法而不是同化法。

通过这件事我发现我对人世间所谓的幸福生活不是看淡了、不执着了,而是把执着放高了,放大了。因为想的更高更好的,所以对人世间就得放。而女儿还没有正式修炼,那么在人中就得有人中的幸福生活,我这是什么都没放下啊,贪心那么强,法理不清,不知法的珍贵真正在哪里。

我个人现在的认识法真正的珍贵的是能让一个生命境界的提升,而不是法能给你比人中更幸福的生活,因为一个生命真正的提升了,他的境界生命才能美好、永恒,否则什么都不会长久。人正因为境界低,自私贪婪愚昧,不知不觉在争斗占有时自毁。这件事让我深刻认识到在实践中实实在在的修自己,而不能被人的名利情左右与大法背道而驰,否则还算什么修炼人。

在所谓病魔表现中的转变

在前几年邪悟脱离大法后,身体出现了常人中所谓的瘤,一个在下体大腿根部,一个在臀部,都是皮里肉外,因当时很小,没太在意,后来没多久,我就又回到了大法中修炼,更不在意了,可是今年这个表现使我心放不下了。这两个地方大了很多,而且很疼,因为都在一侧,所以这一侧的腿好象被压迫的很疼,盘腿一个小时都坚持不下来,我开始想自己这些年也算是很努力的在修,当然有不足,但大错没有,这些年修炼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表现的更严重了。

我开始向内找,找了一些执着,但没起什么作用,很闹心,不知差在哪了,可是怎么找也不知结在哪,后来就善解,也不好使。在善解过程中,发现自己心中有怨恨心,自己都不肯宽恕别人,那些被伤害的生命怎么肯轻易跟自己善解呢 。悟到这个理,就去这个心,这时疼痛轻了,偶尔会阵痛,但表现形式还有。

没修前,自己也做了两个手术,也是瘤,做完就没事了,如果上医院也就轻易解决了。可是我明白表面肉体把它拿下去了,可是背后的因素没动,它还会返出来的。心里最后就想,爱咋咋地吧,就把自己交给师父了。而且严重时,甚至想如果自己悟不出来,真被这个表现拖走了,后不后悔?我很肯定不后悔。当时态度很坚定,但我知道这里面有一种无可奈何的心。

直到有一天我学法,忽然一下明白了,我在这个问题上的结在哪了,我虽然在修炼初期就知道了病的背后因素源于业力,常人也是一样,所以病不是根。我觉得在我的心里已经彻底否定了这个病。但通过这次过关,让我看到我在人中形成的观念在自己不知不觉中指使着自己的思维、障碍了自己的智慧。“病”这个观念其实一直在左右着自己,它隐蔽的很深,如果自己不把它当成病,又怎么会想到被它拖走呢。这不还是承认了它是人中的一种病的概念嘛。我修炼近十七年了,身体早已经被高能量物质代替了,人中的病怎么可能上的来呢。自己为什么会认为它能把自己如何呢,是因为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是三界之内人的思想,没能升华到更高的理性认识。那么你认为人所谓的病能要了你的命,那么你就在人中,人就应该生老病死,人的一切就能左右得了你。其实身体已经都改变了,常人的病伤害不了你,但旧势力会以这些为借口迫害你。这时我心中好象一下开了一扇门,豁然开朗了。我是神,人中的生老病死怎么能制约我呢?

我笑自己好比一个大象被蚂蚁绊了个跟头,太可笑了,还把人中的表现看的那么重,自己用人的观念纠结了那么久,不知如何是好,无可奈何。现在想想实在可笑,这一切再也不能让我把它当成一个问题看了,因为它什么也不是,它根本就够不着我,更谈不上伤害了。

我笑了,心轻了。

以上是自己修炼中的点滴体会,还有许许多多修炼中的故事,我深知我所过的每一关每一难里面渗透了多少师尊为弟子付出的心血。我的每一步成长,都是师父牵着我的手走过来的。

无论自己将来修成了有多大的能力,都无法回报师尊的浩荡洪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