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同修罗江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今日下午,从明慧网惊悉罗江平同修被邪恶迫害致死的噩耗,伤痛之心顿时让我悲泪涟涟、不能自禁!我们在四川德阳监狱黑窝里共遭迫害、共同坚修的一幕幕场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二零零四年秋,我和几位同修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八年后关入德阳监狱二监区(也叫入监队)。当时,江平已经在德阳监狱有几年了。后来才知道,他们都是从别的监区又送回二监区接受所谓“攻坚转化”的。

当时的二监区,集中了全狱七、八十位大法弟子,也集中了监狱“六一零”的骨干和警察中的迫害“高手”,杀气腾腾的所谓“转化”。我被单独关押在“学习班”迫害了一个多月后,让我搬到一楼去,罗江平他们当时住在三楼。

警察除了给每一位大法弟子配两至多名“信息员”(包夹人员)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每周写所谓“思想汇报”、强行洗脑灌输、夜间秘密或公开殴打、体罚等“常规”迫害措施外,最令人难忘的是所谓“军训”和“严管”,即从早到晚的、持续的集中超强度的“军事训练”和体罚。我记得,江平和大部份同修都被轮流关押进监狱设在二监区的“监中监”——禁闭室、严管队以及二监区秘设的“黑屋子”里进行过残酷迫害。

每天早上,三楼的同修(包括江平)下到一楼来,一起被罚站军姿、跑步走操,从早上七点一直折磨到晚上七点。晚上,还要被警察指使的恶犯们继续体罚、罚觉(不让睡觉)或黑打。记得有几次早上“军训”时,都发现江平等同修脸色苍白、脸上隐隐有青瘀,一打听,才知道他们晚上又被殴打和体罚了。每当这时,我们都默默的向江平等同修投去同情、鼓励、赞佩的目光(警察严禁大法弟子之间说话),他们也回报以坚定的神态和淡定的微笑……

江平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虽然被邪恶的迫害占去了大部份,但我们也有开心和愉快的时光:一是我们又有人收到外边夹带寄进来的师父新经文的时候。我们彼此传阅,视为至宝,秘密抄写,反复背诵;二是在军训短暂的休息时间里,趁警察恶犯不在的时机彼此迅速的交换信息、互致鼓励,甚至围拢一起,大声传播正念、斥责恶犯包夹。每当这时,江平都表现的非常勇敢坚定和无比自信。

二零零六年一月,江平即将刑满释放,我非常替他感到高兴,我记得,他是我亲眼所见德阳监狱二监区第一位获得自由的大法弟子,为此我专门为江平写了一首临别赠言诗:

春 归
——初春別赠出狱同修米易罗君江平

烈焰金身成大道, 一朝春归任游翱,
洪声法音凭君传, 会当相期在穹霄。

整整八年过去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首诗竟成了我和江平的诀别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8/怀念同修罗江平-285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