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贵州活摘器官案例看近期强制抽血事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今年四月以来,贵州各地社区及派出所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抽血,有的找各种借口欺骗法轮功学员抽血,有的直接说验DNA,有的则说是关心法轮功学员给其检查身体。

长期以来,中共为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将法轮功学员关进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精神病院迫害,不择手段地用尽各种酷刑折磨,打死打伤众多法轮功学员,打毒针造成许多法轮功学员致残、致疯、致死。如:贵州平坝县法轮功学员韩铭被中八农场女子劳教所打毒针致死,死时年仅三十岁。同时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的罪行在国际社会大量曝光,在这种情形下,贵州各地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抽血并说是为了关心法轮功学员的身体,无疑是狼外婆吃人前的阴笑嘴脸。

那么,贵州各地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抽血目的何在呢?我们先来看以下报导:

贵州相关报导

一、活摘事例

二零零六年八月海外媒体纷纷报导了贵州开阳县法轮功学员傅可姝和金砂县法轮功学员徐根礼被人活体摘取器官后抛尸井岗山荒野。遗体照片惨不忍睹,震惊了无数海内外人士,同时也让贵州民众第一次痛彻心扉的看清了中共的罪恶与恐怖。

二零零九年,中国大陆媒体《财经》杂志披露广州市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中山三院)肝移植科副主任医师张俊峰及另两名同院医生,将一名贵州兴义流浪汉带到医院抽血做配型,将全身可用器官摘取,抛尸到水库中的杀人活体摘取器官事件。

二零零六年五月初,希望之声国际电台记者对山东威海海军404医院医生查询。一名医生对要求肝移植的病人家属承诺,五月中旬有一批活体器官,来自二十多岁健康的死刑犯。

404医院专门主治肝移植,据院方介绍活体肝来自贵州,是由上海医院去摘取,然后分配给404医院。 当问到器官来源会不会涉及法律问题时,医生保证贵州那边有完备的法律手续,不用病人担心。

二、离奇死亡,家属不在即行火化

法轮功学员离奇死亡或家属不在的情况下就将尸体火化的案例,在贵州法轮功学员中已发生多起,如明慧网报导:

1.贵州省毕节市法轮功学员叶逢林,男,四十四岁。二零零二年在中八劳教所被迫害期间,讲真相很有力,令狱警忌恨。据多方知情人士透露,二零零二年六月中旬叶逢林出现发烧、出汗的病业反应,恶警在训话时曾说:“四十度意味着什么?”可是到两天后即六月二十三日,在叶逢林身体有所好转时才叫其去中八劳教所医院住院,六月二十六日深夜离奇死亡。

据中八劳教所医院吸毒型劳教值班员透露:“他当晚还与我们聊了好久,直到十一点过后才回去睡,身体好好的,怎么第二天就这么快死了呢?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叶逢林去世后,中共人员在其家属不在的情况下火化,不通知其妻子(法轮功学员),而通知其年迈的父母。老父母赶来交涉时,以五千元安葬费了事。“五千元”这是在中八医院从未给过的这么大的一笔安葬费。

2.贵州玉屏县法轮功学员刘菊花,二零零六年阴历十一月十四日被玉屏屏溪派出所恶警带到拘留所严加拷问,直到迫害致死。第二天一早谎称:刘菊花自己“跳楼自杀”,刘菊花的女儿去公安局看其母刘菊花遗体时,见其母腰部有一个大针眼,公安人员不许家属子女告诉亲戚朋友及声张等,由它“六一零”拉地区火葬,家属不许随从。保证做到就赔偿八万多元人民币。

3.贵州清镇市贵阳煤气气源厂职工邹黔珠,于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二日晚,在贵州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据知情人说,她突然身体出现异常,恶警把她送到所内医务室后,就没有回来过。当晚十时,贵州女子劳教所恶警伙同有关部门,在邹黔珠家属没到现场,没看到遗体的情况下,匆匆地将邹黔珠遗体悄悄火化。

随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在海外网站上大量曝光,这类案例不得不令人忧心。

三本书详尽证实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

据海外网站报导,国际社会来自不同领域的专业人士经过严谨的调查取证和核实,先后出版了三本颇具权威性的著作——《血腥的活摘器官》、《国家掠夺器官》和《屠杀》,详尽地证实了中共有系统地组织虐杀法轮功学员,强行活摘他们的器官贩卖。中国的军队、医院、法院、公安、监狱、看守所、劳教所等形成一条龙操作,对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抽血验DNA,建器官配型数据库,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至少已有六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血腥的活摘器官》中多位证人见证中共监狱强摘器官事实。包括一些死刑犯被强摘器官。

从以上种种令人震惊的事例来看,贵州各地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抽血的目的,正如前美国智库研究员、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所说:针对法轮功学员建立全国性的(摘取器官)数据库。

葛特曼: 针对法轮功学员建立全国性的摘取器官数据库

明慧网报导: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晚,在世界移植器官大会在旧金山召开期间,在由“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国际组织(DAFOH)主办了名为“移植医学的十字路口:呼唤良知”研讨会。

加拿大人权律师麦塔斯称,近期,主要由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构成的最大活体器官库,已发展到了在大街上、或闯入法轮功学员家里强制验血、收集口中唾沫盗取DNA的现象。

前美国智库研究员、作家伊森•葛特曼对此感到担忧,他说:“这象是他们正在针对法轮功学员建立全国性的数据库。”

葛特曼分析说,在当前器官移植政策处于真空状态情况下,事情走向不明。葛特曼认为,这可能是当局对法轮功学员大规模器官摘取政策释放出来的方案之一。

明慧网报导,从今年年初以来,中国大陆多个地区发生公安局、派出所警察闯上门逼迫法轮功学员抽血、检验DNA的情况,以贵州、辽宁两省为多。警察称这是执行上级的命令。

贵州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抽血的行为直到今年九月下旬还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