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0/12/2014)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二日】

  • 云南建筑机械厂第三产业部管理人员徐斌恶行

  • 曝光山东寿光市恶警郭洪堂的害人恶行

  • 云南建筑机械厂第三产业部管理人员徐斌恶行

    徐斌,男,四十多岁,云南建筑机械厂第三产业事业职工,在云南建筑机械厂农贸市场从事市场管理。在工作期间,徐斌不去关心市场秩序,不去抓小偷,不去检查是否有缺斤少两的不良行为,不去检查是否有人使用假币,不去检查是否有人贩卖注水肉、死猪肉,却专门在市场搜寻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只要谁发资料被他发现,马上拳打、脚踢、扇嘴巴、电棍电全上。自己一人打还不解气,还指使手下管理人员集体殴打,边打边拖,拖到附近派出所还要打。派出所警察都看不下去,叫他别打了,他还不肯罢手。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一位七十多岁老太太发真相资料,徐斌看见,当场连打老太太二十几个嘴巴,旁边的人看不下去,问他有没有老娘,为什么如此虐待一个跟他老娘一般大的老人,徐斌方才停下不打。

    徐斌:13708497762


    曝光山东寿光市恶警郭洪堂的害人恶行

    郭洪堂,男,54岁左右,山东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主要打手。家庭地址:寿光市永安路6号。原籍:寿光市洛城镇北徐村人。此人心狠手辣、诡计多端,多年来一直积极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凶残迫害当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国际互联网、明慧网上输入“恶人榜 郭洪堂”的名字,看到的数字令人吃惊:此人总共95次上网、6次上恶人榜。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恶警郭洪堂积极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迫害了千余名法轮功学员,仅在二零零八年前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据不完全统计,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了至少有四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毒打、勒索罚款,有不少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十几年来,郭洪堂亲自密谋、策划、指挥国保恶人,一到所谓的“敏感日”便勾结公检法的恶人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监控、监听、蹲坑、跟踪等流氓手段,实施绑架、入室抢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等迫害。恶警们采用的折磨人手段有: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敏感部位,用棍子、椅子腿毒打、用打火机烧手指和胳膊,用穿皮鞋的脚踢脸、跺脚面子……极其狠毒,毫无人性。被折磨的人有的一连几十天无法起床,有的被打得送看守所都不收了。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经郭洪堂黑手非法拘留、劳教、判刑的寿光市法轮功学员就有近四百人,其中十余人被非法判十年以上重刑。

    以下是郭洪堂多年来的部份犯罪事实。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古城乡法轮功学员高玉龙讲真相被恶人举报,恶警王学海中午领着寿光市恶警郭洪堂、马温和、赵春利等人闯入高玉龙家中非法抄家并绑架高玉龙至市公安局。恶警用烂毛巾把他的嘴塞上,反背铐上,仰躺在地,用凳子压住腿,用两根三点八万伏的电棍电击高玉龙,高玉龙每次都被电击的大汗淋漓,电的上半身尽是伤口和糊点。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李华被犹大和恶人出卖,被骗到寿光洗脑班,在那里遭到了非人的折磨。邪教大队恶警郭洪堂、马温和把李华的衣服扒下,双腿用链条捆上,双手反戴手铐,摁在地上,用电棍浑身上下乱电。

    二零零三年腊月初八的下午三点多,古城乡法轮功学员李淑云被恶警抓到了公安局。晚上六点多,郭洪堂、马温和、赵春利强迫李淑云蹲在地上,两腿伸开,双手向后,用手铐反锁上,两脚用铁锁链子锁上进行迫害。马温和用电棍电李淑云的头、脸、胸部;郭洪堂用脚踩她的腿,赵春利踩着她的头发,三个恶人对李淑云拳打脚踢,把李淑云全身上下电了个遍。

    二零零三年十月,寿光国保邪恶大队的恶警到古城乡赵家村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孔法,把李孔法身上的两百多元钱抢去占为己有,后又把李孔法带到寿光邪恶大队进行毒打,用电警棍电,用橡皮棍打。参与打人的有郭洪堂、马温和。李孔法被关进寿光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日,郭洪堂带人到古城乡把法轮功学员丁树莲绑架到乡派出所,恶警对她大打出手,用手扇耳光,用脚踢她。又把她绑架到寿光邪恶大队,逼家人交上二千元钱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五年二月四号下午四点左右,郭洪堂、刘祝身、马温和等五、六个恶警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张克亮、王忠云夫妇,用搜到的钥匙打开了张克亮家门锁,没有任何手续抄了他们的家,家具也给撬了,家里仅有的一千九百元生活费被抄走了,孩子用的复读机也抄走了,连家中仅剩的一张煤气票也偷走了。一恶警把洗漱间的房门踹烂,拽住王忠云的长头发,一顿疯狂地拳打脚踢,用拳头狠狠地击打她的头部,王忠云当场被打昏。恶警对他们进行刑讯逼供,更是惨无人道,他们把张克亮的衣服扒光,双手反铐,用电线把两腿绑紧,用张克亮的棉袄把他的头包起来,三名恶警有的用脚踩着头,有的踩着腰,拿高压电警棍电击全身,且长时间地电击咽喉处、乳头和下身小便处,他们把水泼在了小张的头上,用电棍电击他的百会穴、头顶,将吸剩下的烟头插入他的两个鼻孔,用烟头烫后背,扇耳光,用皮带抽,拳打脚踢,这样连续不停地迫害长达十多小时。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寿光市“610”恶人郭洪堂、赵春利、王万春、刘祝身和一司机闯入寿光市圣城街道沙阿村法轮功学员刘凤香家,强行抄家,把刘凤香绑架到寿光市反×教侦查大队,强行搜身,搜去她身上仅有的七十五元钱,对她刑讯逼供,戴手铐脚镣,高压电棍电击,打耳光。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晚,交通局法轮功学员董丽美遭寿光工业区派出所恶警绑架。公安局邪教大队张少华,郭洪堂、董绪明为首的恶警手段残忍、恶毒,专门用皮鞋踢她的脸、鼻、嘴,揪头发,到她家中抄走大法书、资料,恐吓家里老人和孩子:不交钱就劳教。要挟家人交了五千元现金才放人。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上午十一点半,郭洪堂与四个随从,身穿便衣,开一辆无牌黑色轿车,非法闯入寿光市洛城镇于家尧河村法轮功学员蒋春香家中,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蒋春香,蒋春香后被非法劳教一年。蒋春香家中有八十多岁瘫痪老父亲,十多年来都是由蒋春香每天为他端屎端尿;蒋春香还有十几岁上学的儿子,现在病残老人和孩子都无人照顾。

    二零零八年元月二日,郭洪堂又带人非法抓捕了法轮功学员张桂芝等四人。当天下午,几个恶警用椅子腿毒打张桂芝、小马二人,她俩的手都被打的肿的老高,小马的头发被扯得落了一地。张桂芝的后背一大片被打的青紫,惨不忍睹,送看守所时看守所都不收。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日,以郭洪堂为首的恶警于当天晚上九点多非法到富康制药厂法轮功学员李玉平家砸门,恶警们闯进屋,非法抄家一直到半夜一点多,并于当晚把李玉平绑架,同时抢劫走大法书、几万元的存折,字据也不给开。同时被绑架还有李玉平的妻子梁真修。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早上六点多,以郭洪堂为首的恶警非法闯进富康制药厂法轮功学员孟玉芳家非法抄家,抢劫走计算机、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在绑架孟玉芳时,因孟玉芳不配合,四个恶警连拖带拽强行将孟玉芳从三楼抬下硬塞进警车,期间孟玉芳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孟玉芳遭到了寿光市恶警的非法刑讯逼供、酷刑折磨。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法轮功学员游会福被寿光市工业区派出所和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国保大队大队长李清平、副大队长郭洪堂、工业区派出所所长陈虎等恶警对游会福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不让睡觉,拳打脚踢,用脚猛踩大腿,狠踢后背,用手摇电话机电击,用烟头烫,逼迫他坐在地面上反铐手铐,用凳子压住他的双脚,用力向上提手铐,晚上把他的手脚绑在床腿上,用袋子蒙住头,逼其站立了数小时,变着花样折磨了七天七夜。游会福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九年将游会福绑架到了山东省监狱。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国保大队郭洪堂、王万春等约20名恶警将张照宇、张照宇妻子和韩莲凤非法绑架。当晚八点多钟,恶警们将韩莲凤拉到了寿光市圣城派出所。连续一周给她戴着手铐、脚镣进行殴打、刑讯逼供,不准她睡觉,给很少的饭吃,恶警们逼她坐在地上,两腿伸直,一恶警搬来碗口粗的大木柱,放在了韩莲凤的双腿上,恶警王万春恶狠狠的对她说:“你说不说,你如果不说,今晚我要把你的肠子、心从你的嘴里擀出来……”。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等恶警们翻墙入院,野蛮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赵素红、赵素燕姐妹俩,并将她们的钱物抢劫一空。连她俩平日用来做生意的三轮摩托车也一起抢走。家人听到消息,她们的三姐赵春萍(法轮功学员)前去要人。恶警们不但不放人,还把赵春萍当场绑架,并去抄了她的家。恶警们非法抄完家后,把房子钥匙也拿走了,因姐妹俩租住的是寿光市文家街道泮曲村法轮功学员黄彩华娘家的房子,黄彩华去派出所要钥匙,恶警们不给钥匙,还把黄彩华绑架并抄了她家。

    在寿光市工业区派出所,恶警们把赵素红、赵素燕、赵春萍、黄彩华四人戴上手铐,每人关一间屋,进行非法刑讯逼供,一恶警用力打赵春萍耳光,当时她被打的都听不见声音了。恶警们对赵素红、赵素燕姐妹俩更恶更狠,他们对她俩非打即骂,恶警们用力踢赵素燕的腿、脚、膝盖等处,把她的腿、脚等处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脚和腿都肿了,致使赵素燕很长时间走路一瘸一瘸的。
    二零零八年六月份,寿光市城里村付淑媛在家,又被国保邪教大队郭洪堂、刘祝身、李晓东等人绑架、抄家,连她的女儿也一块绑架了,她的女儿遭受过酷刑折磨逼供后,她和她的女儿一同被送王村非法劳教一年。付淑媛丈夫刘洪军,男,47岁,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 已于五年前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以来,公安局局长聂作坤亲自指挥国保大队李清平、郭洪堂、刘伟克等恶警以“维护奥运安全”的名义,疯狂抓捕法轮大法弟子近百人,刑警大队和各地派出所也参与了绑架行动。并对张赵照宇等九人非法判刑,对几十人非法劳教或关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底,寿光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带领洛城派出所四名警察闯入洛城街道办法轮功学员杨文彪家中,强行抓捕并非法抄家,其后又将杨的妻子也抓到派出所,在洛城派出所被非法关押的三天三夜,杨文彪被国保大队恶警王万春等三人轮番酷刑折磨、逼供,他被迫坐在水泥地上,反铐手铐,恶警们用直径约三、四公分的刺槐木棍(带着刺)击打他的脖子、肩膀和双手双脚,头部也被敲打的起来很多大疙瘩,身上被打破,渗出鲜血,全身肿痛,变黑,他们用脚狠踹他的后背、肋骨和大小腿,整宿整宿不让他合眼,这样的折磨持续了一天。第二天,他们又变换了更残酷的折磨手段。恶警们把他的双脚固定在椅子腿上,手被反铐着,一个警察坐在椅子上,迫使他无法移动一点,然后用一米多长的木棍,一头担在肩头,中间系一根绳子,绳子穿在手铐上,用脚蹬住后背,用力向上提木棍的另一头,直到杨文彪疼的晕死过去。醒来后,又用脚踩着木棍在小腿上擀来擀去,直到他再次晕死过去。他的脸肿大,脖子和手背上满是伤痕,当他脱鞋子时,袜子竟然被血粘在脚上无法脱下。他忍痛把袜子撕下,两脚大拇指的指甲盖都脱落下来,真让人惨不忍睹。最终他被寿光市法院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到山东省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一”之际,肖振国、宋宗兰、李法尧、汤瑞芹、孙彩娥、宋宗峰、慈明学、宋森成、张月芳、李天祥等二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寿光恶警绑架。肖振国、宋宗峰、慈明学、李天祥、宋宗兰、孙彩娥、张月芳等10人于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被劳教。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寿光市纪台镇孟祥栋、孟令臣、闫吉文、郭秀清,被纪台镇派出所协警赵登效、寿光国保郭洪堂等绑架。他们把60多岁的郭秀清锁在铁椅子上进行酷刑折磨。

    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郭洪堂等伙同羊口公安分局恶警,绑架了羊口镇和卫东盐场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九人:袁秀兰、单美容、张爱荣及儿子尹燕飞、会计小赵、陈梅夫妇及儿子、儿媳,潍坊海化地区太平村法轮功学员陈桂美也被绑架。她们的家都被恶警们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查抄。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五日上午,寿光巨能热电厂法轮功学员付健被绑架。无论白天和晚上,付健的手脚均被锁铐在铁椅子上,恶警对其使用“熬鹰”酷刑,昼夜不让睡觉,每天被要求只吃一小角饼,喝半纸杯水,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恶狠狠的对看守恶警说,“只要饿不死就行!”郭洪堂对付健不停的扇耳光、拳击下颌,导致付健下嘴唇内部破皮、出血溃烂,并对付健使用背铐后再吊铐的酷刑,手铐锯齿深深嵌入付健手腕肉中,付健因为昼夜连续坐铁椅子三十天、酷刑折磨等原因,身体非常虚弱,脚肿、腿肿、脱发、牙齿松动、双腿疼痛难忍,坐立行走困难。

    以上只是郭洪堂恶行的一部份,更多的劣迹正在调查中。最近他仍在不断的到集市上跟踪、行恶。

    古人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神目如电,善恶有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恶都得偿还,谁都逃不掉。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凶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苏荣、李东生(610办公室主任)、王立军等已相继落马而遭恶报。在此提醒那些为一时的权势和利益冲昏了头的追随者,和那些还在不遗余力为江魔头充当打手的人,还在无知的作恶的人,等待你们的将会是什么,你们想过吗?无论你参与迫害是心甘情愿还是身不由己,再不悬崖勒马、改恶从善,必将自食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