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算怎如天算 莫为名利所驱(2)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接上文

二、构陷忠良

唐代的武三思利欲熏心,为了名利什么都干得出来。为讨好武则天,阿谀奉承,于嵩山建三阳宫,于万寿山建泰宫,供武则天每岁巡游,工役巨款,贪污无数,从民间强行搜刮,害得很多农民家破人亡。类似种种献媚之举,不可胜数。武三思陆续担任兵部、礼部尚书,后来任宰相,封梁王。

唐中宗复位后,武三思又讨好中宗和韦皇后。他把矛头首先指向了他最痛恨的拥戴中宗复位、恢复唐国号的宰相张柬之、敬晖、桓彦范、袁恕己、崔玄暐五人,他独断专行,自然不会容忍张柬之这班正直的朝臣在朝。他里应外合,在中宗面前败坏这几人的声誉,让韦皇后进谗于内,让其党羽侍御史郑怡构陷于外,把他们诬蔑为阴谋篡逆,一步一步地把这五人贬官、流放,直至杀害。他还杀害了王同皎、张仲之、周憬等正义之士。大理丞丰朝隐表示反对,奏称“对张柬之等人不经审问,就急忙定罪、行刑,不合法律手续。”当即被贬为县令出京。

武三思为专权,纠集私党,网罗亲信,构陷忠良。对阿附于他的兵部尚书宗楚客、御史中丞周利用等,大力提拔重用,作为自己的羽翼和耳目。他还把过去张柬之等人所斥退的小人全都恢复了原有职务。武三思常对人说:“我不知人间何者谓之善人,何者谓之恶人,我只知道对我好的就是善人,对我不好的就是恶人。”因此凡反对他的就加罪杀掉或排斥,讨好他的就高官厚禄。朝官韦月将上疏揭露武三思父子罪恶,武三思得知,即指使爪牙将韦月将处斩。当时任黄门侍郎的宋璟在中宗面前力争,认为韦月将未犯死罪,不应处死,案情不实,应查实验证。武三思即将宋璟由京官改任检校贝州刺史,出了朝廷。

武三思无恶不作,人们无不切齿痛恨。朝中正直的大臣们不断上奏章揭露武三思父子胡作非为、危害社稷。中宗的太子李重俊,派羽林军围其宅第,诛杀武三思父子。武三思曾搜刮民财,筑有大库近百个,储集搜刮之财。后来火起,所集之财化为灰烬。唐睿宗即位后,下令对武三思实行斫棺、暴尸,平其坟墓,正可谓死无葬身之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