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弟子:突破观念 感受到正念的威力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同修A长期处于病业中,坚持发正念,也不起作用。她归咎于五分钟清理自身的时间不够,所以就自动延长至十分钟;后来感觉还不够用,继续延长到半小时……清理自身的时间越来越长,效果却不见好。同修A讲出自己的感受,同修B说,“师父讲过五分钟就管用。”同修A继续坚持己见,并详细描述自己的感觉。同修B又说了一遍,师父讲过五分钟就管用,我相信,你信不信?同修C理解了,“师父既然讲过五分钟就管用,可是你还要十分钟或者半小时甚至更长,那就是不信嘛。”

同修A恍然大悟,自己真是在凭感觉修炼啊,是自己不信师不信法,师父说五分钟就管用,自己没有理解,更谈不上相信。转变观念,真的按照法做而不是凭感觉修炼,困扰同修A已久的身体病业状态也当即恢复。

耳闻目睹这一切,对我触动很大。信师信法是根本,以法为师,不被看到或感受到的假相迷惑。

由于自己是关着修的,大部份时间看不到也感受不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发正念时,我非常努力,甚至很用力,怕不起作用或达不到最佳效果,结束后,往往感到异常疲惫。无意中发现当时活动中一张发正念的照片,身体都是僵硬的,面部表情也不放松。回家学法,学到“至于说发正念,你随时随地都可以发。如果你不累你就发,都没有问题的。你所有的消耗,一切都会很快的补回来。”[1]既然发正念能量不会损失,消耗会很快补上,为什么我会觉得累呢?我认识到,发正念时,人为的用力、发狠都是不对的。观念归正后,发正念的动作和状态很快得到了调整,也体会到了祥和慈悲坚定的正念能量场。发完正念之后,常常被暖暖的能量场包绕着,不但不再疲惫,还象充了电一样舒服。

一次外地新唐人记者同修请求加持,因为“痛经”,在床上直打滚,大汗淋漓,同修急哭了,担心影响原定次日的神韵报导。记起师父的这段讲法,我开始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和因素对同修以及大法项目的干扰和迫害。几分钟后,她高兴的说,“太神奇了,痛经消失了。”这一次成功突破近距离正念才起作用观念局限的经历令我信心大增,明白了这个空间的距离根本挡不住大法弟子纯正的正念。

上次神韵推票时,维也纳一位同修求援,说当地推票现场就俩人,天空阴沉,大雨连绵,票根本卖不动,同修很着急。我们接到电话,答应同修马上正念加持。话音刚落,同修电话中惊喜的告诉我们,天目看到正念的同修瞬间现身于卖票现场半空,景象庄严,大法神通,威力无比,横扫一切邪恶。但两地远隔万里,令我震撼。

一次在悉尼和同修配合推神韵,该推票点平时人流量少。同修们决定近距离发正念加持后,情况奇迹般好转,人流量瞬间增多。在场的同修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整体配合做事的威力,见证并体会到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2] 这一层法。然而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一周后,售票情况急转而下,还是同一地点,还是那些同修,问题出在哪里?看看自己和周围的同修,发现部份同修开始懈怠,偶尔聊些家常,甚至议论起谁修的如何如何,谁状态怎样怎样等等。交流后,大家及时调整发正念的状态。情况就有了好转,之前麻木不仁的人群开始接神韵资料,听介绍,频频出票。

这次经历让我体会到,同修遇到问题就发正念,习以为常,却没有效果,问题在于没真正认识到要用心发正念,而是当成了做事,有形无实,心中正念不足,发出来的念头不纯,思想不在法上,根本发不出正念,自然就出现了发正念不起作用的情况。事实上只做了发正念的动作,为了发正念而发正念,这就好比修炼中只炼动作不修心性不长功一样,发出来的只能是气而没有功,这不是大法弟子发正念没有威力,而是大法弟子没有真正做到发正念。其实只有真正从内心认识到修炼的严肃,大法的严肃,从内心重视发正念,充满信心的做,自然能解体一切邪恶,真的达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在助师正法的过程中,类似的神奇数不胜数,我真真切切感受到正念的威力,体会到真正的正念、神通是不受时空人等因素的制约,但是要真的这样理解,信到这个成度,这样去做才能超越时空的局限,大法神通威力才能真的显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