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瓦房店市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三日】辽宁瓦房店市看守所位居瓦房店市政府(世纪广场1号)的后方,约五百米左右,远远的就能够看到它那高墙电网,本地的人俗称“西大院儿”。

其内部共有四十多个监舍,在一九九九年的时候,男监占30多个监号(约从1至37号),女监占1到3个(约从38至40号)。每个监号内约30多平米,成长条形,靠两边分别有两个长条的大铺,中间一条窄窄的过道。每个监号关押人员在20人左右,吃饭、干活、上厕所都在这一个房间里,而且厕所没有任何遮挡。

正常情况下,女监一般就一个号。而从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严重时期,女号增至2到3个,男号也挤的满满的,睡觉的时候都要侧身一个方向,翻身都成问题,有一个时期干脆就让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关押人员穿插着轮班睡觉,白天还要被强迫劳役。

在二零零九年后期,瓦房店看守所的女号就解除了,从这以后,再有被绑架的女法轮功学员,就被直接绑架到大连姚家看守所。

在饮食方面的虐待

瓦房店看守所的主食主要是窝窝头,很多都是由低价收购的发霉的玉米面做的,发霉的玉米面当然就发不起来,看起来黑乎乎、硬梆梆的,掰开看很夹生,里面又时常夹杂着令人作呕的黑色老鼠屎。就是这样的窝窝头还是限量的,每人一个。

这就是瓦房店看守所常年的主食。早晚常年给的咸菜是刚从咸菜缸里捞出来的咸萝卜或咸白菜,给的量很少。因为是刚捞出来的,咸的杀口,很苦,味很大,但也不能用水泡洗着吃,因为限量,泡洗后咸度减轻就不够吃了。

中午给的是飘着少许菜叶的清汤,看不到油花。夏天的时候,经常吃的是小白菜做的菜汤,菜汤十有八九都飘着一些小虫子,有细长的小肉青虫,有带翅膀的小飞虫等,里面的白菜叶很涩,不敢嚼,因为夹着沙子,吃起来很牙碜,碗底沉淀着一层泥沙,用勺子不小心碰到,就会发出“咯喽罗”刺耳的声音。所以吃饭的时候,大家伙最习惯的动作就是先掰开窝窝头看一下,如果发现有老鼠屎,就把它抠掉;喝菜汤的时候,先撇掉汤面上飘起的“小生物”,想吃一口菜叶,就在菜汤里象洗菜一样涮两下,涮掉菜叶里的沙子再吃,吃掉菜叶后,再等着汤沉清一下,等里面的泥沙都落底了,再喝上几口汤顺一顺……

实在熬不住的,如果个人账上有钱,也可以买这里价格昂贵的单卖炖菜,比如普通的一小盆茄子炖土豆,在这里能卖到三、四十元。一些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不配合邪恶的安排和强制奴役,还会被“封帐”,不允许买任何东西。

奴役迫害

瓦房店看守所常年由在押人员加工生产的产品就是高档花签。所谓高档花签,就是一般高级宾馆的水果盘或一些西餐、冷饮厅所用的上部缠绕着各种花色塑料纸的木质长牙签。外包装的纸盒子是白色的长方形,缠完花头的花签再在盒子里交叉插成整齐的竖排。据说有很多是出口国外的。

对每一个看守所的在押人员,他们都要被强迫参加劳役,不论男女老少,都有任务量。很多手慢的或眼力不好的老年人,完成不了任务就不让睡觉,什么时候干完了什么时候才让睡。因为完不成看守所下达的任务量,被打骂的、被封帐的、被剥夺睡眠权利的现象经常发生。

看守所里的卫生条件极差,长年不见阳光,也不通风,阴暗潮湿,十几名被关押人员洗的衣物天天就只能晾在号子里,几天后才能阴干的衣物都有着一股酸臭的霉味儿。更令人恶心的是睡觉大铺的床板缝里经常蠕动着一条条暗红色的蚯蚓,令人浑身不自在。水池子里、鞋洞里的就更不用说了。因此被关押的人员经常有得疥疮等各种皮肤病的,又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治疗而互相传染。

外面的人只看到那花签表面的漂亮和华丽,却从没想过它会出自于这样一个吃、喝、拉、撒、睡都在一个房间的脏乱而黑暗的环境里,出自于连最简单的卫生条件都没有保障的这些被在押人员的手中。那里,只管奴役在押人员,没有人管你的个人卫生如何。有一次正好是大夏天,看守所停水,整整两天两夜没有水,没有喝的,没有洗的,更没有冲厕所的。厕所本来就是敞口的,没有任何遮挡,一个号子里二十几人怎么办?就那么干熬着,臭气熏天,令人阵阵作呕。而卷花签的任务量却一点都没有减少。后来,人已经都熏的受不了了,厕所也已经堵满了,号长(常人)就下令谁也不许再上厕所了,谁憋不住干脆就不让吃饭了,也有憋不住的上了厕所,结果被打骂。号子里的人都憋满了怨气,暗自牢骚到:“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在这样一个环境中,经常会看到一些常人犯人把心中的怨气发泄在花签上,他们经常把打死的苍蝇或一些脏物夹在花签的花中缠进去,也有的故意把花签的另一头沾上一些脏物再插进盒子里;当然,还有用牙签剔牙、剔手指甲等事情就更平常了,用过的牙签也都会正常装入待售的牙签盒里。一个犯人曾说:“我出去后,一定要告诉我所有的亲朋好友这花签是怎么来的!告诉他们一辈子都不要碰这令人恶心的花签!”

被奴役的在押人员没有得到任何补贴或报酬,相反,每个人回家的时候都要按被关押时间交上一笔很高的伙食费,否则,就不让你出去。

十三年前迫害数十名法轮功学员的一幕

据不完全统计,从二零零零年夏天至二零零一年夏天,瓦房店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近百名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除了瓦房店市内的,其余的更多是从瓦房店松树、复州城等乡镇绑架来的。有的被非法关押数天,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非法劳教,在这期间,对于坚定的、不配合他们邪恶命令和指使的更是极尽邪恶的手段折磨甚至酷刑迫害。

二零零一年,瓦房店看守所曾经同时集中关押了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里坚定的讲真相、炼功、弘法,也使很多有缘人明白了真相,并相继得法,有的在看守所就跟着公开集体炼功。看守所的警察们一看这种形式,很害怕,他们威逼加利诱,扬言重判、打骂、使用电棍等各种手段,但都没有动摇法轮功学员的坚定正念。

于是,瓦房店“610”调动五十名武警到看守所,强行将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全部劫持到劳教所。那天清晨,天刚蒙蒙亮,看守所里的大门“哐啷啷”被打开的声音惊醒了号子里被关押的人员,紧接着,密集而急促的脚步声布满了整个看守所的走廊。此时,法轮功学员们都坐了起来,将胳膊紧紧的挽在一起,盘腿打坐,齐声背诵大法师父的经文《论语》,庄严整齐的背诵声响彻整个看守所。警察和武警们也被震撼住了,呆呆的看着这场景,不知所措。一个头子气急败坏的吼道:“愣什么神!带走!快带走!带不走的就抬走!”

行凶的人员开始吼叫着、撕扯着,但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去配合他们。僵持了一会儿,在邪恶头子的命令下,他们开始动用暴力并殴打法轮功学员,两个警察分别抻起法轮功学员两臂、两个人分别抬起大腿,就这样,每四个警察抬一名法轮功学员往车上扔。这时,无论是被强行抬走的法轮功学员还是被关在号子里的法轮功学员,都在奋力的齐声呼喊“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无罪!”“立即释放无罪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每个号子里的犯人都挤在小小的窗口,紧张的注视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所有的人,都被眼前这一幕深深的震撼了,从警察到被关押的犯人,很多人都忍不住在落泪。一个在押犯人回忆起来说:“我说不出来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掉眼泪,只觉得太震撼了!太震撼了!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他们的师父太了不起了!什么东西能有那么大的力量啊!这是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的场景!”

看守所的墙壁上、铁栏杆上,很多地方都留下了法轮功学员被殴打或抵制迫害时受伤所留下的血迹,在一个号子里白色的墙壁上,赫然留下了一行令人触目惊心、血痕未干的大字:法轮功千古奇冤!

典型迫害案例

王友菊,女,曾任瓦房店市卫生学校的校长。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64岁的王友菊被共济派出所警察奚乃魁从家中绑架,关进瓦房店看守所。七月三十一日,王友菊死在瓦房店看守所的办公室里。

柳忠尧,男,2000年11月被警察绑架,在瓦房店看守所遭残酷折磨,被狱警教唆的犯人往头、脖子上插牙签,致使脖子肿粗的吓人,被强迫用嘴叼马桶盖弯腰90度闻臭味……

冷连娣,女,老年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的寒冬腊月在看守所里弘法、炼功,被女狱警宋丽君指使的号子头儿将其全身泼透了凉水后又打倒在地。

田秀占,女,二零零一年五月中旬被恶警高士云酷刑逼供长达十多个小时,伤势过重,大连劳教所拒收,瓦房店看守所当时本应拒收,可是还是非法将其关押数日,加重了对其的迫害,也给田秀占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回到家中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康复。

贾美丽,女,二零零一年在被绑架过程中,被逼从楼上跳下摔断尾椎骨,恶警不给予任何治疗,残忍的将其抬到瓦房店看守所。瓦房店看守所非法收留、关押数日,使其受尽了痛苦的折磨。贾美丽和法轮功学员陈丽华、刘华等绝食抗议,狱警指使犯人对她们野蛮灌食,还故意将灌食的塑料管儿猛插猛拽,致使几位法轮功学员鼻腔食道多处被插坏流血,连喝口水都很困难。

在二零零九年下半年,瓦房店看守所取消了女号,被绑架的女法轮功学员都被直接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迫害。但瓦房店看守所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在继续。

瓦房店看守所:
电话0411-85660102
所长室0411-85660703
监控室0411-85660772、0411-85660721
参与迫害主要责任人:原所长张华13904266446(后被提前离岗回家)、所长梁某、所长王日辉、中队长姚士诚、看守所主管女号女警察宋丽君,大队长赵某(迫害主凶,人称“赵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