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信廷超和家人 中共公检法违法犯罪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四日,河北涞水县法轮功学员信廷超在北京工地送人一张神韵光盘,遭判刑三年迫害,目前信廷超已由北京天河监狱转到河北唐山冀东监狱四监区二支队。

信廷超
信廷超

自信廷超被非法抓捕后,遭到知情民众的谴责和抗议。截至今年五月份当地和周边地区共六千三百六十八名河北市民不惧中共的打压、恐吓,在为信廷超申冤的联名信中签名按下手印。要求无罪释放信廷超。

乡邻签名要求当局无罪释放信廷超

中共公检法司迫害法轮功学员信廷超和他家人的系列罪行:

一、一张光盘被刑拘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四日,河北省涞水县东南租村农民、法轮功学员信廷超在北京工地送人一张神韵光盘,被北京朝阳区亚运村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朝阳看守所、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直至非法批捕。

这张光盘是什么内容?是洪扬中国传统文化、号称世界第一秀的神韵演出。京城的公安把中国五千年文化作为违法证据,把信廷超刑拘起来,这不仅是违法,更是荒唐可笑。

二、一张光盘被起诉

北京朝阳区检察院根据朝阳公安分局罗织的所谓证据,就一张神韵光盘对信廷超非法起诉,把送人一张光盘视为“罪证”要求法院治罪。

三、一张光盘被判三年

朝阳区法院听信北京朝阳区检察院的诬告,对信廷超枉法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上午,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不顾信廷超家乡两千多名民众联名按手印请愿,不顾国际社会的呼吁谴责,无视法轮大法弘传世界造福人类的事实,无视信廷超为村民义务做好事的善行,违法使用刑法三百条这个与宪法相违背的所谓法律依据,非法判处信廷超三年徒刑。

四、亲友旁听未成反被扣押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日上午九点左右,河北涞水信廷超家乡的亲友乘一大客车到朝阳区温榆河法庭门口,等候开庭时旁听,刚一下车,就有一个亲友被警察拉住追着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亲友回答说:“我们是旁听的,我们是家属。”有的警察还给从大客车上下来的人拍照、录像。开庭时,只许信廷超的三位亲人入庭旁听,其余亲友全部拒之门外。五、六个警察上了车,要查乘车人的身份证,要求没身份证的要写出姓名、家庭住址、身份证号。面对这些无理要求,车上的人都坚持不配合、不写。

这时,一个小警察问所长:“这怎么办哪?他们都不写!”派出所所长说:“不写就拉到派出所去吧。”于是,亲友们被拉到了法庭附近的楼梓庄派出所大院。到派出所,还是逼着亲友们报身份证号码、报姓名地址,并录像拍照,亲友们说:不让我们入庭旁听,为何还查我们身份证,你们这是违法。警察说:“我和你们就是不讲法律,你怎么着?

直到下午两点多钟,”客车返回家乡时,后面一直有两辆车在后面跟着。当天晚上,被扣押的亲友被释放并返回河北家乡。

五、恐吓、蒙骗签名的村民

受政法委指使,涞水县公安局对声援信廷超签名按手印的村民进行恐吓误导,逼着所有的村民签字表示自己上当受骗了;十二月三日晚七点左右,河北省保定涞水县公安局杨姓局长、政保股戴春杰、城关镇派出所等二十多人,七、八辆车,将城关镇北南租村正在家做家务的法轮功学员单新燕非法抓捕,直接关进看守所。非法抓捕时,说是向她询问一下信廷超的事就把她送回来,结果直接关进看守所。

据悉,涞水县公安和六一零的人员也一度与北京公安联系,表示愿意早一天把信廷超接回来。但后来,受中共上层指使,涞水县公安局对信廷超家所在的东南租村村干部一再施压,逼迫他们把村民召集起来,在所谓“我们被欺骗了”的字据上签名。村民说:我没有受骗,就觉得信廷超冤枉,叫上级领导把他早点放回家,好收割庄稼。

六、天河监狱玩忽职守,致使家人枉跑数千里

二零一四年三月三日,信廷超被劫持到北京市大兴区天河监狱。

八月十五日,信廷超的家人前去北京市大兴区天河监狱会见时,狱方说已在七月二十九日把信廷超转到保定冀中监狱。北京天河监狱对信廷超转监未及时通知家属;同时因工作疏忽错把“冀东监狱”说成“冀中监狱”,致使家人花去数千元往返徘徊在“天河监狱”、“保定”、“冀中”、“太行”监狱,直到八月二十六日才从北京天河监狱行程近千里,到唐山冀东监狱,得知信廷超确在这里关押。

七、唐山冀东监狱:”不骂法轮功不许会见”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信廷超家人租车从北京天河监狱行程近千里到唐山冀东监狱,得知信廷超确在这里关押,转到这里已经一个月了,家人既没接到电话通知又没接到书面转监通知书。

下午两点半信廷超的家人赶到四监区。正好是周二会见日的日子。信廷超的妻女办完手续去见信廷超了。不一会儿母女俩含着眼泪回来了,说要想见人就得骂法轮功、骂法轮功师父,否则不让见。还问炼不炼法轮功。

随同去的一位亲友找到狱警说:怎么探视亲人还让骂街呀?怎么警察还让孩子骂街呀?他们说:不可能吧,我去问问。回来说:法轮功特殊,这是规定。亲友说:让孩子去见见他爸吧,我们千里迢迢来一趟不容易,为了寻找亲人,她们母女俩不知吃了多少苦,跑了多少冤路,希望你们能够理解,你们也有妻儿老小是吧。他们说三点半了我们下班了,有事找我们领导。问:你们领导叫什么名字?他们没回答就开车走了。家人忧心忡忡,监狱对家人都这样野蛮,信廷超在监狱内处境该有多难?只好失望而归。

八、会见不成反遭绑架拘留

就在当天下午信廷超家人乘出租车回家的高速路口,突然,七、八个特警将车和人拦截,劫持到曹妃甸区南盐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们强行把家人和亲友拽出车,并非法录像,他们疯狂般的搜车,抢包,连钱包都翻了个遍,最后把手机本子都扣了。警察把五个人包括司机分别各自关在一个屋子里进行非法审讯,因刘彬华拒绝报姓名,警察说她再不报姓名就打死她,有一个警察邪恶的说;说!你叫什么名?不说是吧,我对法轮功最有招了,把他们打得嗷嗷直叫,我不信对付不了你,拿电棍来!就这样整整审问了将近一夜。

司机也说:“我求求你们了,让我给家里先打个电话。”因为司机的身份证、驾驶本和手机都被他们扣了。司机说:“我这么晚还没回家,家人会急疯的,要不我给你们跪下。”最后结完帐让司机先走了。

第二天,他们对信廷超的妻子王术芹和同去的刘彬华、刘春慧又是录像,又是录指纹的还采血,上午,信廷超的女儿信梦迪被家人接回,派出所将他们三人行政拘留五天,九月一日才分别被家人接回家。后来才知道,绑架和拘留是唐山监狱一手策划的。

自从信廷超被非法抓捕后,中共的公检法司给他家造成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已达十几万元,包括律师费、租车费、信廷超夫妇的工资、耕地收成损失等,如果信廷超在监狱里被迫害两年多,损失会更大。精神损失更是无价!

在信廷超的个案中,中共的公检法司在以实际行动证明着他们在破坏着中国法律的实施,他们才是罪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