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对王建辉的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王建辉,大庆油田总医院职工,女,四十二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非法判刑六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王建辉因坚持信仰,多次遭到殴打折磨。

迫害王建辉的责任人:史耕辉,黑龙江女子监狱狱长;
王亚丽,原十一监区大队长;
(人名不详),现十一监区大队长;
赵晓帆,四监区大队长;
狱警:赵函娇,郭磊,李晶晶,陈丽萍;
在押犯人:崔湘,王凤春,马桂荣,郭海英,安小霞,袁春秋,李冬梅,任晓华,孙超,洪鹏。

一、狱方执法犯法,指派打手折磨王建辉

1、逼迫“转化”,殴打、辱骂致伤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王建辉被犯人崔湘推入专门做“转化”(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库房里,犯人拽着她的衣服领子推搡她,谩骂不止,并侮辱式的逼迫她蹲着报数点名,王建辉不配合,犯人韩丽娟和崔湘就扑上来拳打脚踢,大声辱骂。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值班狱警赵函娇不但不制止,还把库房门关上走了,任凭王建辉被这两个刑事犯暴打辱骂。随后崔湘把王建辉安排在逼迫“转化”的攻坚组,让几进监的牢头狱霸王凤春非人虐待王建辉,监控王建辉码军姿坐小板凳,每天从早五点到晚九点,十六个小时当中绝对不许站起来活动,王建辉坐的臀部疼痛难忍,要想站起来活动,王凤春恶煞般扑上来打王建辉,一边打一边破口大骂,王建辉想冲出去呼救,被五个刑事犯七手八脚拽回屋,更是一顿拳打脚踢,期间她们抻着王建辉双臂任凭王凤春踢王建辉的肚子,声音很大,王凤春还恶毒的说:“女子监狱每年都有死亡指标,整死你们法轮功都属于正常死亡,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狱警视而不见,让恶犯王凤春肆意虐待,王凤春对王建辉多次暴打。有一次疯狂的打骂声惊动了大队长王雅丽,王进入监号时,王建辉向其反映:这时王说:“打你你就忍着,以后打你就是个玩。”王建辉就在这种毫无人性的迫害下,更没有可伸张正义的情况下,她没有食欲,多日不能吃喝,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2、随意暴打,伤残身心

(1)坚持炼功被暴打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王建辉被调到四监区,为了恢复身体健康,王建辉坚持炼功。刑事犯郭海英、安小霞强行阻止,拽着头发疯狂的殴打,并从走廊连打带拽拖到监室里按到床上继续殴打,还用手使劲揪拧王建辉的胸部,造成胸部一片淤血。郭海英还更加残暴的抓着王建辉的脑袋往床边的角铁上使劲的磕。

四月十六日,王建辉又坚持炼功时,郭海英、安小霞和包夹(专门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王桂芹又强行阻止,多次使劲薅着王建辉头发把她往床上拽,按倒在床上后,两人用拳头猛打王建辉的头、后背及前胸,把头打出一个大包。郭海英还阴毒的用胳膊肘尖狠狠地抵在王建辉的耳根处,使其动弹不得。

王建辉为了获得自由而抵制,她们把王建辉摔在床上,然后用被子紧紧裹住王建辉的头,致使她呼吸困难,险些昏死过去,接着又拖到地上,两人用拳头一起对着王建辉的头,又一阵疯狂猛打,在长达两小时持续疯狂折磨下,王建辉被害的躺在冰凉的地砖上抽过去两次,每次被她们手忙脚乱的掐醒过来之后,又继续连推带拽往床上推。王建辉被几个刑事犯长达两个小时的疯狂殴打后,头被打起大包,脑袋整天剧烈疼痛、迷糊,不敢随意活动;胸背痛,坐立困难,恶心,吃不下饭;左耳被打出血,耳根处打出一个豁口,流着血,左耳失聪;脖子上被打出一个很长的血口子,清晰可见。事发后,王建辉多次找吕队长、邱艳大队长,但该区干警没有任何处理意见。

(2)拒穿囚服被暴打、上束缚带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下午,该区副大队长赵晓帆召集所有包夹和其他刑事犯约四十人开会,对四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她亲自部署指挥强行穿囚服行动组(法轮功学员是被冤枉的,不是犯罪,不能被侮辱,所以拒穿囚服)。

在赵的指使下,王建辉、贾桂兰被八名刑事犯多次毒打与辱骂,王建辉的头又一次被打伤,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当时狱警陈丽萍、李晶晶在场,无论王建辉怎样呼救,置之不理。

当时刑事犯袁春秋、安小霞、李冬梅、洪鹏如恶魔般扑向王建辉,用拳头轮番猛砸头,袁还用脚猛踹尾椎骨,李冬梅用手使劲撅手指,险些折断。犯人(人贩子)孙超用大扫帚把凶猛击打双手,手背立刻被打得又青又肿,手腕处被打出一大块淤血,同时又抽打全身,使又粗又硬的扫帚把打碎打断。商晓艳用脚连续多次猛踹肚子,致使王建辉肚子疼痛难忍多日,至今还时有发作。这一次次的残害,狱警李晶晶、陈丽萍都在场看着,不制止。

(3)不给热水还暴打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多日不让王建辉打热水,每天只有一暖瓶的热水,王建辉抗议,高呼“法轮大法好!终止迫害法轮功!”再次遭到刑事犯马桂荣等的殴打,脖子被打出一个又长又深的大口子,衣服撕烂,当时狱警郭磊在场纵容,并当众指挥,扒光衣服羞辱。

3、再一次调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十一监区

(1)在十一监区,又一次强行“转化”

二零一三年大年后,王建辉又被调到十一监区,这里是专门残害法轮功学员,逼迫“转化”的监区。三月份曾要剥夺会见权,在亲人强烈要求下,来两次才见到一面,令亲人心碎,她一下消瘦了许多,神情非常痛苦,见到家人就落泪,说:“又逼‘转化’,还打我”,伸出手给姐姐看,说被打坏了,监听的狱警不让说,那次接见就这样被结束了。

(2)拒绝劳改,被残酷关小号

二零一四年夏秋之际,两个月不让会见。到八月末,姐姐实在放心不下,前来接见,见妹妹瘦的脱了相,原本炼法轮功超然、年轻、健美的王建辉已四十岁了,看上去才二十出头。现在却象个老人身体很虚弱,呼吸,步履艰难,强支撑着身体与亲人说她因拒绝“劳改”被强行关小号了。

(3)不报号被野蛮关小号

上次关小号没过几天,又拖入小号,据该狱出监的人说“这个女监,关法轮功学员小号,那是上极刑的极刑。强行拖入四壁无窗(黑囚房),这里的干警都说是十八层地狱。号内只有一个光木床,穿着单衣服,手脚被铐在板铺上,动不了身。”

北方的这个季节,室内阴冷,这黑囚房就更可想而知了,常人在此穿毛衫、盖被子还冷。可王建辉,却昼夜囚在这里。知情人说:“这样囚在这里一段时间,一般人将来不瘫痪,也得尿血,同时还饿饭,一日只给两饭勺凉米粥,这不是瞪眼往死里整人吗?这真体现出江泽民要求的肉体上消灭呀。若常人刑事犯关小号其亲友,可找相关人捅钱,还能送去被褥,不至于凉着、还不戴镣铐。还可送去好吃的,让活动又可提前出号。可法轮功学员喝口水都难。”

二、经济上掠夺(不许家人送任何食物,只许购买高于市面价格二倍的狱中物品)

三、“包夹”和历次殴打王建辉的刑事犯都是狱方特派的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打手。

几年来对王建辉的残酷迫害,家人忍无可忍,并且,该狱已有许多迫害凄惨的先例。

例一、原关押在九监区的七十来岁的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贾桂兰,二零零八年末在该狱被逼迫转化时,昼夜让老太太码坐(坐在不到一尺高的小塑料凳上,脚尖对齐,双手放在膝盖上,由包夹监控,不让动,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昏倒在地时拽起来,用胶带紧紧的捆在铁床腿上。一夜下来老太太的指甲被勒黑了,全是淤血,几年过去了,指甲是空的,还没长好。当时是九监区犯人杜晓霞和狱警孙维一起干的,大队长董丽华唆使的。

二零一零年末,贾桂兰调到四监区,因拒穿囚服,被从床上拖到地上打倒,一群犯人围着又踢又踹又砸脑袋。打完后一周起不了床,吃不了饭,晚上起床昏倒在地,人瘦得不成样子,家人要求送医院检查,查出双侧脑梗,狱方同意保外,但至今还在该狱迫害着。

例二、原被关押在四监区的四十岁的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华小娟,零九年时被犯人郭海英多次无端暴打,腿被打出一个大包,心脏也严重不正常,几年来,生活自理艰难,生命随时受到威胁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4/黑龙江女子监狱对王建辉的折磨-298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