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包袱”丢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五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五年多了,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总是以梦的形式点化我,当我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人、做事符合宇宙真、善、忍的标准时,在梦中,师父会奖励我一架飞机去旅行,当我懒惰,早晨起来不想炼功、和各种执着心都表现出来时,师父会在梦中点化我,大法弟子都坐在车上,只有我没有上去车,意思是告诉我让我精進,我就是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我一直坚信师父就在我身边。

一、买貂皮大衣的故事

冬天大雪纷飞、天气寒冷,穿貂皮的人很多,我一直都想买一款适合自己的貂皮大衣,于是,我和母亲同修逛了几家商场,最终决定买那款粉色的貂皮。它的颜色鲜艳,样子新颖,价格不贵,当我付款时,突然发现我带的钱不够,还差200元,这时天色已晚,马上就要下班了,去银行取钱又来不及了,差200元钱,老板又不肯卖给我,那么只好明天再来买了。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穿的貂皮大衣上爬满了虫子,白色的虫子一动一动的爬向我的身体,我快速的把它们赶走了,不一会儿,它们又爬到我身上来了,我去哪里,它们就跟到哪里,我感到很害怕,脱掉大衣,惊叫不已。在噩梦中惊醒后,我把梦中的情景告诉了母亲,母亲悟到貂、狐狸都是容易附体的,对人一点好处都没有。

从梦中,我找到了自己有很多心,有爱美的心,往深了挖,就是色心,有爱面子的心,总以为穿着貂皮大衣去讲真相,众生愿意退,能退的多,拿众生来掩盖自己的执着、虚伪、不真实等等很多的心。在另外空间里,这些虫子要是到我的身上,那该是多么严重的后果啊。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了“请神容易送神难。常人咱不说了,他就想当常人,他就想暂时舒服。可是你是个炼功人,你不是要不断的净化身体吗?这东西给你弄身上,什么时候你才能把它排出去?”感谢师父对我的关心和无微的呵护,让我看到我们肉眼看不到的,而且还能让我修去很多不好的人心,师父的慈悲救度让我无以言表!

二、招色魔

我在幼儿园里工作,每天都和纯真的孩子在一起。有一天,天气酷热,教室里闷的让人透不过气来,我穿着长腿裤子,更是热上加热,我想把裤子脱下来,换上短裤,但是在哪里换呢?卫生间太小,只能容纳一个人的空间,施展不开,其它地方都是教室,有孩子和老师,最后决定在自己班级换裤子,可是这么多的孩子,要是看见我换裤子,会不会给他们造成什么影响?转念又一想,他们什么也不懂,就换吧,于是我在班级里把裤子换下来了,感觉凉爽多了。

晚上,在梦中,我看见一个男色魔進入了我上大学时的班级,要抓走我们,于是我们就和它打了起来,我能腾云驾雾,色魔用象细针一样的剑向我扎来,我左右躲闪,没有打中,我会飞,经过几个回合,色魔跑了。

我们几个同学回到了班级,我身上出了很多汗,正准备换衣服,那个男色魔又从窗子外面飞進教室,向我扑来,我吓得大叫,来不及躲闪,忙喊师父救我,从梦中惊醒。我悟到是我白天在幼儿园换裤子招来的色魔啊!

修佛真是严肃的,一点一滴都要做好,不能让旧势力钻空子,一个修炼人不能不拘小节,很多同修都是因为自己没做好,才给自己修炼的路上造成了魔难,我作为一个修炼人一定得做好,不能象常人一样。“在高层次上看,说常人在社会中简直就是和泥,不嫌脏,在地上和泥玩呢。”[1]

三、我再也不敢不炼功了

我最近几个月,早晨很难起来炼功,即使起来也是只把静功炼完,动功总是炼不上,我的身体总是疲倦不堪。

有一天,学法后,上街去讲真相,刚出门,脚步沉重,腿象灌了铅一样,一步步的向前挪动,这时看见一个卖鞋的先生,我一边试鞋,一边告诉他现在天灾人祸多,辽宁抚顺市发大洪水,死了很多人,退出(党、团、队)的人都平安无事了。你也退了吧!他同意三退了,接着又把一个卖衣服的女士讲退了。

由于我炼功跟不上,所以腰酸背痛,步履艰难,差一点就坐在地上了,于是,我强忍着走到车站,坐车回家了。我想还有那么多没有救度的众生,因为我的不精進让他们失去了得救的机会,如果我再多讲几个小时的真相,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得救呢?我泪水涟涟,只有自责和惋惜。

晚上,我炼抱轮时,我觉得恶心,吐了一阵又一阵,炼完功了,又往厕所跑了几次,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让我又提高了一个层次,我只有多学法、炼功,才能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啊,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精進呢?

四、我把包袱丢了

“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2]

在生活中,我执着的东西很多,对物品的执着,对亲情、友情甚至对食物都有执着,所以在另外空间,它们都是一个个的大包袱。一天夜里,梦见我坐在火车上,火车行驶的缓慢,我的行李很多,有几个包袱,突然刮了一阵大风,把我的包袱从火车上刮下去了,我很着急,如果下去捡行李,自己就上不来了,最后一想丢就丢吧,舍、舍、舍吧。

醒来后,我想起来师父的一段法:“舍是不执著于常人之心的体现,如果说真能坦然而舍、心不动者,其实已在那一层了。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3]

五、在大淘汰中看到的

洪水和干旱就不提了,现在已经发生了,也是我梦中所见。我还看到在暴风雪中大淘汰的一幕,冰天雪地大雪纷飞,雪下来几场,有两米高左右,树木干枯,寸草不生,人们都在寻找食物和水源,瘟疫不断蔓延,哭喊声在空中回荡、徘徊。没有三退的人由于天气寒冷,冻的他们无法维持自己的体温,横七竖八的倒在雪地里,现状凄惨,众生乱成一片,房子已被大雪埋没,只有一栋楼房,大家都向那里冲去,只有三退的人才能進去,且能暂时缓解一下寒冷和饥饿。我忙着给众生三退,但是还是有人不退,人迷得太深太可怜了。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在这值千金的关键时刻,希望所有大法弟子能跟上正法的進程,走好最后不多的路,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无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