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抚宁县王海金被迫害致死(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秦皇岛市抚宁县法轮功学员王海金,在遭到抚宁县公安局、抚宁县看守所的九十天的非人折磨后,不幸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凌晨在医院去世。

王海金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在自己的蛋糕店里被警察绑架后,在抚宁县看守所遭受了三个月的非人折磨:灌食、殴打、性虐待、做奴工……直到被迫害致心脏衰竭,才于七月二十二日被所谓取保候审回家。

王海金在蛋糕店刚开业时在店里照的
王海金在蛋糕店刚开业时在店里照的
王海金从看守所被接回家的第三天照的
王海金从看守所被接回家的第三天照的

整整九十天的非人摧残,令王海金脱了相,牙齿被打掉,近一百八十斤的体重,只剩一百三十多斤,见饭就恶心想吐,喝点稀粥一会就全吐出来,整个人精神恍惚,黑夜白昼无法入睡,一躺下就上不来气,一宿宿在床上坐着、在屋里来回走着,坐立不安,有时倚着睡着了,几分钟就会突然惊醒,惊恐的坐起来,而且在他惊恐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摆出被插管灌食、铐在床上的“大”字形……

家人说,他眼前总是浮现在看守所被虐待、毒打、受奴役的景象,回家后开始什么也不愿说,只是说在看守所里被迫害得生不如死,“没想到还能活着回来”。

在王海金回家的两个半月里,抚宁县公安局国保、海宁路派出所警察还多次打电话骚扰,致使王海金已经被伤残的心脏承受到了极限,两次住院急救,医生第一次就下了病危通知,他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凌晨不幸离世。

根据明慧网文章《90天非人摧残 “没想到还能活着回来”》描述了王海金在看守所被摧残的情景: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中午,正在店内干活的王海金,被抚宁县国保陈英利、牛头崖派出所王伟等约二十个警察绑架,当晚八点被劫持到抚宁县看守所。王海金拒绝穿囚服,值班狱警唆使两、三个犯人殴打王海金,当时就把王海金的门牙打掉一颗。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王海金开始绝食,第四天遭到野蛮灌食,几个犯人按住王海金,女狱医给插鼻管,由于承受不了这种痛苦,他开始吃饭,身体稍有恢复,狱警又强迫他做奴工,期间还遭犯人殴打。

因为每天做奴工的工作量越来越大,同时还遭国保警察野蛮逼供,王海金的身体承受不了,再次绝食抗议,看守所狱警再次对他进行灌食迫害,几个犯人按住王海金,有的掐大腿,有的捏嘴,当时就把他的一颗大牙捏掉了,女狱医把很粗、很长的管子从他鼻子里插到胃里四、五十公分,并且再没拔下来,由犯人灌食。当时他鼻子里、嘴里全是血。

五月二十一日晚,狱警指使五、六个犯人毒打王海金,高乃昌掐捏王海金的生殖器。号长李龙说,狱警不让打出伤来。一天,犯人号长把许多樱桃核放到王海金的脚下,逼他光着脚踩着。看守所恶警还用手铐将王海金和死刑犯严伟铐在一起,让严伟折磨王海金。严伟用手铐将王海金的手打的肿的象馒头似的。

狱警强迫王海金糊做蛋糕用的纸杯,一摞二百个,王海金每天只能糊七至九摞,狱警给他定的定额是每天十摞,完不成就要擦地、打扫厕所和夜里站着值班。王海金累的不行了,出现全身浮肿、恶心、浑身无力、心跳加快、上不来气等病状。

七月中旬,王海金提出要上医院,看守所不予理睬,继续逼做奴工。王海金身体越来越糟糕,腿肿得一按一个坑,吃不下饭,上不来气,睡不了觉,最后才被带到抚宁县医院,医生说是心脏衰竭,必须立即住院治疗。这样,看守所才放王海金回家。

另据了解,秦皇岛市国保警察迫害王海金三个月,却始终没说到底为什么要绑架王海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