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学法促進我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七日】有几位同修离我家都很远,我们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见一次面,所以我一直处于个人“独修”状态。后来几位同修成立学法点,还劝我参加,我以借口:要做的事很多,把这么多时间浪费在路上太可惜了,掩盖着强烈的怕心。

从法理上,我知道我应该去,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不能游离于整体之外。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法会是师父给弟子留下的修炼形式。所以,我决定先去去再说。谁知这一去,发生在我身上的变化之大、之快是我始料不及的。

一、宝书捧胸前 双盘读三讲法

学法小组每周学一次,前两次学《转法轮》都读两讲,双盘读完。每人读两页,轮着来;第三次学三讲(赶上放假多学一讲),双盘三讲读完,腿不疼不麻还挺舒坦,腰板挺直,双手捧宝书至胸前。在家时我一讲都盘不下来,场好,大家比着,也就把我带上去了。

二、去掉人的观念 学法不戴眼镜

我都把眼镜从眼镜盒里拿出来了,一看小组同修都没戴,他们个个比我年龄大,最大的近八十岁,另外几个也七十多岁了,我是最小的六十五岁,也就不好意思戴了。因此,我学法时也不再戴眼镜,阴天也不戴。

是啊,你看哪个佛坐那儿戴个眼镜,早就该摘了。在家里,有几次把眼镜坐在屁股底下,把镜腿坐掉了;还有几次掉到地上,摔坏了镜片,也悟到了不应该再戴了,可就是没做到。因为戴习惯了,戴着舒服,省劲儿,不戴还不适应,不得劲儿,都是人的观念。

三、敬师敬法 严格要求自己

敬师敬法,每个人都严格要求自己。学法期间不喝水,不上厕所,更没有吃东西的。第二次去学法小组我没来得及吃早饭,带点梳打饼干,忘带水了。在公交车上吃两块,呛的直咳嗽,再没吃。学法开始时肚子“咕咕”直叫,还担心同修听见影响学法。这要在家早吃上了,学法中途歇会,吃点水果,喝点水、唠唠常人嗑是常有的事,错误的以为没一边学法一边吃就行,放任自己。令人惊奇的是:肚子只叫一会就不叫了,而且一直到下午两点多到家,都不饿。

四、学法守时 认真负责 精神十足

珍惜时间,到点就学,严肃认真对待学法。本着对大法负责,对同修负责,对自己负责,不管是谁,读错了,大家一起纠正。

在家自己读法,添字落字不知道,音读错了也不知道。最糟糕的是一学法就犯困,长时间突破不了,有时不得不放下书,小睡一会儿。而且随意性强,时早时晚,也不知道抓紧。学法时,经常有家中杂事干扰,一会问这,一会要那;不是这事就是那事。学一讲有时一个多小时,两小时,甚至半天。时常有学到一半不得不放下干别的去了,晚上才能再接着学。

集体学法时,就没有这些干扰和冲击了,而且从不犯困,倍儿精神,因为既要防自己读错,又要纠正同修读的错,还要及时接上上一同修读的往下读,所以精力就必须高度集中,学法入心了,也就不困了。

五、这环境是块净土 向内找 法理清

这里是一片净土,不说常人话,不唠常人嗑,不做常人事。更没有常人社会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一思一念都用大法来衡量,把握不好的,大家就学法、交流、切磋,就连不经意的一句话,也不放过。比如,一天小组学法结束后正要走,一同修拿出两个大梨让大家吃,大家都不想吃。

同修劝道:吃吧,梨太大,我们(指她老伴,也是同修)又不能分着吃。话一出口,就意识到人的观念出来了,大家都在找自己。我也在想:是不是师尊借同修的话点化我呢,想想我和老伴还真是什么都分吃,唯独梨不分。梨太大,就切成小块,插上牙签吃。切梨本身不为过,关键背后的主导思想:因大切,还是因“害怕分离”切。同修是一面镜子,照出我的不正,照出我隐藏很深的人的诸多禁忌和执着。说浅了是人的情、人的观念,说深了是法理不清。姻缘是表象,修炼人有更高法理要求自己,人理对修炼人不起作用。我告诫自己:已经超出人了,别把自己再降为人。

六、相互促進 救人不忘修自己,清除毒害大法展神威

每次学法前,做资料的同修都把做好的真相光盘、神韵光盘、大小册子、传单、护身符、破网软件等分发给大家(根据个人自愿)。学完两讲《转法轮》后切磋时,一同修说应该重视清除自身党文化流毒,应该多看《九评》。

另一同修说:《九评》发表后,他老伴(同修)看《九评》还没看完,从他(指老伴)身体里出来很多奇形怪状、污七八糟、黑乎乎的东西,满屋子都是,恶心极了,我实在受不了了,就不让他看了。我是一遍没看完,不知他(指老伴)后来看完没有。

我说:“那就赶快发正念,排除是好事。”同修醒悟到:他身体现在的状况(她老伴有很重的病业反应)很可能就是这些东西迫害的。同修的话使我想起,前些天打坐时看到,离我很近的地方不规则的排列着好几个排水井,上面盖着井盖(就是大街上的那种铁井盖),突然离我最近的一个排水井盖向上移开,离地面有很宽的缝,从井盖下面的缝隙里源源不断的往出爬奇形怪状的黑东西,眨眼间满地都是,黑乎乎一片,还在不停的往出爬。

我当时悟到:这井里装的都是不好的东西,井,这不有漏吗?井盖——掩盖,是点化我没有向内找自己,查缺补漏,而是掩盖起来,而且还隐藏很深。但我一直没找到这漏是什么。同修的话也点醒了我,排水井,我得往出排呀,不能捂着、盖着了。我今年六十五岁了,正是邪党篡政那一年出生的,被灌输的都是邪党的那一套东西。思想、思维方式,都是邪党刻意锻造出来的。

又一同修说:是到了该清理邪党邪恶因素的时候了,不但要清理外部的,也要清理自身邪恶党文化的毒害。

最后大家都赞同还要大量制作《九评》书和光盘。不但自己看,还要广泛散发救人。切磋结束后,具体分配下一次各自分担的任务:下载的、买耗材的、刻的、印的等等,分工合作。每个同修都根据自己特长、能力承担一部份,做好后下次学法时带来。十一点五十五分清理自己,十二点准时发正念清除外部邪恶。

第二天晨炼打坐时,我看到一帮人,有男有女,着装有的象邪党篡政前的打扮,有的象邪党篡政后五、六十年代的政府干部、工作人员打扮,朝我横眉瞪眼,有的恶狠狠骂,有的在哭,还把我围在当中,冷冷的看着我,甚至怒目相对。

我来到一个丁字交叉路口,右边是拥挤的低矮房屋,前面是一横排邪党兵端着长枪,枪口齐刷刷的对着我,挡住我的去路,我往左看也有一排长枪,往后看还有一排长枪,所有抢口都对着我,已无退路。

我转身往前走,一排长枪瞬间变成无数排,黑压压一片。我知道邪党邪灵害怕《九评》,摆出阵势想置我死地。我发正念,让枪口弯回去打邪党兵自己。立刻就见长枪筒弯回去对着邪党兵,随后就看到离我最近的一排先倒下去,然后一排接一排的倒,黑压压一片全倒下。真是大法威力贯苍宇,岂容你红魔邪党兵猖獗。

七、去掉怕心 溶入大法弟子整体助师正法洪流中

参加学法小组之前,我人心重,怕心多。比如在买耗材时,我总被人心障碍着,觉得一个老年妇女买这些东西不正常,会引人注意,所以每次少买,换地方买,不敢在家附近买,要跑很远的地方买,浪费很多宝贵时间。而且受邪恶党文化毒害,习惯性负面思维,什么都怕,不值得怕的也怕,事还没做先怕,人为增添许多麻烦,严重影响做三件事。

当看到小组里年龄大我很多的老年同修思想单纯,正念足,只要是讲真相、救人,二话不说,立马行动,或在谈笑中,或在不动声色中,把该做的都做了。做的那么自然、轻松。

和同修比,令我羞愧,同是一个师父教,同修一部大法,同为大法徒,人家做的那么好,我做的这么差。这差距激励我,消除了我的怕心。

正念上来了,我不再怕了,与同修形成一个整体,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发挥自己的特长,让大法法理占据整个头脑,负面思维一露头就解体它。复杂化简单:只要是师父要的,符合大法我就做。无条件的把自己溶入到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整体洪流中。

八、在集体学法中 找回了修炼如初的感觉

自从参加集体学法小组后,压抑在心头的那块壁垒一下子瓦解了,我心情开朗了,大度了,总是笑眯眯的合不拢嘴,体验到大法弟子的堂堂正正。

我刚得法时,就是这样一个幸福、快乐的生命,现在我又找回来了。参加集体学法使我整体修炼提高最快。现在,沐浴在法光中的我,保持住在家学法和在集体学法时一样后,而感受到师尊那无量慈悲中的加持,感悟到大法的神圣与威严。

集体学法真的好处很多,能极大的促進个人修炼提高和做好三件事。真心希望还没有参加学法小组的同修尽快参加,珍惜师尊为大法弟子开创的这一修炼环境,充分发挥师尊留给弟子的这一修炼形式的作用,借以达到自己最快提高。在大法弟子的整体助师正法的洪流中,做好自己该做的。

最后还有一事要说的,就是我家离学法小组远,慈悲的师父就安排同修给我送来真相语音手机。乘车、走路都能打,彻底解决路途远浪费时间的问题。

有不符合法之处,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