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当年炼功点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八日】法轮大法已经洪传世间二十二年,当年的炼功点在我心中犹如昨日。

我所在的城市在长江以南,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我是一九九五年十月十三日开始知道有个神奇的功法,叫做法轮功。那时本地只有一个炼功点,设在某医学院的一个教研室里。

记得我第一次去时,是一个傍晚,大家正在学《真修》等六篇刚刚得到的师父的新经文,大家聚精会神的读着,我入神的听着,听不很懂,但觉得好,决定第二天还要来。

过了几天,我在炼功点上请到了《法轮功》。回家后,自己照着师父教功图解,坐在椅子上学炼功,很吃力的盘上腿后,立刻感觉到有一股神奇的能量场包围全身,腿很疼,全身麻麻的不能动,但非常舒服。

过了不长时间,我在炼功点上请到了宝书《转法轮》,一口气看完后,明白了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不明白的问题,知道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下决心修炼法轮功。

那时,天天晚上步行半个小时到炼功点上学法,有时看师父讲法录像,有时听老学员谈修炼体会。有天晚上,学炼双盘打坐,教室人很多,大家都很认真。当时我最怕双盘,一听双盘心就发抖。有一位老学员鼓励我双盘,我心想单盘都疼的发抖,何况双盘?突然这位同修帮我把腿搬上,刚一双盘就感到钻心的疼痛袭遍了全身,全身直冒虚汗,但大家都在炼双盘,我强忍着痛,不好意思拿下来,就这样,我学会了双盘。每当自己在家里炼双盘时,在心中坚定一念:“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坚持三十分钟。那时在炼功点上注重炼功。

后来师父《法轮大法义解》这本书出来后,炼功点上开始强调学法,不但晚上学,节假日也学。通过学法,大家认识到,学法是提高心性的保证,每当有问题就用法来对照,很多具体问题都迎刃而解。

当时,炼功点上有十几位老学员,都是参加过师尊在中国大陆各地办的传功学法班,有郑州班、有济南班、有广州班,他们当中有高级知识份子、青年学生、佛教居士、气功爱好者、不识字的家庭妇女,其中有癌症病人,严重心脏病患者,各种疑难杂症患者,参加师尊传法班后都好了。新学员都很羡慕这些老学员,喜欢问修炼中遇到的各种问题,老学员都热心解答。

其中有一位王老太,一九九三年,因躲地震去北京,有缘参加师尊在北京办的学习班,王老太生性耿直,在“文革”中惨遭中共迫害,得了一身的病,气功高潮练过各种气功,病也没好。谁知一炼法轮功,全身病都好了。回来后大力洪法,告诉有缘人:“法轮功好,师父是活佛下世,一定要珍惜!”

正是由于有这批老学员无私的洪法、义务教功,各个县城也相继成立了炼功点,方便了有缘人学炼法轮功。

一九九六年,我家周围就有四个炼功点了,学员经常利用周末时间交流心得体会,学习师尊新经文。我所在的炼功点设在单位图书室,晚上七~九点,集体学法通读《转法轮》或师尊其他讲法,有时看师尊的讲法录像,有时听讲法录音。清晨四~六点集体到原林校操场炼功,有条件的学员自愿提供电视机、放像机、录音机,供点上使用。

有趣的是学法时,有的老太太识字不多,读法时,不是错字就是掉字,年轻学员就很不耐烦,但偏偏轮到这样的学员读时,都是很长的一段,年轻学员后来意识到这是一种不好的执着心,一定要去掉,这样一来老太太们读法也流畅了,学员们也不烦了。

那时晨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双盘腿很疼,有的老太太们单盘都不行,腿翘的老高,脸涨得通红。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抱轮四十五分钟,两手臂又酸又沉。冬天在室外炼功很冷,下雪时炼完功,手上都结了一层霜,但热乎乎的。除了下雨,几乎一年四季我们都在外面炼功,有时还去乡下弘法。

那段日子既充实又快乐。学员们天天都有新的体验,有的看到法轮,有的炼功时能量场超强,有消病业关过的好的,有的又放下执着心的,有附体被师尊法身给清理掉的,有今天炼功双盘增加几分钟的等等。

大家通过修炼法轮功知道要从做一个好人开始,改正所有不良行为,从前喜欢骂人的不骂了,喜欢打麻将的不打了,有矛盾先找自己,处处为别人考虑,用自己的言行来实践宇宙特性“真善忍”的美好,渐渐的周围不炼功的人也感受到了法轮功学员的与众不同,很多单位领导都认可法轮功学员是真正道德高尚的好人,纷纷提供场地给予支持。

那时,只要坚持到炼功点来学法炼功的学员,都感受到了身心巨大的变化,感到师尊时时刻刻都在关照着自己的修炼状况。每分每秒都象沐浴在慈悲伟大师尊的佛恩浩荡中。每年还开一次大型法会,所以大家都很珍惜集体学法、炼功、修炼心性的环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我们炼功点的学员一起去省政府为大法讨公道,回来后,炼功点被迫停止了。

一转眼,十五年过去了,但早期炼功点上的情景,仍历历在目,那段难忘的美好时光已经成为我生命中永恒的记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