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十年罪行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综合报道)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是二零零二年由辽宁省邪党政法委和抚顺市政法委联合设立,位于大伙房水库风景区,由省委直接拨款一百四十万改建的,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对外挂牌是“辽宁省关爱中心”、“抚顺市法制教育学校”。

它是由辽宁省政法委“六一零”操纵,由抚顺市六一零经办的专门强行“转化”、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监狱。

图:辽宁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外观
图:辽宁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外观

里面的所谓“工作人员”主要由抚顺市政法委与抚顺市教养院出人组成,主要招募退休下岗人员、离休干部、邪悟人员做所谓的“转化”。它既不属于司法部门,也不属于行政部门,完全是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犯罪机构。它的维持、运作带来的是一场全面系统性的犯罪,社会各层面、各部门、各企业、各种人员共同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抚顺洗脑班与国安、公安、监狱、劳教所互相勾结,横向联合,把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送到这里,采取多种洗脑手段,强制他们放弃信仰。绑架过程中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不受任何法律约束、不择手段、完全违法。在这里,法轮功学员不仅要承受肉体和精神的痛苦,而且还要承受经济上的压力。

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由于对法轮功学员伪善至极,因而臭名昭著。十年来,至少有几千名法轮功学员遭受此洗脑班的迫害,由于更多的被迫害人员名单没有在网上曝光,这里只是把法轮功学员上传明慧网的迫害案例做个粗略的统计,2003至2012年至少有458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此遭受洗脑迫害,被直接迫害致死的至少有3人,更确切的数据资料还有待于查证。

一、洗脑主要手段

为了达到“转化”目的,洗脑基地挖空心思全方位洗脑,在这里,酷刑折磨仅仅作为必要时才用的一种转化方式。以下是一些主要手段:

1. 非法关押
2. 伪善
3. 灌输中共邪恶理论
4. 利用被洗脑的学员转化他人
5. 挑拨离间
6. 威逼利诱
7. 剥夺睡眠、酷刑折磨
8. 多种洗脑方式并用
9. 经济迫害

二、洗脑班邪恶机构名单及信息表(部份):
此洗脑班由抚顺市政法委与抚顺市教养所调出的人组成,主要招募退休下岗人员、离休干部和在马三家邪悟人员做所谓的“转化”工作。(见下列表一、表二)
(一)洗脑班邪恶机构名单及信息表

姓 名 个 人 信 息 
贾大树校 长(市六一零副主任)
陈x x副校长 (所谓的名誉副校长,是抚顺市原财政局局长)
乔安山办公室主任(名誉副校长)他总是以雷锋战友自居,经常窜至这里散布恶党那一套邪说。雷锋辅导过的学生陈亚娟等也来讲说。
邸采珍教务处处长
吴 伟班主任
陈亚娟班 长
寇允山抚顺市610所谓转化处处长
王 旭610副主任
蒋跃飞610副主任(兼校长)
韩 某市政法委干事
王守印营口市人,不学无术、不务正业的所谓教授。
蔡朝东抚顺市人,曾录制四盘录像带,污蔑大法。
邓力文抚顺市人,职务处长。
王志刚夫妇以学者自居,其实不学无术,无德无才,诽谤大法。
栗大夫抚顺市人民医院心理医生
冯体良抚顺市第五医院(精神病院)主管院长
刘东生抚顺市第五医院(精神病院)心理医生
金英兰抚顺市第五医院(精神病院)心理医生

表二:

职 务 参与洗脑迫害的人员 
恶 警苏 静(任副队长)石青云李春良刘庆文柴亚科
王国辉孙桂珍金兴华李 军武 健魏晓明
赵淑芹赵 磊王 军佟 某  
后 勤赵 磊刘 娇李凤云翟海宽  
守 卫陈广生(音,负责保卫)陈 英罗永杰张 萍张秋平
张永礼齐淑芹吴明学马魁民李若忠董 霞
张淑圆陈采英李玉芳高凤兰胡 艳 
犹 大邪悟者,人称犹大、叛徒。这些人都是在中共邪党人员洗脑邪悟的引导下,迷失了方向,为中共邪党卖力。他们住在洗脑班,领取工 资,监控汇报法轮功学员的情况,用歪理邪说欺骗法轮功学员。(名单略)

(二)主要恶人

1、吴伟,男,今年五十多岁,抚顺市恶警(警号2145056)。从抚顺教养院调入黑窝,处级,被那里的人称为“吴处”。具体组织、实施强制“转化”。因为它们请不到医生迫害大法弟子,由吴伟亲自对大法弟子进行灌食迫害(其对医学一窍不通却冒充医生)吴伟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累累,是将众多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致残的主要凶犯之一(明慧网对其丑恶罪行有过多次详细报导)。他原是抚顺教养院管理科科长,二零零零年期间因受贿罪行暴露,被罢免官职,二零零零年底由于该恶徒又向当时的院长黄伟等人行贿,而调到教养院迫害法轮功的大队任大队长,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该恶徒主要在女队坐镇,与石姓女恶警狼狈为奸、乱搞男女关系。据了解,该恶徒在女队任大队长期间,利用职务搜刮、骗取法轮功学员大量钱财。还在该邪恶场所对女法轮功学员以释放为名进行侮辱。二零零三年到罗台山庄洗脑班以后,又采取相同的手段骗取法轮功学员钱财,为了升官发财,夜以继日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整月不回家,使尽浑身解数,如同一个幽灵,昼夜设法窥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以找借口迫害。

吴
吴 伟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四日,吴伟与清原县红透山矿组织部长于文强,找四名法轮功学员问话。另外,红透山镇政府社区干事赵静、记尚杰也闯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叫去组织部问话,威胁如不去就叫派出所警察来,还动手撕了法轮功学员家门上贴的对联。

2.苏静,女,(原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所长)此人表面极其伪善,在抚顺洗脑班任副队长,专门负责纪律,比如逼迫法轮功学员看录像时她观察每个人表情等等,然后向上级汇报。她还总结很多邪恶的迫害经验,不择手段,完全丧失了人性。

苏静
苏静

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洗脑班的一切手段都是为了使法轮功学员“转化”。“转化标准”是:写所谓的“三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放弃“真、善、忍”信仰原则、污辱法轮功或法轮功创始人。如果达不到标准就实施各种手段进行迫害,下面列举几例。详见明慧网《曝光罪恶洗脑基地——抚顺市所谓的"关爱教育学校"(图)》

◇盖春林——被插管灌开水烫死

盖春林
盖春林

盖春林,男,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霸王沟村人。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抚顺市公安一处、清原县公安局、南口前镇派出所等多名警察强行闯入盖春林家,把盖春林非法绑架至南口前派出所,五天后劫持往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关爱教育学校”。五月六日被通知心脏病死亡。验尸结果:食道往下都烫熟了,用手一撸都掉皮,心尖变白色(插管灌开水烫的)。家属一看这明显就是迫害致死。这就是中共的“关爱教育学校”。

◇吴光远——非法关押后患尿毒症 含冤离世

吴光远
吴光远

吴光远,男,新宾县永陵镇人。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吴光远被当地永陵派出所的恶警张荣庆和曹思信非法拘留,后被非法关押到抚顺市教养院强行洗脑。二零零零年又被恶警郭华伟、曹思信非法劳教。劳教释放后,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八日又被恶警郭华伟、曹思信非法送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洗脑迫害,吴光远绝食抗议三天后被释放回家,身体出现浮肿症状,经医院诊断为尿毒症,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含冤离世。

◇陈继祥——非法关押后患尿毒症 含冤离世

陈继祥,男,时年四十六岁,是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永陵镇人,一家四口人以弹棉花为生。陈继祥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重德行善,提高心性,做事考虑别人,再也不把旧棉花充当好棉花卖了。

陈继祥
陈继祥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陈继祥曾先后五次遭恶警非法抓捕,多次被逼放弃信仰。二零零一年农历正月初九,陈继祥被关入抚顺市“洗脑班”,在高压迫害下,陈继祥再次被强逼“转化”,一个月后被释放时,被勒索一万多元。二零零三年秋天,永陵派出所的恶警郭华伟、曹思信等人把陈继祥抓到,再次送入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

陈继祥从罗台山庄洗脑班释放回家后,开始时眼睛痒的厉害,一个月之后转到脖子上了,后来心里难受,食道象被堵住一样,到医院一检查是尿毒症。就这样陈继祥在两次洗脑班的折磨下,身体难以康复,于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日含冤去世。

◇印宝文——当天就被打得大便失禁

印宝文,辽河油田物探公司职工。被恶警绑架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的当天就被打得大便失禁,洗澡时是被多人抬去的。

洗脑班表面声称“关爱”,实则谎言欺骗与酷刑并用。它不只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危害了许多百姓,动用大量财政资金,增加人民负担,用百姓的血汗钱残害百姓,祸害四方。

◇曲淑娟——被野蛮灌食 腰痛难以坐卧

曲淑娟在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四月三日上午,由大连旅顺登山街道的冷宝山、李万年等四人将曲淑娟从戒毒所强行转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继续迫害。

在抚顺罗台山洗脑班,检查身体时,曲淑娟血压为170,嘴还在抽搐,却仍然被强行留在那里。曲淑娟一直没有吃饭,绝食绝水抗议迫害。第一次被强行灌食,插鼻管鲜血直流、脸被划破、插管导致胃出血,每天都吐大量的血痰和胆汁。牙齿被开口器掰活,全部牙齿松动,不能进食呈红色。洗脑班恶徒们对她强行灌食,十一天灌食七次,致使曲淑娟腰痛的不能坐,躺着痛的不敢翻身。这期间,邪党恶徒们开始时伪善的“人性化”、“关爱”,劝吃劝喝、问寒问暖、称姐叫妈,后来就污言秽语、谩骂、侮辱人格。当听说没钱去医院时,竟然恶毒的说:“你一个肾不好,还有另一个肾能卖钱;你胃不行了、眼角膜也不行了。”

◇高东——被捆绑加铐固定在床上野蛮灌食 输液

高东,男,38岁,辽河油田职工(电)大学毕业,辽河油田勘探局振兴公司职员,原为振兴公司监理工程师。他曾经被单位送进精神病院迫害十三个月后,二零零五年九月,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又被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据悉,他被捆绑加铐固定在床上,遭野蛮摧残灌食、输液,时间长达三个多月,给他插管灌食的是恶警吴伟。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上

◇施春颖——被鼻饲野蛮灌食

施春颖,女,居住抚顺,二零零五年四月被劫持到洗脑班, 四天后就遭到吴伟用鼻饲野蛮灌食。吴伟不是医生,乃是一个恶警,仅迫害大法弟子插管灌食就有一千多次。它每天给施春颖灌食二次,有时干脆把食管盘在脸上。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张丽——半月后生命垂危。

张丽,吉林省通化铁路医院职工。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中旬,沈阳铁路局秘密绑架所辖单位多名法轮功学员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半月后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刘玉梅——二十五天后生命危险

刘玉梅,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四月,刘玉梅被抚顺国安、公安绑架,后被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从四月一日开始,刘玉梅被迫害二十五天,导致吐血、尿血、昏迷、心脏血压不稳,有生命危险。

◇刘喜财——被迷惑、侮辱 勒索罚金3000元

刘喜财,新宾县大法弟子,二零零三年五月,新宾县政法委的李柱、新宾县公安局的国保隋海波将刘喜财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在洗脑班里,用跳舞的方式来迷惑法轮功学员,那时的犹大张国清等人利用扭曲大法来迷惑学员。用电视播放对法轮功的侮辱,并用电视、书刊、画报来诋毁法轮功。并且,洗脑班勒索他三千元罚款金。

◇宋庆德——被勒索洗脑班费1700元

宋庆德,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人,在迫害下被迫流离失所在抚顺市。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在抚顺市望花区被公安绑架、抄家、迫害。后来恶警通知家属为宋庆德交一千七百元洗脑班费,200元/每次的灌食费,才知宋庆德已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

◇原玉琴——强迫看假书刊假录像 被勒索1200元

原玉琴,辽宁省营口市大法弟子,二零一一年九月九日,西市公安、国保、市610等有关部门恶意商定强行将其送至抚顺教育学校再加迫害。当天晚上,一个健康的人,就被洗脑班折磨得心跳加剧,他们怕出人命,把她送到医院抢救,打了几个吊瓶,出院后,没有任何手续,洗脑班叫她家人交了一千二百元。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真是虎穴狼窝,在那里强迫她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强迫看编造谎言的书刊。弄来一帮邪悟的人乱解释佛法,谤佛、谤法,天天强行给她洗脑,花钱雇上一些邪说者,一对一地看着她,没有一点人身自由。邪说者一会儿一请示,一会儿一汇报, 高压强迫大法弟子转化,写“三书”(保证书)。

◇郑玉——强制在“转化书”上签字 被勒索3000元

郑玉,抚顺大法弟子,二零零三年八月,被绑架到洗脑班,(由吴伟带队)恶人强制她在“转化书”上签了字,二十多天被勒索了三千元钱,说是洗脑班的费用。

◇刘克军 马连革——被勒索7000元

抚顺新宾县人,二零零六年正月被绑架至新宾县看守所,后送至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强制转化(放弃修炼),并勒索金额俩人达七千多元,其中刘克军被罚款三千元,保证金一千元。

◇杨翠英——被迫害致90度罗锅 大量钱财被恶警搜刮

郭艳冬、杨翠英,抚顺新宾县人,二零零七年三月,新宾派出所警察将郭艳冬和母亲杨翠英绑架到罗台山庄洗脑班。洗脑班里采用欺骗、恐吓的手段,逼迫杨翠英、郭艳冬写:“不学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杨翠英被迫害致罗锅,成90度弯曲,拄着拐棍走路。家中大量钱财被恶警搜刮。

◇王晓明——被吴伟强行绑架

王晓明,新宾县永陵派出所干警。二零零五年十月,王晓明在上班时被恶人绑架到罗台山庄洗脑班。他不配合邪恶就是不下车,一个恶警说:“把他骗下车,打他一顿抬回来。”后来,吴伟带着几个“陪教”硬将王晓明抬下车,抬到三楼。王晓明反迫害绝食九天,于十月二十二日被送到东州第三医院,后被无条件释放。

◇卢海珍——一关押双目失明的老婆婆,

居住在抚顺市新抚区安居社区,2005年6月,以恶警赵××为首的几名恶徒,凶狠的酷刑折磨、毒打双目失明的老太太卢海珍,又非法将卢海珍送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内,洗脑班不但不放人,还继续加以洗脑迫害。

◇严中华——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严中华,吉林省伊通县人,二零零五年十二月间,被绑架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他们对不写所谓“三书”的法轮功学员采用残忍的精神迫害:不准睡觉,成帮成伙轮番围攻、恐吓、精神折磨。所处的环境每人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窗户焊上了铁筋,房间里外各派一个人日夜看守,房间门、楼门二十四小时上锁,院内拴着一条黑色大狼狗,比监狱还戒备森严、邪恶恐怖。严中华绝食抗议,被插管硬灌,身体严重受损,内脏疼痛、全身浮肿、目光呆滞、神情恍惚,生命垂危,但洗脑班仍拒不放人。

◇王玉芝——被多种手段迫害

王玉芝,吉林省四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末,王玉芝被常红(女)、郁建春(男)等20多名恶警抄家、绑架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

王玉芝遭受洗脑班多种手段迫害:洗脑班人员不停的谩骂法轮大法,谩骂王玉芝,不让休息,精神上施压,恶警软硬兼施。恶警吴伟动手动脚,恶警刘庆文每天用要打人、灌食恐吓法轮功学员,威胁说不准将这里的情况说出去。

王玉芝开始绝食抗议,第五天晚上,身体出现抽出、昏迷、没有血压脉搏,恶警将其送至抚顺市第三医院,抢救了四十多小时。苏醒后,恶警吴伟还不放过,指使医院强行灌食。王玉芝身体状况直线下降,极其虚弱,洗脑班人员趁机写好“保证书”,逼其签字。回到洗脑班后继续迫害,邪悟者张慧连、胡红艳每天都跟在身边,无论吃饭或干什么,都不停的谩骂王玉芝,做出要打人的架势,后王玉芝心脏病发作,才通知当地接回。

参与迫害的洗脑班人员:恶警吴伟、刘庆文,邪悟者张慧连(医院护士)、胡红艳等20多名。

四、被非法关押洗脑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此地不仅关押抚顺地区法轮功学员,甚至包括吉林省、大庆油田、凌源、盘锦、辽河油田、沈阳(铁路局)、大连、锦州等地区的学员。如下列表:

住址被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165

薛加成腰崇秀姜 英陈继祥康孝生宋庆德
赵俊青李洪兰李龙水郑 玉金英姬孙 杰
董宏宇吕玉海刘喜财孙玉莲隋立森于 俊
周纪成李素云陈长萍冯雅芳王忠胜吴丽贤
王淑霞杨学军吴景生陈淑梅张秀丽任桂芳
代春胜高淑梅何乃贵何乃贵王丽丽李绍华
赵玉芹景玉兰高秀芳温连举谢淑兰赵宝祥
刘 玉周瑞香杨福兰马云香秦清芳杨桂芝
盖春林施春颖卢海珍盖素芝王晓明刘玉梅
姜焕才李银花李绵隋英华赵洁李宏兰
黄云芝王艳梅张震林杨延华王玉坤兰云芳
王素芹王仲余任长清冯亚军杜玉杰郎新华
贾长玲王文杰宋广久孙新忠刘德芳刘 清
马恩芝王景兰兰淑清老 高池秀华刘少武
白玉琴刘 霞郝英俊王洪伟刘淑珍冯 姓
吴光远杨万梅刘克军马连革管淑梅宫秋冬
齐采梅李凤清刘桂兰张福财霍秀兰马丽云
陈艳宇吴丽霞姜 杰于 俊姜国芳崔玉庆
黄玉萍郑广发金凤芝隋英华徐希发于桂兰
吕兆新左玉华于寿荣李恒良郭庆凤山长英
郭艳冬杨翠英刘彬秀詹玉兰姜伟杰李 芳
苏维霞苗淑卿吴福珍郑玉珍朱永健李桂琴
刘立杰范敏杰盛宝仁陈艳宇范 姓李淑玲
宋秋红赵秀荣黄 毅王秀娟姜伟杰姜永佑
王亚富薛加成鲁彩华高忠生郑 玉姜玉梅
刘俊波汪桂华杨 莉张 莹王桂平程 敏
温连举刘 艳汪桂华常殿芝尹桂芹刘俊波
付明杰祖 姓王桂平   

134

孙志远王帮会陈占山应世峰万 晶孙景欢
黄文忠崔德凤周丽艳孙 冕王日清李 悦
张大为曲淑娟王桂英徐学存崔 健易 鹭
衣淑敏张云秀王 岩孙建华黄志杰刘 言
袁怡之刘炜刘翠东张丽娟滕姓刘吉智
曹 芳刘清涛王林娥周秀东袁芝慧付 新
孙秀云宋爱莲石桂芬潘林友孟 华汪春霞
姜春霞刘秀英吴月菊仲淑娟邹淑华王春英
王 群赵 雪稽忆虹王 霞薛兰惠张春和
毛玉珍王 军张 丽张 荣程丽秋王秀丽
张红艳刘韵丰孙桂玲周秋菊于晓艳王春萍
曲 姓苏显伟刘玉英李万贞倪翠霞郭立华
冯连珍徐 艳丛 伟刘 英钟伟严曲荣华
任 婷张 霞王淑琴董 艳张 敏尹力斌
孙秀艳李桂凤王 春尹桂荣王立新王瑞金
郭广华王晓明石桂芬矫桂珍任钟岩张 荣
陈秀娥孙秀丽兰淑红王恩平邹玉敏杨春眉
王宏伟王桂英刘玉琴滕文质李德会隋利增
杨淑文李 轩宋学存刘洪波顾淑华韩淑华
翟 晶郑克清吕桂荣肖桂英王明辰訾淑英
刘 冲杨吉成刘玉琴孙旭东王桂英杜玉全
张晋朝丁 玲肖占开杨淑梅韩继玲王 慧
华彩霞杨淑荣    

38

李山刚赵丰利郭玉龙龚振举吴云龙张晓峰
杨广宇蒋兴旺马文峰王春华段俊杰印宝文
邓海林郭彦亮赵 凤李国君吴学会赵 蒙
张春芝张春芝王守彬陈书海程培新张玉君
曲家英倪 兰李玉霞常青芝蒲 实郑群飞
王开明郑群鹏何福建牟孝伟常宝忠辛 勤
刘 艳印宝文    
沈阳

17

王雅萍樊锡臣何佳龙肖 ⅹ于 溟未知名
杨忠有刘金芝靳福军闫宏伟汤惠云嵇耀杰
戚明力张洪凯张洪涛王玉荣刘华荣 
盘锦

16

李玉霞王丽丽高 东肖 姓孟庆梅李 波
韩崇辉刘万祥刘玉兰张 坤赵 慧赵立新
崔家峰刘洪普邹立明贾凤林  
凌源

14

李 洁任振荣冯殿清阎万银小 罗张文源
李文永马彩侠耿全民吴 江王星梅董晓明
李桂芹臧 友    
葫芦岛

12人

范姓(男一 女于长文黄人希叶桂香高彦经
董桂霞胡宝纯计桂敏迟淑芳裴玉荣李浩杰
吉林

9人

张 丽张 伟赵淑云李德君程敏(男李志彪
严中华王玉芝白 鹤   
铁岭

8人

张长凤王 静孙连芹刘宪勇  
付连山刘 俊翟明军张志刚  
本溪

5人

王洪林蒋××岳秀芬   
黄 岩邹 红    
朝阳

5人

张国祥倪凤珍石老太   
张华萍李云香    
营口

5人

李 英刘玉琢刘彩霞   
原玉琴谈银珍    
辽阳

4人

苗甫生刘 伟    
刘秀萍赵笠栗    
阜新

4人

秦翠莲侯凤久    
刘 红伊学勇    
锦州

3人

陈桂芝谢丽敏    
鞠晓梅     
调兵3赵秀云陈 红张 丽   
凤城3关庆尧薛飞梁运成   
东港3修媛修艳小刘   
四川1郭 姓     
新疆1王丽萍     
丹东1邵忠业     
东港3修 媛修 艳小 刘   
鞍山1马江原     
济南2刘延军李秀美    
未知3江虎林孟凡运王军凯   

“洗脑”是中共实行精神控制和迫害的特别手段,这种“精神虐杀”的残酷和罪恶程度,通常不表现在社会表面,但是它对人的心灵伤害尤为严重。一位被洗脑后清醒过来的法轮功学员这样写道:洗脑班用软刀子迫害法轮功学员,其邪恶程度并不亚于劳教所、看守所等魔窟,我就是其中众多受害者之一,现在回想起来,痛心疾首,无地自容。一人的痛苦尚且如此,更多人的痛苦又如何?遗憾的是,很难把这种洗脑迫害的残酷全面呈现出来,因为语言文字的表现力有限,那种精神伤痛却是至深的,也正是这个原因,本文揭露出来的只能是冰山一角。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