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海外媒体报道: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因为给周永康家族输送了数百亿元的利益,并且利用职权送给周氏家族价值上千亿元锡矿资源,日前已遭到中纪委派员调查。

秦光荣恶报临头,固然是因为在中共邪党内斗中落败,但根本原因是追随江泽民一伙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据悉,几年前,就有许多公开信举报秦光荣贪腐案情。云南省马关县原都龙锡矿的退休干部职工的举报信中说,都龙锡矿国有资产共有四亿多人民币,自二零零五年改制以来,在省长秦光荣的策划下,由原文山州委书记张田欣指挥和黑箱操作,仅以两千四百多万元卖给了昆明市集成房地产有限公司,该公司董事长蒋政江是秦光荣多年秘友。秦光荣允许蒋政江在马关锡矿大规模超量开采矿产资源铟,蒋政江每月给秦光荣的礼金不少于600万元。此外云南省政府和纪委有关人士曾透露:秦光荣借兴建昆明新机场为名中饱私囊……。

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王立军闯美领馆事件后,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到昆明14军“考察”时,秦光荣曾一路陪同。秦积极投靠薄并效忠称“把云南打造成支持薄书记的坚实基地”,曾受到中央的调查。

今天,中共江氏集团的高官正在密集落马,有大量贪腐事实,把自己和江氏集团捆绑在一起的秦光荣落马也是早晚的事。然而和众多已落马和即将落马的江氏血债派高官一样,秦光荣真正的罪恶是迫害法轮功。看看江氏血债派的高官:周永康、曾庆红、薄熙来、徐才厚、李东生、苏荣、万庆良,李崇禧、李春城…这些恶徒被查、被双规其实是善恶有报天理的彰显和在人间的体现,贪腐是表现,报应是实质。仔细看看这些昨天人上人、今日阶下囚的江氏血债派成员,哪个不是踏着法轮功学员鲜血上位和遭报的?他们无不是将“发迹”的筹码压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上,凭借积极追随迫害以讨好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上级”从而获得贪腐的资本,并由此形成最邪性的利益和罪恶网络,也成为它们今天被清算的直接原因。

秦光荣,男,一九五零年十二月生,汉族,湖南永州人。一九九九年一月至二零零一年三月任云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至二零一一年八月任云南省省长。二零一一年九月起任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升任云南省委书记之时,评传《云南省长秦光荣龙蛇腐败黑幕》在香港出版。此书选择了秦光荣在官场各个时期政治,经济,司法和生活上的腐败事件,以及秦光荣在中央的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络来入笔。情节非常触目惊心,据此书介绍,为争一块土地的开发权,秦光荣雇佣黑社会杀手对长沙市长的儿子施以暗杀将其毙命,其心狠手辣可见一斑。

秦光荣能从云南省政法委书记升任省长再至省委书记,就是因卖力迫害法轮功,获得江泽民派系大力支持之故。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当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初,时任云南省政法委书记的秦光荣,就开始参与残酷迫害法轮功。秦光荣从那时起在云南连连升官,成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告追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

一、秦是云南迫害法轮功的直接部署者之一。

秦在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三月任职云南政法委书记,云南发生的迫害作为政法委书记的秦光荣是逃脱不了责任的。秦是追查国际第一批追查对象,被追查国际通告追查的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

一九九九年五月,昆明世博会开幕前,中共邪党党魁江泽民就窜到云南,多次在省党政会议上和军队会议上对法轮功大肆造谣、诬陷、诽谤。煽动说“与法轮功的斗争是一场争夺群众,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的政治斗争”。云南省委闻风而动,于“七一”前下文通知,要求各级部门各单位认真学习江泽民“关于法轮功问题的重要讲话和批示”。并在当时开展的“三讲”活动中把对法轮功的态度作为必讲内容,并迅速将打压付诸行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云南邪党省委召开了由云南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嘉廷(其积极参与和支持打压法轮功,于二零零一年因受贿罪被判死缓刑)主持的“坚决贯彻中央重大决策妥善处理法轮功问题”的县以上党委〈党组〉负责人会议,在会上云南邪党省委书记令狐安作了动员,邪党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黄维斌、政法委书记秦光荣分别传达了邪党中央迫害法轮功的“有关精神”。邪党省委副书记王天玺(云南主管打压法轮功的“六一零”的总头目,被追查国际通告追查的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对如何迫害法轮功作了部署。会议煽动说:“与法轮功的斗争,是一场严肃的思想和政治斗争,关系共产党人的根本信仰,关系到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根本思想基础,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云云。从此在全省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毫无理性地将一群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百姓推向了政府的对立面。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夜,云南省把全省各地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全部抓捕,并非法抄了家。至今,中共在云南全省对法轮功学员开展了系统迫害。据不完全统计,现已知云南有上千名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抄家、关押,强行送“转化班”洗脑迫害;近500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300多人被判刑。至少4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残。

对被关押在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等黑窝内的法轮功学员,迫害更是惨无人道。为使其放弃信仰,软硬兼施,百般折磨。不“转化”(即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不让接见,断绝与外界联系。长时间罚跑,罚站。夜里不准睡觉,长时间坐硬板凳,加班加点做苦役。延长劳教关押时间。长时间关禁闭,几个月甚至关几年,不准洗漱,不准换洗衣服。有的被上脚镣,打背铐,用电棍电击阴部。还有的让睡“死人床”(四肢伸开,长时间固定在刑床上)。有的女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堕胎,如昆明医学院总务处法轮功学员杨小明。有的被强行关押在精神病院,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如中国有色金属昆明供销公司女法轮功学员徐燕,就被盘龙区国保大队恶警强制关押进精神病院,使用不明药物,出院时被掠走八千多元。这些年法轮功学员凡被迫害死的,一律被诬陷为“自杀”。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一年,云南全省有确凿证据被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四十四人。其中昆明地区二十人,如云南省技术监督局测试研究院书记邬家和昆明林业规划院高级工程师吕祖达等等。

二、秦是云南推动迫害升级的责任人之一

江泽民“三个月铲除法轮功”的妄想落空后,秦光荣等积极配合江推动迫害升级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上午邪党云南省委、省政府由政法委书记秦光荣主持,召开了各地州、市领导、大专院校党委书记及有关方面负责人共二百多人参加的会议,省委副书记王天玺代表省委书记令狐安作讲话,要求各级邪党组织“统一认识,夺取与法轮功斗争的彻底胜利。”

对法轮功打压迫害开始后,在政法委、“六一零”邪恶组织具体操控指挥下,云南公、检、法、司、武警、法制办、国安系统充当打手。一九九九年十月下旬中共“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头目李岚清到云南参加“‘九九’昆明世博会”,闭幕式前后,云南政法委、“六一零”操控公、检、法、司系统全面对法轮功学员大肆非法迫害:绑架、抄家、监控、剥夺人身自由;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全都遭到国保警察与单位的非法监控看守,被跟踪、盯梢、电话被监听;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关押、送劳教、判刑等迫害。仅一九九九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就达数百人次,被非法抄家的有上百人次;劳教十人;判刑二人。(以上详见《云南风雨十二年(一)》

十一月,云南“六一零”召开全省“查禁取缔法轮功”的会议,贯彻所谓《决定》精神,并部署全省公安政法系统开展针对法轮功的专项斗争,将云南迫害法轮功运动不断升级。红色恐怖笼罩在云南上空,仅二零零零年四月,就有一百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劳教,全年有数百人被绑架、一百二十人被劳教;数十人被判刑,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孔庆黄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各机构单位把迫害法轮功学员列为重中之重

迫害法轮功是邪党层层布置下来的死任务,并与各官员的官位、利益挂钩,所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在云南省历年邪党工作报告和云南省政府工作报告,都要把法轮功作为打击重点对象,以致从省至各地、州、市、县、乡镇都把迫害法轮功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各级政府、各企事业单位、厂矿、学校都把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投入其中。

迫害法轮功初期云南省政府一次就拨出四百万元作为“转化”启动专项经费。

据“六一零”人员、警察称:为绑架原昆明法轮功辅导站站长王岚等“转化”,警察不惜花费二百万元的巨资动用地面卫星跟踪系统,寻找为抵制洗脑班而离家出走的王岚等人。

昆明钢铁公司由邪党委副书记张桂生带一班专职人员专事迫害法轮功学员;滇中电业局为了看住一对法轮功学员夫妇,一年投入了十多万元专项经费。云南冶炼厂二十四小时派人看管法轮功学员;云南林业系统单位为迫害法轮功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许多单位党委书记亲自带领保卫科人员充当打手。云南林业医院邪党书记李锐亲自指挥带领保卫科人员非法诬告、跟踪、监视、看守、绑架本单位法轮功学员。

昆明市北郊水泥厂,本来经济就不景气,为了执行“六一零”指示到北京押回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强行要全厂职工凑钱作押解人员的车旅费。各个单位为迫害法轮功付出的代价更是无法统计。

二零零七年中共云南省委、云南省政府印发的《云南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规划纲要(二零零六年至二零一零年)》中将迫害法轮功作为一项工作内容,将这场邪恶延伸至农村乡镇。

公安部门不仅将迫害法轮功与其他刑事犯罪一样同等对待,而且每遇节假日、邪党会议、重大活动等“敏感日”期间都要进行所谓的“严打”,或者开展所谓的“专项斗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跟踪、电话监听,甚至非法抓捕、关押。

云南大规模办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迫害

二零零零年起,江泽民由于对法轮功强行迫害不奏效,于是用“转化”洗脑的方式妄图从精神上、人格上、人的意志上摧毁法轮功学员人性善良的本质,云南省是在精神上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最严重的省份之一。这种精神迫害其实是基于各种酷刑或伪善手段之上的,它毁灭人的良知和灵魂,让人生不如死,对被迫害者的伤害甚至远远超过单纯的肉体迫害。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八日,邪党云南省委、省政府纠集各地、州、市邪党委、政府一把手参加全省所谓“加强法轮功练习者教育转化工作会议”,此次会议公然叫嚣“转化工作是战胜法轮功的根本”。邪党云南省委还要求各级各部门落实“转化”、“帮教小组”,并且制定所谓“转化”细则,要求落实到基层,落实到每个法轮功学员身上。

为增加犯罪经验和手段,二零零零年九月云南省政府甚至拨专款三十万请来了邪恶的辽宁“马三家帮教团”,先后到了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和云南省第二劳教所作所谓“转化”。随后又于十一月底再次花费重金请“马三家帮教团”对当时部份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迫害。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六年,云南省“六一零”主要成员彭国军(“六一零”主管洗脑班的处长)与杨兴源(劳教管理局处长)组织利用劳教所部份被“转化”的人组成“省转化帮教团”,对云南省内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面积洗脑转化,成为了云南用所谓“转化”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力量。

云南省臭名昭著的洗脑班有:“云南省电力干校洗脑班”(二期)、“昆明航天疗养院洗脑班”(四期)、“官渡区三永度假村洗脑班”(二期)、“昆明市鑫安宾馆洗脑班”、“昆明市盘龙区松茂水库洗脑班”、“红河个旧市茶山果站洗脑班”、“红河个旧市白云山庄洗脑班”、“红河开远市植物园洗脑班”,“红河弥勒县六郎洞发电厂洗脑班”,“红河建水县民兵基地洗脑班”(二期)、“曲靖聊廊山度假村洗脑班”、另外在玉溪市(二期)、文山州(二期)、宣威县(一期)也办了洗脑班。

全省各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拘禁,强迫洗脑,各地、州、市、县“六一零”也从上至下纷纷效仿举办“洗脑转化班”。全省有上千法轮功学员被强迫进行非法“洗脑”,将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率”列为各级领导的政绩考核指标,并与单位经济利益挂钩。另外对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监狱的法轮功学进行所谓强行“转化”洗脑,从精神上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严重迫害。

三、秦是江泽民在云南诬陷法轮功的推手之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云南省、昆明市在安宁市联合,首次集中销毁了三千多册《转法轮》等法轮功书籍、李洪志大师的法像和几百盒李洪志大师讲法录音、录像带。在销毁大会上邪党云南省政法委书记秦光荣无中生有大肆污蔑法轮功“与党和国家争夺思想文化阵地,扰乱社会,制造事端,对抗党和政府”。

谎言煽动仇恨,是暴力的催化剂,在谎言和仇恨中暴力和迫害被披上了“合理”的外衣,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离不了江集团对法轮功全面污蔑和诬陷来“开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十五年中,无数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中共各种诬陷宣传在这其中起到恶劣的作用是巨大的。

时任云南省政法委书记的秦光荣无疑是江泽民在云南诬陷法轮功的推手之一。

在追查国际《对参与中国大陆媒体诬陷诽谤法轮功的单位及个人的追查通告》中秦光荣赫然在目。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在中共邪党发动对法轮功迫害后,《云南日报》、《春城晚报》、《东陆晚报》、《云南电视台》、《昆明电视台》、全省各级广播电台等云南上百家新闻机构,倾盆暴雨般跟随江党对法轮功诬陷栽赃,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云南省文艺界、工、青、妇、团、教育等机构也一起出动构陷法轮功。

为煽起仇恨,云南邪党委专门下文要求全省人民必须组织收听收看邪党诬陷法轮功的广播电视,学习造假文章。云南省学联向全省大中专学生发出反法轮功“倡议书”,召开誓师大会,威逼学生集体签名。二零零一年,云南省小学六年级的思想品德课本中编入了诬蔑栽赃法轮功的内容,就连假期作业中都要求学生写一篇诬蔑法轮功的作文。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云南省六一零办公室伙同省宣传部,组织以邪党喉舌蔡朝东为首的诬蔑法轮功演讲团,流窜到全国各省市的劳教所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内,帮助迫害法轮功学员。云南省六一零办公室及有关邪党机构,还别出心裁,成立“反邪教协会”(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在云南省搞万人签名活动,把数万名不明真相的群众引入迫害之中。

二零零一年初,江泽民亲自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后,云南省对法轮功的迫害如火上浇油。云南省六一零办公室同省科委等部门搞起“崇尚科学,反对×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大型展览活动。先后在全省十六个地州的一百多个市县(区)巡回展出。全省教育系统,特别是昆明市教育系统,把参观展览作为学校教育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这次对法轮功的诬蔑性展览,使全省近一千万人直接被毒害,导致一部份人自觉不自觉的参与了对法轮功犯罪。

为了更深入的欺骗毒害世人,省六一零办公室伙同省委宣传部,省教育厅还组织全省以诬蔑法轮功为内容的征文比赛活动。这次活动,全省至少有二十万人直接或间接参与了编造数千篇诬蔑法轮功的文章。而这些文章大部份都是各大中院校被蒙骗的学生所写。思茅地区还印制了十多万份诬蔑法轮功的问答试卷发给全区民众答写。

更恶毒的是,云南省邪党委、政法委,省六一零办公室还在全省开展了什么“杜绝×教进我家”(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活动,使无数家庭被邪党欺骗毒害。同时,云南省文艺界还编写了大量攻击诽谤法轮功的节目,窜到全省各地厂矿、农村、劳教所,监狱等地方演出。云南省科委还组织了针对法轮功的“边疆万里行科普大篷车”,先后到丽江、大理、思茅等十多个地州市,把毒液直接注入全省无数普通百姓的身心。这些年,被邪党控制的省六一零办公室还多次编写诬蔑法轮功的书籍、小册子等,免费向全国大量发行。

以中共搞政治运动的惯例,党媒舆论造谣为导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云南日报》、《春城晚报》、《东陆时报》、《昆明日报》、《滇池晨报》、《云南老年报》、《云南法制报》、《云南信息报》、《云南电视台》、《昆明电视台》、《云南广播电台》、《昆明广播电台》以及各地、州、市、县的电视台、广播电台、报纸等等上百种党媒开足马力对法轮功进行了大肆的造谣污蔑、歪曲诽谤,移花接木、造假陷害,把法轮功恐怖化、妖魔化,以欺骗民众。《云南日报》还专门开辟“管窥世事”、“龙门漫谈”和“夺取揭批取缔法轮功斗争彻底胜利”等专栏,由署名杨润、季风、李鉴钊、李翔昌、辛宏、郑明、艾正、云奇、郑洲、黄昌炎、徐征、王志、王亚军等御用文人不断撰文诬陷、诽谤法轮功。

四、长期参与迫害的云南省高官的秦光荣难逃涉嫌活摘器官的嫌疑

云南省是开展器官移植手术医院最多的省分之一。据海外“明慧网”公布的信息,云南省在一九九九年十月,即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刚刚三个月后,就实施了首例肝移植手术,其后移植手术更是迅猛增长,仅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一家医院十二年就已累计完成164例肝脏移植手术,而云南进行过器官移植的医院高达40多家。这些数据都引发外界对云南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库的猜想,长期参与迫害的云南省高官的秦光荣难逃涉嫌活摘器官的嫌疑。

目前,江泽民遭到习近平看管,江泽民集团第二号人物曾庆红被关在天津。七月二十九日,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当局“立案审查”。六月三十日,江泽民的军中心腹徐才厚落马。八月二十九日,前云南书记白恩培落马,被指涉周永康案。网路也不断热传江泽民窝点的几名大员如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等将落马或者遭到清洗,流传的名单中也包括秦光荣。

秦光荣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至今,秦光荣一直在云南任高官,直接、间接指使和参与了许多起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犯下了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等大量国际法规定的罪行。欠下法轮功学员血债的秦光荣逃脱不了应负的历史罪责。其和中共所有迫害法轮功血债帮的下场一样,必定受到清算和应得的法律制裁!

秦光荣
秦光荣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