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邪恶根源 (4)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接上文

七、共产党为什么那么坏?

1、共产党前身、光照帮帮主魏萨普的败坏

光照帮的核心领导机构是“最高委员会”。在被政府没收的一封信中,魏萨普(1782年6月)向其心腹华克抱怨说,“最高委员会”是由一群无道德的人、嫖客、撒谎者、债务缠身的人、吹牛者、自负的笨蛋组成……这些“最高委员会”成员们的所作所为:一个会员成天缠着另一个会员的妻子;一个会员要强奸另一名会员的妹妹时,她丈夫回来了……

魏萨普抱怨手下的人,那他本人如何呢?从被没收的信件中发现,1783年,魏萨普勾引其兄弟的寡妇导致她怀孕,魏萨普害怕事情败露损了自己名声,就想办法堕胎(魏萨普是教会大学的教授,这种乱伦是大丑闻,而且教会是禁止堕胎的),没有成功,于是又央求一名手下想办法把她杀掉灭口,但又没有成功。

除了男会员之外,光照帮还秘密招收女会员,说让她们有“解放的感觉”,并且把女会员分为相互独立、相互不知道的两类,一部份为淑女(virtuous woman)组成,可以给光照帮带来让人尊敬的气氛(即起“羊皮”的作用);另一类由轻浮的女人(light woman)组成,目的是用来帮助满足帮内兄弟们对快乐的嗜好。光照帮一直用金钱和性贿赂有地位的人,然后敲诈、威胁从而迫使他们就范,受光照帮的控制。光照帮是近代妇女解放运动、性解放的重要幕后黑手,其目的是要摧毁家庭,败坏人类道德和价值观(光照帮的政治纲领之一)。

这么一个流氓黑帮创立了共产党,可见共产党的腐败是有源头的。

列宁还是德国间谍,是个性虐待狂和吸毒成瘾者。现在中共的堕落和腐败完全失去了控制,相信共产党自己能整治腐败只能是自欺欺人。

2、共产党鼻祖马克思的败坏

马克思,这位“伟大”的革命家,生命中还有更严重的污点。1960年1月9 日,德国报纸《Reichsruf》报道了这一事实:奥地利总理 Raabe,曾将一封卡尔·马克思的亲笔书信送给苏俄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赫鲁晓夫不喜欢这封信,因为它证实,马克思曾是奥地利警方的一名领赏告密者,他在革命者队伍里当间谍。

这封信是在秘密档案馆中被偶然发现的。它指证,马克思作为告密者,在他流亡伦敦期间告发他的“同志”们。每提供一条消息,马克思获得25元的奖赏。他的告密涉及流亡于伦敦、巴黎、瑞士的革命者。其中一个被告密的人叫Ruge,他自认为是马克思的亲密朋友,两人之间充满热忱的通信至今尚存。

马克思的父亲曾在一封信中不安地告诉儿子:“当我想到你和你的未来时,我的内心就充满喜悦。但我有时仍不能摆脱那使我感到害怕的忧郁而纷乱的念头。因为有时在脑海中会象闪电一样冒出一个想法:你的心是否和你的智慧、你的才能相称?——在你的心里有没有能够给予那个生活在痛苦中的多愁善感的人(注:指马克思的未婚妻燕妮)以慰藉的那些世俗的、然而非常温柔的感情?因为,显然在你心里活着并主宰一切的那个魔鬼,并不是附着在一切人身上的魔鬼,那么这是什么样的魔鬼呢?是天上的还是浮士德式的?你对真正人的家庭的幸福有一颗敏感的心吗?这一疑虑使我心里感到十分痛苦。”

在马克思的心中根本就没有爱,而是充满了仇恨、毁灭、暴力等多种魔性。马克思的内心是包裹着恶的内核的混合物。马克思的整体心态和言论都充满魔性。他的朋友Weitling写道:“与马克思谈话时,话题通常是无神论、断头台、黑格尔、绳索、刀。”

所有活跃的撒旦教徒都有混乱的个人生活,马克思也不例外。Arnold Kunzli在《卡尔·马克思心志》一书中写道:马克思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女婿自杀了,另外三个孩子死于营养不良。马克思的女儿 Laura 嫁给了一名社会主义者Lafargue,她埋葬了自己的三个亲生骨肉,然后与丈夫一起自杀。另一个女儿Eleanor决定和她丈夫做同样的事,她死了,而她丈夫却在最后一刻退缩了。

马克思身后一直有两个形象——一个是我们熟知的经过党文化精心塑造过的失真的马克思,一个是鲜为人知的真实的马克思。前一个马克思被称作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伟大导师,共产党不但把他当作自己的上帝来顶礼膜拜,而且还想要人们也匍匐在他的脚下。后一个马克思则是典型的自大狂,他敌视和反对一切神灵,不但专制虚荣,而且好斗自私,魔性十足。他之所以要与资本主义为敌,归根到底并不是为了解放无产阶级和全人类,而是想要充当人类的救世主,名垂青史,流芳百世。可想而知,发端于这样一个人的共产主义运动怎么可能不带有自大专制、虚荣好斗和自私魔性的劣根性呢?共产主义运动为什么与生俱来就是邪恶的,它带给人们的为什么不是许诺过的幸福,而是一场空前绝后的灾难,一个重要的原因即在于此。

3、共产党的“逆向淘汰”机制

在正常社会里,越是好人越容易得到提升;但在共产党社会里,越是坏人越容易得到提升,所以共产党领袖往往都是最坏的人才能当上,偶尔有些人性尚存的人当上了共产党领袖,也难以长久(如胡耀邦、赵紫阳等)。

共产党的机制是把人变成坏人,变成堕落的人,在中国做好人难,而且很难。这就是共产党的“逆向淘汰”机制,越不讲道德、越不讲良心越能够得到共产党的重用。

因此,寄希望于共产党“自律”,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八、为什么共产党邪恶无底线?

1、共产党的邪恶超过黑手党

黑手党罪行严重,而撒旦教的罪恶则远超于此,甚至突破了黑手党的底线。

Tomasso Buscetta是西西里黑手党的代表。他做了警方的线人,透露了黑手党的罪行。他说:“(黑手党认为)犯罪是必须而无可避免的,但它总要有理由。我们排斥无理的犯罪、为犯罪而犯罪、或只因个人冲动而犯罪。例如,我们排斥“株连”,不会谋杀目标身边的人,比如其妻子、儿女、亲戚等。”

但撒旦教和共产党的罪行则属于另一体系。对于共产党来说,囚禁和折磨犯人的亲属,挑动人们父子互斗、骨肉相残,是理所当然之事。可见,马克思主义并不是普通的不道德的人类理念,它以恶魔的方式进行犯罪,其教义正是魔教,其邪恶无底线。

2、共产党的杀人手法源于撒旦教的活人祭

研究表明:共产体制的杀人手法源自撒旦教的活人祭。

据曝光的现代撒旦教内幕资料,撒旦教聚会常有的活动是男女纵欲狂欢;也经常有活人祭,被杀的人多数是魔教里不被信任的人。有现代撒旦教教会人员公开宣称:撒旦教徒可以在除掉一个令人厌恶和应该被处死的人时进行活人祭。

Lunatcharski,一位曾任苏联教育部长的哲学家,在《社会主义与信仰》中写道:马克思抛弃了与神有关的一切,并把撒旦放到了行进中的无产阶级队伍之前。

接受了共产主义的国家,都有共同的杀人历史,而其对活人的迫害和折磨及针对人体器官的特殊爱好,又有其共同的相似之处。共产国家和共产主义者以大量杀人为统治手段;杀人模式层出不穷;杀人手段极其残忍……这些共同特征的源头和起因已很清楚:杀人符合共产主义的魔性,是魔鬼对人类仇恨和破坏毁灭的具体表现。

施行活人祭的撒旦教徒往往是被魔操控了的人,所以许多残忍的行为才难以被人所相信,因为这早已背离了正常的人性。

《九评共产党》中写道:“中共在文革的高潮阶段,活取心肝已积累了相当经验,加之吃过人肉的老游击队员传授,技术已臻于完善。譬如活人开膛,只须在软肋下用刀拉一‘人’字形口子,用脚往肚子上一踩,(如受害者是绑在树上,则用膝盖往肚子上一顶──)心与肚便豁然而出。为首者割心、肝、生殖器而去,余下的任人分割。红旗飘飘,口号声声,场面盛大而雄壮……”

柬埔寨首都金边罪恶馆的展柜前,陈列着S-21监狱,为了给柬共领导人进补,竟然由传自中共援柬的“专家与技术人员”特制的钻脑机,取人脑来制造补品。保健医生从人后脑钻开0.8公分的孔洞,再从头顶钻眼,即可取出完整的人脑,经中共专家加工,即是最佳的补脑品,可保证首长精力充沛地为“人民”服务。这种医疗术是否有效?无从查考。但已发现的几千枚钻孔人头骨却铭刻下一段柬共统治时期的真实历史。

西方出版社于1983年3月10日报导,在津巴布韦,共产独裁者Mugabe的军队杀害了三千名Ndebele部落的人。此军队是北韩指导员训练出来的。军队命令该部落的人射杀自己成年的儿子,若有不从,就将他们连同儿子一齐射杀。

由此,许多共产党国家中发生的大规模杀人的残酷与邪恶,其真实原因是:共产邪教劫持国家机器进行大规模活人祭,威慑人民以达到其政权稳定,而魔鬼借助共产体制杀人搞活人祭以充实魔鬼的邪恶能量。

3、共产党活摘人体器官,犯下“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罪恶”

现代器官移植起源于前共产党苏联,1936年前苏联医生沃罗诺夫将一个尸体的肾脏移植到一位因汞中毒而肾衰竭、病入膏肓、无药可救年轻人体内,病人在48小时后死去了。1936年正是斯大林大清洗中,第一次莫斯科审判发生的时候。上百万人死于大清洗,16.5万名神父因传教被捕,其中10.6万人被枪决。

中共建政初期,以共产苏联培养医疗卫生人才的方法为蓝本,改造了中国传统的医学教育模式,建立起高等教育的制度与体制。中国的器官移植体制来源于共产体制,既没有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中天理对医生医德的要求,也没有西方传统医学中希波克拉底誓词道德伦理规范,从开始就是不受任何道德伦理约束的畸形体系。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中,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以牟取暴利,被国际社会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这正是中共邪恶无底线的表现。

由于中共医学体制内器官来源不明,其关于移植研究的文章一直不被国际社会所接受。在活摘器官曝光之后,许多美国大移植中心停止了对中国医生的培训,不愿再把训练移植技术作为魔鬼行恶的工具。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用各种手段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的整个医务体系中的人员因为丧失了“救死扶伤”这最基本的医德,魔变成了“含灵巨贼”,也就是含有共产党那邪恶的魔灵的巨贼。

二零零九年,曾在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的一目击者披露中共邪党系统活摘学员器官的证据中提到,军医在活摘器官时没有打麻药,有些人不理解。这是因为这些人用善良的正常人角度来判断中共活摘器官系统,而撒旦教搞活人祭从来就没用过麻药,含中共魔灵的巨贼又怎么会在活摘器官时讲人道呢?

马克思身为犹太人,却仇视犹太人和犹太人的信仰,写了一本反犹太的书。而被马克思仇视的犹太人反对其邪恶主义,并声援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初,以色列医疗保险运营商停止送病人去中国进行器官移植。2008年7月,古犹太最高法庭在累计的各类证词和间接证据基础上得出结论:无数的无辜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杀害,其中有些是出于活摘器官的利润而进行的。九十七岁的犹太教牧师约瑟夫·撒冷·艾莉亚斯(Rabbi Yosef Shalom Eliashiv)是立陶宛正统犹太教的法典专家和宗教领袖。他坚定地禁止犹太教徒从中共摘取器官的暴行中受益,艾莉亚斯要求教徒们即使是在性命攸关的情况下也不允许通过这种途径寻求治疗。

马克思不是中国人,共产主义是西来的魔灵,与中国五千年文明没有任何关系,作为一个中国人,为何要为非己族类的共产邪灵买单,陪其一起被淘汰呢?

结语

共产党出现一百多年来,红祸流布十几个国家,十几亿人被奴役,上亿人口死于非命。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浩劫!

了解共产党的历史渊源,明白共产党邪恶的真正原因,你就不会再受共产党谎言的欺骗,你就不会再被共产党表面繁荣所蒙蔽,你就不会再对共产党自身“改良”抱有幻想。

本文只是从有限的角度揭示了共产党的邪恶,而《九评共产党》则全面、深刻的揭露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要远离共产党的祸害,一定要认真读一读这本书。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五日整理)

主要参考资料(明慧网):

《挖出共产党的根》
《中共的意识形态来自魔教》
《马克思成魔之路》
《还原真实的马克思》
《马克思不为人知的生平》
《马克思主义与活摘器官》

主要参考书目缩写:

GW: Gerald B. Winrod, Adam Weishaupt: A Human Devil (California, 1969)

AB: Abbe Barreul, Code of the Illuminati,part III of Memoirs Illustrating the History of Jacobinism (New York, 1799)

JB: James H. Billington, Fire in the Minds of Men (Transaction Publishers, New Brunswick, New Jersey, 2007)

JL: Juri Lina, Under the Sign of the Scorpion (Stockholm, Sweden, 2002)

JR: John Robison, Proof of a Conspiracy Against all the Religions and Governments of Europe (New York, 1798)

MA1: Rabbi Marvin S. Antelman, To Eliminate the Opiate, Vol 1, (Jerusalem, Israel, 1974)

MA2: Rabbi Marvin S. Antelman, To Eliminate the Opiate, Vol 2, (Israel, 2002)

MD: Mark Dice, The Illuminati: Facts & Fictions (The Resistance, San Diego, CA, 2009)

NW1: Nesta H. Webster, Secret Societies and Subversive Movements (General Books, Memphis, Tennessee, Reprint 2010)

NW2: Nesta H. Webster, World Revolution: The Plot against Civilization (Boston, 1921).

NW3: Nesta H. Webster, French Revolution,London (1920)

Judth Miller, Occult Theocracy (1933)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