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医院、农村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走出去讲真相真象云游一样,遇到各种魔难。特别是被邪党欺骗、受蒙蔽不明真相的人,不接受,不让進门,把你推出去,赶走你;有的甚至大骂,会有的追上你,说是送到派出所去,遇到这种事我们都不动心,不急不躁,用善心去对待他们,“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1],这样使众生没对大法犯罪,才能得到救度。虽然在救度众生这条路上吃了一些苦,但是苦中有乐,因为众生得救了,我把救度众生当作生活中最大的快乐。

在医院里讲真相、救众生

医院是我讲真相常去的地方,因为那里人比较多、各方面的人都有,来自四面八方,哪来的都有、特别是乡村人较多。

偏远一点来的人到医院这来哪也找不到,感到很陌生,有的找不到楼梯,有的不知道怎么乘电梯,还有的不敢乘电梯,还有找不到科室的。

我是大法弟子,我要为人着想,遇到这些人我就上前帮忙。送他们上电梯,找楼梯口,找科室,帮助他们找卫生间。有的患者家属来一个照顾不过来,我就帮助他们看吊瓶、找护士,安慰他们,有时帮助他们买东西、找医生看病、签字,他们都非常感谢,一个劲儿的说:“今天可遇到好人了,可太谢谢了。”我就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炼法轮功的,师父叫我们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你们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我们师父吧。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生命会有个美好的未来的。

然后,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从我的自身讲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救人的。我又给他们讲大法在世界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讲江泽民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讲天安门自焚真相,揭露中共邪党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罪恶,讲邪党的腐败,讲贵州藏字石天然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亡”,那是天意。他们大多数都承认邪党的腐败,坏事干得太多了,真的要灭亡了,有的说“我看这共产党没几天了,它早就该灭了。”紧接着我就给他们讲三退,告诉他们邪党灭亡的时候咱们不能受牵连,退出邪党组织保平安,他们都同意退。

现在医院患心血管病的人特多,病房内住不下,过道上都摆了床,都住满了人,这样救众生很方便,在外边就可以给他们讲真相了。有的说:出院回家一定学大法、炼功。

有一位小学女教师,住院期间我给她讲真相,她说:“我同学就炼法轮功,看我身体不好,经常住院,就几次动员我学大法、炼功,可是我什么也不信,同学见到我就给我讲,我还认为她尽瞎说,现在看看她这十几年了身体那么健康,而我做了两次大手术,现在还在住医院,花着钱,还遭着罪,活得一点意思都没有了。”我鼓励她不要悲观,学法炼功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她很有信心的跟我说:“这回出院我一定让我同学教我炼功,我一定要学大法。”

第二天我又去了医院,我看她这么渴望学大法,就把我的小录音机带去了,里边有师父的讲法,还有五套功法、大法音乐《普度》、《济世》,去了之后我给她戴上耳机子放了《普度》音乐,她刚听就高兴的跟我说:“这音乐太好了,我心里一下子就敞亮了,太神圣了。”我说:“你喜欢听就放这你听吧,还有李老师的讲法录音,我还有事。”说完我就走了。

第四天我又去了医院,她见到我特别高兴,告诉我她听法了,李老师讲的太好了,让我把电听没了,小录音机没电了。这时我才想起来忘了把充电器带来了。她说:“不用了,明天我就要出院了。”她身体恢复的很快,原来医生说她这也有病,那也有病,还得住些日子,可今天一复查什么毛病都没有了,走路腰也直起来了。她还特意站直了让我看看她,是啊,现在完全象一个健康的人,她说是听法听的,回去把单位的事处理一下,然后就上同学那学法炼功,我听了也很高兴。一个生命能够得法、得救,真是太幸运了。可是还有很多人没有得救,我还得抓紧时间去救人。

在这里讲真相遇到方方面面的人,上到八、九十岁的老人,下到几个月的宝宝,我都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他们都听到佛法,生命得救。

还有退休的老干部、老师、学生、警察、普通的百姓,还有外省、外县来的,我还遇到一个日本华侨来家乡办事,他出国快二十年了,回来五天了,事情还没办完,心里非常气愤,我就给他讲了邪党这些年把中国糟蹋得什么也不是,高官腐败、黑社会、用钱买命、迫害好人,中国人信仰不自由,没有人权。在邪党无神论的灌输下,人们不相信有神在,所以什么事都干,无恶不作。他说:“国外可不这样。”紧接着我就与他谈起法轮大法,在国外一百多个国家信仰法轮功,并且政府非常支持、提倡。他说:在日本他看到了法轮大法,每天都有人炼功。我给他讲了中共邪党怎么迫害法轮功,他听得很入神,有时也感到很吃惊。后来我又给他讲三退、保平安,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将来老天灭它的时候不受牵连。他说他只入过团员、没入党,那团员早就不是了,不用退了。我看他有些犹豫,我心想:我今天一定把他救了。我接着说:老弟呀,咱们那时入团、队举拳宣誓,你那名字永远都在邪党那里,都给你打上印记了,就属于它的一份子,如果你不发自内心的退出,将来老天灭它的时候你就跟它一块去了,就没命了,大姐告诉你这些是为你好,为了你今后平平安安的,我一不为了钱,二不为了物,只要你今后能平安,大姐就高兴,什么都不影响你,他终于同意退了。我给他起了一个名字他很高兴,还从包里拿出护照给我看。我说:咱姐俩有缘,你这次回国不但是办事,更重要的是回国得救,这是最重要的大事,姐告诉你的都是真话,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来救人的,你一定时刻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高兴的双手抱拳向我道谢,连说两遍:谢谢大姐,谢谢大姐。

我想:凡是我接触到的人都是师尊安排的有缘人,都应该救度,我救人不强调数量,重在质量,也就是救一个人就得让他真正得救,把真相讲透、讲明,我感到法学得好,正念强救度众生效果就好,你还得有使命感、责任感,这不是喊口号,得真正发自内心的,那就是慈悲众生,其实每个生命都应该得救,可是由于我们的各种人心阻碍、旧势力的破坏,就留下了一些遗憾,比如有时对众生的分别心,怕人家不接受的心,爱面子心,怕心,也时不时的往出冒,我就发正念清除它,慢慢的这些心也就没了,解体了。

走出去 到农村讲真相救众生

我上小学读书的时候,父亲被派到农村一个公社工作,在那里一直住了二十多年。我心里惦记着那里的众生得救,那也有大法弟子,但是有的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了,被抓去劳教的,还有被迫害致死的,给那里讲真相、助师正法造成很大影响,加之那时邪党到处抓大法弟子,压力也很大,怎么办?必须去!有师在、有法在、有众神帮,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谁也不敢破坏。

我坚定这一念,信师信法,坐上公交车,带上真相资料,去了我住过的村子,那里有我的老邻居、老同学、老同事,他们看我来了都很高兴,特别是一些老同学、老同事,见到我都很惊讶,说我怎么这么年轻,快六十岁的人了,象四十来岁,身体又这么好,我就给他们讲我学了法轮大法,身体才达到健康的。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给他们做了三退,我又了解了一下众生得救的情况,那里的同修也救了一部份,但大多数没得救,他们也没挨家挨户的走。

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去农村讲真相,为了不把时间耽误在路上,离车站远一点的农村,有时我就让儿子开车送我,儿子相信大法、支持我,我回去时我不能让他接我,他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回去(我下乡从不带手机)。我坐公交车回家,后来我又和同修组成了小组,我们两个人一个小组,紧密配合,我们不管是严冬酷暑,大雪覆盖,道路泥泞,只要通车我们就去,一路上我们发着正念,心中背着法,带着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小册子、《九评》、神韵光盘、护身符,我俩一人一个兜子装满满的,下了车我们就对那里的众生呼唤着:众生啊!我们来救你们来了,我师尊让我们来救你们来了,你们可要得救啊!然后我们对那个空间场发出一念:清除干扰和阻碍这里众生得救的黑手乱鬼,共产邪灵及一切邪恶因素,请师尊加持弟子。我们就挨家挨户的救度。

现在农村多数人家都盖新房了,也都差不多少,特别是大门基本一样。房子成行了,也有不成街的,盖得比较乱。还得用心记住标记,哪家去了,哪家没去。有一次我走着走着心里就有点糊涂了,来到一家我一看门上铁皮刻的福,我就与同修说:“这来过了”?同修说:“没来”。我说:“你看这个福字”,她说:“这个福字上边那点掉了,先去那家福字上有点”。我仔细一看,果然如此。我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惭愧。同修多么细心,如果马马虎虎的走过去了,应该今天得救的众生没得救,虽然看上去是一件小事,但它牵扯到众生得救的大事。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至今记忆犹新,从此我就认认真真的救人,我们今天讲到哪,还剩哪些没救,我都记好,下次再来接着救,每个乡我们都反复去几次。

近几年来一到腊月我们就开始去农村送台历、对联、年画、福字卡、神韵光盘、真相资料、护身符,挨家挨户的送,一進屋我们就告诉他们:给你们送福来了,大法的福,大法来救人,这不是一般的福字,这是齐天洪福。我们把福字后边救人的真相语,念给他们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命能保;法轮大法好,法理真玄妙,修心走正道,健身有奇效,佛光在普照,世界都知道。”他们都特别高兴,我们帮他们选择一个位置,把福字挂在了墙上,有的还让我们多给他们几个,准备每个屋都挂上,还有的给子女们要,特别是护身符,都想给不在身边的儿女、子孙要。我们告诉他们只能给相信大法的人,给三退的人,这福字、护身符是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你们一定要珍惜呀。“我们一定珍惜”有的立马就戴在身上,还有的说要给钱,我们告诉他们大法救人,不要钱,不要物;要钱就不是救人啦。

有影碟机的人家,都要神韵光盘。没有影碟机的也要,说这么好的节目一定要看,拿到儿子或姑娘家去放,拿朋友家去放。特别是我们的对联、年画,他们更是爱不释手,捧在手里那个高兴劲,无法形容。

农村人到农闲时没事,就喜欢凑一起打麻将、打牌、唠家常。我们每次下乡都能遇到一帮一帮人聚在一起玩,特别是食品店都成了麻将馆,有时一屋子玩的,看热闹的好几十人,再加上买东西的。我们都去救他们。当然正念得相当强,信师信法,在师尊的加持下,大部份人都得救了,只有极个别的不相信,不三退的,我们在那个场合不强求,只是随缘,如果他们有缘份将来还会得救的。我们带去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众生都喜欢要。有的说:“法轮功的东西我全都要”。

有一次带去的对联和大福字还没等发就都抢光了。告诉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当时就大声念起来。

有一次我来到一家敲门進屋,一群孩子展现在我们眼前,一个大人也没有,孩子们见了我们,一点儿也不陌生,上来把我们围住,我们告诉他们是来救他们的,将来有大灾难能平安度过,告诉他们退出少先队保平安。孩子们都同意,还都要了护身符;当发年画时,有一个孩子没发着,急得哭了,这时同修看有个孩子拿两张,就让那孩子给他一张,孩子接过年画,会心的笑了。我们要走了,告诉孩子记住法轮……还没等我说完呢,孩子们就一齐朗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跳跃起来,孩子们的天真、先天的纯洁在佛光普照下展现出来了。可是还有那么多孩子在邪党的学校里,接受邪党文化的教育,毁了孩子们的未来,我们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责任多艰巨重大,我们还得继续快救。

一天,我给同修送资料,同修说:“我与某某同修定好了明天去农村讲真相,可是同修起早就来了,告诉我说:市里的同修来电话说不能去了,现在市里抓人呢,千万不能去,一定听我的。”她说不去了。(那时候正是邪党要召开十八大),我听了什么也没想,就说明天我跟你去。同修说:“行,谁也动不了咱们”。回家的路上,我一边骑着车子一边想:邪党要开十八大了,邪党制造假相,干扰和破坏我们救度众生,我们怎么能听你的安排呢,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想起师尊说:“有人讲什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种邪说,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2],“其实我说不厉害,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它什么也不是,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2]信师信法,正念救人,坚定这一念。一切由师尊说了算。

第二天,我与同修带上真相资料、福字卡、护身符与往常一样坐车去那里,下了车我们又步行一段路,才到了村子。到了村口,就看见一个食品店,食品店里外都是人,对着食品店有一排墙,墙下坐着一些人。同修说:都坐那等着咱们救呢。我心想:这都是师尊安排的有缘人,快救吧。同修说:你发正念,我先跟他们讲。我站一边发正念,同修上前去跟墙边坐着的那些人讲真相。我发了一会儿正念,就上食品店门前去和那些人讲真相,还有一些来来往往的人,都停下了脚步等着救,我看明白真相的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福字卡、真相资料、护身符,有的把护身符当时就戴在身上。我们讲真相救人这个场面一直吸引着一个美丽年轻的姑娘,她手里提着一个大兜子,静静的站那看。我走上前去和她搭话:孩子你是这个村子的吗?她说:不是,我回我妈家,我家在县里。她接着说:姨呀!你们真胆大,还敢来救人,县里正上楼查找炼法轮功的。我笑着说:不怕,孩子你三退了吗?“没退,听说过。”那你今天就退了吧,她犹豫了一下,孩子你今天遇上了我们这也是缘份,姨为你好,我们不要任何回报,将来大灾大难面前你能平安度过,我就高兴,平安是福,人家都退了。她笑了,说:退吧,我是团员。给她起个名字,她还要了护身符,走了。

我又接着给别人讲真相。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我给他讲真相、做了三退,他進了食品店屋,不一会儿他又出来了,走到我面前小声对我说:姨呀,你们快走吧,屋里有人要打电话报警。我笑着说:没事。他又上屋了,我心里非常稳定,一点也没动心,我看一眼同修,还在路口救着来往的人,我也没打扰她,我心里开始发正念,又过了十多分钟,这孩子又出来走到我面前说:姨呀!你们快走吧,他们说,再不走就打电话了。我还跟孩子说:没事。这时同修也来到我这边。我一看也救得差不多了,应该走了,我就跟同修说:咱们走吧,有一个人告诉我两遍了,说:有人要打电话。同修说:谁也动不了,走吧!

我们在师尊的呵护下,安全的回了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