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出魔窟如入无人之境 正念正行何惧邪恶疯狂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日】这些年我仅被绑架关押过一次,也就几个小时。可是为营救同修我却屡次進出看守所、拘留所、国保大队和法庭。我把帮助营救同修的经历和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

走進拘留所探望同修

一次一个同修被绑架到了拘留所。我听说后,买上一些物品就去了。那次拘留所的大门不知什么原因竟大开着,我什么也没问就走了進去,挨个房间的找。那里面被拘留的人都觉得奇怪:你找谁?谁让你進来的?

正在找着,有警察大喊,你怎么進来的?谁让你進来的?我说:你大门开着不是让人進的吗?我找我表妹。警察把我喊出去后,我说了同修的姓名,警察就把同修领到了接见室。

同修见我就说:我听见你说话了,正想喊你,你就出来了。我给她拿出买的东西,问她怎么样?要坚定正念。她点头: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告诉她,大家都在为营救她发正念。她很感动,表示一定会闯出魔窟。没过几天,她真的闯了出来。

受到过迫害的同修都明白,在那险恶的环境中,能和同修见上一面对自己都是很大的鼓舞。我就是本着这一念,多次去拘留所、看守所看望同修。

走進看守所探望同修

开始我觉得同修被绑架,在里面遭罪,我要力所能及的去帮助同修,减轻同修的魔难。有一个同修被绑架進看守所,我打听到我的一个亲戚在看守所上班,我就到他家去,说我的一个表哥因为炼法轮功被绑架了,就在他那个看守所,要他带我去看他。他死活不同意,说法轮功的案子谁都不敢碰,别人躲都躲不及。我说,你不让去看,那你就好好照顾他,别让他吃苦受罪。他说那我就尽力吧。

一位曾在一起作资料的同修被绑架到外地看守所,她一進去就开始绝食。我找到她母亲,她母亲也是同修,我对她说:现在我们一定要去看她,她正在难中,哪怕见一面也是对她的鼓励。老人很犹豫,说:不是不去见,去了好几次,人家不让见,说上头让见了就打电话。我说:那不行,等看守所打电话,那可能吗?它那是推脱。我们必须得去见,见一面都是对她的鼓励,也让邪恶知道家人在外面正在积极营救,不好下狠手迫害她。老人见我这一说,有了正念,答应第二天去看女儿。

第二天,我和老人,及老人的一个儿子去到那个看守所。看守所开始还是推,我就说:不让见说明她被迫害得很厉害,要不然,为什么不敢让见?她炼法轮功只是想做个好人,她对社会是有益的,什么罪错都没有就被绑架了,还有天理没有?她在里面都绝食多少天了,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家人?看守所看我们争取得紧,只好做了让步。

進法庭给同修添正念

有个我们以前共同做事的同修被非法开庭。听到消息后,很多同修都去了,在法庭周围发正念。我和其他几个同修走進了法庭,还有个同修在法庭里面贴起真相资料来。

同修被带上法庭,我心里一点害怕都没有,见同修走来,我迎上前去,和她紧紧的拥抱。警察象什么也没看见一样,我轻轻的拍了下她的后背,那意思很明显,让她一定坚定正念。

非法庭审开始了,我就坐在她的身后,始终用正念加持着同修。非法庭审中,同修为自己辩护,也为大法辩护,不承认自己有任何罪错,非常精彩。可是同修还是被非法判了刑。在狱中她始终坚定对大法的信念,没有丝毫的动摇。出来后,她对我表示感谢,并说,我给她的那个拥抱,对她的鼓舞很大。

通过和同修们的交流,特别是和被迫害过的同修交流,我们知道,在那险恶的环境中,同修们的鼓励是很重要的,有时一个眼神起到的作用都非常大。

一次,两个同修在外地被非法审判。听说消息后,我也赶去了,并走進了法庭。两个同修被带上法庭时,看到我正祥和的看着她俩,她们互相对视了一下,很明显,她们知道,是同修来了,走進了法庭,在为她们加持正念。

“是我在审你姐,还是你在讲法轮功真相?”

邪恶害怕大法弟子到法庭发正念,往往将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审判放在外地,有时还不通知家属。有一次,一个同修被非法审判,是在外地的一个小镇的法庭上。同修的弟弟打来电话,说临时才得到信儿,已无法和其他同修联系上,看我能不能去。我很快找到了几个同修赶去。到了法庭讯问什么时候开庭,法庭里的人却说,不在这开庭了,在看守所。我们又赶到看守所。看守所的人说:没有说是在看守所开庭啊,人已经被带走了。我们听说后,又赶快往回赶。刚下车,非法押送同修的警车来到了。

同修下车时非常费劲,有两个女警架着她,看来她的腿被迫害得很严重。我走向前去,替下女警。顺手把我穿的棉衣给她披上。就有警察喊:你是谁?我说:我是她妹。看把我姐折磨成啥样了?警察不出声了。

法庭上,同修的正念不是很足,身上因寒冷不住的发抖,我搂着她,警察也没说什么。没等他们开口,我就说:我姐是个好人,就因为修炼法轮功就被迫害成这样了,你们这都看到了吧,路都走不成了。我姐以前是个没人敢惹的人,修炼法轮功后,完全变了,变得为家庭着想,为他人着想。你们怎么不去调查?上面说法轮功不好,你们也跟着说法轮功不好,你们了解过法轮功吗?

法官用个木头块子一拍桌子说:你别说了,听公诉人念公诉词。公诉人就开始念,说同修发资料发了多少,给什么人寄过资料,给谁谁讲过退党的事,还说同修扰乱了社会秩序,破坏了法律实施。我说:你说的不对,我姐发的资料都是救人的,那里面揭露的都是谎言,你看过没有?天安门自焚你在电视上看过,你可能不会怀疑,你要是看看资料你就不会相信了。那天安门自焚的人根本就不是炼法轮功的。人在天安门自焚,那警察怎么那么快就变出几十个灭火器出来?那个王进东脸都烧焦了,可头发却完好无损,盛汽油的雪碧瓶也完好无损?那不是骗人的吗?同修的弟弟也在一旁说:还有那个小女孩,气管割开了还能唱歌?这明摆着是在欺骗中国老百姓嘛。我又说:法轮功为什么在中国被诬蔑为×教,可是怎么却在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能得到政府的支持和嘉奖?包括台湾和香港……

我们两个在法庭上讲的将近有半个小时,法官、公诉人、书记员,还有其他的警察好象都被抑制住了一样,默默的听我们讲。过了好长时间,法官好象睡醒了一样,看了看周围,突然喊:别说了,是我在审你姐,还是你在讲法轮功真相?他打了个呵欠说:今天审判到此为止。非法审判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

派出所所长直喊:她的钱呢?把钱给她

前年,有一个同修被绑架了。我去他家里问情况,被蹲坑的恶警跟上了,并抄了我的家。奇怪的是,我家里的资料在那放着,恶人们就没有翻出来,只搜出了一些真相币。然后把我带到派出所。我们大队的干部和我的家人也都赶去了。我们大队干部進去就对派出所所长说:谁让你带的她?你到我村怎么不给我打招呼?不管怎么说,我这就得把她带回去。

派出所所长说:老弟,你别生气,这能怪我吗?“610”下的命令,我敢不听?你看她到这还讲法轮功有多好,你能不能先别让她讲?大队干部说:她爱咋讲咋讲,今天我这个支书不干了,你也得给我放人。你说放不放?这时来了电话,是“610”打来的,问搜到东西没有?派出所所长电话中就说:什么东西也没有搜到,你叫我把人带来了,可是人家家人不愿意,大队的干部也不愿意。大队干部对着电话喊:啥“610”,少在这给我耍威风,我这就带人走。

派出所所长关了手机说:你带她走吧,我是再也不管这些事了。丈夫上来拉着我就走。我说:我的钱呢?抢我的钱怎么不给我?丈夫说:你还要钱?先回家再说。我说:不行,那钱是我的。我对着派出所所长说:把抢我的钱还给我。派出所所长直喊:她的钱呢?把钱给她,咱可别落这坏名声。

这是我十多年来营救同修,以及自己面对魔难时所走的路。做的有许多不足,但是在同修的帮助和鼓励下,我走了过来。我感到身为大法整体中一员的幸福,也为自己能成为师尊的弟子而感到荣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