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宽城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宽城县位于河北省东北部,归承德市管辖。据初步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全县有五人在遭受迫害后含冤离世;有二人被非法判刑,十四人被非法劳教;五十多人被绑架、非法关押、勒索。

宽城县人民银行职工王忠,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劳教三年,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被迫害得皮包骨、双目接近失明、听力下降。

宽城县供电局办公室主任李向武,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开始炼法轮功的,二零零五年七月中旬他上明慧网被网警盯上,被绑架关押期间,整个面部被打的变了形,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更多迫害案例、更多迫害细节有待进一步曝光。

一、遭迫害含冤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1、裴秀艳,女,三十七岁,宽城县大石柱子乡人。

裴秀艳在二零零零年底去北京上访,被本县公安局接回,关押到看守所,正值寒冬腊月,不给被褥,不许任何人接见,连冻带饿,恶劣的环境和精神的摧残使她全身浮肿,尤其是脚肿得更厉害,连鞋都穿不上,走路很困难。

后来病情急剧恶化,同监室的人再三喊叫“队长救救人吧!救救人吧!”恶警不但不管还讥笑她,在裴秀艳生命垂危时才拉到医院,也没有抢救就又拉回看守所,也不通知家人,直到去世才告知家属。

看守所大队长杨树清、狱医卢玉书、公安局的高学龙、高荣誉等都有无法推卸的责任。

2、石翠华,女,宽城县大石柱子乡西梨园村人,四十七岁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一日,石翠花被勒索二百元;九九年八月十三日,石翠花被勒索四百元;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四日,石翠花被勒索三千元;二零零三年四月九日,石翠花被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石翠花进京上访被劫持到宽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多天;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宽城看守所关押九天,绝食抗议。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县“六一零”恶人抄完家,又诱骗家人迫使石翠华到派出所写保证书。

多年的迫害和摧残,使石翠花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参与迫害的恶人有:公安局:张永军、高学龙、付俊华、孟宪鹏、张英、邢淑慧;西梨园村:郭英、裴术、石万良;大石柱子乡:杜余、徐向民。

3、王淑英,大石柱子乡西梨园村人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王淑英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关押在宽城看守所一个月,寒冬腊月被关押在冷屋子里冻着,不给被褥,勒索四千元,造成严重的身心伤害,不长时间含冤离世。

4、邸振金,汤道河镇人,七十八岁

二零零二年五月,汤道河镇派出所的司福利带人闯进他家,抄走大法书籍,并把他劫持到宽城看守所关押六天,勒索二千一百元,后多次遭恐吓,邸振金惊吓过度,于二零零五年含冤离世。

5、徐友珍,女,宽城县龙须门镇人

二零零零年五月,徐友珍被强制关押在洗脑班、勒索六百八十元,六月份又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勒索一千七百元。

此后,公安局经常到家骚扰,徐友珍在精神上、身体上都受到很大伤害,因此不敢修炼,旧病复发,经常住院,于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一日含冤去世。

二、被非法判刑、劳教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1、大石柱子乡金文贵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劳教一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金文贵被国保大队、汤道河镇派出所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一九九九年十月,被县国保大队的崔华、张永军骗到乡里后劫持到县看守所,被恶警指使犯人毒打,打断一根肋骨,迫害一个月,敲诈家人二百元后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关押,遭到电棍电击、长时间坐小板凳、太阳下暴晒等迫害(提前二年出来)。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三年七月七日夜间,县国保大队的张荣誉、张永军等人闯入金文贵家中,把他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勒索家人五百元。

二零零五年四月被恶警高山,张卫再次劫持至县看守所,遭到捆绑毒打,非法判刑三年。

在冀东监狱,被强行关小号,长达十三天不让睡觉,每天二十四小时包夹监控,回来后不断遭到“六一零”、汤道河派出所、乡干部骚扰。

2、宽城镇下坎村朱宝宇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三年六月,朱宝宇被“六一零”、国保大队非法劫持到看守所关押,后被转到承德县上板城监狱关押十二天,非法判刑三年,被送唐山市冀东监狱迫害。

二零一一年被“六一零”劫持到承德县下板城南山公园洗脑班强制洗脑。

3、郭翠莲多次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一年

郭翠莲,宽城县大石柱子乡人,六十多岁,一九九六年开始炼法轮功,几年的修炼使她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几种病都好了,特别是有两种病是需要做手术的病都好了。

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郭翠莲被骗到公安局,后被送到洗脑班,又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零年七月,郭翠莲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四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公安局的张荣誉等人把郭翠莲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因检查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张荣誉破口大骂,又把她带到县医院检查,让医生证明没有病,想办法让劳教所把她收下。

在劳教所恶警用电棍电她,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体力劳动。一年的劳教使郭翠莲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份郭翠莲又被绑架,郭翠莲向警察讲清道理,被张玉森殴打,拘留了十五天。

4、大石柱子乡王翠英两次被拘留、两次劳教

二零零零年农历四月,王翠英被汤道河派出所翟文义骗到洗脑班,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由于交不起饭费,又被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又被骗到宽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元月,王翠英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一年。宽城县公安局的张荣誉、孟宪鹏等人把她送到保定市高阳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每天除了十多个小时的奴役劳动外,狱警还用电棍电。因长期睡湿床铺,全身长满了疥疮,连衣服都沾在身上,疼痛难忍。

二零零九年七月的一天,宽城县国保大队高山、张卫、汤道河派出所、乡、村的人闯进她家,将她绑架,劳教一年零九个月,送唐山开平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挨打挨骂是家常便饭,恶警甲凤梅还指使普教扒光她的衣服,最后连围在身上的床单也被抢走,除了洗漱上厕所外,不得出门半步,还让她住在阴暗潮湿的房间里,床上都发霉长了绿毛,这种折磨长达两个月之久。老人被迫害得走路都很艰难。

5、金守春、刘淑阁夫妻多次被绑架、关押、劳教

金守春、刘淑阁夫妻是宽城县人,十几年来多次被绑架、关押、劳教。

(1)丈夫金守春

金守春一九九九年被宽城县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金守春进京上访被抓,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三年,金守春因传播真相资料,被宽城县公安局的高山、张勇军等人绑架到看守所。金守春绝食抗议,张卫让人给他灌食,灌的是盐水,致使金守春便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二零一一年六月,正是水稻插秧季节,宽城县“六一零”曹凤志伙同大石柱子乡宫小凯、白小军等人把金守春绑架到承德市洗脑班。在路上金守春向曹凤志等人讲真相,他们不听还轮番的打金守春,致使他胸部疼痛很多天,不能用劲。

在洗脑班,警察用手铐铐金守春,用手铐狠狠的打他,没有一点人性,还说什么那里是春风化雨。

(2)妻子刘淑阁

刘淑阁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并按“真、善、忍”原则做人。邻居们都说她是一个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好人。

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刘淑阁被宽城县公安局的高学龙、孟宪鹏、张荣誉、汤道河派出所所长翟文义绑架,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因进京上访,又被高学龙、张勇军、高山、孟宪鹏绑架到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遭到各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二零零一年腊月,宽城县国保大队张荣誉、张勇军、孟宪鹏伙同汤道河派出所指导员张卫国,大石柱子乡司法白少民,绑架刘淑阁,绝食抗议,七天后被放回。

二零零三年五月份,被恶人诬告说背着VCD放真相(夫妻二人修音响)。国保大队的高山去维修店核实,确实是修音响,但还是强行将刘淑阁拉走,因非典时期,体温高看守所拒收。高山、张英又将她拉到医院检查,体温、血化验、透视正常,又拉到看守所,用手机和“六一零”的李泽远联系,让看守所收下。

在看守所里遭到野蛮灌食(灌盐水)、被戴上看守所自制手铐,手腕都被卡破、红肿、疼痛难忍,被铐了十一天,来例假没卫生纸。

二零零五年刘淑阁再次遭绑架。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八年,张荣誉、高山、张卫、大石柱子乡白小军、王景刚以家里安装电视卫星接收天线为由,又绑架了她,送唐山开平劳教所一年零八个月。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宽城县国保大队高山、张卫、张玉森、“六一零”曹凤志、汤道河派出所刘玉堂、大石柱子乡政法委书记宫小凯等人闯入刘淑阁家,乱翻一气,后以有几张真相资料为由,将刘淑阁绑架到宽城县拘留所。

6、白翠华三次被非法劳教

白翠华,宽城县大石柱子乡西梨园村人,五十多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多种疾病都好了,她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和快乐。

(1)拘留、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白翠华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大石柱子乡的金向民、郭玉柱、西梨园村的裴术、郭英,勒索三千元,由于家庭贫困拿不出,只好借钱,交了一千元。随后公安局的白俊海、张永军、派出所的王守凤等人又把她绑架到拘留所。

一九九九年十月宽城县公安局的崔华、汤道河镇派出所的翟文义、大石柱子乡王春山等人把白翠华绑架到宽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四月被绑架到洗脑班,后来她被关进看守所,公安局的张荣誉又给加期十五天,索要饭费。

(2)劳教

二零零零年六月六日,白翠华再次进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

在唐山市开平劳教所多次遭犯人毒打,有一次,狱警秦小艳命犯人把她和几名法轮功学员手倒背着绑在窗栏杆上,还把外衣敞开冻着,她的头部被犯人毒打,最后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后来还被送到精神病院,绑在床上注射精神病药物。

(3)多次关押、野蛮灌食、戴自制手铐

二零零一年腊月十八,宽城县国保大队的、派出所的、乡里的一伙人到白翠华,揪着她的头发,把她抬上车劫持到看守所,两夜没有给被褥,让她挨冻。参与者有公安局的张荣誉。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宽城县公安局的孟宪鹏伙同汤道河派出所、乡政府、乡妇联的人闯到她家,把她劫持到公安局,后送往看守所。

白翠华在那里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恶警张卫命人给戴上看守所自制的手铐,手腕都被卡破,红肿,疼痛难忍,被这样铐了十一天。(这种刑具只对严重闹事者用,而且不超过三天,这是拘留所墙上写的),来例假不给卫生纸。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白翠华又被“六一零”、国保大队、汤道河派出所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在那里遭到强行灌食,被迫害晕倒。

(4)再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乡里的人半夜十二点,从邻居家跳墙闯入她家,把她绑架,二十七日,高山等人把她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高阳劳教所。

在劳教所,她绝食抗议,遭到灌食迫害,被犯人毒打,罚站,因身体虚弱晕倒,包夹(负责监管她的犯人)用褥单撕成的布条把她双手绑上,用脚踩大腿。大腿被踩得青紫,肿痛十多天不能正常行走。在身体严重失血的情况下劳教所不放人。有一次她晕倒被送进医院,医生说来晚了,怕是不行了。一天后,她又被劫持到劳教所继续迫害。

(5)第三次劳教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日,汤道河派出所的刘瑞堂和李志强伙同乡里的白小军、宫晓凯等人把她绑架,又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在开平劳教所,遭到女恶警闫红丽、王文平等人扒衣服、戴手铐、绑椅子、罚站、用电棍电等各种形式的迫害,这种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使她十多天神志不清。

恶警还安排狠毒的犯人看管、打骂她,管班恶警贾凤梅指使犯人把她的衣服扒光,只剩内裤,还把衣服抢走,甚至利用男大夫羞辱她们,扯她围着的被单、扯背心。四十天只穿一件背心和裤头。犯人在恶警指使下加重迫害她,长时间的迫害使她身体虚弱,一年多例假不停,去医院检查严重贫血还不放人。

经历了一年零九个月的精神、肉体的残酷迫害,回到家中走几步都走不动。

7、王忠被迫害得皮包骨、双目接近失明、听力下降

宽城县人民银行职工王忠,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劳教三年,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经济损失近二十万元。

(1)绑架、强制洗脑、勒索

二零零二年八月,单位要求炼法轮功的人对“天安门自焚伪案”写一点体会,王忠就把他所了解的“自焚伪案”疑点写了进去, 后来单位就把他写的东西电传到上级银行。

结果他被劫持到承德市的洗脑班(地址在承德市西大街鹿栅子沟)。洗脑班的人给他戴上手铐,还打他的嘴巴,把他从二楼拖到一个无人使用的地下室,把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四天四宿不停地给他念诬蔑大法的文章,也强迫他自己念,这样导致他血压升高,心律加快。

共迫害一个多月,家人被勒索现金五千多元,单位还被勒索二千元。参与迫害的人员有: “六一零”的曹凤志、李小雷、纪亚洲,国保大队的高山、员学忠、胡某、鲁某等人,单位行长段立新,纪检书记王克友。

(2)在高阳劳教所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日左右,王忠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非法囚禁二十多天后,宽城县公安局副局长贾某,国保大队的高山,还有法制股徐某某,以及人民银行副行长王克友,将王忠送保定市高阳劳教所。

在高阳劳教所,王忠受到了残酷的折磨。二零零五年九月的一天,王忠被劳教所恶警王志台、李海民从三楼往院内拖,王志台一边拖,一边脱下自己的鞋打王忠的头和脸,李海民也恶狠狠地打王忠的嘴巴子,当时王忠的门牙就被打松动了,满嘴淌血。

酷刑演示:拖拽
酷刑演示:拖拽

恶警安排普通犯人二十四小时重点监控王忠,王忠受到恶警及在押犯人的虐待和侮辱,他们还不定期的搜身、翻行李、翻储藏室的东西。

在高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后的王忠,从满头的黑发已经变成了白发苍苍,而且体能素质明显下降。还出现过肚子浮肿、疼痛,胸部浮肿,一按一个坑等情况。

(3)邯郸市劳教所更加残酷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已经被迫害的变了样的王忠,又被转送到邯郸市劳教所。在邯郸劳教所,王忠遭受了更加残酷的迫害。

一次,一个叫高金利的恶警给他做“转化”,喝得醉醺醺的高金利脱下皮鞋打王忠的头部,用脚把他踹倒在地,还把热茶水倒进王忠的眼睛里,导致王忠的眼睛视力下降,几乎失明。

二零零六年九月份,王忠连续一个多月拉肚子,他吃什么拉什么,身体非常虚弱。可是,王忠有两次却因为上厕所集合站队晚一会儿,遭到恶警副队长张坤的拳打脚踢,王忠都被打到院内的花池中。

二零零七年八月下旬,王忠又被劫持到“特教大队”,一天夜里十点多钟,王忠被五名犯人(张新、王红军、杨再生、刘涛、胡运成)带到值班室的套间里,恶警葛庆习、王志明、高金利及五名犯人,把他的两腿绑上,然后扒光王忠的衣服,用电棍以及带刺的胶棒,轮流对王忠进行电击及殴打,还有人用烟头烫王忠的脖子和手背,电棍专门电击敏感部位,脚心、膝盖、大腿根部、肚脐、肛门、小便部位,王忠一度出现昏迷。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第二天,王忠的大腿肿的很粗很粗,肚脐、脚心、膝盖、肛门等处伤痕累累,很多地方都被电焦了。

三年的非法劳教使一个身体健康、满面红光的好人,体重从一百五十多斤下降到八十多斤的皮包骨,双目接近失明,耳朵失聪,双腿膝盖以下麻木疼痛,有时走路吃力,身心都受到极大的伤害。

(4)长期骚扰、恐吓

二零一零年六月,他们单位的门卫告诉他说,行长办公室(时任行长刘永全)有人找他,其实是“六一零”和国保大队的人在等候,他们说:三年劳教都没能“转化”你,现在我们找来河北省的专家“转化”你,四、五个人将他拽上车,把他拉到承德县非法囚禁近一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王忠曾被送往承德市劳教所和唐山市开平劳教所,但都因为体检不合格而被拒收。后来家属被勒索一万元现金才得以回家。

参与迫害王忠的人员,除文中提到的外,还有张荣誉、张卫、张玉森、张伟、何秀春、刘志伟。

8、宽城县供电局办公室主任李向武被连续电击半个小时

李向武,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开始炼法轮功的,二零零五年七月中旬由于上明慧网被网警盯上,由公安部派人来到宽城县与当地警察合伙将他抓捕,在李向武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坚持信仰,蒋风对他拳打脚踢,整个面部被打的变了形,后将他非法劳教三年。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零六年五月,李向武从高阳劳教所转到保定劳教所,因为给所长和政委写信,警察王磊指挥几个犯人将他按在地上,连续电击半个小时,现场惨不忍睹。

9、大石柱子乡刘振林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刘振林(七十多岁)与妻子姜翠兰进京上访,被宽城县公安局副局长高学龙,国保大队长张荣誉,指导员孟宪彭等人从北京劫持到宽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勒索四千五百元(后退回二千元),姜翠兰放回家,刘振林被非法劳教一年。

期间汤道河镇派出所恶警伙同乡政府王国强晚上私闯入民宅,威胁家人找来钳子撬开箱子锁,抄走大法书籍,抢走现金七百多元。

二零零五年五月,大石柱村村长李明,乡政府白少民,汤道河派出所恶警,宽城县国保大队恶警高山、张卫,闯入刘振林家,抄走大法书籍和大法真相资料,把刘振林非法劫持到县看守所,关押一个多月,勒索二千元。

以后每逢所谓敏感日,刘振林都遭到骚扰。

10、大石柱子乡夏玉书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十二月,夏玉书进京上访,被宽城县公安局副局长高学龙、国保大队的张荣誉,孟宪彭,张永军,邢玉慧(女)从北京劫持到宽城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非法劳教一年。

11、龙须门镇杨春银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杨春银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其中关押在宽城看守所四个月转唐山开平劳教所八个月。

二零零一年被劫持到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关押二年。

12、龙须门镇徐友兰被非法劳教一年

13、宽城镇王宝忠未成年的儿子也遭绑架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王宝忠被国保大队恶警张卫、张玉森、缸窑沟派出所六、七名恶警抄家抄走联想牌电脑、复印机、彩印机、电脑、大法书籍、神韵光盘、电视信号接收器,价值总额达二万多元。连个清单都没给。

他的儿子王子健,当时未成年,也被劫持到公安局十小时,勒索二千元。参与迫害者张卫、张玉森。

王宝忠被劫持到承德市劳教所关押一年,因不转化被非法加期二十天。

14、碾子峪乡纪士圣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下旬,纪士圣劫持到宽城县国保大队,警察张玉森说:“这就是国保大队,你要老实交代 不然就收拾你。”

当晚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家人被敲诈两千元钱,参与迫害的人有:宽城县“六一零”曹凤志,宽城县国保大队的高山、张玉森,还有碾子峪派出所的人。

纪世胜一家三口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被宽城县国保大队绑架。纪世胜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唐山开平劳教所。

三、绑架、关押、强制洗脑、勒索钱财

1、王淑娥直接被劫持到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宽城县“六一零”头子曹凤志伙同国保大队的张卫、下坎子村书记张保勇闯入法轮功学员王淑娥家,在没有任何说法和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王淑娥绑架并直接劫持到洗脑班。

2、白桂连被勒索四千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白桂连因进京上访,被宽城县国保大队抓回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县国保大队勒索四千五百元。过程中家人受到威胁、恐吓,丈夫被吓得心脏病复发。

3、大石柱子乡白秀成被勒索一千五三百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白秀成进京证实法,被绑架,送往北京西城区看守所迫害。恶警、犯人强行灌食,鼻口出血不止。二十多天后被宽城县公安局的张荣誉、张永军等人接回,关押在宽城县看守所两个多月,勒索一千三百元。后又多次到他家骚扰。

4、大石柱子乡石桂娥被勒索四千五百元,(后退回二千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六日,石桂娥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进京上访,被宽城县国保大队的张荣誉等人从北京劫持到宽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家人去要人,张荣誉勒索四千五百元钱(后退回二千五百元)。

5、八十多岁石万玲被勒索一万多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石万玲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宽城县公安局副局长高学龙,国保大队的张荣誉、孟宪鹏,张永军从北京劫持到宽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敲诈家人一万多元钱后放回家。以后经常遭到骚扰。

6、大石柱子乡孔素阁的孩子被一同绑架

二零零二年,宽城县公安局副局长高学龙、国保大队的孟宪彭、张永军、汤道河镇派出所、乡政法委书记白少民等二十多人闯入孔素阁家,强行绑架她。

孔素阁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勒索一千五百元钱。

二零一三年八月八日下午,国保大队的人闯到孔素革家,二话不说就将孔素革绑架,因孩子需要照顾,他们竟然将孩子一并绑架。

7、大石柱子乡赵建华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勒索三千元(后退回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六日,赵建华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宽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荣誉等人劫持到县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县公安局副局长高学龙,国保大队的张永军勒索三千元钱(后退回一千五百元)。

8、杨淑英、金有夫妇子女受威胁

二零一零年六月,宽城县“六一零”、国保大队、宽城镇居委会等妄图把杨淑英、金有夫妇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威胁他们的女儿、儿子、儿媳替写保证,否则停止孩子们的工作,并强制孩子代缴罚款五千元。

9、宽城镇满素芹被勒索二千四百元,儿子被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满素芹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勒索二千四百元。

满素芹的儿子王学东被勒索一千元,被抄走物品VCD一台、电视信号接收器、磁带、光盘。

10、八十多岁的王广山被非法关押七天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日晚,宽城县公安局长高学龙、国保大队长张荣誉、孟宪鹏、张永军伙同汤道河派出所的人闯入王广山家中,把他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

11、白桂莲被勒索四千多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白桂莲进京上访,被宽城县国保大队接回,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乡里来人威胁家人,拿走一百元钱,宽城县国保大队勒索四千五百元。期间威胁恐吓家人,丈夫被吓心脏病发作,长时间无法痊愈。

12、恶警往郭玉荣嘴里扔死苍蝇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的下午,宽城县国保大队的高山等人伙同汤道河派出所到郭玉荣家强行抢走了新唐人锅盖和电视机、两部机子和遥控器,把她劫持到宽城县公安局进行非法审讯后,送进拘留所。

在拘留期间遭到张卫的殴打,还遭到承德市恶警电棍电击,几天后她被迫害得出现休克状态,送医院继续迫害。恶警一边往她嘴里倒水,一边往里扔死苍蝇。后来,他们又逼迫家人替她写了两份保证书才把她放回家。

13、宽城镇张国荣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八年张国荣(女)曾三次被劫持到看守所,被敲诈六千元。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张国荣骑着电动车在宽城县城附近向民众发明慧台历,被国保大队的袁国平劫持到国保大队。

后来他们把张国荣送看守所,因为血压高达一百八十看守所不收,他们又给拉到县医院测血压一百二十,恶警又把张国荣送回看守所,因手续不全又没收,他们就把张国荣绑架到小旅馆铐了一宿。

第二天,他们又把张国荣送看守所,测血压还是一百八十,心律过速又没收。恶警没收了张国荣的电动车,勒索张国荣二儿子三千元现金,到中午12点多才将张国荣放了,并扬言随时随地听从传唤,张国荣被迫流离失所(丈夫瘫痪在床多年)。

恶警在审问张国荣同时,又派人闯进张国荣的家抄了家,翻箱倒柜、东西、杂物甩了满地,抄走了笔记本电脑、刻录机、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等,劫走上万元的私人物品也没留下任何清单、字据。

14、大石柱子乡徐凤英被关在冷屋里

一九九九年阴历十月徐凤英被宽城县“六一零”、汤道河镇派出所、县国保大队劫持到县看守所,关在冷屋里两天三夜没被子,十二天后又勒索三百元。

参与迫害人员者:国保大队崔华、大石柱子乡政府王春山。

15、大石柱子乡石凤娥被绑架、勒索五千多元

一九九九年七月,进京上访被国保大队恶警张永军勒索三百元,乡村勒索四百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被绑架,国保大队的张永军从家人手中敲诈三千元放回;

二零零六年被国保大队恶警高山、孟宪鹏非法绑架勒索二千元,关押五天;

二零一零年六月曹凤志、张卫、派出所的李志伟、乡宫小凯、白小军等人把她强行绑架到承德县南山公园洗脑班。

16、张祥被非法关押、勒索、强制洗脑

一九九九年腊月二十一日张祥被绑架、非法关押六天,勒索三百元。

二零一一年五月中旬,被劫持到承德市洗脑班关押四天。

17、退休干部金文生被非法关押、勒索、强制洗脑、降级

二零零五年三月,金文生被曹凤志伙同国保大队劫持到县看守所,关押三十三天,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五年六月又被恶人曹凤志、恶警张卫、高山强行劫持到承德市洗脑班迫害五十天,期间强迫观看污蔑大法录像,强制写“转化书”。

二零零六年待遇从正科级降为一般干部,每月扣三百四十九元工资,至二零一二年已累计扣发工资二万多元。

18、石木兰三次被绑架到看守所

从二零零四年----二零一二年六月,石木兰曾先后三次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累计三十多天。

19、大石柱子乡王素艳被非法关押、勒索、强制洗脑

二零零零年七月,宽城县公安局副局长高学龙带人把王素艳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七天,勒索一千元(后要回)。

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下午,又被县“六一零”曹凤志、国保大队和汤道河派出所、乡政法书记宫小凯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五天。

20、退休教师孙丽霞被勒索七千二百多元

二零零零年九月,孙丽霞被关押十四天,勒索四千元。

二零一零年九月被关押七天,勒索二千五百元。

还曾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三天,勒索七百元。

21、王志林被非法关押、勒索、强制洗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六一零”的李泽远、曹凤志,国保大队的孟宪鹏、张永军翻墙进院,强行把王志林劫持到看守所关押二十一天,勒索二千五百元;

二零一一年六月中旬,曹凤志、张卫、高山、张玉森又把王志林劫持到承德市洗脑班强迫洗脑十五天。

22、大石柱子乡周秀芝被绑架、勒索

二零零七年三月,大石柱子乡政法书记李建利带领县“六一零”的曹凤志、宽城国保大队的高山、张卫,派出所的人把周秀芝劫持到县看守所关押七天,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六一零”的曹凤志,国保大队高山,张玉森强迫周秀芝写“不外出”保证。奥运期间,被乡派出所骚扰并骗走户口本和身份证,长时间不还。

23、龙须门中心校教师黄立民被非法关押、降工资、记大过

二零零八年六月,黄立民被县“六一零”曹凤志、国保大队张卫、高山、教育局长王子文、纪检书记许德国、校长潘景文等人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并违法给他降一级工资、记大过。

24、大石柱子乡孔玉芹被非法关押、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孔玉芹被国保大队和汤道河派出所、乡政法书记宫小凯、副乡长白小军等人绑架、抄家,掠走电视信号接收器,非法拘留七天,勒索一千元。

25、孟淑艳被劫持到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六月中旬,孟淑艳被劫持到承德县下板城南山公园洗脑班强制洗脑,参与迫害的人:曹凤志、高山、张卫等。

26、董兰芳被非法关押、勒索一千元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董兰芳因贴不干胶被绑架、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资料,现金四百零五元,被拘留十五天,勒索一千元。

27、魏国艳遭恶警踩头、毒打、勒索一万元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魏国艳被绑架,国保大队的高山、张卫、张玉森、张伟和一名女警察等闯入魏国艳住处,抄走真相币一万四千,魏国艳被劫持到看守所关押十五天,遭恶警踩头、毒打后敲诈一万元,家人到处求人、送礼才免遭劳教。

28、龙须门镇张星被洗脑班迫害精神恍惚

二零零零年七月,张星被非法关押三十天、勒索四百元;妻子张桂兰被关押三十五天;

二零一一年六月中旬,张星被恶张卫、高山、张玉森和曹凤志劫持到承德市洗脑班迫害十五天,致使其精神恍惚。

29、汤道河镇徐桂霞被迫离家出走

从一九九九年开始,徐桂霞曾三次被绑架,其中两次被勒索现金四千多元。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宽城县汤道河镇派出所所长王印柏、副所长刘文学等人闯入徐桂霞家中,让她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徐桂霞不写,他们就让徐桂霞到派出所去一趟。徐桂霞担心被非法关押,被迫离家出走。

一天晚上九点多钟,徐桂霞的孩子上晚自习回来,走到自家门口时,派出所蹲坑的人让他说出母亲的下落,孩子闭口不答。所长王印柏上前就给孩子一个耳光,随即揪住孩子的头发,还要抢孩子的自行车。

30、宽城镇王景发夫妻被非法关押、勒索

二零零零年七月,王景发被非法拘留八天,勒索一千四百元。

妻子王淑平被非法拘留十天,勒索二千元;

31、宽城镇袁自兴、王淑环夫妇被勒索四千八百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袁自兴王淑环夫妇同时被抓,非法拘留十天,勒索四千八百元。

32、大石柱子乡李凤平被劫持到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一日,李凤平被汤道河派出所翟文义欺骗、劫持到县洗脑班,非法关押六天,勒索六百元放回,后退回三百元。

33、金凤玲被绑架、勒索

二零零三年十月份,宽城“六一零”的曹凤志和国保大队恶警高学龙、张永军、张荣誉闯入金凤玲家中,把她劫持到县公安局审讯并勒索五百元。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被国保大队恶警张卫、高山等从家劫持到县看守所关押十六天,勒索三百二十元。

34、宽城县职教中心王翠琴遭迫害流离失所

宽城县“六一零”、县教育局、职教中心逼迫王翠琴写所谓的“决裂书”,王翠琴坚决抵制,他们就企图把她绑架到洗脑班,王翠琴被迫流离失所,后被职教中心违法辞退。

二零零六年,曹凤志、张卫、梁士华等人把她劫持到承德市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天,强逼写转化书后,勒索一千六百元。

35、刘淑明被非法关押七天,勒索二千八百元。

36、崔秀花被非法关押五小时,勒索三千元。

37、大石柱子乡石晓梅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勒索三千元(后来家人又要回点)。

38、张利军被非法关押四个月。

39、郭瑞玲被非法关押九天,勒索九百元。

40、王淑环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勒索八百元。

41、周秀艳被非法关押十二天,勒索五百元。

42、张桂兰被非法关押十天,勒索一千七百元。

43、王亚娟被非法关押三天,勒索三百元。

44、朱秀春被非法关押十三天,勒索三百元。

45、张自梅被非法关押十三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