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学法交流会 共同精進(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二零一四年十月四日至六日,马来西亚法轮功学员来到云顶举办了一年一度的集体学法,来自各地的新、老学员都非常珍惜这难得聚集在一起学法交流的环境,大家一起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共同提高。

学员们在清晨集体炼功。
法轮功学员们在清晨集体炼功。

学员们在清晨集体炼功。
法轮功学员们在清晨集体炼功。

参加学法交流会的同修们在晨炼后合影。
参加学法交流会的法轮功学员们在晨炼后合影。

法轮功学员们在这次的集体学法中,互相交流了包括集体学法的重要性、如何放下自我,形成强大的整体,在救度众生中发挥整体的作用,以及如何突破讲真相的障碍。最后一天,学员们集聚一堂踊跃分享了这次参与集体学法的体会,各地炼功点负责人也交流了他们在当地如何带动同修做好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

破除框框 快讲真相

来自东马沙巴州的郭淑芳,非常荣幸有机会再来跟大家一起学法交流,这是她第三次参加集体学法,通过大家一起学法交流及指正炼功动作,让她提升很多,她表示回去后要精進。郭淑芳交流了她在当地讲真相的一些情况,很多时候遇到不同宗教背景的民众拒绝了解真相,这都让她感到十分遗憾。有一次,当她再次遇到民众拒绝了解真相时,她突然想起一句话并向对方说,知道真相是福啊,真相是生命的希望啊!本来她转身就要走了,出乎她预料之外的是,对方一听她这样讲,就向她要了真相资料。她很高兴,并体会到是师父给予的智慧,把这个话讲出来。她体会到,救人就不要观念框中他是谁,就当他是一个众生,你要讲的话就要快点讲。

要整体走出来讲真相

来自槟城的Helen得法已有三年,她表示,能够踏入这个修炼道路都是师父安排的。在看了师父的各地讲法后,她知道要开始站出来助师正法,不只是个人修炼。目前在槟城,她们都是挨家挨户去派资料,到今天都没有放弃过。无论如何,她觉得这还不够,她们还要做征签,同修们必须要整体配合走出来讲真相。

从误解到明真相 全家修炼法轮功

来自新山的李先生全家得法已有两年。他分享了他与家人从原本因听信媒体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而一直对法轮功产生误解,到了解真相而全家走入修炼法轮大法的体会。

李先生与家人在两年前偶然间收到了法轮功学员派发的真相简介,由于之前对法轮功的了解只限于电视、报纸媒体对法轮功大肆的负面报导,其太太因好奇心而更想了解法轮功,就拿起简介来看,并找到负责人了解法轮功,也请了一本法轮功书籍《转法轮》。一看之下就觉得这部法很好,教人修心性,又可以祛病健身,并不是媒体所渲染的负面报导般,顿时解开了他们多年的对法轮功的误解,一家人就此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原本一家人都是信仰基督教的李先生表示,这是他第二年参与集体学法,他表示来到这里感觉到这个场很祥和,在之前是从来没有感受到的。在他接触到法轮大法以后,他是真正体会到大法的好,并十分愿意早上起来去公园炼功。

寻觅二十多年喜闻法轮大法

今年七月刚得法的新学员何先生分享了他的得法过程。何先生虽然来自槟城,但却在机缘巧合下在台湾得法。在两、三个月前,他突然心血来潮很想去台湾,因此向公司请了两个星期的假,第一次单独出远门的他,来到了高雄找到大学时期认识的学姐。他在大学时就经常和学姐聊有关人生道理等话题,所以当时在台湾也不例外,于是,他学姐约了他明天来炼法轮功,他没有考虑就答应了,原来学姐已修炼法轮功一年多了。他早上三点半起身,三点四十五分开始炼静功,第一次炼就一个小时,当时觉得很痛苦,脚痛到一直在抖。然后就炼动功,发正念、学法,整个过程就觉得好久。虽然如此,第二天他还是继续去炼,炼了大概三、四天后,整个感觉就不一样了。

下个月起年龄就达四十岁的何先生表示,对于一个修炼人来讲,如果没有遇到大法,基本上要在常人中修炼,那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他说,其实在他很小,自十几岁的时候就有想修炼的念头,为了修炼,他开始加入天主教、基督教,佛法营等,到最后发觉这样子在常人下修炼真的不容易,当自己越去想修的更高,那些执著心、欲望就越强,没有师父的帮助下,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去控制,是解决不了的。

可是经过学炼法轮大法的那几天,本来的执著心、欲望,突然间很轻松的就全部放下了,没有太多的想法突然间就没有了。后来他感觉到是师父把这些不好的东西给他拿掉了,这种激动的心情使他每天都很想哭。他说:“我想到师父,眼泪就不停的流,谢谢师父,没有师父,我现在也不会感觉到那么轻松。”

走了二十年冤枉路 最终喜闻法轮大法

现居吉隆坡的尤先生来自槟城,得法大概有约两年。他表示参与这次的集体学法,让他找到差距,很多修炼上的不足之处。尤先生当天也分享了他走了二十年的冤枉路,最终喜闻法轮大法的经历。以前的他脾气不是很好,为了要改变自己的态度,他就开始研究了很多佛法,参与很多佛教团体,可以说已接触了百分之五十。虽然有给他带来一些改变,但他总觉得那些法门的师父、领导解答不了他心中的疑问。因此他参与了基督教,但是还是面对同样的问题。

就这样,他在宗教中有差不多整十年左右的光景,但他感觉这些都不是他要的答案。后来他就开始研究能量,也学了很多。过了一些时候,他觉得自己要找一样东西,这时有人介绍他认识法轮功,一位法轮功学员就拿了一本《转法轮》给他看。当时他也听说过法轮功,因为他跑中国也有很长的时间,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在中国遭受中共的镇压与迫害,他也要去了解。

原本很少看书的他把《转法轮》带回家后,没想到一看就看得很投入,在六天内就把《转法轮》看完。他分享道:“就从我看了这本书,我知道我所要找的真理就在这本书里,我的疑问、我问了很多高人都得不到的答案,都在这本书里面。” 他表示,在他再看这本《转法轮》时,更能让他分辨以前他所认识的很多宗教,哪一门宗教是走偏了。

他最后分享到,如果要讲有关什么能量、真理,其实已经不用再找了,因为这本《转法轮》在全世界是最好的一部指导我们修炼的法,因为他自己本身已经历二十年的冤枉路了。虽然之前他学其它法门时手练到可以发功、可以治病,但读了《转法轮》后都知道错了。因为师父讲不二法门,因此他愿意把原本学到的东西完完全全放到完,从新开始学习和修炼法轮大法,虽然如此,他却学得很开心。

从不会到会 走出来讲真相

今年已有七十多岁,来自吉隆坡的郑秀燕是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十八年的老学员,为能寻得正法,在一九九六年她来到中国,并在沈阳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这十多年里,她从个人修炼走到正法时期出来讲真相。在这次集体学法,她向大家分享了自己在劝三退及做征签中,从不会到会的过程,同时也鼓励大家要多走出来,因为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有救度众生的责任。

郑姐表示自己第一次走出来就在吉隆坡旅游景点独立广场。当时的她什么都不懂、也不很会讲,她去讲真相劝三退,都给中国人骂,骂得心里很难受;她给中国人简介,他们就丢掉,因此她只好去发正念。每天从早上发到下午,这样就过了一年。有一天,她发完正念后看见中国人,就去跟他讲真相,当时她心想“我要救他”,她对中国人说:“你退出共产党,跟共产党没有关系,你就得救,你就远离灾难。”他点点头要退,她想,自己终于真的可以劝三退了。

郑姐谈到自己做征签的经历时表示,起初她什么都不会讲,马来话不会讲、英语也不会讲,因此她想到这样可不行,虽然不会讲但她可以与同修配合,可以拿展板、可以在旁边帮助、分简介。第一次征签,同修就带她来到马来西亚最大的回教堂,发了正念后她就催促同修赶快去向民众征集签名。郑姐表示,由于她一直催同修,结果同修就叫她自己也去做征签。就此,在没有办法之下,她只好以指指画画的方式,呼吁大家签名制止活摘器官,结果那天就让她征集到五十多个签名,那次增加了她很大的信心,她心想,我真的要出来做征签了。

就此,她就自己每天走路出来搭巴士到地铁站,到了哪个站也不懂就下车了,带着征签板找人签名,结果有很多人支持。她说:“有一次搭车无意间来到吉隆坡的印度村,看到没有华人,全都是印裔人,我就简单的语言向他们说:‘你帮我签,签了他们(中共)就不会活摘器官,他们(法轮功学员)就不会死亡。’结果那些印裔人很好心,他跟我签,拿去印度餐馆给印裔人签,印裔老板也帮我签。后来拿到摩托店,是华人开的,我看到华人很高兴,那些伙计全部都帮我签,过后我就走了,大概走了两、三间,那个伙计来叫我,说他老板叫我去见他,见到他老板,我问他什么事老板是不是我得罪你,我做错了什么事啊?他说没有事,反而说:‘我要签,你拿来给我签,为什么没有找我签?’我当时真的很高兴。”

郑姐表示,每当她去到哪一个地方、哪一站做征签,都有很多人很支持,征签过程中,她还遇到一些善良的人要给她钱,甚至还有马来人要给她钱叫她拿去吃饭,她就告诉他们,我不是来拿钱的、我要你签名,就是这么简单。她表示回教堂的马来人心很善良,叫他支持他们会支持,他们还说(中共)不可以这样,这一点让她很感动。

郑姐最后鼓励大家,如果不懂不妨尝试拿一个征签板到处闯,就可以闯出天下。你不会三退,你就是想我要救人,我要救人,你在那边守半年、一年、两年、三年都可以,就有人找你三退。

修炼如初

负责人杨生表示,这次的集体学法看到与以往不同之处是,新学员都十分踊跃分享他们的修炼体会。来自吉隆坡的老学员胡太表示,这次听了新同修的发言,那种很纯的念、很纯的心态、很有冲劲、很有热情的体会,让她更加体悟到师父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中所提到的“修炼如初,必成。”在此她非常感谢新同修给予的体会分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3/马来西亚学法交流会-共同精進(图)-299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