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女子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五日】山东女子监狱是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集训队(十一监区)是邪恶集中的地方,全监狱被关押的人都把集训队称作“魔鬼窟”。在旧监狱时,集训队在一楼,与狱内医院、禁闭室靠近。集训队里除了几个值班犯人(专门协助狱警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外里面非法关押的全是法轮功学员。

只要集训队音乐一响,大家都知道集训队要打法轮功学员了,经常半夜都能听到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集训队打法轮功学员了!”“集训队打人了!”等喊声。还经常听到恶警、邪悟者的吆喝声、辱骂声。还经常能看到法轮功学员被拖进医院,被强制抬到车上送到济南警官医院(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医院)。法轮功学员因不出工被拖着或抬着往车间去,在大院里被恶警指挥着群起围攻或暴打。

集训队有恶警薛言勤、胡秀丽(狱政科科长)主管,还有恶警许玉梅、孙晓丽、王淑英;恶犯人朱慧芬(青岛)、董传梅(菏泽)、刘新颖(淄博)、贾慧(滨州)、丁梅梅(青岛);当时的邪悟者邱秀欣、何福香、闽惠荣、宋其爱(泰安)、刘洪英(莱州)、段洪利(莒县)、张秀兰(牟平)、王晓然(济南)、杨通(淄博)、刘芊(泰安)。

一进集训队就感觉里面阴森森的,从肉体到精神上不停的折磨你。恶警指挥值班犯人和邪悟者首先给你扒光衣服,强制穿上囚服,再把你带到所谓“学习屋”(打人屋),目的是强制转化,让你先写三书,先来软的,不写就拳脚相加,不管你是多大年龄的,只要你不听话、两个甚至十几个一齐动手揍你一顿,或者把笔让你握着她们再把住你的手、有把着胳膊的往“转化书”上签字,很多所谓“转化书”就是这么来的,实际是他们写的。有的学员正念不足或害怕就借此“转化”了。接下来他们就强制你看诽谤大法的电视、书等,再强制你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写观后体会、揭批等,给你书你照抄都行。里面的内容必须有骂师父、骂大法的,骂的越重就说你转化的越彻底、越好。

如果你不转化就不让你参加任何活动,还强制理发,整天想着法整你,从早到晚罚站、不让睡觉、不准洗刷、不准上厕所、不准说话。恶徒还把师父的名字写在你后背的衣服上、贴在你的脸上,写纸上放在地上把住你的脚去踩,贴在板凳上按你坐在上面,故意在你面前骂师父,恶警唆使犯人、邪悟者刁难你、打骂你,从早到晚不让你好过。被押进监狱首先到狱内医院查体、验血等,所有去检查的学员不是心脏病,就是血压高,强迫你吃一些不明不白的药,不吃就让董传梅(集训队医务犯人)同其他犯人灌药。

二零零八年, 山东女子监狱邪恶疯狂到了极点,在监狱摄像头下,恶人直接打法轮功学员。青岛李村的法轮功学员庄明已经六十多岁了,医生说她糖尿病很重,皮肤一旦破了生命就很危险。可是,为了转化她,何福香、王松梅、闽惠荣等十多个人把她按在床上打的鼻青脸肿,接着就罚站。菏泽法轮功学员王冈兰,恶警白天晚上不让她睡觉,经常又打又骂,要上厕所必须得骂师父,说与大法决裂的话,要不就不让睡觉、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如果绝食不吃饭,三天就野蛮灌食折磨。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青岛法轮功学员崔玲,四年来一直没向邪恶妥协,还有一个月就要出魔窟了,恶警不放过她,企图在最后转化她,她一天挨了三次殴打。为了抵制邪恶对她的迫害,崔玲绝食。薛言勤恶毒到了极点,逼着转化了的人轮换拖着崔玲一天两次到狱内医院强制灌食,由董传梅主管、朱惠芬监视,用贴着胶带的毛巾捂住崔玲的嘴,不让她喊出声来,把她绑在椅子上,然后往她鼻子里插管子。所谓的“医生”也都是犯人,根本没经过专业培训,不懂医学常识,都是通过关系或送礼进监狱医院的,被狱警唆使找崔玲的茬,故意将管子拔出来插进去的反复折腾,疼的崔玲眼泪不停的流,鼻血也往外流,折腾完了,血、食物淌了一地。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

起初一天都是拽着崔玲的手拖着地,不几天腿肚子都磨破了皮。后来薛害怕留下迫害证据,又伪善的逼着值班犯人抬着崔玲,就这样崔玲一直到走的前一天还被强制灌食迫害。就在走的头一天崔玲跟着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又被毒打了一顿,朱惠芬、贾慧、丁梅梅、邱秀欣、何福香、闽惠荣等像饿狼似的把崔玲按在地上,何福香告诉贾慧他们,打大腿根、阴部、乳房,使劲拔她的阴毛,别留下明伤,疼的崔玲差点昏过去,躺在地上好长时间起不来。何福香继续骂她,等崔玲家人来接见时崔告诉了家人,恶警孙晓丽谎称是同监室之间闹矛盾,回来后大骂崔玲。

法轮功学员林建平一直拒绝转化,薛言勤为了折磨她,让转化了的人排队轮换打林建平,哪个人不打就说明没转化,先把林建平按在椅子上两个犯人把着,让学员去打。一次在迫害林的会上,林建平把被打的事告诉了副监狱长李淑英,李淑英邪恶地说:打你轻了,要换我也整天打你。

从那后薛、邱、朱等恶警更嚣张了,当着李淑英的面就骂林建平,不管是白天黑夜林建平时不时的遭到打骂,稍不如她们的意就遭到群殴,一直打的她休克过去才罢手。

法轮功学员王国红被迫害了八天八夜,不让她睡觉、罚站、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澡,晚上在阳台上,故意开着窗户冻她只要她一闭眼闽惠荣就往她脸上喷凉水,用衣架打她,天天挨打,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头被打的一个大包一个大包的,被强制转化后一个多月身上的伤还没恢复好,脚掌不敢落地(罚站罚的)。

法轮功学员毕建红被强制转化后又醒悟过来,薛言芹恼羞成怒唆使朱、邱、何等把她打的一条腿疼的拖着走,打的一只眼睛看不见,还不罢休又关了她禁闭。

法轮功学员智烨青被王晓然、张秀兰、贾慧按倒在地上用扫帚把打、用拖鞋底抽她的头和脸,打的她趴在地上不能动弹,逼其写三书,上床睡觉必须写申请:我申请睡共产党的床,上厕所申请:上共产党的厕所等。可见中共恶警、恶人毫无人性的疯狂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