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指使恶警在贵阳市绑架抢劫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贵阳报道)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至翌日凌晨,贵阳市云岩、南明两城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便衣警察强行入室,非法抄家,抢劫大量私人财物(包括现金)。

“610”非法组织指使警察蓄意制造的这种恐怖“执法”,闹得围观民众心寒:“不就炼个功吗?说了两句实话,没完没了的整人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家属胆颤心惊:好人无路走,生命、财产得不到安全保障。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三、四点,近百名恶警和便衣包围了贵州贵阳市云岩区云岩路31号法轮功学员叶少学家。他们先闯进一些人,要求打开他家的每一个房门。叶少学、黄华英夫妇觉得来者不善,没有同意。不一会儿,大约二十几个便衣警察涌上三楼,其中一人强行用万能钥匙打开了叶少学、黄华英夫妇的卧室。并不容分说,将坐在房间里的两名法轮功学员赵跃、张菊英塞进警车(张菊英因此腰部受伤)。

紧接着,恶警们按住叶、黄夫妇,不准他们走动,抢拿桌子上的钥匙,强行打开其它几个房间门,因为用力过猛,还扭断、扭弯了几把钥匙。恶警并且叫嚣如果不搜查出东西来,还要翻搅其他房客的房间。他们翻箱倒柜,搬桌子、挪沙发、掀床板、下镜框,那种气焰、做派,就像强盗进了家,是他们想要的东西就拿、就抢,就连叶的三岁小孙子看的《玩具总动员》、《猫和老鼠》、《阿凡达》等光盘也抄走。

据不完全回忆:恶警抢走电脑、打印机、液晶电视机(叶家最值钱的电器)、各种书籍、现金等。抄家从下午三、四点钟开始,一直到晚上十点过。抄家完后,屋内一片狼藉。所有参与抄家的人,全部身着便装。

当抄走的东西全部搬下一楼后,北京路派出所一个年轻警察身穿制服,走到黄华英面前,递给她一张搜查证,让她签字。黄华英拒绝签字。另外,黄华英也没有看到她家被抄后的清单。便衣们是翌日凌晨两点才最后撤离叶家。

当夜,叶少学、黄华英夫妇还有他们的女儿叶劲松被非法羁押在云岩公安分局。黄华英因右手、脚脓肿行动不便(当年在劳教所受到残酷迫害所致),第二天以取保候审的形式被儿子接回家。叶少学、叶劲松则被非法关押在云岩区百花山看守所。

同日下午五点至九点,法轮功学员谢宗贵家、老何妈家(已八十多岁),也被几十名便衣包围、抄家。恶警没收了老何妈珍藏多年的李洪志师父大连讲法光碟、裱有李洪志师父法像的镜框、各种其它书籍。谢宗贵家几本《九评共产党》、几张《神韵》光碟被没收。

同时在南明区,宫学顺家、张春明家分别被几十便衣恶警包围、抄家。张春明被关押在南明看守所至今。当晚,宫学顺(七十多岁)则被非法绑架到油榨街派出所,羁押八个小时后以取保候审形式让宫的女儿接其回家。宫学顺家住七楼,恶警包围他家时如临大敌,从一楼到七楼,每层楼都有五名便衣把守。便衣恶警除了已抄走的电视接收锅、师父法像、《转法轮》、《明慧周刊》等书籍外,还想抄走《劳教通知书》(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关押在贵州中八劳教所)、《法院判决书》(二零零四年四月五日至二零零八年四月四日非法判入贵州都匀监狱),但没如愿。

赵跃、张菊英则被非法羁押在北京路派出所。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市“610”及五名特警全副武装将赵跃、张菊英、谢宗贵、另一名男性大法弟子四人,非法劫持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八月十一日已全部释放)。

是法轮功学员就抓走,看来是这次全市突击大搜捕的一个规定。洗脑班里的包夹,也是四月二十一日电话通知他们回去上班。所以说抓捕和关押是“610”统一部署的一次迫害行动。


附:法轮功学员赵跃,女、五十六岁、二零零九年贵州大学退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零零零年二月两次去北京上访。二零零一年三月至二零零三年三月、二零零四年四月至二零零七年四月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三年三月贵阳火车站因验身份证被非法关押在铁道看守所五天,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被北京路派出所羁押,次日被“610”非法送烂泥沟洗脑班,八月八日无条件释放回家。

关于张菊英、谢宗贵、宫学顺,明慧网上有他们被迫害案例的曝光,不再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