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师父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我今年六十二岁,九八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能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我感到无比的荣幸,这是用任何语言都表达不了的感受。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今生能得到李洪志师父的救度。

我小时候就爱听老人讲神话故事,相信神佛的存在。在学法的过程中是师父的法理开启了我的智慧,改变了我的观念,解开了我有生以来对宇宙、人生的不解之谜,懂得了什么叫“修炼”,懂得了按照“真、善、忍”去修才够标准,才是师父的真修弟子。那时就感觉自己真的升华到了另外空间,太美妙了。

我记得是同年六月十四日早晨,我做了一个梦,我站在家里北窗前往外看,天是阴的,满天的乌云突然四处散开,中间露出一座古代的桥,桥的护栏修的非常精美,桥的下边有房子,有树。我就叫我身边的同修快看,天上出现个城市。瞬间,乌云就把这个城市盖上了,没让她看。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天上这么好还不抓紧往回修。七月份退休后就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出去洪法,不但身体越来越好,心性也提高的很快,每天都溶在大法中,就想让世人都知道大法好,师父是来救人的。

就在人们逐渐觉醒的时候,恐怖降临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头开始镇压法轮功,炼功点也没了,各回各家也失去了整体的修炼环境。我的怕心也出来了,虽然没放弃也带修不修的。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一日,灾难来了。因为孩子想租个平房用,我和丈夫去打扫房子,冬天烧暖气取暖,暖气里有水长时间没烧冻了,我不知道,我把炉子点着,烧的是木头,能有十分钟暖气不通气,我正弯腰在那看,炉子突然爆炸了,炉子崩坏了,把玻璃都震碎了。一块木头打在我的嘴上,当时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丈夫拼命的叫我,我应了一声,眼睛也睁不开了,挣扎着想起来。这时邻居也来了。他俩把我扶起来,我听见他俩“哎呀,哎呀”的,我知道我伤的不轻,但是哪儿也不疼,他俩扶我到附近的卫生所,医生护士吓的“妈呀,妈呀”的叫,说赶快上医院。到医院才知道上门牙崩掉了四颗,下门牙松动就是没掉下来,嘴里外全坏了,医生说到眼科去看看,如果眼睛没伤就没问题了,眼科医生把眼睛里的灰洗净了,眼睛一点儿没伤。你说有多神奇呀!那碎炉片把墙崩了好几个坑,如果有一块打在头上或脸上那也没命了,这不是来取命的吗?!

到家一照镜子我自己都吓一跳,满脸全是伤。热气喷的、火星烫的、灰渣打的,脸肿的变形了,除了血就是灰,就像在锅炉里拉出来一样,简直面目全非。

我放声大哭,这还咋见人哪,丈夫劝我不要哭了,这不是捡条命吗?我马上想到这不是师父救了我一命吗?心想爱什么样什么样,能有个人身修炼就行了,当时心里就亮堂了,也不哭了。

这件事我没找房主的麻烦,我想这是我自己的难,不能怪他,是我不重视修炼,不重视信师信法造成的。我还给他五十元钱让他买玻璃,要是不修炼大法我不会这样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